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 阴柔与阴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3本章字数:3036字

    早晨,天微亮。

    商楚儿几乎一晚上就没睡着,也不是,是睡得很不踏实,半夜总是不由得睁开眼看一下申凌硕,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想起上次在申宅的时候,谁知道他会不会在次‘发疯’,再说她现在可是个瘸子,要是真被那啥了,那又能怎么样?

    大喊救命?显然不现实,因为这里是他的地盘,都是他的人。

    可似乎真的是她多虑了,申凌硕这一晚睡得很沉,几乎没有动过,就这样贴着自己的头,没有换过任何的姿势。

    所以导致商楚儿也是分毫未动,以至于现在自己的身子骨都有些麻木,一个晚上一个睡姿啊,今天才体会到是有多难受了,何况腰间还搭了一个男人的手臂……

    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表,五点十五分。

    商楚儿现在很清醒,眼睛不停的眨着,垂了下眸子,转而看向申凌硕,皮肤白皙,第一眼看去,他很干净,可能因为两人挨得很近,况且在一个被窝一晚,他白皙的脸上透出淡淡的红,就连他搭在自己腰间的手也是温热的。

    商楚儿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一个男人的长相,而且是离得这么近。

    肤质皙白细腻不用说,睫毛密集,眼角处微微上扬,坚挺的鼻梁,薄翼的唇瓣。

    商楚儿不由得撇了撇嘴,记着古时有兰陵王-高长恭,虽然俊美,但是样貌却过于阴柔,在战场上不能以威力摄敌,所以总会带以狰狞的面具示人。

    商楚儿在再次瞥了眼身边的男人,这样安静的他,脸庞如此白皙诱人,俗话说商场如战场,他这‘美男子’一出场,是不是也该带一副面具……

    想到这,商楚儿开始神游,如果申凌硕在开会的时候,突然带着一副张牙舞爪的面具出现在众人眼前……

    ‘噗嗤’…商楚儿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眼里含着笑意,身子却因笑而微微发颤。

    生怕吵醒申凌硕,商楚儿只能憋着笑。

    只是脑海里有一闪而过的想法,有机会一定会送他一副面具。

    “自言自语,暗笑偷笑,甚至对我眉来眼去……”

    身旁突然发来低沉的男音,商楚儿还在神游的浅笑面容突然僵住,双手仍然捂着嘴,却不敢回头去看。

    他醒了?

    商楚儿突然紧闭眼睛,开始装睡,不予回答。

    申凌硕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隙,带着慵懒的邪魅气息,视线直落在商楚儿萌动的双眼上。

    他刚才确实是被商楚儿的颤音笑给弄醒的,只是一直没有睁开眼,他只觉得昨晚睡得很舒服,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所以他感觉到商楚儿的动静时,不想理会,只想在沉睡下去。

    谁知道这女人却开始碎碎念,甚至觉得她的眸光一直瞥向自己,确实打扰到了自己的睡意,不得不出声。

    现下倒好,他的话如同撒进了空气,没有人回应,呵呵……

    看着商楚儿渐渐平抚的气息,申凌硕紧了紧放在商楚儿腰间的手,也罢,睡吧……

    而商楚儿这一次,没想到是真的睡着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是被一阵电话声给吵醒的,声音连续不断,一直在响,似乎就在床头边上,没有人接。

    商楚儿索性把头埋进被子里,却突然感觉似乎被子里还有一颗脑袋慢慢的拱进自己的颈间,好像也是在躲避这烦人的电话音。

    商楚儿下意识的推了推,谁知那脑袋埋得更深更紧。

    突然觉得似乎有一双温唇印在自己颈间,来回的摩擦。

    商楚儿猛地一惊,瞬间清醒,立马掀开被子,像右侧一看,这个男人怎么还在?!!!

    比起之前,申凌硕很舒服的枕在商楚儿的肩上,脸深埋进肩窝,很明显,他不想接电话,在躲。

    现在天色早已大亮,指针指向九点多。

    商楚儿现在还有些迷糊,使劲推开申凌硕,说出的话还带着清晨未起床的暗哑:“申凌硕,你起开啊,电话响了……”

    申凌硕还是纹丝不动,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

    让人烦躁抓狂的电话简直就没有停息过,一直在响……

    商楚儿想也没想,直接拿过电话,看也没看按了接听键。

    “喂?找谁?”

    电话那头突然静音,没了任何响动。

    商楚儿眼睛微涩,又含糊的‘喂’了一声……

    “楚儿?”

