• 第40章:七棵树,有鬼荡秋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391字

    见我们朝屋子里走,男子慌里慌张将大家拦住,告诉大家说小波的情绪很不稳定,尤其害怕见到陌生人,希望大家不要贸然进去。我愈发觉得奇怪,就问男子小波平时喜欢什么。男子回答说:“我娃平时就喜欢看碟子,喜欢看武打片。别的啥都不喜欢!”

    我想了想对男子说:“大哥,我看这样,你娃老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事儿不管咋说算是被咱们撞上了。不把你娃的事情弄明白,我们心里总觉得不够踏实,就像撞鬼一样……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带你娃去医院检查一下。要是有啥子病,需要的钱不多,咱们一个凑些,干脆把你娃治好得了。大哥你说成不?”

    男子听了,将手中的墨斗放下:“你们,真哩愿意帮我娃,治病?”

    方脑壳点头:“嗯!实不相瞒,这次我们也有个兄弟,得了类似的病,而且病得非常严重。你娃的情况还好,我们就想通过他,找一找原因。你娃治好了,我们那个兄弟,就算有希望了!”

    “这个……我去问问隔壁的……看她啷个说,你们等一等……”

    男子说完,就快步朝不远处的石屋走去。没过多久,那位会针灸的妇女跟着过来,看见大家,一脸惊讶地问:“哟!这不是前几天刚来过的那几位大哥么?”

    方脑壳笑嘻嘻打招呼说:“是我们!是我们!大妹子的记性不错哇!”

    妇女一脸微笑:“这算啥记性,村里来来往往就这么几个人。前几天还有拍电影的过来,开着直升飞机,太厉害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直升飞机到这里!”

    “除了我们,还有那群拍电影的,最近还有没有外地人过来?”我问。

    妇女说:“外地人,最近两年多一些,都是开着越野车过来挖东西。听别个说是挖矿,找金子。还有人说是挖野山参,一种比人参还贵的药……要说外地人,我听我爹爹说,六七十年代那会儿,咱们杨家村那才叫热闹,经常有人放电影,他们还在这里拆了一座大庙!”

    眼前这女的非常健谈,滔滔不绝地向大伙讲了一些关于杨家村的事。

    “这个阴狗,我听说别处也有小娃娃看见,不止是我们村的小波。不晓得是啷个回事,听说凡是见过阴狗的娃娃,都活不过十二岁。死的死了,失踪的失踪了……”

    大伙听得心惊肉跳,总觉得阴狗这事儿还没完。

    我们都知道,出现在杨家村的那只阴狗,已经被黑玫儿的神风队捉去了。可是在这女的口中,我们听到的阴狗似乎跟黑玫儿那伙人捉去的阴狗截然不同。黑玫儿捉去的阴狗,虽可怕,却与鬼魂无关。我们只能说,它是咱们发现的新犬类,新物种。

    然而这妇女口中的阴狗,听上去更像是一种灵魂,一种比索命鬼还恐怖的东西。

    我心想,莫非真正的阴狗,还没被黑玫儿他们捉去?

    为了彻底揭开阴狗之谜,早日找到替鬼蚂蚱解毒的东西,我们只好再次将大家的来头告诉妇女,并对妇女说:“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巴士上亲眼看看我们的兄弟!”

    妇女听了我的话,看了看男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就跟他们去看看。”

    四人来到巴士面前,柱子激动地从车厢里迎出来,迫切地问:“咋样了?”

    方脑壳说:“柱子,你带这位大妹子进去看看老鬼,他是个医生!”

    妇女毫不犹豫钻进车厢,刚上去就看到满脸漆黑,而且还长着两颗狗牙齿的鬼蚂蚱。

    “我的妈呀!这……这到底是人还是狗啊?”妇女跌跌撞撞跑出来。

    方脑壳将妇女拦住:“大妹子别怕,现在他还不到咬人的时候。这下,你们应该明白我们为啥去找小波了吧?小波和阴狗有过接触,我这位大兄弟,又是被阴狗咬伤才变成这样子的。”

    男子忧心忡忡问:“你们准备啷个办?你们真的能救我娃娃?”

    我回答:“能不能救,现在还不知道。刚才这位阿姨也说了,你娃真是见到阴狗的话,绝对活不过十二岁。至于我这位被阴狗咬伤的叔叔,更是活不过两个星期!所以,咱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只要大哥同意,带上小波跟我们走,要不到三两天,必然会有个结果。”

    “三天,真要是三天的话,我就愿意跟你们走!”男子说。

    妇女显然有点不放心,怕大伙是骗子,试探着问:“大哥,我能不能也跟着去?”

    方脑壳愣了一下:“好说好说!大妹子真是个好心人,干一行爱一行,是不是想跟着出去,见识一下别的神医,顺便再学两手武艺回来替村民看病啥的?”

    妇女有点害羞,红着脸说:“这都被大哥猜中了,家穷交不起学费,只好偷学!”

