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8 故意而为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3本章字数:1549字

    商楚儿顿时吓得脸色煞白,顾不上腿脚的疼痛,后退数步。

    眼前男人闷笑一声,看着商楚儿一脸惊弓之鸟的模样,就差被雷霹了。

    “怎么是你,你从哪冒出来的/!!!”

    “是不是很想知道?”申凌硕悠然的站立在商楚儿面前,原本是打算直接进来的,只是突然改变主意了,在碧尘,有很多暗门,使多个房间相通,但这只有申凌硕知道,所以就鬼使神差的想从别门进来了,果然,这女人的胆子不大,以往的倔这个时候一点都没有了。

    但此时的男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行为举止似乎有些幼稚。

    若是陆一看到如此,定会觉得申总又开始‘恶作剧’了,鲜为人知的腹黑男啊!

    “你…你……”商楚儿还没从惊恐中缓过神来。

    申凌硕眼里闪过魅笑,刚那会的阴郁一扫而光,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却突然也开始有些乏了,看了看表,半夜两点多了……

    不等商楚儿说话,横抱起,放到床上,随即他也上了床,躺了下去,紧挨着商楚儿。

    商楚儿愕然,刚才一副冷的掉渣的死人脸,现在又成了一个死乞白赖睡在她的床上的男人,一会又是温柔都能滴出水的儒士,连自己都差点以为这个男人真喜欢自己,这么善变的人,只有人格分裂才会这样…

    腿脚不灵便的她只能任凭申凌硕摆布,他只是睡在自己旁边,并没有进一步动作,商楚儿刚要发作,她有一连串的问题想问他——

    你怎么进来的!

    刚才你不是在门口么…

    还有,你睡这里想干什么?!!!

    ……

    等等这些问题,商楚儿半支起身子,想要揪起他的衣领让他出去,滚到他床上去…

    一阵平静如水的呼吸声淡如空气,一张‘清晰无害’的白皙脸庞映入商楚儿的眼眸,不禁缩了缩。

    商楚儿抓着他衣领处的手突然僵了。

    她一直觉得,男人之美,不在于外表,是由身心而渗,延伸至举手头足之间,不是刻意的伪装,有时候会是一种摄人的魅力,又如深藏久远的红酒,滴滴醇厚,不仅耐人寻味,并回味无穷。

    无疑,这样的男人,是迷人的。

    现在躺在床上的申凌硕,熟睡的模样,第一眼给商楚儿的就是这样的感觉,这个男人,很迷人。

    且很危险,至少目前如此。

    再暴戾,再阴狠,再城府的人,闭目安睡的模样,或许都是如出一辙,少许的恬静。

    但如果换一种说话,或许就是沉睡的猛虎雄狮,静谧安睡,更有可能是另一种阴谋诡略。

    商楚儿再一次低头看着申凌硕,显然自己更相信第二种可能。

    想也不想,商楚儿再次抓着申凌硕的衣领,眼睛一直注意着他脸上的细微表情,就不信你这么就能睡着,少在这假寐!

    “起来…下去,快点……”商楚儿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都怪这条腿,稍微一拉扯,钻心的疼,商楚儿时不时疼的手心冒汗,可身边的人根本就纹丝不动,简直就是一块磐石。

    申凌硕的衣领处已经被商楚儿连拉带扯,褶皱般般,口子崩开两三颗,男人胸前的如玉白皙袒露而出。

    商楚儿双手触及男人的胸前,猛地放开,眼睛直直盯着看,男人皮肤好的她也见过不少,像这样的尤物确实让她惊讶,肤如凝脂一点也不夸张,身为一个女人,跟他相比之下都会自行惭秽,商楚儿可不觉得这个男人从小是个养尊处优过的公子哥,那样的酒囊饭袋不会有申凌硕深潭沉寒的凌厉眸光。

    “看够了么?”

    商楚儿猛地被惊醒,错开他的胸膛,却撞他的视线,不由得一惊。

    他的眼睛迷离,掩藏朦胧睡意,白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异常亮泽,脑袋仍枕着单臂,脸微微侧过,显出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

    该死的,商楚儿觉得自己又被他的皮囊‘色诱’了,因为脸颊两侧有些温热。

    申凌硕突然轻笑,声音暗哑:“其实,女人色起来,不输男人。”

    话落,在商楚儿发作之际,申凌硕手臂骤然揽下商楚儿,强行压制,在一床被子下,商楚儿腰间被男人的手臂压得死死的,动弹不了,男人的温热气息瞬间扑打在她的耳边,微痒。

    “你…”

    “再说一句,我就脱光你。”

    申凌硕一句话吐出,不快不慢,确实落地有声,不容置疑。

    商楚儿后边的话突然卡在喉咙间,手指尖紧抓着被子,不一会儿,耳边的呼吸渐渐均匀,商楚儿在一侧头一看,他已熟睡,头轻轻贴着她的发丝,脸上带着倦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