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4 宠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3本章字数:3111字

    夜沉如水。

    现在已经过了深夜十二点,碧尘的大门终于有了响动。

    周伯和廖姨等的心急如焚,电话也没人接,一听的开门的声音,紧绷得脸色终于松动了些。

    只看到申凌硕怀里紧抱着商楚儿,姿势却格外暧昧,双腿还是夹着申凌硕的腰,只是脑袋耷拉在肩上,显然已经熟睡,但双手仍然圈着申凌硕的脖子。。

    廖姨看到显然是懂了,眼里闪过笑意,倒是周伯脸色微僵,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略微惊讶,少爷可从不会这样失了礼节,在家十几年都是这样,可如今看着少爷抱着那丫头,太过...

    廖姨却是瞪了一眼,示意周伯闭嘴!

    “都去休息吧”申凌硕说完直接上了二楼,没有片刻停留。

    廖姨看着少爷抱着商丫头一起进了房间,房门紧闭。立马对着周伯,脸色带着一丝埋怨,“周文仲,你刚那是什么表情,少爷和商丫头注定要成为夫妻的,你少把你那些破礼节旧封建给我端出来!”

    周伯一看廖姨又开始胡搅蛮缠,爬满皱纹的额头皱的更厉害,“廖云桂,申商两家只是表面上放出一个联姻的消息,一没订婚二没领证,现在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这要是放以前..”

    “放以前怎么样!你就知道这些,我就是被你这些'放以前’拖到了这个岁数,哼,我看那商丫头亲的很,你别甩你的冷脸,你当我看了一辈子还没看够么!”

    廖姨说完直接进了厨房,周伯站在原地,脸色一阵发黑,不管什么事,廖姨一提到往事,周伯再有理的话,愣是半个字也说不出了。

    ~~~~~~~~~~~~~~~~~

    房内。

    申凌硕并没有开灯,直接把商楚儿放到床上,顺手脱掉她潮湿的外衣,商楚儿身子酥软的来回颠倒,任申凌硕摆弄,拿出衣柜里的睡衣,动作娴熟的脱掉商楚儿的牛仔裤,以及那件T恤和小内内,衣服从里到外都有些潮湿,索性都脱了,免得感冒。

    卧室内没有光线,只有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暗光,商楚儿的裸身总是若隐若现,身子的白皙让申凌硕手一顿,随即立马套上一件宽松的睡衣,平躺在床上。

    申凌硕也脱掉了自己身上黑色外衣,径直走进一边的浴室,开着暗色的壁灯,把两人退下身的衣服都搭在银色衣架上,就这样,浴室的门开着,传出‘哗哗’的水声,一阵凉水从头而灌,从申凌硕紧致的身姿顺滑而下,微暗的灯光下,似乎看到了申凌硕脸色的怪异,似乎在极力的隐忍,从刚才给商楚儿换睡衣的时候,就感到身子的异样,现在只能用冰冷的凉水让自己‘去火’。

    现在他不想碰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提前回来,只是前天接到她的电话时,一分钟也不想待在美国了,所以他连夜看完所有的策划案还有即将竞标的项目,当然,还有包括傅思纯的消息,这才是他这次去美国的目的。

    但有时候总会忘记这件事,只知道是不是该回去了。

    足足淋了半小时的冷水,才走出浴室。

    只用一条浴巾裹着下身,伟岸的身形渐渐走进床边。

    商楚儿此时睡得正香,刚才平躺的姿势现在已经成了四脚朝天,腋下还夹着一个枕头,这睡姿,还颇有几分大汉的调调。

    申凌硕点燃一支烟,拉扯着某人身下的被子,抽出枕头,从新摆弄起她的睡姿,突然贴近商楚儿的耳边,亲吻着耳垂,轻声呢喃:“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诱.奸……”

    商楚儿身子猛地一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烟味还是申凌硕亲昵的举动,小身子开始胡乱的扭动,一把搂住申凌硕的脖子,往下一拉,贴着自己的脸颊,胡乱扯过被子,将两人裹得紧紧的。

    申凌硕的头发还有些微湿,对于商楚儿的举动,他没有任何的反抗,看着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想玩火,他就奉陪到底,更何况…他内心的渴望已经快撑不了多久就该爆发了……

    谁知道怀里的人突然停下,申凌硕掀开被子一看,居然枕在他的腰上就睡着了。

    申凌硕失笑了一声,也罢,明天两人都要早起,弄得太激烈,明天谁都别想起床了。

    碾灭烟蒂,申凌硕一直解开腰间的浴巾,彻底躺进被子里,揽起怀中的人儿,拥着,闻着熟悉的清香,他突然想起了这次在国外,和黑帮组合交谈的话语,清晰的回荡在脑海里,“两月之后,夜色无疆见,交易成功,傅思纯归你。”

