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与阴狗的最后道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5本章字数:3202字

    当我被白无常送回山庄时,所有人都在看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我。方脑壳走过来,在我的身上嗅了嗅,笑着对大伙说:“文宽长大了,以后就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今后,大家再去声色场所的话,就不用遮遮掩掩,怕带坏小孩子了。哟!文宽,你这是吃屎吃出豆来了啊!”

    方脑壳用手将我衣角拉起来,一边用手指碾着上面的血渍,一边用眼睛贪婪地看着。我突然间就生气了,把方脑壳的手重重一甩,红着脸拖着脚步走到一边坐着。

    “还害羞了是不?你说,男人不喜欢干这事,还是男人不?”

    旁边的白无常听了,拄着长剑,冷冷说:“男人太色,会变太监的!因果因果,有因必有果,这一点不同种族不同国界,好像并不冲突。出来混,哪有不还的道理?小子,你的福气,我白某人这辈子恐怕是消受不起咯。你就好自为之吧!”

    这家伙,说完长叹一口气,提着他的青铜古剑便走了。

    大伙看着白无常远去的背影,都听出刚才他所说的话里边,隐藏着某些信息。

    方脑壳不再拿我开涮,只说:“文宽!这事儿很邪门!”

    我软绵绵地坐在沙发上,动一动都觉得费劲。

    灰先生接过话说:“昨天晚上的拍卖会我一直都在现场,也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后母给文宽找姑娘这事儿本就很邪门了,更邪门的是大老远去云南找,而且找来了,还弄得满城风雨,让许多人都知道。加上刚才那个提剑的也这么说,恐怕暗藏玄机!”

    灰先生的所想,也正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

    就在这时,洁明老婆来了,手里亲自托着一个装着人参燕窝的盘子,说是黑玫儿关心我,所以她让我先把这些上好的补品吃了,以便保持体力,启程去白化自治州执行第二次任务。另外,洁明老婆还说,走之前,后母会带我去看望鬼蚂蚱和阴狗,算是做最后的道别!

    “最后的道别?这么说,鬼叔他……”

    洁明老婆看着我,突然伸手摸我的面庞,微笑:“小伙子那方面功夫不错!昨天晚上后母很开心,说她对你的第二次测试,非常成功!小伙子潜质不错!”

    我愕然的同时也茫然,竟无言以对。

    把人参燕窝吃了,就感觉身体发热冒汗。估计是太补,所以身体有点受不了。

    到了中午,大伙在山庄的游客接待中心,跟山庄员工一起吃食堂。虽说吃的是大锅饭,但比外面的那些小餐馆,要好得多。把饭吃了,后母就让银衣武士过来请我。

    银衣武士让我换了身衣服,说是可以耐热。

    等我浑身湿淋淋地出现在关阴狗的地牢中时,周围同样站满了人。只不过这次他们没有将铁笼子外面的一层特殊玻璃罩给罩上。所以我刚出现在铁笼子里边,就看到笼子周围围着许多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这些研究人员川流不息,往来于地牢与地下工作室之间。

    “梁先生恢复得很好!大家都替你感到开心!”詹姆斯微笑走来。

    我点头向詹姆斯问好,阴狗突然站起。

    另外一位金发美女抱着一个档案袋走到我身旁,安慰我说:“梁先生大可放心,通过我们这段时间夜以继日的观察,自从梁先生进入地下空间以后,阴犬的性情就变得十分稳定。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梁先生,梁先生带来的这位被阴犬咬伤的朋友,我们目前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一方面提取这位朋友身上的毒素与阴犬身上的毒素做对比,另外一方面,我们还从世界各地紧急调来许多毒蛇的血清,希望可以从它们身上找到一些共同点……”

    “鬼叔,他还有救吗?他身上的汗毛是怎么回事?”我看着鬼蚂蚱问。

    金发美女回答:“是毒素的催生效应。我们虽然还没有找到解救他的方法,但他一时半刻还死不了。只要还有时间,咱们就不会放弃对他的治疗!”

    “可是……医院的人说他,熬不过九天!”

    詹姆斯说:“之前的确是这样,不过自从把他同阴犬关在一起以后,我们惊奇发现,你这位朋友身上的毒素已经停止蔓延,也就是说,现在他的病情比较稳定,除了身体不断出现一些狗的特征以外,我们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一时半刻他还不会有生命危险!”

    阴犬突然冲过来,詹姆斯和金发美女急忙后退。就在阴狗即将抓住他们的时候,旁边猛然窜出一人,瞬间用电击器将阴狗击倒。这人就是白无常。

    “以后银衣武士不在的时候,不要擅自接近这玩意……”白无常警告说。

    詹姆斯被吓得不轻,爬起来说:“我以为它已经不会咬人了!”

