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战争 为无期2枚钻石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5本章字数:3422字

    黑玫儿再也没有吭声,失魂落魄像个行尸走肉的人。白无常这时候正在慢慢恢复体力,他用青铜剑支撑着身体,斜斜靠在集装箱上面。我呢,早被吓得坐在地上不敢乱动。

    男子的一只手滴着血,明显是被黑玫儿腰间的利剑刺破。他用另外一只手从黑玫儿的脖子后面伸过去,轻轻挽住黑玫儿的另外一只肩,温柔说道:“玫儿!我们走!”

    黑玫儿摇头,迟迟不肯离去,扭头用一双寒气逼人的眼睛瞪着我。

    我敢确定,如果没有男子在身旁,这丫头一定会扑过来,将我活活咬死。从她那双明眸里面透露出来的,是对一个人恨之入骨、巴不得吃他的肉和他的血的那种感觉。

    我曾听别人说过,恨一个人恨到某种地步的时候,看见他眼睛里边都会出血!

    以前我不大相信,现在却不能不信了。

    因为,黑玫儿忽然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然后撕心裂肺喊叫一阵。接着,她就仰面到了下去。男子自然不会让她摔倒,所以马上将她搂入怀中。

    “你还不滚?真要我替玫儿杀了你么?”男子回头,厉声问我。

    我挪了挪身子,踉踉跄跄站起来走了两步。

    白无常拄着青铜剑,拖着脚步过来。与黑玫儿这一战,显然令他元气大伤。

    他将我的腰挽住,准备带着我离开库房。

    男子则抱着黑玫儿往另外一个方向走。走到出口的地方,他冷冷问:“你不找我了?”

    白无常转身,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三年后再来找你!”

    “你确定,只需要三年?”

    “我会努力!”

    “很好!那我就给你一个梦!”男子说完,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在扶着我往“旋转木马”缓慢走去的时候,我问白无常:“你们当剑客的,是不是,一定要争个天下第一?打打杀杀除了赏金,就是为了比别人厉害?”

    白无常很疲倦,脸上却带着笑。

    “每个职业,都有鼎峰。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尤其像我们这种时常把脑袋挂在腰带上的人,更是如此。听说海湾战争时期,行者天边在伊拉克出入如无人之境。因为他和他的团队,间接导致萨达姆政权继续存在这么多年……可以说,他是我们这个行业的神!”

    我暗自惊叹,谁能想到,当年老布什在海湾战场的失算居然会跟这人扯上关系!

    不过仔细想想,这一切也在情理当中。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如果当你为了决定一件事,最终被无数忍者前仆后继追杀一辈子的时候,相信你就会对你的决策有所犹豫……

    “这么说,那人应该很有钱吧?他到底得了多少赏金?”我问。

    白无常已经将我带到“旋转木马”里边,我看他用一种梦幻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一切。

    “任何一个为石油王国卖命的刺客,都很有钱!尤其是战乱时期,很多石油大王丢了金砖只顾四处逃命的时候,刺客这种人的价格就会高得你无法想象……”

    我想了想问:“后母这么有钱,是不是也曾涉足各国之间的战争?”

    “当然!真正的有钱人,是发战争横财的人。后母是个很有经济头脑的女人,她总是能够在一团乱七八糟的事儿里边,找到可以赚钱的路子。比方说龙尸事件。这事儿她若是成功了,我估计,从中所获取的利益,绝对要比行者天边在伊拉克的卖命钱多很多!”

    “所以,这儿才会出现那么多武士……而且你和行者天边都来了!”

    “那是当然!有钱不赚,都是王八蛋!况且……一想到行者天边会出现在这里,我就很兴奋。如果那人不主动现身,大概很多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在伊拉克了!”

    两人一问一答间,不知不觉,很快从地下空间走出。

    外面,阳光普照,这云贵高原的天气,不热不冷,正是一年当中最美好的光景。

    可一想到黑玫儿,我的心里就是一阵酸楚。

    一个男人做错了事,被一个女人厌恨,那是活该。可我呢?

    我与“薇薇”发生关系,完全是遵从黑玫儿的意思。

    这事儿,怪只能怪后母,是她在操纵一切!

    ——这件事到这里远远还没结束。有许多事儿我还没有想明白。主要是对后母为什么要让我去害黑洁明的女儿,黑洁明的老婆显然知道会有人用黑玫儿把薇薇给掉包,可她依然按照计划行事,如此可见,黑玫儿失身于我这事儿,自然获得了黑洁明的准许。

    此外,对于咱们的第二次任务,我也显得忧心忡忡,不知前途如何。

    好在离开之前,后母特别召开了一次隆重的主题会议。

    参加这次主题会议的人很多。而且千奇百怪。

    就连上次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段少爷都来。这人手里拿着一把蒲扇,走到哪里都是笑嘻嘻的。而且,在碰到美女的时候,这人就会先拿一点钱放在蒲扇上面,然后再用巴掌去拍打女人的臀部。女人若是生气了,他马上把手上的钱给送过去,这样就可以避免挨骂了。

    等我们到达会场的时候,行者天边已经站在那儿,穿着一套西装。

    如果我和白无常没有见过他,谁都不知道他是第一刺客。

    在座的人谁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白无常有点不好意思地将青铜剑收起来,放在会议桌的抽屉里。这一幕,正好被段少爷看见了,笑容可掬过来,眼睛瞪老大,看了看白无常说:“好剑!杀人的好剑!”

