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推背图》惊天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028字

    朱老二一家刚走,我立马将方脑壳拉着一边,对人手进行安排。先是让柱子去车上拿影碟机和碟片,到朱老二他们家的堂屋放。为了引起小波的注意,我还特此让柱子将朱老二他们家的音响接上。听到影片里边传来的打杀声,小波的眼睛突然发亮,咚咚咚跑过去了。

    见小波跑过去,小波的老爸,还有那个姓杨的大妈,也都跟着跑过去。

    把闲杂人员支开,方脑壳问我:“文宽,你……是不是发现啥子东西了?”

    我一边将黑匣子打开,仔细琢磨一边回答:“这黑匣子,有问题!我看,这玩意除了能够发射声波之外,还能接收一些东西。方叔……干爹!你玩过电台没?”

    方脑壳摸了摸脑袋:“我当兵那时候,不是通信兵……可惜,老铁头不在!”

    我心想,老铁头在,不见得是件好事。也许他能够很快摸透这玩意,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何去用。不过这黑匣子里面隐藏的秘密,一旦透露出去,让为非作歹的人获取的话,不但会毁了大伙寻龙夺宝的美梦,而且说不定还会对咱们造成生命威胁。

    小老头可能早已想到这一点,所以才选择在老铁头和灰先生遇险之后,将这东西交给我。

    “留那三位大哥在车里,照看鬼叔,应该不会有事吧?”我问。

    方脑壳自信满满地说:“安全得很,你一心搞自己的事,不用担心他们。”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之内,我和方脑壳都在研究手里的黑匣子到底都有些什么功能。研究到最后,除了之前已经搞懂的“千里传音”外,几乎一无所获。

    没法,我只好让方脑壳继续研究,我则一头钻进小老头那堆破破烂烂的遗物当中。

    很快,在这堆杂物当中,一本图文并茂的线装书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将封面上的灰尘拂去,翻开封皮,赫然发现《推背图》三个大大的毛笔字。

    “推背图!干爹,这书你听说过没有?”

    方脑壳直起头,看了一眼我手上的书本,不屑一顾地说:“就一地摊货。年轻的时候在海南当兵,经常看到居民家里有这个玩意。没看过,是算卦一类的吧?”

    “不是算卦的,据说是唐朝时期,两位著名天象家袁天罡和李淳风所著。这个书大学图书馆都有,以前随便翻了一翻,是关于世界预言的。就和……那个玛雅人的预言一样!”

    方脑壳听了说:“小老头没事就鼓捣这些玩意,什么北纬三十度那些,鬼信!”

    我翻了翻,发现内容和我在大学图书馆看到的并无两样。

    全书依然是六十象,始于甲子,终于癸亥,六十年一轮回,不多不少。

    我仔细回想小老头临死前对我说过的那些话。

    “大同之境,十二生肖……”

    将《推背图》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我终于在第五十九象“壬戌 ”当中找到与大同之境有关的内容。“谶曰:无城无府,无尔无我。天下一家,治臻大化。曰:一人为大世界福,手执签筒拔去竹。红黄黑白不分明,东南西北尽和睦……”

    还好读书的时候语文成绩好,古文功底扎实。在没有批注的情况下,根据象中文字,还是不难看出有“大同之境”的意思。简单翻译,就是:“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勾心斗角,天下人都是一家。一个人主宰世界,不分种族,不分肤色,和睦幸福!”

    听我在念叨,方脑壳冷嘲热讽说:“一人主宰世界,我看是白日做梦哦!”

    我放下书本,思绪还沉浸在这段话当中。

    “干爹,你说这是啥意思?”

    “谁晓得!我只知道这六十象,里面藏着一些动物,和十二生肖有关!”

    我突然来了感觉:“你说,这六十象里面,有动物?”

    方脑壳从地上将《推背图》拾起,翻开指着最后一象说:“你真是猪!癸亥年就是猪年!癸亥就是猪!你看,还有这个……这个丙辰年,就龙年……”

    我骇然大惊,问:“那刚才我念了几遍这象,是什么?”

    方脑壳看了看,问:“是第五十九象么?”

    “嗯!就是第五十九象!”

    方脑壳眯着眼睛看了看:“壬戌……这不就是狗么?他娘的!文宽,这里面说了啥?”

    “大同之境,天下统一,难道跟狗有关?”我的眼前一亮,觉得不可思议。

    不仅是我,就连方脑壳都略显惊讶。咱们做梦都没想到,这阴狗的秘密,竟然藏在袁天罡的《推背图》当中。小老头曾说过,阴狗在上千年以前就接受过特殊人物的特殊训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特殊人物”说不定指的就是唐朝时期的风水大师袁天罡或者比他厉害的人!

