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墓穴巨蟒,仙家救命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291字

    刚在杉树下站定,就听蕨叶下面传来几声狗叫。大伙望去,周围除了咱们,仍旧见不到半条人影。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的蕨叶突然像风吹麦浪那样一波接着一波不停晃动。

    瞿大队伸手在空中探了探,发现山林中虽有山风,但还不至于将蕨叶吹得齐这副模样。这群身经百战、处理过大小事件的特警,这时却失去了判断,一个个站在原地不敢妄动。见状,罗队手一挥,示意随从的警员向警犬发令。几位警员一同上阵,接连吹了几声口哨。

    口哨声停下,蕨苔几乎同时停止摆动。瞿大队和罗队等人都在观察动静。

    “啊!”地一声自大伙身后传来,接着又是噗地一下。

    众人扭头,只发现蕨苔在动。

    瞿大队问:“刚才,刚才谁不见了?后面哩!谁不见了?”

    方脑壳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是……是朱老二!”话音未落,眼前这群身穿黑色制服的战士,已经冲进丛林去了。危急关头,我和方脑壳赤手空拳站在那儿,都不敢跟过去。

    不一会儿,就听到里面传来哒哒的枪声,同时听有人喊:“是蟒蛇!”

    一听到前方有蟒蛇,方脑壳转身就准备跑。

    我连忙跟上去,两人刚跑出去十几米,迎面跑来两个女子,一边朝我们过来,一边叫:“方老哥,我们来了!”我定眼一看,发现来者居然是杨阿姨和那个“仙家”。

    方脑壳见了,急了得跺脚,问:“你们妇道人家,过来干啥子?”

    杨阿姨拉住身边妇女的手:“我向仙家问过了,她说,这地方,有老变婆!”

    提到老变婆,方脑壳和我自然不陌生。

    我记得,上次在白川河的档案局,就听方脑壳那个老同学说过,在云贵高原一带,存在着一种似人非人,似猴非猴的怪物,名叫老变婆。我们还听说,老变婆通常会变化为人形,引诱山村里的一些小孩。比如冒充小孩子的外婆什么的,接近小孩后然后伺机下手。

    而且,几乎在所有的民间传说中,老变婆这玩意,都是吃肉喝血挖心的主!

    我们都知道,鬼魂通常只会吸人的阳气,取人的魂魄,但这老变婆,却偏爱人肉!

    难道说,老鳖,还有他的藏獒,就是被老变婆这种怪物给残害的?

    如果真是这样,老变婆与阴狗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正思绪乱飞,那群特警已经扛着一根七八米长的木头出来了。我瞪眼一看,吓得赶紧让在一旁。那哪里是木头,竟然是一条比人的大腿还粗的蟒蛇!

    蟒蛇的颜色,呈土黄色,看上去就和杉树的树皮一模一样。

    大伙见了这玩意后,一个个手慌脚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瞿大队让人将血淋淋的蟒蛇抬到一边,同时回头对身边的警员说:“先帮小张止血!罗队,你这些弟兄中,有没有精通网络,懂生物的,快查查,这是什么蛇,有毒还是没有……”

    说到这里,瞿大队这才发现人群里边多了两个妇女。

    “你们到这干什么?快点走!”

    方脑壳指了指杨阿姨:“这个是杨家村的大妹子,她懂医术,说不定能就那位小弟一命!”

    杨阿姨推托:“不!不!这个,是毒蛇,我可治不了!”

    大伙低头去看,发现那位二十出头的小警察,果真脸色铁青,而且整个脖子都黑了。

    罗队这时从丛林中跑出,提着血淋淋的刀,凶狠狠说:“还是没追上!”

    方脑壳和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问:“刚才,莫非是蟒蛇,把那些警犬给吓跑了么?”

    罗队青筋暴露,气得咬牙:“不!区区一条蟒蛇,还不足以吓坏咱们的兄弟!其中有一只还去过中东地区!当过维和警犬,怎会怕一条蟒蛇?”

    在场的特警都在纷纷讨论,想必这类怪事,他们也是第一次碰到。

    就在瞿大队准备让人把被咬伤的警员送回去时,那位“仙家”猛然向前迈了一步,二话不说伸手便将小警察的手腕抓住,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大家谁都听不清她在念叨什么。

    罗队准备出手制止,却被杨阿姨一把拉住:“警官,交给她就好!”

    一群人都搞不清这女的究竟在玩什么名堂。

    大概过了五分钟,只见这女的满头大汗,念着念着,就从怀中摸出一张黄纸符,只说:“喝!”

    纸符嗖一下燃起来,瞬间换成灰烬。

    女人转身,问:“谁是童子身?”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我站出来说:“我……我是……”

    女人听了,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突然扬起手,啪一声甩了我一耳光。这一耳光,把我打得头冒金星,不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而且还感觉有辣椒粉一类的东西飞入了我的眼眶。辣得我忍不住掉落泪。我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妇女却说:“别动!”