    坐得近的人都扭过头来看段少爷。

    白无常揉了揉耳朵,寒暄说:“破铜烂铁而已,刚弄来的高仿古玩!”

    一听说他手上的青铜剑是古玩,就有人过来要去玩。

    我眼睁睁看着白无常很心痛地把青铜剑递给前来参会的人。这些人有一些是商业界的大佬,同样也有一些在“衙门”当差的领导。他们不约而同前来参会,只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咱们的行动,寻找龙尸……我感到纳闷,这事儿既然可以公开进行!

    也许是后母觉得,这事儿已经弄得满城风雨了,没必要再隐瞒下去。

    也有可能,如此明目张胆,另有所图!

    白无常已经说过,后母是一个精打细算很会赚钱的女人,任何一件事,若是对她没有好处,她立马就会撤退。现在这事儿,显然对她有好处。

    “今天来到洁明山庄的朋友,都是在江湖上经常跑动的人。你们的见识不说有八斗,至少也有五斗。想必大家都对一件事,有所耳闻。这件事对于大家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二十年前,云贵高原白化自治州发生一件几乎轰动全国的大事!”

    在场的人都纷纷议论,有人问:“到底是什么事呢?”

    后母点头:“二十年前,白化自治州明隆县,有一位名叫梁有鱼的汉子,在山上砍柴的时候,碰到雷雨,于是便到山腰的山洞避雨。之后,雷鸣电闪,不绝于耳。期间,梁有鱼在山洞里看到,对岸的藻泽地里边,突然有一条巨蟒腾空而去!就在巨蟒飞入云层的瞬间,一道闪电劈下,接着,那条巨蟒便从空而降,摔落在藻泽地里边!”

    “这是传说中的,飞龙渡劫……”有个老头忍不住插了一句。

    坐在后母对面那位头发倒梳的男人喝了口茶:“这事儿,我年轻的时候,在警局跑腿那会儿就已经听说,当时我们的领导认为这事以讹传讹,让大家不要相信。据说,还有一张照片,在社会上流传。很多人都信以为真!芳姐把大家请来,不会是为了这个吧?我听说洁明先生的女人,都喜欢古玩。莫非,你盯上那具龙尸了?”

    后母微笑:“是有人准备出天价跟我购买!只可惜目前我的手上还没货!”

    现场有人问:“一具龙尸,值得了多少钱?”

    后母吊胃口似的,笑了笑才慢慢说:“很多很多!多到让在场的所有人,全家老少,三代人都不用上班,而且还能开上跑车,玩上美女!”

    那位领导模样的人说:“你们的事儿我们不想凑热闹,还是那句话,不要犯法就好。古玩字画,那是你们的兴趣,别给咱们添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领导左边的人问:“听说昨晚这儿杀了一个人?”

    白无常敲了敲会议桌,清了清嗓子笑道:“怎么可能?谁那么大胆,敢在洁明先生的地盘,还有那么多双目光下面杀人?那只是一颗狗头而已!”

    领导右边的人问:“我们头儿还听说,昨晚这里有人拍卖一个小导游的处子之身!这已经触犯法律了!不知道,洁明先生,还有芳姐,你怎么解释?”

    后母拍了拍手,把小傣妹叫出来:“你们的情报上面,说的是不是这人?”

    领导点头:“听说风情万种,就是这人了!”

    后母颔首,看了看薇薇说:“思薇儿,李局长看上你了,你就跟他去警局接受调查吧!她是大鸿图旅业的资深导游,也是洁明先生的干女儿。当然,更重要是,她至今还是处子之身。如果李局长发现她不是,那昨天晚上的交易就存在咯!既然存在,就是违法,那么,该坐牢的就坐牢,该罚款的就罚款。我们总不能给李警官添乱子!”

    领导听了,站起来就把思薇薇给带走了。

    后母看了看大家:“会议继续,刚才说到哪儿了?哦!说到有人出高价购买龙尸!在座的都是大亨,也都喜欢古玩。我们山庄最近刚好组建一支非常专业的探险队,准备去寻找这具龙尸。把大家请来,是想问一问,有没有人愿意资助他们!当然,我们山庄不缺钱,这纯粹是有了发财的机会,所以马上想到大家了。总不能让大家眼睁睁看着我们挣钱吧?”

    先前说话的胖子点头:“我愿意投资,芳姐你说,多少的利润?”

    后母想都没想便说:“一百倍的利润!你投资一万,就可以获利一百万!”

    “若是找不到怎么办?岂不是打水漂了?”

    “这是无风险投资,如果这事儿做不成,洁明山庄的东西你们随便搬!”

    现场有人沉思,有人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