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看不见的人体芯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5本章字数:3271字

    在我疗养的第三天,黑玫儿没有来见我,倒是她的母亲,带着一个小姑娘,微笑着从外面进来。说是受了黑洁明的委托,所以特此找一个女孩来陪我。女孩是云南人,傣族,能歌善舞,模样清纯,但给人的感觉,像是红尘女子。总之是那种花重金能够请到的人。

    而且这样的女孩子,既像天使,又像魔鬼!她们分明从地狱来,却带着天使的微笑。她们做的分明是一些婊子才会做的事,可她们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却有着崇高的意义。

    ——比如说,陪伴一个受了伤的,没有接触过女人的小伙子。

    当然,这些,我都是从黑玫儿母亲的言语当中获悉。这女人依然一副媚样,她笑说:“小伙子,人总是要长大的。你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做大事的人,首先就要过了女人这关。这是后母对你的最后一次测试。你的自杀让她想明白了一些问题,她觉得你吃软不吃硬……”

    我好心拒绝:“伯母,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我现在,现在还小!”

    “呵呵!”媚娘笑了笑,“不小了!你连女人都怕,你还能干啥?厉害的男人,从来都没把女人放在眼里。这一点,我是到日本生活多年之后,才学会的。你看,楚霸王厉害吧?只爱一个虞姬,结果还不是被刘邦做掉了!所以啊!成大事者,都是不受羁绊的人!”

    我在床上挪了挪身子,感觉这事儿来得很突然,也真他娘的邪门!

    我真搞不懂后母的脑袋里装着的,都是些啥子鸟玩意!

    这女人第一次对我的测试,是把我和鬼蚂蚱,还有阴狗关在一起。我为了得到解脱。结果,在觳觫中选择了自杀,最终阴差阳错,死地而后生,逃过了她的一系列折磨!

    原本我以为,这毒妇会就此罢休,不想现在又来了一招美人计!

    这软硬兼施的伎俩,并不是谁都有耐心去玩的!

    见我对眼前搔首弄姿的女人不感兴趣,黑玫儿的母亲无可奈何地走了。没多久,黑玫儿便亲自过来做我的思想工作。黑玫儿刚来时,得知事情原委,也感到很意外。

    她的眼睛雪亮,愕然问:“后母真的……想要让你跟别的女孩子睡觉?”

    我点头:“是的!说这是最后一次测试!可能她觉得这种事情不大好让你知道,因此才让你母亲替你过来……女孩是他们才云南那边找来的,好像是个导游!”

    黑玫儿沉默片刻,说:“我知道了!母亲不会随便传达后母的命令。既然这样,你只有服从这一条路可走了。这不是让你去死!我听说,多少男人都喜欢做这样的事,求之不得。这事儿我会进一步等通知,后母若真有这样的测试,她会告诉我的!”

    就在这时,方脑壳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补品兴奋地走进来,一路东张西望。

    柱子一边走一边啧啧称赞:“文宽,这房间也太大了吧?感觉好些了没有?”

    “嗯!好些了。你们呢,你们怎样?”我问。

    方脑壳坐到我的床边,看见黑玫儿,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嘴巴。

    “大家都好,在白川河吃喝嫖赌样样都来!你家那边,我们已经联络上了。确实有个道士在那儿为你父亲超度。灰先生还打听到,那道士以前是彝人部落的族长,后来因为一具女尸,所以才到社会上走动。女尸那事儿完结以后,他便成了一个职业道士!”

    “彝人部落?是不是……有一个药王谷,可以配枪的那个原始部落?”

    灰先生接过话:“没错!没有他们,你现在早死了!”

    “我?早死了?”我疑惑不解。

    “你吃下的是六色化骨丹,这种毒药,是卢医生给你的!当然只有卢医生能解!”

    老铁头补充说:“我听说为了不让你死,他们和卢医生之间,还达成了一个协议。卢医生,其实就是彝人部落的人。对了,还记得你上次被打劫的事吗?”

    我点头,那样的遭遇,对初入社会的我来说,的确可以算得上是终身难忘。

    黑玫儿打断老铁头的话:“梁文宽被抢劫的事,是我一手安排的。后母刚开始不知他的底细,就让我找了几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先试探试探。结果……”

    “结果怎么样?”方脑壳问。

    黑玫儿叹息:“结果很丢人!他们其实演得不算好,真没想到能把人吓尿。不过梁文宽这样的性格我倒是很喜欢。我觉得,把一个懦夫培养成一个英雄,的确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我听了火气直冒:“咋说!你觉得我很懦弱?”

    “不是吗?”黑玫儿好像跟我耗上了,“先不说被打劫哭鼻子这事,你连女人都不敢碰,你觉得你还是男子汉大丈夫?江湖大佬,谁他妈没几个小老婆?许文强怎样?”

