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真相 为温柔5枚钻石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5本章字数:3185字

    黑玫儿是人,但在黑玫儿的眼中,我已经不是一个人,至少不是一个活人。

    周围空荡荡的。我抬起头去看天空,发现根本就没有天空!所能看见的,不过是夜空一样无穷无尽的黑暗。我不知道,黑玫儿选择这样一个可以同时容纳几架战斗机在里面盘旋的空间等我,究竟为了什么?有什么话,她不能在外面对我说,非要在这里?

    “后母让你变成哑巴,是因为你已经丧失了话语权!”黑玫儿转身,合抱两手看着我。

    有一种女人,天生就爱扮成熟。不过往往因为不成熟所以显得很滑稽。

    但黑玫儿绝对不是,这人很多时候,会让我情不自禁想起民国时期的一个日本特务,川岛芳子。我不知道黑洁明教育女儿用了什么方法,也不知道黑玫儿都有过什么样的经历。

    据说川岛芳子像个爷们,看破红尘,是因为年幼失身……

    那么黑玫儿呢?她所做的一切,能为她带来什么?

    她突然打断我的思绪:“后母让黑白无常带你进来,是想告诉你一个真理,你已经死了!”

    我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像一只蚂蚁站在一个阒无一人的体育场。

    空洞,寂寞,渺茫,甚至渺小。还有,无奈!无助!

    黑玫儿继续说:“带你到这儿,是想告诉你,人们往往会凭借自己的认知,去感受事物。他们没有到过地球的内部,就以为地球内部除了泥土还是泥土。现在,你进来了,你是否还和那些无知的人们一样,认为地球内部真就是一些索然无味的东西?”

    我啊啊几声,正准备问黑玫儿,为什么要将我带进来,却发现喉咙无比刺痛。

    那是一种很烫、很辣的撕裂的疼痛。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就在我不停咳嗽,不停呃呃呻吟想要说话时,黑暗中突然闪过一道寒光!等我看清是怎么回事时,我的脖子上已经架着一把长长的,弯弯的武士刀。

    我从来没有见过,黑玫儿的刀术竟然会到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

    当然,这很大程度得益于她们国家的忍者文化。一个父亲涉足黑道的女孩,想必打打杀杀的日子,已经见多了。这次她来中国,大概只是想在她父亲的产业里边,小试牛刀。我想,或许这就是她的生存哲学。她所做的一切,紧紧只是为了寻找一种成就感!

    黑玫儿将刀放回腰间的刀鞘,冷冷说:“有一些话,在外面跟你说,并不安全。我们都认为,只要电话不被窃听,手机不被定位,加上不在别人的监控探头下,无论我们做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梁文宽,从你开始无意中闯进我们的视野开始,你注定就不是一个活人——我请你冷静下来,慢慢听我把这一切说完。你的挣扎,只会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哑巴!如果你想变得和那三兄弟一样,请继续!”

    听黑玫儿这么说,我立即安静,再也不敢强迫自己说话了。

    “好!很好!”黑玫儿鼓掌。由于空间过大,这里边一点儿回音都没有。

    不但没有回音效果,而且人的说话声刚脱口,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立即抽走一样。我看黑玫儿说话的表情,很有铿锵玫瑰的感觉,但在我听来,却软绵绵小的如同没有吃饭。

    “我在这儿,是后母的安排。后母总觉得她是个温柔的女人,杀人砍头这么血腥的场景,有损她的形象。所以她主动交了一个任务给我,那就是负责对你们的审判!说到审判,在宗教里边,好像每个人都是有罪的。有些人的罪孽与生俱来……”

    说到这,黑玫儿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

    “就好像阴狗一样,它的存在,就是一种罪孽。我们费尽心思把阴狗捉来,就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促使它走上邪恶的道路……反过来看,就好比你为什么要出现在大地震现场一样。后母认为,动物身上有一种非常特殊的东西,那就是对一切灾难的预测能力。后母说她十分纳闷,为什么人类不能够像动物那样,对大地震作出准确的预测……”

    听到这儿,我好像明白黑玫儿以及后母这群人的真正目的了。

    我的思绪开始乱飞,就在迷迷糊糊中,继续做梦一样听着黑玫儿滔滔不绝往下说。

    “大地震发生以后,很多人都出现在现场。这里边有救援队,有志愿者,有国际友人,还有像你这样纯粹去混饭吃的小记者……按理说,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然而,后母却不那么认为,她深信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她相信,天底下一切的偶然都是不经意的必然!”

    听到“三生万物”这几个字,我如雷贯耳!