    “自信的人往往比较短命!”白无常说着,然后将我带了出来。

    就在我即将退出牢笼的时候,却发现阴狗正跌跌撞撞像一头刚出生的小牛那样,几次想要爬起来。再看它的眼角,豆大的泪滴水龙头似的往下滴。

    我心里一痛,马上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那就是朝阴狗走去。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周围的研究人员当中,有人快速举起相机,准备拍下这惊险的一幕。

    白无常准备拦住我,却被突然走来的后母拦住。

    “让他去!阴狗不会伤他!”后母说。

    一群人全都退到牢笼之外,我心里扑通扑通响,一步一个沉重的脚印,往阴狗的身边走。说实在的,我心里其实也没有底,不知道阴狗究竟是不是真的不会伤害我。

    两分钟后,我总算走到了阴狗的面前。

    它的眼睛很大,像水牛的眼睛那样,瞪着我,尾巴轻轻摇了几下。它的尾巴同样很大,毛茸茸的,拖在地上,如同环卫工人手里的扫帚。再看它的鼻子,黑乎乎的,却已开裂。我忍不住用手轻轻摸了摸它的鼻子,发现它的鼻子滚烫……

    一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发现自己很难过。

    我最后离开阴狗的时候,特地用手去抚摸它的头,它的头比老虎还要大。

    摸着摸着,这家伙忽然仰面嚎叫,吓我一跳!

    等我准备离开时,没想到鬼蚂蚱也站起来了。他的眼眶很黑,就像僵尸一样。我看他的模样十分滑稽搞笑,却无法笑出来。我叫他:“鬼叔!我是文宽!”

    他没有反应,径自往铁笼子的角落走。走过去之后,这家伙居然开始对着钢管撒尿。

    只不过,这家伙撒尿的姿势很独特,像狗一样高高地翘起一只腿!

    见时间不早了,后母就在外面叫我:“走吧!在离开之前,还有一个人急着想要见你。我不知道这是你们的劫还是你们的缘,一切都看造化……”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急着见我。

    等我从牢笼走出,就听后母对白无常说:“你不是一直在等待一个人吗?你的确没有想错,他的确就在我的队伍里。你送梁文宽到库房C区,他就在那儿!”

    白无常显得很激动:“他就在这儿?此时此刻?”

    “没错!你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要你这样的人物死心塌地为我做事,你说在没有找到你的克星之前,我敢不敢用你?他就是你的克星!”

    “好!非常好!我这就去!”

    去字刚说完,我猛然觉得身体悬空,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白无常扛在肩膀上了。再等我问出:“你带我去哪儿?”的时候,白无常已经钻进了黑暗里。

    我的耳边尽是呼呼的风声。

    “听说你有一双夜眼,是不是?我很羡慕你!只可惜你不会用它,浪费了!”白无常说。

    我被这家伙勒得气都出不来,哪里还能搭话。

    十几分钟后,白无常将我放进一个旋转木马一样的装置里边,然后将中间一个铁箱子上面标着“库房C区”字样的按钮按下。

    接着“旋转木马”就飞上了铁轨,朝着另一个黑暗空间快速移动。

    五六分钟后,我们出现在一个仓库里。

    说它是仓库,因为它和别的地方构建不同,这儿有着巨大的铝合金构架,架子上面有一层用来遮挡泥沙或者防止岩层渗漏的铁皮。

    空间十分宽阔,大概和一个足球场差不多。而且里边摆满了集装箱。

    我心想,这高原地带,哪里来的集装箱?

    去过沿海,对货运有点了解的朋友,应该都知道,集装箱这玩意一般情况下只会出现在码头。因为只有长途海运,才需要轮船。只有轮船货运才需要集装箱。

    对于内陆而言,货运无非就是直接用卡车或者火车等。

    卡车与火车上面,有时也会有类似集装箱的东西,只不过体积较小。而堆放在这儿的集装箱,差不多每一节都比一辆卡车要大上许多。所以我感到十分困惑。

    就在这时,集装箱上面突然有探照灯照过来,同时有巡逻武士问:“来者何人?”

    “白无常,梁文宽!”白无常将我放下说。

    “这儿是库房重地,没有后母的允许,一律不得踏进,请退出去!”上面的人厉声问。

    就在白无常哑口无言时,屋顶突然飘下一人。

    那人的手里拿着冲锋枪!

    白无常立即抱着我在地上翻滚,两人滚到集装箱中间的过道躲着。我感觉有子弹咔咔打在周围的箱子上面。同时,还看到上面的银衣武士应声倒下。

    “黑玫儿,现在不是你杀这小子解气的时候!”白无常提着长剑大声说。

    黑暗中传来黑玫儿冰冷的声音。

    “梁文宽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