    就这样,我们在附近的小镇买了足足一千多张功夫片,还有一个影碟机,并用手机放了一段周星驰演的《功夫》,这才将小男孩从柜子里诱出来。

    小男孩出来后,也不看大家,刚过来就盯着我手上的功夫片,流着口水津津有味地看。

    方脑壳提着碟片,故意将碟片外面的包装露在外面,朝小男孩摆弄。

    小男孩见了,跟着大伙就走,被我和方脑壳像钓鱼一样,径直哄到巴士上。

    方脑壳把车门关了,柱子和那三兄弟的目光顿时全都落在小男孩的身上。

    方脑壳问男子:“上次过来,你娃还挺机灵的。这次,为啥看上去痴痴呆呆?”

    男子揉了揉头发,一时间无法回答上来。

    旁边坐着的妇女说:“这个我晓得!跟扯疯有关。好端端的人,要是得了羊癫疯啥的,几下就抽成这样子了。前几天小波扯得很厉害,都不晓得跑哪儿去了……”

    妇女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从直觉上判断,我感觉,这女人应该与阴狗事件无关。

    就这样,当天将小男孩带回大伙临时落脚的地方。刚把车开入院落,就听房东说今天有人在公园附近查房,登记流动人口的身份信息,像是县城治安队的。方脑壳听了,担心咱们的行动受到外界干扰,马上让大伙带上东西,将车开到远离县城的穷乡僻野去。

    在一个名叫七棵树的小村庄,大伙终于找到一户农房落脚。

    农房的主人是个石匠,姓朱,四十出头。家里有四个小孩,最大的十三四岁,最小的五六岁。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都说自己是来当地收购雪莲果的。听说白川河这边有些村庄大面积种植雪莲果,所以过来看看,觉得价钱合适的话,就收购一些过去。

    听说是收雪莲果的,那个名叫朱老二的人就笑呵呵说:“雪莲果啊!这是个好东西,吃下去舒服得很,唯一不好的就是,第一次吃的时候,百分之八十的人会拉肚子。”

    方脑壳装模作样说:“不怕不怕!今天不早了,咱们就先在你们家休息一晚。明天你说多少就是多少,我们先把钱付了,家伙留在地里,过阵子再来挖!”

    一听说是先付款后挖东西,朱老二一家都乐坏了,忙说:“不打紧!不打紧!当石匠穷了一辈子,没啥好处,就自家多建了两栋房子。娃娃多,以后他们长大了,不一定愿意当石匠,所以就提早帮他们把房子建好。以后他们只管挣点糊嘴!”

    朱老二说着,就把大伙带到一栋四四方方的石头房子里边去。

    大伙走进去,发现空洞洞的,而且还有股寒气。

    “里面还没有床铺,我抱些毛毯和口袋放在地上。你们睡的时候,就铺一点儿口袋在下面,再把毛毯放置在上面,就可以了。对了,车上是不是还有人?”

    我吃了一惊,说:“车上,车上是一个得了麻疹的兄弟,你家小娃娃多,怕传染,就让他睡车里了。吃饭的时候,咱们送一点过去就行!别担心!”

    “哦!这个季节得麻疹,是挺头痛的。热就不说了,哪点去找乳香?你们晓不晓得,得了麻疹,一定要用乳香蒙在被子里头,熏五六遍才会好!”

    和朱老二寒暄一阵,大伙总算把这热心肠的石匠给打发走了。

    不料我刚把黑匣子从背包里取出来,朱老二突然走进来,看着我手里的黑匣子,扭扭捏捏,像是有什么话要说。我打开黑匣子说:“这是个录音机!”

    朱老二笑了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跟你们说一声,背后垭口上的那棵大核桃树,有点邪门。你们没有特别的事,就不要往那儿去。听说有鬼在上面打秋。运气不好的人,都会看到。你们带了个小娃娃,我看脸色不大好,千万不要带到那儿去!”

    “你说,核桃树上,会有鬼在上面荡秋千?”我问。

    朱老二的老婆站在门外,神秘兮兮说:“有!核桃树上有鬼,村口也有鬼。最近咱们这地方,到处闹鬼。我们家四个娃娃一到天黑就怕得要命……”

    我突然想起一些问题,赶紧问:“有没有人看到阴狗或者长毛鬼?”

    朱老二顿时来劲了,开始眉飞色舞向大伙讲述。

    “看到过!看到过!老鳖就看到过长毛鬼。他养了只藏獒,每天晚上都出去撵鬼。村子里还有人出钱请他守院子。去年闹得最凶的时候,警察都来了,挨家挨户发宣传单,让大家不要相信鬼神,要相信科学。可是余家的娃娃失踪了,他们却找不到!”

    我感觉有些事儿越来越清晰了,继续问:“咋失踪的?”

    朱老二说:“不晓得!听说会扯疯。后来村上有个老人去世了,送葬的人放鞭炮。鞭炮声刚响起来,那个娃娃就学狗叫。叫了几声就跑出去了。”

    “嗯!他妈妈天天哭哭啼啼到处找,眼睛都哭瞎了!”朱老二的老婆说。

    大伙一时间听得入迷,那多嘴的妇人想插嘴,却被我拦住了。

    “谢谢好意!咱们不去大核桃树下和村口就是了!”我说。

    朱老二一家听了,这才放心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