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凶灵之藏獒上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514字

    看了老鳖脖子上的掐痕,大伙谁都不敢多说。方脑壳叫我:“文宽,你……用那个玩意测一测。要是那边有小波的动静,就让这个大兄弟过去。没得就算了!”

    “我说有就有,我家宝儿的鼻子不得错……”老鳖自信满满地看着身边的藏獒。

    我将黑匣子的盖子打开,按了一下开关,又像调音台那样,把声音按钮那些全都调到中间不高不低的档位。调着调着,就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接着,就听一个小男孩在嬉戏:“一二三木头人,一二三,木头人……我抓到你了!别跑呀……我不跟你玩了……”

    接着,就是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从黑匣子里面一直叫到外面。没错!叫声就在大核桃树那边。也就是说,刚才在黑匣子里听到的小孩的声音,就在大核桃树所在的位置!

    “杨阿姨,小波的声音你比较熟悉,刚才数一二三的是不是小波?”我问。

    杨阿姨明显被吓到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是小波!”

    方脑壳让我将黑匣子关上,再听一听。我将黑匣子关了,却什么也没听见。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声怪叫从核桃树那边传出!

    老鳖的宝儿显得狂躁不安,围着老鳖转来转去,时不时用眼睛往大核桃树那边看。

    老鳖等不及了,问:“到底还要不要加钱了?不加就回去睡觉!”

    方脑壳点头:“钱不是问题,兄弟先把人找来要紧!”

    老鳖得了方脑壳的话,拉着宝儿就去了。去的时候,宝儿迟迟不肯往前,老鳖叫吼半天,宝儿才跟着老鳖飞快往黑桃树那边跑。

    方脑壳让我和杨阿姨走在前面,自己和聋哑三兄弟中的老三走最后。大伙一边追赶老鳖和宝儿,一边谈话。方脑壳简单吩咐说,待会儿过去的话,到了树脚,不要妄动,先等老鳖和宝儿把小波抱回来。朱老二自己不愿意去,就和他的大儿子在村口的路上等大家。

    方脑壳说:“大妹子负责打灯照亮,文宽保护好黑匣子见机行事!”

    五六分钟后,几人顺着乡间小路来到七棵大核桃树的面前。

    大伙用电筒一照,发现眼前这七棵核桃树全都枝繁叶茂,每一棵都有六七层的楼房高。树与树之间虽间隔十来米,但枝叶全都彼此相连,一字排开,郁郁葱葱像片小小的森林。我们过去时,老鳖正牵着宝儿,在树枝下面来回奔跑,像是追赶什么。

    “喂!快点过来,过来帮忙!”老鳖朝我们焦急地大喊。

    方脑壳望了我一眼,说:“文宽,你别去,在这儿保护大妹子,照亮。你带着那玩意不方便,我和老三过去帮忙就行了。有什么不测的话,去找黑玫儿……”

    我正准备说什么,方脑壳带着老三已经冲过去了。

    我将杨阿姨带到距离核桃树五十米的地方,感觉不会有什么意外了,才静下心来。

    树脚那边,尽是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却听不到半声藏獒的狂吠。

    从老鳖这人开始介入进来开始,我就觉得他养的那头藏獒有点问题。在没有见到小波的时候,宝儿虎虎生威,别说发怒,光看一眼,都能把人震住。可自从小波给了它一个鸡头以后,宝儿就彻底安静下来了。就刚才那副模样,明显就是不想跟老鳖过去。

    我心想,莫非这七棵苍天大树之上,真隐藏着什么厉害的主?

    可让人想不明白的是,如果隐藏着比阴狗还可怕的东西,为什么小波大半夜的还能独自站在树脚嬉戏?它们不会吃了他吗?还有,他到底在跟谁嬉戏?玩得不亦乐乎。刚才我分明在黑匣子里面听到“一二三木头人”,这一二三木头人,明显就是小孩子经常玩的游戏!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藏在核桃树上的,真是几只小鬼!几只与小波有共同语言,同时却令老鳖的藏獒感到恐惧的小鬼。可天下,又有什么东西,能让本性凶猛桀骜的藏獒感到恐惧?

    我在想,莫非,这小波原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已经死去很久的鬼婴?

    若非鬼婴,这树上的东西,究竟是另外一头阴狗,还是什么?

    杨阿姨见老鳖和方脑壳他们一时半刻没有回来,渐渐怕了,拿着电筒的手晃来晃去。

    晃着晃着她就咪笑找我聊天:“大兄弟,你……结婚了吗?”

    我心不在焉,随口回答:“没,还早着呢!”

    接下来又胡乱聊了一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话题。刚说完,我突然感觉,背后好像站了一个人,呼呼对着我的脖子吹气。

    我猛然回头,发现背后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看到!

    正感到恐惧不安,方脑壳和老三便喘着气跑回来了。两人喘了半天,方脑壳才说:“他奶奶的,见鬼了!今个儿太邪门了!这鬼地方……”

    “怎么样了,找到小波了吗?”杨阿姨迎上去问。

    方脑壳继续喘了一阵:“不知道……树上不断有泥巴洒下来,老三爬上去找了半天,啥都看不见。老鳖和宝儿不晓得围着那七棵树跑了多少躺了。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诧异:“什么都没有,那老鳖和宝儿还跑什么?”

