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墓室重逢,父子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263字

    外面,雷鸣电闪,风雨交加。里面,一群身特警正用我的身体跟棺材里面的家伙玩拔河比赛。不知是担心将我给撕成两半,还是里面那玩意确实劲大,身后无论是方脑壳还是瞿大队他们,全都弄得精疲力尽,一个个汗流浃背,狼狈不堪……

    “妈的,直接用刀砍!”身后,不知是谁这么吼了一声。

    我卡在里面急了,压根儿不知道他们准备用刀砍谁。好在这时,那玩意突然放手,接着就是方脑壳以及后面的几位汉子因用力过猛,全都摔成一堆!

    方脑壳爬起来问:“文宽,你怎么样了?没被咬吧?”

    我揉着手腕,感觉手腕和胳肢窝的地方,锥心地痛。再仔细一看,发现手腕处出现五个血红的爪印。那印子,就和老鳖在树上被抓时,留在脸色的痕迹一模一样。

    如此说来,这棺材里面的主儿,恐怕百分之七八十就是杀老鳖的凶手。

    我很快将我的判断告诉瞿大队他们。

    在场的人听了,全都紧张起来。身边有特警向瞿大队和罗队请示:“队长,准备咋弄?”

    向来冷静机智的瞿队这时也陷入困惑当中。

    老鳖的死,瞿队他们全都见识过了。这棺材里面的玩意,如果真是残害老鳖的凶手,一旦从棺材里面跳出来,必将大开杀戒。这些特警虽然个个身手不凡,但再厉害,也比不上老鳖那头藏獒。能将藏獒咬死这还不是这玩意的拿手好戏。这玩意最厉害的是,能将一头两三百斤的藏獒,拦腰抱住,并且从地上直接飞到十几米高的树上去,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

    不但普通人做不到,这些特警也做不到。一个特警做不到,一群特警同样做不到。

    瞿大队是聪明人,双方的战斗力,他自然比谁都清楚。

    但瞿大队自有他的解决方法。一个人之所以能够当别人的老大,一定有其过人之处。就像一只带头羊,一定比羊群中任何一只都聪明是同一个道理。

    所以,瞿大队马上有了这样的决定:“大姐,你说……该怎么办?”

    领导的高明之处,就是能把自个儿身上的压力快速分摊下去!

    刚才“仙家”为特警小张驱蛇毒的一幕,瞿大队了然于心,因此在他碰到难题,比较棘手的时候,他很快就想到这个团队中,一个最厉害的人物。

    没错!谁都看得出,这位相貌平平的妇女,绝对是个高手!

    “仙家”依然是那种宁静淡泊的神态,笑问:“大禹治水,用的是什么?海纳百川,靠的是什么?”众人无言以对。在这紧急关头,这女的居然和大家大谈玄学!

    瞿大队一群人都被这女的给弄晕了头。

    仙家看了看棺材里面的东西,走过去,跪下来,虔诚地跪拜,同时念念叨叨。

    磕了几个长头,仙家不紧不慢起来,开始向大伙论道。

    “某些东西,和水一样,有其利,有其弊。有时救人,有时害人。当大洪水来临时,遍地饿殍,难道人们就要放火把全世界的水烧干吗?大禹治水,不是靠堵,而是靠疏。这棺材里面的东西,就像洪水一样,现在你们打算用堵,还是用疏?”

    瞿大队觉得这妇女有些可疑,便问:“大姐高见?”

    “要是用堵,尽管乱枪打死。洪水成灾,你堵得了一个缺口,堵不了其它缺口。你堵得了一时,堵不了一世。下面我再跟你们说说海纳百川的典故。海纳百川,不是因为海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海的胸怀够大。当海水无拘无碍,自然能容纳地球。”

    瞿大队像是听出了一些问题,也明白了一些事。

    旁边的罗队不耐烦地端起枪:“瞿兄,我说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女的唠唠叨叨,一看就是个神婆。刚才她救了小张,无非就是靠一点土方子故弄玄虚!这棺材里面的东西,既然杀了一个人,是杀人犯。咱们警察是做什么的?咱们不是和尚,没那么多慈悲!谁他妈犯罪,谁他妈就得坐牢!非常抱歉,我说话有点不中听!但这些话,只对坏人说!”

    瞿大队沉默片刻,问:“大姐的意思,让我们放虎归山?”

    仙家走到墓室的出口处,回头说:“刚才的话,听不听得进去,全由你们。我只是过路之人,这山里的事儿,知晓一些。解铃还须系铃人!”

    见她要走,瞿大队慌了,问:“大姐,你哪里人?可否随咱们去警局一趟?”

    仙家说:“去也无妨!我在外面等着!”

    女人走后,瞿大队将身边两位警员,还有朱老二,小波他老爸等人招呼到别的墓室当中,其余的人也都恪守一处。然后说:“待会儿,咱们用催泪弹投进棺材,把里面的东西逼出来。如果那东西凶残无比,不肯就范,大家再乱枪打死!”

