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烟雨中,阴兵借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5本章字数:3336字

    方脑壳知道我被流弹击中了,赶紧将我搀扶到一边。我撅着屁股,扭头去看罗队和瞿大队他们,只见一个黑影在众多特警当中快速跳跃。时不时有特警的惨叫声夹杂在枪声当中。如此下去,五分钟不到,已经倒下去三五人,剩余的警员则将那黑影逼到一个角落。

    墓穴里突然安静下来。黑影走投无路,无法跳跃。瞿大队和罗队则端着冲锋枪,用枪口对着黑影所在的角落。地上,几位不知是被咬伤还是抓伤的警员,正痛苦呻吟。

    罗队显然杀红了眼,对瞿大队说:“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怪兽!”

    的确,如果不是怪兽,身手为何会如此灵敏。即便经过特殊训练,有一身功夫,也绝对不可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能够在光滑的墓壁顶上来一个倒挂金钩。

    稍微对中国武术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轻功只不过是弹跳力好而已。

    少数像武当山陈掌门那样,能够飞檐走壁的,也只是借助粗糙的墙壁进行攀爬,说白了就和跑酷差不多。所有的功夫,除了李小龙那样的格斗术,其它的多半都是花架子。

    也就是说,黑影若是小波,小波哪怕学过中国功夫,也绝对不会像黑影这样飞跃。罗队是特警,对武术的了解,自然比瞿大队高很多。连罗队都说黑影是怪物,瞿大队自然深信不疑。

    “好!先打下来再说!”瞿大队发出最后的命令。

    这一声令下,没有倒地的警员立即行动。

    然而,意外随即发生。小波的老爸大喊一声:“不要!”接着,就朝黑影所在的角落飞扑过去。所有的警员都吃了一惊,慌忙收手。

    有来不及收手,已经扣动扳机的,立即将枪口移到一边。几颗子弹横飞过去,打得墓壁之上的石头哗啦啦往下掉。瞿大队冲小波的老爸叫:“离开!”

    小波的老爸挺身挡在黑影的面前,一动不动。

    刚才的那阵乱枪,很有可能打中了他的腿。小波的老爸站着站着,就跪下去了。跪下去之后,很快又拼命撑了起来。我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疼痛!就目不转睛盯着那黑影看。

    那黑影在角落里,牙齿磨得咯咯响,同时用手抓着背后的石壁,发出一连串刺耳的咯吱声。

    罗队暴喝一声:“快点离开,不然连你一起打!”

    小波的老爸一只腿已被鲜血染红,他的嘴角却带着微笑:“打!打吧!”

    瞿大队等人怔了一怔,根本想不到眼前的男子会这么说。当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捂住屁股,冲瞿大队他们大声叫:“手下留情!那玩意对小波的老爸没有恶意,说不定真是小波!要是把人给打死了,你们反倒脱不了干系!”

    罗队他们听了,也都退了几步,给小波的老爸和背后的黑影让出一条路。

    “保护好自己的同伴!”瞿大队对没有受伤的警员说。

    几位警员立即组队,很快将受伤的警员保护起来。方脑壳也从地上捡了一把枪提在手上,横身挡在我的面前,担心小波他爸背后的黑影突然对我发动袭击。

    见大家让路,背后的黑影突然呼地一声,跳了出去。

    大伙还没反应过来,那玩意已经夺路而逃,从我身边的墓室跑出去了。

    里面没受伤的警员很快将地上躺着的警员搀扶起来,驾着他们的胳肢窝一路追出墓室。到了外面的杉树林里,只见天色阴沉沉的,倾盆大雨随着山风肆虐横行。站在杉树脚下,往树林里看,能见度不超过两百米。“你还没走?”身后,瞿大队突然说。

    杉树背后,幽幽地走出一人。这人浑身已经被雨水淋透。

    我擦了擦睫毛上的雨水,发现是自称仙家的妇女。

    仙家指了指杉树林的外面,心平气和说:“他往那边去了!你们过去看看吧!”

    瞿大队他们愣在那儿,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仙家又说:“放心,娃儿身上没有毒。即便是有毒,他也不会用来对付人民警察。你们是正义的守护者,这一点和小波他们,道不同志同。”

    听妇女说些奇奇怪怪的话,瞿大队知道里面必定隐藏着什么文章,因此挥手让警员跟着妇女走。十几分钟后,大伙已经走出林区,来到前面的一片梯田边上。

    梯田连绵起伏,一直延伸到一座大山顶上。

    大山顶上有一团彩云,佛光那样。

    没错!的确是一团彩云。这是雷雨季节很少出现的神奇现象。有点像晚霞,又有点像彩虹。

    身边的雨小些了。大伙站在空地上往梯田的另一侧眺望,突然发现一群黑衣人!

    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衣人,正排成长龙,缓缓朝山顶移动!

    罗队带着两位警员立马追出去。

    三人刚跑出去十几米,雨雾中忽然传来警犬的叫声。接着就听到有警员在喊:“是咱们的兄弟!安特!大黄!毛毛虫!还有黑熊……全都在这!”