    商楚儿眼睛瞬间睁大,是商栎的声音。

    她立马看着手中的手机,不是自己的,是申凌硕的。

    一个身子坐起,她怎么这么糊涂呢!居然接了他的电话,这下说不清楚了,瞬间觉得自己是跳进墨汁,越洗越黑。

    商楚儿紧咬着身边还在紧挨着自己男人,恍然之间觉得,申凌硕似乎就是故意的,故意昨晚睡在这里,故意把电话放在床头,还故意让自己接起。

    不由得恼怒的瞪了一眼,却又不敢碰他,怕他突然冷不丁的冒出声音。

    “楚儿,你…和他一起?!”商栎的声音明显暗沉,似乎隐约透着怒气。

    商楚儿紧攥着手机,声音尽量压低但又不是显得很故意。

    “没有,是我腿受伤了,他刚才来看了一下,出去的时候手机拉着了……”

    “嗯,严重么?我马上就到碧尘了,你等会。”商栎说完就挂了电话,但语气明显松弛了一分。

    “啊?喂…喂……”商楚儿还在说着话,电话那头已经是‘嘟嘟嘟’音了。

    商栎要来碧尘?来这里?!他来干什么啊!

    “喂,申凌硕,醒醒啊,快点,你不上班么?!”商楚儿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喊醒申凌硕,他今天太奇怪了,平常这个时候,他不可能在碧尘的,就算不是在公司,也不会在这里。

    商楚儿起码叫了五分钟,申凌硕的身子才缓缓有些动静。

    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商楚儿现在已经是非常的肯定这一点了。

    申凌硕从侧睡的姿势变换成平躺着,终于睁开了双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商楚儿恼怒分明且憋得有些微红的脸颊,那双眼睛死死的看着他,看着恨不得咬人一般。

    果然小白兔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况且,商楚儿本来就不是一只温顺乖巧的兔子。

    “我昨天忘了告诉你,商栎今天会来。”申凌硕刚才迷离的双眼,此时已经变得透亮,看来是完全清醒,但身子却仍然悠然的躺在床上,似乎没有要动的意思。

    商楚儿冷哼,口气清冷无常:“这就是你现在还睡在这里的原因么?”

    申凌硕眉梢轻佻,显然对商楚儿冷嘲热讽的口气满不在乎,随即淡淡的出口:“也不是……我确实还没睡醒。”

    “那你接着睡吧。”

    说完,商楚儿单脚了下了地,打算出去,并不是怕误会什么,而是……她觉得申凌硕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在等着看好戏的一副模样,这让商楚儿此时心里的感觉非常不好,很糟糕的感觉。

    她就知道,申凌硕不会无缘无故做些莫名其妙的事。

    同时,心底也突然油然而生出一种奇怪的落寞感,似乎是知道他留在这里是另有所谋之后,这种感觉里还参杂了一点点的怒意。

    而就当商楚儿脚尖刚落地时,廖姨突然从门口进来,商楚儿立马心惊。

    平时廖姨是敲门后才进的,但是昨天她的脚受伤后,廖姨自然不会再等到自己去开门了。

    “商丫头,这些骨头汤你一定要喝,我热了热,不然你的……”廖姨手里端着托盘,托盘内放着一碗汤汁,双手不方便开门,所以廖姨是背对着开了门,一时间并没有看见商楚儿此时房间里还多了一人,然而廖姨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

    “放着吧,一会楚儿的哥哥要来,客厅候着。”申凌硕一句话打断廖姨的念叨。

    商楚儿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下是真说不清了……

    廖姨瞬间安静,立马转过身子,看到床上的申凌硕,又看了眼商楚儿,眼里的笑意不言而喻,快速的放下东西,转身走了出去,中间再没有说一句话。

    商楚儿知道,廖姨想偏了。

    而刚房门的廖姨,果然是面带笑容,心想:果然自己猜的没错,我一开始就看着商丫头顺眼,不行,我要找那周文仲去,这可是好消息……

    不一会,廖姨匆忙的下了楼,刚走到一楼客厅,门突然从外推进,前面的周伯先行走了进来,而后跟着一个人,上身穿着黑色的皮夹克,黑衬衫,黑西裤,看似休闲,却又严谨,外表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从容不迫。

    “这是商小姐的哥哥,跟少爷约好的,你赶紧上去说一声。”周伯一边给商栎指着路,一边让廖姨去找申凌硕。

    待商栎坐下,泡了一壶茶放在桌上,周伯很客气的让上栎稍等片刻。

    “不急。”商栎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周伯在申家干了十几年,之前跟在申华旁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眼前的商栎,周伯的第一感觉,就是此人绝不像外表一般温润谦逊,骨子里散发着沉着的老练,与申凌硕不同的是,商栎的眼里时而露出的狠,是会毁了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