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海岸线头号刺客组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5本章字数:3181字

    又是一阵哒哒的枪声,接着又有武士惨叫着木头似的倒下。白无常知道我有一双夜眼,于是快速出手,在黑玫儿受到银衣武士阻拦的瞬间,掏出一把左轮手枪,啪啪几声,将仓库顶板上面的电灯击落。一瞬间,四周一片黑暗。黑暗中,有一个红色报警器正不停闪烁与呼啸。

    呼啸声停止,万籁无声。显然,外面负责守护仓库的银衣武士已经被黑玫儿杀害。

    我坐在集装箱的一个角落,一时间根本不知道黑玫儿为什么要杀我。

    白无常靠着集装箱,随手将没了子弹的左轮手枪扔到一边,随后朝我做手势,要求我别出声。不想黑玫儿突然就出现在白无常的面前。白无常朝我飞扑,像老鹰抓小鸡那样,将我捉了便滚。身后,一连串的子弹咔咔打得地板飞沙走石。而我,基本上被摔晕了。

    我什么也没看见,就看到一连串鞭炮那样的火光背后,有一个长发飞舞的女人。

    我完全没想到,黑玫儿发飙的样子,就和《射雕英雄传》里的梅超风一样!

    “玫瑰小姐,我怎么得罪你了?”我憋屈地大喊一声。

    白无常啪地甩了我一耳光,接着又有一把飞刀飞来。白无常扬起手中的青铜剑,将飞刀荡在一边。那玩意嗖一声擦着我的面颊飞过去,吓得我站都站不起来。

    一道寒光闪过,黑玫儿突然不见了!

    白无常站在我面前,将青铜剑平平地抬起。他的目光如炬,正在黑暗中搜寻。

    空气瞬间凝结,生死就在一瞬间。

    突然,先前消失的寒光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出现的位置,已经不是我的正前方,而是我的头顶。我只听噹地一声脆响,就感到耳膜隐隐作痛。等我反应过来时,白无常已经成半跪姿势,像尊雕像似的立在我面前。我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发现他的虎口已经流血。

    寒光乍起!这次,已经到了距离白无常三米的地方。白无常的青铜剑骤然脱手而出!

    这次,黑暗中突然喜出现三道寒光如蛟龙般跳跃与交织!

    寒光没落,白无常轰然倒下!

    他的身子刚倒下,立即在地上平滑过来,并在我的面前停下。然后,只见他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勾引的动作。尔后,两柄剑便朝他飞来,最终回到了他的手上。

    等白无常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我才知道,这两柄剑,其实就是一柄青铜剑的分身。

    也就是说,白无常其实用的一柄雌雄合体的青铜剑!

    如果真是这样,刚才三道寒光中的那到金光,显然就是黑玫儿手上的武器了。

    我想,对于一位忍者来说,恐怕刀法或者剑法,要比她的枪法精准得多。因为枪械一般只用于大环境作战,比如集市上、战场上等等。忍者多数是刺客,刺客讲究的就是安静,讲究的就是悄然无息!而枪械哪怕按了消声器,多少还是有些动静的,效果无法与刀剑相比!

    因此,枪械很少用于顶尖级别的暗杀行动,只有在无法近身、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派上用场。比如说雇主会花很多美金,请一个特战队级别的狙击手过来!

    然而,狙击手基本上是一枪致命,根本达不到折磨对手的效果。

    因为狙击手如果不是一枪致命的话,对手就会发现,就会换地方躲藏。这个时候,狙击手第二枪基本上就无法准确锁定目标。同时自身的位置还会暴露!

    更何况,现在的黑玫儿看起来很愤怒,她如果想着一枪把我打死的话,我估计她早就成功了。可她绝对没有那么去想,她一定想着先将我活捉,然后千刀万剐!

    ——这件事,我是在白无常和黑玫儿交手的过程中想明白的。所以我保持沉默!

    不管怎样!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绝对是件大事!

    黑玫儿再次出现,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五角星模样的东西。这东西发着绿幽幽的寒光,一看就知道上面,大概抹了一些剧毒,一旦被这玩意击中,必死无疑!

    白无常再也不能沉默了,他说:“小姐,你何必这样!”

    黑玫儿像个死人那样盯着我。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眼神。她没有回答白无常,而是大吼一声,双手翻飞,那玩意从她手中像流星雨似的飞了过来。飞到一半,自动炸开,感觉数量绝对不下几十枚。

    白无常的双剑回旋,弄成一把伞的模样!

    我想,这或许就是忍者常用的某种手里剑!这玩意据说是忍者修行最基本的忍术!

    白无常不是忍者,而是一位剑客!