    地上躺倒的伤员全都欢呼起来,问:“都在那儿吗?”

    雨雾淡些了,能见度也远了。

    我往罗队他们的前方眺望,雨雾中果真走来一群警犬。它们刚来,立即挡在罗队他们的面前。“你们快看!那些人都飞起来了!”杨阿姨尖叫。

    大伙回头,只见大山的山腰,那群原本行走慌忙的黑衣人,忽然像条龙那样在雨雾中飞向山顶。方脑壳问:“这……是人吗?人怎么会飞?”

    一位警员用阻击步枪上面的望远镜往山顶看。他的眼睛刚凑上去,脸色顿变,慌忙放下望远镜,对瞿大队说:“是……是鬼魂!一群长毛鬼!”

    瞿大队和罗队都抢过望远镜看了一阵。

    大伙都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只知道看完以后,这些警察全都没有说话。

    仙家说:“这是阴兵借道,这些冤魂,都走了!”

    “阴兵借道?”瞿大队不解地看着妇女。

    仙家点头说:“没错!据说这阴兵借道,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出现过,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也出现过。这些东西,至今都还是个谜!”

    方脑壳依然不解,问:“啥叫阴兵借道?”

    仙家解释:“阴兵借道就是当一个地方,发生重大灾害,或者战乱什么的,死者较多而且都比较惨烈。然后,他们的阴魂开始囤积在那个地方。等到一个恰好的时机,这些阴魂便会成群结队,往另外一个地方迁徙。就像动物迁徙一样!”

    这事儿,我真还是头次听说。

    “你们看,山顶上那个是什么?飞碟还是飞机?”朱老二大喊。

    大伙望过去,在烟雨笼罩的山顶,果真出现一朵蘑菇云。

    就在蘑菇云飘散以后,那群黑影就不见了!

    这事儿太离奇,离奇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好在现场还有那么多目击者与当事人,不然,我敢打赌,瞿大队他们这次回去,都不知道如何向他们的头儿交差。

    “大姐,你说要跟我们去一趟警局的!还有你!”瞿大队说着,回头看着雨雾中傻笑的小波他爹。小波他爹这时候彻底变成一个木头人,像个傻子,目光呆滞,口水滴了一身。无论瞿大队他们说什么,他都是傻笑。

    很难相信,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

    怪物没有抓到,一群警犬却离奇失踪了。接着怪物出现了,居然躺在棺材里。当它跳出来以后,却没有一个人看清它的脸面,究竟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然后警犬回来了,全都安然无恙,并且主动阻止警察继续追赶那群怪物。

    再然后,人群中就多了一个傻子。

    还有一个神婆……

    一群人被大雨淋得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回到七棵树的村庄。

    左队他们已经完成对现场的勘察工作。罗队和瞿大队等人扶着受伤的警员过去,左队他们马上迎上来问情况。“瞿大,罗大,你们那边搞定了没?”

    罗队没回答,瞿队叹气:“这事儿很邪门!回局里再说。先把兄弟们包扎一下。把当事人罗列出来,全都送到局子里去。到时候审讯一番,再做定夺!”

    就这样,我和方脑壳等人,还有七棵树的朱老二,杨家村的杨阿姨,以及杨阿姨叫来的那个仙家,甚至就连那晚七棵树起来上厕所的某某村民,全都被瞿大队他们带到警局接受调查。这一调查,就是两天两夜。这两天两夜,警局的人轮流问了我们许多奇怪的问题。

    比如说我们的所见所闻,以及我们对这起神秘事件到底持什么样的态度!

    第三天,黑玫儿亲自派人开车到警局的大门口接我。

    我和方脑壳等人从警局出来,一时间还莫不清楚,警方对老鳖被杀一案具体的侦查结果。

    “你就是梁文宽?小姐让我来接你!”开车的人说。

    方脑壳问那人:“你家小姐是谁?确定只让梁文宽一个人去?”

    那人点头:“对!就只叫梁文宽一人!”

    那人说完,跳上车便走。我急忙跟上去,一屁股坐在那人的丰田越野上。

    方脑壳追上来,那人掏出枪,对着方脑壳:“如果你不希望自己的同伴死掉,就滚开!”

    方脑壳听了,知道黑玫儿是为了鬼蚂蚱的事情才来找我,于是站着不动。

    车子很快转了个弯,风驰电掣般朝黑洁明的山庄驶去。

    到了山庄里边,黑洁明正在打高尔夫,绿莹莹的球场被前两天的雨水冲刷,显得格外的绿。

    空气也格外新鲜。阳光正好,似乎一切都很美好,唯独我的心情好不起来。

    任何人跟黑玫儿这样的女人打交道,都不会开心到哪里去。因为黑玫儿本身就不是一个快乐的人。一个人如果经常板着一张脸,相信她身边的人也不会怎么开心。

    黑洁明就不开心,几天不见,他的白头发都出来了。

    “先生,人已经带到了!”那人说。

    黑洁明拿着球杆,没有回头,一杆子把球撂出去,半饷他才说:“带去见小姐!”

    那人回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