    但凡看过《神探狄仁杰》的人们,都知道这家伙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预言帝。

    在史料《旧唐书·方技》中就有这样的记载,说当时袁天罡曾为女皇武则天看相。当武则天还在幼年襁褓中时,袁天罡一见到武则天的母亲杨氏便吃惊地说:“夫人法生贵子!”

    关于袁天罡的传奇预言,数不胜数。可是袁天罡为什么要养阴狗?

    “袁天罡和李淳风,都是李世民的军师。而且从‘大同之境’有关的第五十九象来看,似乎阴狗的存在,与各国战争,甚至与全球统一有关……”

    方脑壳不大信,问我:“不就一只狗么,也能统一全球?

    我不作声,猛然将目光停留在第五十三象“丙辰·乾下震”上。谶曰:“关中天子,礼贤下士。顺天休命,半老有子。”又说:“一个孝子自西来,手握乾纲天下安。域中两见旌旗美,前人不及后人才……”方脑壳说,丙辰年就是龙年,换句话说,丙辰就是龙!

    乾,是天的意思。下震,可理解为天下震动,或天下动乱。“顺天休命!孝子……天下安……”我的思绪乱飞,想到我父亲的死,我呆立在那儿就像被雷劈了一样。

    “一定是这样!当年龙尸就是被军车运走的……顺天休命!”

    方脑壳迫不及待问:“文宽,干啥捏?想出点名堂来没?”

    我大惊失色,冷汗直冒,半天说不出话来。因为有些事我根本不敢说!

    好在方脑壳见我状态不在,便没继续问下去。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几声沉闷的狗叫声。我和方脑壳都被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好端端的正聚精会神研究阴狗之谜,哪里想到门外赫然立着一头狗!

    没错!狗的数量一般都用只来表示。可门外那家伙,却不能说是一只狗,因为它的块头,就和一头老虎似的。

    就在两人惊慌失措时,那头狗的背后,紧跟着来了一个人。一个瘸子!

    这人走路的姿态,像只蚂蚱,蹦蹦跳跳的,但速度却很快。

    “喂!老二哥在家不啦?老二哥!”那人站在两栋房子之间的坪里大声叫。

    不一会儿,朱老二把门打开,好奇地瞅着那人:“唷!老鳖!平时喊你狗日的过来摆龙门阵,喊了几遍都不来。老子刚杀只鸡你就来了,你鼻子尖得很嘛!”

    那位名叫老鳖的瘸子笑眯眯说:“老哥,你莫骂人哦!哪个叫你厨艺这么好!不是我鼻子尖,是我家宝儿鼻子尖!它要来,我拉它不住!”

    朱老二看了看那只狗,瞪着眼睛说:“真不愧是藏獒,两个月不见长那么大!”

    老鳖说:“早长定了,这个月杀了头猪给它吃,毛色就好些!”

    说到这儿,老鳖伸长身子往屋里头看了看,神秘兮兮问:“来贵客了?当官的还是大老板?我晓得了,一定是你姨妹子过来了,晚上叫过来爽一爽?”

    “爽你妈拉个大麻逼!一天到晚就想我姨妹子。告诉你不是,是来收雪莲果哩!那个中巴车,你看到了没得?就是这几个老板开来的!”

    老鳖往后看了一眼:“我就是看到中巴车,才过来看看。老二哥,不要说我不提醒你。走江湖的人,凶险得很!你要多个心眼,不要上当受骗,被打劫哦!”

    朱老二笑:“进屋里吃鸡肉,咱们村有你老鳖和你的宝儿在,谁敢打劫?”

    瘸子一跳一跳跟着朱老二往屋里走:“那倒是!”

    我和方脑壳放下窗帘,赶紧把地上铺着的一些资料收了。收资料的时候,我发现一张超市小票。看小票上面的地址显示,是在咱们国家的某个海岛。

    我将小票藏好,问方脑壳:“这个人,碍不碍事?”

    方脑壳说:“这人来得好!咱们正缺人手。咱们刚来的时候,朱老二就说他们这地方闹鬼,还说有一个人经常带着藏獒去撵。说的,估计就是这个瘸子!”

    “嗯!铁头叔和灰先生不在,这人倒是可以用用!”

    正说着,就听朱老二打开他们家的大门出来喊:“几位老板,出来吃饭了!”

    我和方脑壳轻脚轻手出去,两人的眼睛都被夕阳刺得隐隐发胀。

    我心想,这天气还真够善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