    所以他很快用两柄长剑将黑玫儿的手里剑化解。然而,就在黑玫儿的手里剑全被击落的瞬间,黑玫儿的人已经到了白无常面前。白无常的剑同时也到了黑玫儿的胸前!

    这一幕看得我魂飞魄散!

    因为这一击,如果黑玫儿没有躲开白无常的剑,白无常的剑就会刺入她的胸腹。无论怎么说,我认为黑玫儿不该死,白无常也没有要杀她的必要!

    如果不是为了我,就在前一天,这两人还是很和睦同事关系!

    可下一秒,我就知道我的判断错了。因为黑玫儿的嘴巴突然张开,接着,就见一道闪电从她的嘴里射出。白无常的两柄剑刚碰到闪电,白无常就倒飞出去!

    下一秒,黑玫儿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我只感觉眼睛被一种东西刺得睁不开,身体立即开始麻痹。我身不由己噗通跪了下去,感觉身体里面,隐隐约约有东西在跑,从汗毛到心脏,全都像被针刺了那样痛。

    白无常还没有倒下,两柄剑已经回到他的手中!

    ——这可不是什么武打片里的特效!而是他的两柄剑本就是系在他的手腕上的。等白无常停止攻击以后,我才发现,他的手指上勾着一根金丝。也就是说,他的剑若失手,也就象征着人已经死了。他的剑还没失手,人也还没死,却没有能力保护我了。

    一方面,刚才从黑玫儿嘴巴里射出的闪电,大概是一股巨大的电流。我们都知道,青铜剑是金属,而且导电属性,比铁和钢都优良许多。

    既然如此,白无常自然已被“闪电”击中!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的身体比我还要麻木许多。

    黑玫儿看着我,她的双手开始慢慢地去解腰带!

    腰带解开,一把软剑就刺了过来。而且那玩意在空中像眼镜蛇那样上下波动,并发出嗡嗡的声音。如果我这下被她刺中的话,估计心脏都会被绞出一个大洞!

    “去死!”黑玫儿暴喝一声,剑已刺到!

    我闭上眼睛,知道这辈子果真被白无常说中了。他说,好色的男人容易变太监!

    如果我被黑玫儿绞杀,之后她干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割下我的老二!

    然后,她会拿着我的老二去喂狗!

    “他还不能死!”一个幽深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猛然传来。

    不知道说话的是谁,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可感觉他就在我的面前,不超过三米的距离!

    白无常没有发现他,黑玫儿同样也没有发现他。

    但黑玫儿的软剑却被一件黑色的大衣给裹住。接着,那件大衣就被黑玫儿绞成了碎片。

    大衣被毁,剑气已逝,黑玫儿瞬间就被人制住!

    等我看清这人的脸时,就觉得很帅。不是一般的帅,而是特别特别的帅。我觉得我自己已经够好看的了,不想这人长得比大明星都还要好看许多!

    只不过,他很沧桑!这种沧桑绝对不是什么特效化妆,而是久经风霜的男人才会有的沧桑。

    这人的手上握着一把武士刀,腰间插着一些手里剑!

    他不知用什么法子,让黑玫儿动惮不得!事实上,他什么法子也没用,而是黑玫儿见到他的瞬间,身子就不能动弹了。不但黑玫儿不能动,白无常也不能动!

    “你就是天下第一武士?行者天边?”白无常问。

    男人回答:“是!我就是!”

    “我叫白无常……”

    男人转身,用一双冷漠的眼睛看着白无常,面无表情说:“我不认识!”

    白无常笑:“你当然不认识,可我们都认识你!”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

    “还有很多!比如说黑无常……比如说,剑客联盟的所有会员!只可惜他们没有胆量来找你!其中一个稍微有点胆量的,已经被我杀了!”

    “剑客联盟?海岸线头号刺客组织?”

    白无常答:“没错!你应该知道,他们在中东战争当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我知道!也听说过!”男子的目光移向我。

    “那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了?”白无常问。

    男子答:“不知道……”

    “你的女人被人搞了,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你连这件事都不知道,你他妈就不是男人!”

    男子的喉咙正在上下抽动,半饷之后说:“我知道!”

    “你知道?哈哈……”白无常笑!

    黑玫儿正在流泪,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没有哭声,只有眼泪,雨点子似的眼泪。

    “他还不能死!”男子温柔地掏出一个小手帕,替黑玫儿拭泪。

    黑玫儿再次扬起手中剑:“你为什么要来?他必须得死!”

    男子突然转身,赤手空拳抓住黑玫儿的剑身。黑玫儿的眼神突然僵住,接着就一动不动。

    “你若杀他,先杀了我!”男子很平静却很肯定地说。

    黑玫儿含泪,问:“为什么?”

    “因为,这是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