    方脑壳摇头:“不!树上真他娘有东西!只是咱们看不见。不然泥沙打哪来的?老鳖说他的藏獒鼻子灵敏,现在都是靠嗅觉在穷追猛赶……文宽,我回来,是准备叫你过去!”

    我吓一跳,愕然问:“我……我过去,能干啥呢?”

    方脑壳指了指地上的黑匣子:“抱上这玩意,我感觉用这玩意,能够追踪到它们!”

    我心里顿时凉飕飕的,心想这树上的东西,莫非真是鬼魂么?

    “三儿留在这,照顾好大妹子!”方脑壳说着,扭头就走。

    没法,我只好抱着黑匣子,跟着方脑壳往前冲,头脑里却一片空白。

    到了树脚,发现光线极暗,老鳖满脸是汗,油腻腻的。

    宝儿两只前脚爬在地上,舌头伸得老长。

    三人刚汇合,脚步都还没站稳,头顶上又是雨点似的泥沙哗啦啦洒下来。我伸手去接,接在手里,发现是一些苍耳子。那玩意云贵高原不多,在湖南的时候,倒是经常看见一些小学生,在江边摘了,往彼此身上投。一旦投中,那玩意就会粘在衣服上甩也甩不掉!

    “别怕,我估计不是什么鬼!”我看着手里的苍耳子说。

    方脑壳抬起头,往树枝里边照射。树上静悄悄的,只听得见风吹叶子的声音。

    苍耳子没了,泥沙也没有了,什么也没了。

    就好像,大雨骤停,这里从未发生过什么一样。老鳖吐了一滩口水在手心,用两只手揉了揉说:“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要那小娃娃在树上,老子一定抓他下来!”

    我将黑匣子打开,只见黑匣子上面的红色指示灯不断摆动!

    “文宽,这个,会是指南针吗?”方脑壳指着红色指针的箭头问我。

    我想了想:“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两人还在研究,老鳖已经爬到中间最大的那棵核桃树上面去了。宝儿见他上去,突然站在树脚狂叫。一边叫一边围着树干上下蹦跳!

    就在这时,黑匣子里面突然传出一个老太婆的声音:“死!去死!”

    死字才说完,忽听老鳖“啊!”一声惨叫,从树上嘭一声摔下来。我和方脑壳立即抱着黑匣子闪开,跑过去一看,发现老鳖的眼珠子已被挖出来,脸上出现五条血爪印。

    “干!我干!妈妈呀!”老鳖惨叫着在地上翻滚。

    宝儿见了,疯狂朝老鳖扑过去,用两只肥肥的大爪子抱住老鳖的脑袋嗷嗷哀嚎。

    我和方脑壳站在那儿,一时间没了主意。事情来得太快!快到令人猝不及防……

    方脑壳连忙拉着我往后退,因为宝儿已经站起来了。它的眼睛变得血红,摇了摇脑袋上的毛发,仰天长啸。接下来,我和方脑壳手足无措,眼睁睁看着它往树干下面走去。

    谁都不知道它要做什么。是自杀?还是准备借助奔跑的速度,冲到树上去?

    显然,无论是什么样的狗,都是不会上树的。

    不然,猫跟狗就不会成为冤家了。

    可是接下来,却发生了非常离奇的一幕。宝儿居然上树了!不是爬上去的,而是瞬间飞上去的。宝儿刚走到树下的阴影当中,我和方脑壳都没看见是怎么回事,宝儿就已经飞到树上去了。狗怎么会飞?如果宝儿会飞,宝儿就不是一头藏獒!

    方脑壳抱着黑匣子,拖着我的手飞快朝杨阿姨他们所在的地方跑。

    老三他们见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杨阿姨问:“人呢?人找到了吗?”

    方脑壳大声叫:“别问了,跑!快跑!快跑……”

    这一阵疯了似的狂奔,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大伙已经跑到进村的岔路口了。

    黑暗中,像是站着一个人。

    大伙都以为是朱老二,不想跑过去,用电筒一照,差点被吓得半死。

    站在那儿的人,不是别个,正是小波的老爸!

    只不过,这时候的他,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头发蓬乱,衣衫褴褛,一身的泥巴不说,十个手指头还血淋淋的。更可怕的是,他的目光变得像狗那样凶残!

    方脑壳问:“你……你还好吧?”

    小波的老爸不答话,猛然咳嗽几声,一跟斗栽倒在地。

    杨阿姨立即过去,掐了掐他的人中穴。掐了很久,小波的老爸才苏醒过来。

    他刚苏醒,就问大家:“我这是,在哪儿?”

    方脑壳回顾四周,发现大家已经安全了,这才把小波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小波的老爸。小波的老爸听了,失魂落魄,却什么话也不说。

    最后,杨阿姨突然说:“这是……中邪了啊!咱们得请仙家来看看……”

    这仙家,我和方脑壳都听得半明不白,也并不相信。

    虽说云贵高原地区,历来都有生病去医院诊不好,就会带上大公鸡去找仙家的习俗。不过近年来,随着教育部门的大力宣传,找仙家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关于仙家的传说,在许多文学作品,还有影视作品,以及当地风俗档案里边,都有精彩记录。

    比如说,某人疯了十八年,结果突然跑去见了某位仙家,路上还拿着棍子打人,见到仙家后却扔了棍子,突然跪倒在地,大喊一声:“师傅!”

    等这人回去之后,居然也变成了仙家!

    可仙家,真能解决这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