    靠!我心想,这女的我服了!为了说服我,丫的连许文强都搬出来了!

    不过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方脑壳听了这事,比我都还兴奋,围着我的床来回踱步,擦拳磨掌说:“文宽,要不这样!你要是不敢上,叔替你上,成不成?叔正好有点寂寞了!”

    黑妹儿冷笑:“你要想替他,你自己去跟后母说!晚上山庄会有一个专门为你们送行的酒会,就在山庄高尔夫球场那边的游客接待中心。到了那儿,左边的会所便是!”

    “晚上几点?”柱子赶紧问,看来,年轻人总是爱凑热闹。

    黑玫儿看表:“晚上八点半开始,吃喝玩乐随便。我看现在梁文宽的伤势也好多了,吃了几根上好人参,我看身子骨恢复得挺快。他若是过了后母的测试,在座的各位,全都可以欢欢喜喜离开。若是过不了,恐怕被关进狗笼子的,就不是梁文宽,而是尔等了!”

    一听要把他们跟阴狗关在一起,大伙的脸色都变了!

    沉默片刻,灰先生对我说:“文宽,不是大家怕死!你也知道,做一件事不能半途而废。咱们的命运都在洁明先生的手里。荣辱与共!明白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不愿意为洁明先生卖命,你总要搞清楚你父亲的死因吧?现在你也看到了,没有洁明先生,玫瑰小姐的帮忙,咱们可以说是寸步难行。接下来,咱们面对的,将会是更厉害的对手!”

    老铁头嗯了一声:“没错!咱们的第二次任务马上就要开始。这次任务,我听说好像与追捕小波同那群邪灵有关!昨晚洁明先生告诉大家,小波去了一个地方!”

    我打起精神,问:“什么地方?搞清楚把藏獒弄上树的那玩意是什么没?”

    方脑壳回答:“不知道!洁明先生告诉大家,警方通过对那个仙家的调查,发现一个神秘组织。这个神秘组织的头目,是一个代号为丙寅的人。身份是阴阳师,据说这人能够预测未来一百年的事。你从小老头那儿弄来的《推背图》,就是他给小组成员分发下去的!”

    我感觉眉头很重,问:“这与大伙准备陪我回家,有啥关系?”

    “当然有关系!”黑玫儿突然说。“通过神眼工作组对黑匣子数据的分析,最后发现,小波和被你们折磨至死的那个小老头,都有着共同的上线。他们的上线,或许,梁文宽你见过!后母认为,那人在你的身上作了手脚,所以神眼在对你的第一次测试时才无法破译你的潜意识!”

    破译我的潜意识?我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每当你意识深处的记忆被黑匣子激活并开启时,突然就会有一个人的身影浮现在你的脑海中。这人通过幻境与你的对话,目前我们只截获一小部分的内容,比如三生万物!”

    大伙都听得半明不白,只有我一个人感到莫名的恐惧。

    因为上次在虎头山的洞穴里边,我明显有过一段离奇遭遇。就在我被阴狗拖进黑暗之后,我莫名其妙来到一个奇怪空间。在一个万籁无声的地方,见到一个白袍男子。这人曾与我有过一次关于正邪的论道。我清清楚楚记得,他指着两道门告诉我,正邪只在一念间,让我自己选择。后来,我选择了正义。然后,我就被人丢在河里……

    等我醒来,我已经完全脱险,并且全身完好无缺。那就说明,我的选择,基本上符合男子的要求。也就是说,很有可能,白袍男子代表的就是人间的正义力量!

    也就是说,后母准备让我们去与正义为敌!

    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上,金钱就是老大,利益就是核心。我也想过,只要不死,只要不坐牢,一心一意为黑洁明做事,也不见得会是一件坏事。

    但现在我却很害怕!因为我想起许多著名的UFO亲历事件。据说有相当一部分人坚称自己被UFO劫持,然后有人醒过来之后,身体里边就会被外星人植入一些神秘芯片!

    这些芯片,当然是为了控制与监视这些被外星人绑架的人!

    如此说来,后母将我和阴狗一同关进地牢,原本准备打算利用神眼探测器,探测我的大脑活动,不料就在那女人即将达到目的时,我的潜意识中突然跑出一个白袍男子。

    也就是说,白袍男子已经预料到,后母有朝一日一定会潜入我的大脑!因此来了个未雨绸缪,在杨家村虎头山洞穴的时候,趁机在我的身体上植入了某种东西。

    这种东西,可以说是一种“芯片”也可以说是一种封印!

    “那些邪灵,将会去争夺你父亲的遗体!”黑玫儿说。

    “争夺我父亲的遗体,他们为什么要争夺我父亲的遗体?”我问。

    “因为,他们不想让你父亲落入鬼鲛之手!”

    鬼鲛,又什么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