    罗队笑:“这才是好样的!咱们当警察的,就得果断一点!”

    罗队说着,随手就扔了一个催泪弹在墓坑里。

    “嘭!”一声闷响,一股刺鼻的味道从墓穴中升腾起来。接着,就听棺材里有人打喷嚏。

    瞿队慌了,大声说:“注意!里面的好像是活人!”

    大家都知道,只有会呼吸的动物,才会打喷嚏。僵尸想必是不会呼吸的!

    不是僵尸,那里边的人一只小手,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劲?

    正想着,忽见墓坑当中,一整口棺材直挺挺从墓坑里面竖立起来。大伙看过去,那玩意就像海面上突然钻出来的核潜艇一样,周围甚至还散发着白色的寒气。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请服从警方的命令!接受法律的制裁!”

    负责喊话的警员正在大声对着那口立起来的棺材大声传话。

    棺材动了两下,我发现里面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

    那眼睛像是瞪着我,又像是瞪着周围的警员。谁都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人还是鬼。

    大伙全都屏住呼吸,现场充满了火药味。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男人突然从人群中走出,哭哭啼啼走向棺材。瞿大队问:“谁在走动!请回来!谁在走动?赶紧回来!”

    我看了看,随口回答:“是杨家村的,杨小波他老爸!”

    没错!走出去的人,正是小波的老爸!

    小波的老爸为什么要走出去?这时我和方脑壳,还有杨阿姨心里都有了一个判断:棺材里的人,一定是小波!小波是谁?小波就是那个能看见阴狗,并且和阴狗相处的小男孩!

    第一次见到他,他很安静,像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儿童。

    第二次见到他,他比第一次稍微好一些。

    这第三次见面,这孩子已经躺在了棺材里。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生还是死!

    回想走来的这一路,很难相信,小波会是一个厉害的主儿!

    我记得这小男孩的眼神,那是一种胆怯的眼神。

    我记得小男孩的身影,身子有点营养不良。

    可是……

    我再也无法想象下去了。因为阴狗这事儿,有许许多多的疑惑,全都在小波身上。

    只要把小波的事情解决,阴狗这事儿,想必也有了一个结果。

    阴狗这事告一段落,鬼蚂蚱或许就有救!

    “小波!我儿……我是你爸爸……你不要再跑到棺材里去了!我求求你了好不好!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害你!爸爸不会!别人也不会!小波……”男人大哭。

    棺材又动了动。

    有小波的老爸在那儿,这群警员谁都不敢擅自开枪。对警察这种职业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警察只有在抓捕逃犯,逃犯武力拒捕的时候才能开枪。

    而且开枪的方位也有所要求。

    比如说,抓捕命案逃犯,像爆头哥那样穷凶极恶的家伙,就可以直接爆头。

    相反,换做抓捕小毛贼,就算开枪,那也只能打他的脚。

    而现在,小波是否就是杀害老鳖的人,还是一个未知数。就算老鳖是小波咬死的,小波也只不过是一位不满12岁的儿童。根据我国法律,14岁以下儿童犯罪是没有刑事责任的。

    没有刑事责任,就意味着他只是在犯法,还构不成犯罪!

    加上另外一个无辜的人,他爸爸的介入,现场的人更不能开枪了。

    “小波,你出来!跟爸爸回家,好不好?”男子继续哭。

    这时,棺材砰然倒下。

    一个幼小的身影,就立在大伙的面前。他的身上披着一件长毛披风,具体是动物的皮毛,还是棕树的皮做成的,谁也不知道。甚至大伙都看不清,他究竟是不是小波。

    “小波,我是你杨阿姨,你不要随便咬人,好不好!”

    站在我身边的女人突然说。

    原本,这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但是在瞿大队听来,却不是那么回事。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杨阿姨这人之前就知道小波会咬人。

    她既然知道小波会咬人,为什么没有对大家提起过?

    小男孩在众目睽睽之下,正一步步慢慢走向他老爸。就在距离他老爸一米的地方,他顿然收住脚步,站在那儿。就在他老爸朝他伸手的时候,事情一下子就变了!

    小波居然不见了!大伙刚一眨眼,他就不见了。就在大伙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家伙竟然跳到了墓室顶上,像只猴子那样挂在上面,而且眼睛变得血红。

    众人就这样看着他,他也直勾勾看着大家。接下来,就看谁先动手,谁抢了先机。

    我还没看清,是谁先动手,就听罗队暴喝一声:“开枪!”

    一声令下,枪子儿横飞,哒哒打在墓室的石头上,击起一连串的火花。

    我根本没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屁股一阵酸痛。

    “文宽,你的屁股!”方脑壳惊讶地盯着我。

    我用手一摸,妈的全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