    傅思纯,再有两个月,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人就能回到他身边了……

    但,他们最后一句说的是,商楚儿是本次交易最重要的筹码,否则,玉石俱焚。

    申凌硕再次搂紧怀里的人,她这个小丫头居然还有‘总裁梦’,爱这个东西,他一直觉得,他的爱似乎都给了五年前的傅思纯,那现在呢,他迟疑了,矛盾了,但是,他也做了最终的决定,从现在起,他会对她好,或者更深层次的,比如宠她,疼她,爱她,她要什么,他给,只要他有,不过,他会把她‘送人’,在他给她编织的这一场‘甜蜜宠爱’的网绵最终破碎的时候,让商楚儿知道,他只能给她这些,也只能到此为止,短暂的宠,到头来,也不是,只不过是场交易罢了…

    只不过,这次巨大的交易,只有商楚儿一人陷足最深罢了。

    申凌硕突然不敢在想下去,不想再想他到时候应该用怎样的一种的方式把商楚儿交出去…

    要是以前的他,他想都不用想,找人直接装进麻袋,或者直接迷昏,琐碎的事,别人的痛苦,从来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而他现在看见商楚儿,几日几夜,他却想不到任何一个万全之策。

    而他之前答应陈青荣的事,商楚儿归他?

    唯一的答案,不行!绝对不行!

    他宁愿商楚儿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也不要她突然出现在陈青荣的身边,平静面对她和另一个男人的亲昵,他做不到!

    一夜无眠,申凌硕只是静静的躺在商楚儿的身侧,凤目微闭,被子下,他的手始终抓着商楚儿的小手,不曾放开一刻。

    ~~~~~~~~~~~~

    一大早,商楚儿被闹钟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干涩难受,喉咙有些发胀的疼,手开始不老实的乱摸,寻找手机的声源。

    却突然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

    记得自己手机好像没这么大,又用力捏了捏。

    申凌硕突然闷哼一声,身子猛地覆在商楚儿身上,重重的在商楚儿的颈间落下一吻,声音暗哑而滚烫:“好玩么?再玩下去,我们今天谁也别想出门了…”

    商楚儿被压的呼吸一窒,瞬间张开杏眸大眼,脸腾的就红了一片,被子里的手立马放开,突然大喊,:“我上学要迟到了!”

    “不怕,我送你,起床”申凌硕轻轻吻着她的唇角,悠然起身,走进浴室。

    商楚儿不敢相信,目瞪口呆,那厮居然裸体!!这是她的房间,立马掀开自己被子,谁给自己换的睡衣?!!!

    脸顿时黑成锅底,立马从一边的袋子里,扯出衣服,是她昨天新买的,紧身的深色牛仔裤,上衣是橙色的针织衫,里衬白色衬衣,她昨天一五十块钱买下的时候,她乐坏了,这么漂亮的衣服,质量也很好,软软的。

    可是她现在再也没有任何的心情欣赏了。

    利索的穿好衣服,就听到浴室的淋水声突然停止,申凌硕腰间裹着浴巾,手里还拿着自己的卡通毛巾擦着头发,两人的视线正好撞到一起,商楚儿顿时脸色通红,说话结结巴巴:“我…我去楼下洗漱……”

    头也不回的跑出房间,心脏还在怦怦跳个不停,脑子总是回想起申凌硕刚出来的样子,虽然曾经幻想过他的出浴图,可明显亲眼看到的冲击力更大,顿时郁闷,那货是模特么?!微微湿透的他,商楚儿居然觉得那个男人很性感,他的皮肤好,商楚儿早已没有任何异议,但是需要这么‘诱惑’人么,想起刚才还在床上好像还摸到那个男人的那啥,脚下一空,楼梯踩空半截,一个屁股蹲坐在地面上。

    ‘咝…好痛’商楚儿倒吸口凉气,尾骨断裂的感觉。

    “商丫头?摔着了没?”廖姨从厨房里出来,吓得一个激灵,赶忙跑过来。

    这话时候,申凌硕突然从她的房间里出来,全身上下还是裹着那一条浴巾,悠哉的转身走进他自己的房间,没有看楼下一眼……

    一旁的廖姨早已乐开了花,完全不顾商楚儿满脸绯色的模样,商楚儿抬头看了廖姨,完全是一副‘她很懂’的表情……

    商楚儿郁闷以至于快憋死,廖姨您懂得可真多啊!

    十分钟后。

    饭桌上的两人,吃的差不多了,可谁也没有说话。

    商楚儿看了看表,轻声咳嗽:“我走了”

    申凌硕这才放下报纸,看了商楚儿一眼,眸光缩了缩,这女人今天穿着清新萌动干什么!

    黑发披肩,柔软而下,星星疏影般散在腰间,一身橙色针织衫衬得玉色更加娇嫩,紧身牛仔裤,白色板鞋,斜跨淡绿色的背包,此时商楚儿眸光水波粼粼的看着申凌硕,无意间的开始躲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