    我清楚记得,上次和老铁头他们一起去杨家村的虎头山,在洞穴里第一次与阴狗正面交锋时,如果在我的梦境中,没有出现一个白发男子,白发男子没有对我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想我现在已经变成一堆白骨了。这句话里边,必定存在着巨大的玄机!

    “不错!看你的表情,你倒是想起来了!”黑玫儿开始冷笑。

    “你是不是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因为在你的潜意识里,我们已经通过黑匣子,捕捉到你所遇见的一切。你是不是觉得杨家村的杨阿姨很可疑?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杨阿姨,自从四线时期,就已经被我父亲安排在建设队伍当中!她是工程队的守护者,同时也是投靠我们的人。后母早已知道,七棵树的小波,身上藏着一些秘密……”

    我再也憋不住了,又开始嗷嗷直嚷,想要和黑玫儿对话。

    我想问他,小波在哪儿,鬼蚂蚱是否有救!

    黑玫儿好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立即明白我的意思,她说:“你不要急,我和你的一切对话,现在都在黑匣子的监视当中。当然,这是我们自己的黑匣子。它正在分析你的大脑活动!通过与黑匣子的交流,我知道你想问我,小波去了哪儿,想问我鬼蚂蚱是否有救,是不是?”

    我骇然大惊,原来黑匣子的神奇之处,不止是千里传音!

    我现在终于明白,黑匣子里面的那些鬼话,是哪里来的了。

    还记得,上次我和方脑壳在七棵树的朱老二家,大半夜在黑匣子里听到有鬼在开会,还听到一些“死去”的人在抱怨活着的家人七月半没有给他们烧纸钱!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障眼法!是人为设置的信号干扰!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小老头的黑匣子是怎么回事?这里的黑匣子明显要比小老头的黑匣子大许多倍,也先进许多倍。如此看来,小老头的黑匣子,是否来自于黑洁明?

    我的所想,黑玫儿马上替我作出回答:“小老头不是我们的人,但是我们一直都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包括那天晚上,他让几只狗拖着他去果园找你,都在我们的监视当中。我现在可以如实告诉你,小波还有那些貌似阴兵借道的鬼魂,的确已经脱离我们的监视。他们就好比突然间从地球上彻底蒸发了!这一切,后母推断,应该是某种高科技的杰作!”

    说到这,黑玫儿好像有点口渴,停下抿了抿嘴唇。

    “后母让我告诉你这些,第一个目的是想让你明白,龙尸事件绝对不是你和灰先生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二个目的,是想告诉你我们可以随时砍掉你们的脑袋。第三个目的,让你们踏踏实实效忠我们。最后,后母还强调,和你小波他们一样……”

    我心里咯噔一跳,神情慌张地看着黑玫儿。

    “你不要觉得不可思议,我刚才已经说过,动物对灾难会有预感。其实这种预感,也存在于某些人,比如你和小波这类人的身上。另外我刚才还说过一句话,每个人都有罪,有些人的罪是与生俱来的。就好比毒蛇,一生下来就得咬人!”

    我听得不明不白,总觉得这句话里面隐藏着什么东西。

    黑玫儿解释:“大地震发生前夕,我们的‘神眼’告诉咱们,有一伙实力雄厚的冒牌军人,正赶赴汶川。这伙人不是去救援,而是去抓捕一只恐龙模样的怪兽。后来等咱们的人赶到,就从老铁头的手上得了一只眼珠子。然后就用那只眼珠子,让你心甘情愿到白川河。你之所以会被咱们的‘神眼’锁定,就是因为你的与众不同!”

    说到这儿,黑玫儿开始用一双贪婪的眼睛在我的浑身上下看了个遍。

    “之后,那伙人没了动静,直到你父亲去世。当后母敏感觉察到四线建设有问题,当父亲把白川河发生的许多离奇死亡事件呈报给后母时,后母就知道,像咱们这样盯着龙尸的人,绝对不止一个两个。也不是一群两群。这里面的势力分布,你抓破脑袋都无法想到。而且,至少有三支人马,让后母十分头疼。南海的鬼鲛算是其中一个!”

    黑玫儿的脸色突然苍白,情不自禁用手指捻了捻武士刀的刀把!

    “除了鬼鲛,就是小波和小老头,以及阴狗他们共同的头儿。他们能够让一群人凭空消失,就连咱们的‘神眼’都捕捉不到他们的任何蛛丝马迹,的确是个可怕的人物!”

    我听了半天才明白,原来神眼指的就是黑匣子。

    黑匣子,就是黑玫儿他们的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