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龙图腾,移魂幻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5本章字数:3261字

    在仰头凝望的刹那间,我的心里升腾起一股暖流,这种感觉,就好比把一个在凛冽寒风中行走的人,带进温暖的蚕丝被窝一样。也就只那么一眼,我便确定我大概不会死那么快了。

    我们都知道,这人世间的图腾千万种。有的民族以狼为图腾。也有的部落以狗或者牛为图腾。更离谱的是,居然还有以男人的命根子为图腾的。他们照着那玩意的模样弄成一个石雕,每日放在家里供奉!逢年过节,三叩九拜不说,还得杀猪宰羊将它喂饱!

    撇开一些奇葩行为,对于炎黄子孙来说,有一种图腾却是永远存在于人们心中的。

    那就是龙图腾!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我和鬼蚂蚱,还有阴狗这时共同凝视的封印,就是一张画着龙纹的道符。

    或许它一开始就被工匠雕刻在钢管上。又或许是后母与黑玫儿等人,专门为我们贴上去的。

    不管怎样,有它的存在,至少像疯狗一样的鬼蚂蚱不再咬人!

    至少阴狗不再骚动……

    “后母你看!他们果然对龙有反应!”黑暗中,我猛然听到这么一句。

    莫非,这些人把我和鬼蚂蚱,以及阴狗关在一处,就是为了考验我们对龙有没有感觉?

    有感觉又怎么样?没感觉,又能怎么样?

    我开始陷入一个巨大的矛盾漩涡。我曾以为只要揭开小波与阴狗之谜,就可以找出我父亲病故的真相,同时还可以替鬼蚂蚱解毒。可现在,我已经知道,小波和阴狗,还有杨家村的小老头,是一路人马。他们也和灰先生以及老铁头一样,是某个大人物的雇佣兵。

    甚至我还知道,阴狗的存在,就像守墓人一样,是为了守护一些秘密。

    此外,我还隐隐感觉到,龙尸与阴狗之间,有某种紧密联系。这种关系我目前还不确定,但经过仔细推敲后我发现,阴狗事件好像是龙尸事件的前奏!

    在乐谱中,任何前奏,都可以算是后面主旋律的配角。在整件事当中,如果阴狗愿意充当龙尸的配角,那只能说明一点。龙尸与阴狗之间,是主仆关系!

    这是我来到白川河经历那么多事以后绞尽脑汁才想明白的一个问题。

    我刚想明白这个问题,就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很好!非常好!现在,他的大脑正在快速运动。亲爱的!你认为,这人真的与龙有关吗?为什么咱们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的难题,到了他这儿却迎刃而解了?”

    以上这段话,不知从哪里来,我感觉它好像就在我的大脑里。

    不断回荡,回荡!吵得我遍地打滚。

    我捂着脑袋,满头大汗。那该死的噪音打给我的痛苦比唐僧给孙悟空的紧箍咒还要厉害。

    可是下一秒,世界突然安静了。

    因为我的眼睛正盯着钢柱上面的龙图腾。恍惚间,我惊讶地发现那条龙好像在动。不知道是我的眼睛里面有泪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朦朦胧胧我就感觉那条龙顺着柱子蜿蜒而来。

    “是一条小龙!”我的潜意识告诉我!

    那条小龙在我的面前爬呀爬!爬着爬着,站在我面前的阴狗与鬼蚂蚱都不见了。

    然后,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

    黑暗中,却悠闲地走出一位手拿蒲扇的白衣男子。他的神态依然慈祥和蔼,他正朝我微笑。

    “你是不是感觉头很痛?是不是想自杀?”男子问。

    我点头,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能够知道我的一切感受?”我踉踉跄跄朝男子走去。

    男子朝我指了指,我突然间就跪了下去。

    “你是谁?我是谁?他又是谁?这世间,根本没有你我他。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他,他就是你。一切的痛苦,来自于我们对自己存在的认识!如果你觉得痛苦,觉得没有出路。而且在你看来,我是一个好人,那么,就请你把你交给我!”

    男子说到这里,用白色的长袍往自己的脸上抹了一下,同时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成剑指模样,远远地朝我指了指,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我顿时感觉自己全身被气流包裹。

    又是一阵被电击的感觉!这次的感觉非常强烈,几乎令我晕了过去。

    我闭上眼睛,大概过了五分钟。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发现自己竟然成了那个白衣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白衣人则成了我自己。我一醒来,就发现那个憔悴与瘦削的自己,像只狗一样爬在一个狗笼子里。那当然不是真正的狗笼子!而是一个类似古罗马角斗场一样的地方。

    数百根钢管的周围,围坐着许多穿着打扮完全不同的人,甚至还有金发碧眼的老外!