    我使劲睁开眼睛,只见妇女端着一个玲珑的小木杯子,正在聚精会神接我的眼泪。

    “干嘛打我?”我瞪着妇女,准备向她问过是非曲直。

    “用你的眼泪入药……”妇女淡淡说道。

    大伙见她煞有介事,当下又没有更好的法子救小警察,所以只好任由她来。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这女的只不过是在玩小把戏,用来糊弄大家。不想被她这么一弄,小张脸色居然有所好转。把眼泪涂抹完毕,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脖子上的紫色毒血也散了大半。

    瞿大队见了,不再驱赶这妇人,立马问:“这位大姐,你是?”

    女人优雅地掏出一小块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

    “我是修行之人!”妇女微笑着回答。

    罗队问:“你可知道,这山里有什么?是什么东西拖走了咱们的警犬?”

    妇女径直往前走,回头说:“你们跟我来便知!”

    大伙又是一阵错愕。我低头去看地上的蟒蛇,发现那玩意颈部有几个破洞,显然是刚才被这群特警用随身所带的匕首刺出来的。

    “这蟒蛇不简单,好像知道咱们有枪,一上来就跟咱们近身肉搏!”罗队说。

    瞿大队回答:“没错!估计这里面隐藏着什么高人!”

    我忍不住插了一句:“是老变婆!”

    瞿大队他们正准备问我,就见前面的妇女嘎然止步,放了一根手指头在嘴唇上说:“嘘!大家小心!刚才,你们是否在这里发现密道一类的建筑?”

    罗队回答:“有墓道!这山里到处都是空墓……”

    瞿大队一把抓住身边的朱老二,摇了摇他的肩膀,问:“你刚才说,是抽啥的墓?”

    朱老二被蟒蛇这么一拖,都吓傻了,哪里还说得出一个字。

    杨阿姨回答:“是不是抽葬墓?小的时候倒是听父母说起过七棵树这边的事。听说是清朝时期,这儿逃了一族的人过来,好像得罪了老佛爷,后面在这里被追杀,灭了九族。那些士兵把他们一整个家族的人,全都砍了头,扔在这儿……”

    前面的妇女听了,也想起这段往事,接着说:“后来,清兵走后,当地的人怕冤魂出没,就替他们修了许多墓地。只不过,下葬的方式和当地略有不同!”

    罗队问:“哪里不同?”

    妇女继续往前走:“你们带我过去看看,我再告诉你你们哪里不同!”

    大伙听了,不再追问,只跟着罗队他们玩树林深处走。

    墓室就在小山与大山相接的地方,一个低洼地带里面。那儿杂草丛生,如果不注意看,根本不会知道,草丛中间,居然有着密密麻麻几十座石碑。

    这些石碑与别处的石碑大相庭径。没有墓志铭,什么都没有。说是墓碑,其实看上去更像是用石头拱出来的水井或者窑洞。

    看着黑黢黢的墓穴,眼前这些警察也傻了眼,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方脑壳问:“这地方,是不是被盗墓贼搞过?”

    自称仙家的妇女猫着身子,往墓穴里面走了两步,突然站在里面叫我:“那个有夜眼的小兄弟,就是刚才流眼泪的,你进来替我看看!”

    我摸头不着脑,见大伙都在看我,我只好委曲求全。

    刚进入墓室,就感觉里面有一股非常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又腥又骚,奇怪得无法用语言形容。外边,方脑壳和一群警员用警用手电照我,问:“有啥?”

    我努力眨了眨眼睛,四处看了看,暂时还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就在我准备钻出墓穴的时候,我的大脑嗡地一声,全身上下瞬间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我想了一会儿,才想起,和我在杨家村虎头山的双龙潭里面的感觉一模一样。

    “空间!这儿的空间有问题!”我按住自己的眼球大声说。

    外面的人一阵欣喜,妇女将我推出墓穴,让我到外面去说。

    我刚出来,瞿大队便问:“啥子空间?里面是不是还有更大的墓穴?”

    我摇头:“不知道!我说不上来,但是这种感觉很奇妙!”

    罗队一直在为他的那些狗担心,所以显得非常急迫,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大声问:“你快点说是什么空间!现在有几条生命在里面,你知不知道!”

    瞿对让罗队冷静:“罗兄,不要急,那些警犬应该不会有事。不然,这路上早看见血迹了。”

    罗队神情恍惚,说:“怎能不急,今天死掉的那头藏獒,你也看见了!”

    “藏獒是为了护主,向对方挑战才会那样!”我解释说。

    罗队知道前一晚,藏獒被害时,我就在现场。听我这么说,他的心里才安稳了一些。

    “真他妈奇了怪了!抓杀人犯我都没这么紧张过!”罗队说。

    我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静。

    五分钟后,我的大脑中突然出现非常奇怪的一幕。儿时的梦境!

    “对!就是这种晕眩的感觉!”我说。

    “晕眩?”大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