    在现场负责安保工作的,就是黑玫儿带来的那些银衣武士。

    ——那个没有穿裤子的女人,现在已经穿上裤子。

    不但穿上裤子,而且还打扮得相当漂亮。目前,她正端坐在“角斗场”的最前方,身边坐着一位举止文雅的老外。老外的穿着很讲究,西装上没有一条皱褶,我甚至还看到他的皮鞋在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没错!这地方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那种黑暗!而是灯火通明!

    他们甚至还在笼子的外边,请来了一些举牌小姐!妖娆地扭着蛇腰……

    这种举牌小姐,一般只有在拳击比赛的擂台上才能看见。

    我瞬间明白,我之所以认为外面的空间是看不见尽头的黑暗,仅仅只是因为那些钢管外面,还装了一层特殊玻璃。这种玻璃外面的人看里面一清二楚,里面的人看外面却一片漆黑。我虽然不知道这种玻璃叫什么,但我和方脑壳在警局接受调查时,就曾见到过。

    那时候,很多涉案的嫌疑人就派出所的警员临时关在类似的玻璃墙里边。

    那些嫌疑人在里边挖耳朵,外面站了无数的警察以及前来参观的领导,他们却浑然不知。

    我突然想起白袍男子的那句话:“一切的痛苦来自于我们对自己存在的认知!”

    没错!就好比电影《楚门的世界》一样。当楚门活在整个世界的欺骗当中浑然不知时,他是快乐的。等他脱离一切的幻想回到现实的真理当中,他也是快乐的。他的痛苦就在于认识到世界的欺骗却无法走出去!

    我的所见所闻刚到这里,忽被一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西方壮汉打断。

    壮汉的手里拿着一个对讲机,用汉语说:“请检查设备!请坚持设备!监测对象出现意外状况!监测对象出现意外状况!请联络急救队伍!请联络急救队伍!”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像个鬼魂,在所有人的头上飘飘荡荡。

    壮汉刚放下对讲机,医疗队的人就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我揉了揉眼睛,看见一群人,包括后母在内的人,都站起来朝笼子张望。

    后母问:“玫儿,你确定他身上没有藏着任何毒药吗?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监测信号会突然消失?只有人的心电停止运动,这套设备上面的信号才会消失!”

    黑玫儿有些慌张,单腿跪在后母的面前:“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

    后母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座位上。

    旁边穿着很讲究的老外将她扶在怀里,一直用手轻轻拍打她的背部,并不断用英文说:“don'tworry!don'tworry!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首长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那条龙的身上。那条龙的下落一日不明,他老人家便一日坐立不安!一千个亿的投资,难道就这样前功尽弃了吗?”后母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说。

    黑玫儿还跪在地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如此不堪!

    在我心中,黑玫儿应该是小公主才对!可这时,在我看来,她根本就不是这件事的主角。充其量只是一个跑腿的。

    通过后母与老外的对话,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

    就在我准备继续往下想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沉闷的声音对我说:“回去吧!”

    我茫然不知所措,刚一转身,就发现身子被一双手按住。这双手无比巨大,而且还毛茸茸的。我瞪眼一看,发现不是别的,正是阴狗的两只脚掌!

    阴狗为什么会说话?

    我骇然大惊,魂飞魄散!感觉身子猛然下坠!然后,我突然掉进一个铁笼子里。

    “先想办法把阴狗弄走!”有人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说。

    我感觉眼睑十分沉重,却无法将眼睛睁开。

    迷迷糊糊中又听另外一人惊叹:“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你们看,阴狗把他抱走了!见鬼了上帝!它如此凶残,为什么会对他如此温柔?”

    “别废话了,准备电击器!”

    最后说话的,我听出是黑玫儿的声音。接着,我就感觉我的腿被人扎了一针。

    这就是我在地牢里度过的第一个晚上了。

    这一个晚上,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恐怖。鬼蚂蚱见了龙图腾以后,脑袋突然间清醒了许多,牙齿也藏在了嘴唇下面……阴狗从我进去之后,一直都在眼巴巴看着我。

    我想我已经疯了,我根本不明白这一切是现实还是幻觉!

    为什么我和白袍男子会相互交换身体?

    为什么我的身体能够像鬼魂一样飘荡在空间里边?为什么我能够听清所有人说的话?知道每一个人对我的反应?这一切,最终都归结于:我的自杀!

    因为我可以确定,最后我是被黑玫儿抢救过来的。

    听说他们给白化自治州的某人打去电话,在电话中答应那人某件事,所以医疗队的人才很快找到替我解毒的药。我至今都还不明白看到龙图腾之后我为什么会想着自杀?

    我无法相信自己会干出自杀这种蠢事!

    但事实却无可辩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