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4 血腥忆昔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4本章字数:3049字

    商楚儿心猛地一颤,立马躲向申凌硕的身侧,双手背后。

    申凌硕脸色一变,随即整个身子挡住商楚儿,护在身后。

    申华也发现申宗林的异样,面生疑惑,这小子又想干什么!

    “一把年纪还火急火燎,给我坐回去!”申华怒斥一声。

    申宗林不以为然,快走近的时候,脚步突然慢了下来,半眯着眼睛看着申凌硕身后的商楚儿,只露一双眼睛偷偷的看一眼。

    就这一眼,申宗林嘴角轻笑的弧度更大,“商家小姐商楚儿?嗯…不错,我很满意”

    就连坐在一边的伊琳也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眼申宗林,自从她自己和儿子去美国后,这辈子再也不打算见申宗林,几年来,这是伊琳第一次正面看申宗林。

    他满意?呵呵…

    “你看你们几个大男人都站着干什么,阿申,赶紧把商小姐带过来,坐我旁边”

    申凌硕绕过申宗林牵着商楚儿坐到伊琳的身边的位置,申宗林和申华相继而坐。

    稀奇的是,申宗林居然主动坐在伊琳的旁边,自主倒了一杯红酒,递到商楚儿旁边,“尝尝”

    “她不会喝”申凌硕挡下,自顾的喝起来。

    申宗林今晚的反常让人不安,对面的申华都已经气得脸色黑青,申宗林什么性子,申华明白的很,申宗林是什么人,若说商场上他是阴险狠辣,那女人场里,绝对是个情场老手,申华一直觉得申宗林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娶了伊琳,可他却负了这个女人一生,让伊琳伤了一辈子的心。

    早知如此,申华觉得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他结婚,娶了谁都是害人,造孽。

    申宗林前几日一直反对申凌硕娶商楚儿,今晚却突变,满显殷勤的给商楚儿倒酒,这可不常见,就是他最喜欢的女人,申宗林也不会这么做,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和心性。

    “别吃了,饭菜都凉了,阿申带着这丫头跟你母亲回房,饭菜重做,一会送上去”申华冷声冷斥,转头看了眼申宗林,斜靠在椅子上,手中始终夹着一根雪茄,单指撑着头,一手端着一杯红酒,眼睛时不时的瞅着商楚儿红扑扑的小脸。

    申华顿时觉得这简直就是家丑,他这张老脸都不知道放哪里。

    商楚儿坐在一边,桌子下,申凌硕一直紧握着商楚儿的手,当然也感觉到申宗林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商楚儿只是好奇外加紧张,不敢偏头看一眼,刚才与申宗林对视的那一眼,莫名的让商楚儿心有余悸,现在还不能平复。

    商楚儿甚至不敢多想,因为刚才那一眼,她看到的申宗林的眼中似乎有一种情愫,似乎是男女之间的那种,这个想法明显吓了商楚儿一跳,怎么可能,不管现在怎么样,她名义上和申凌硕是未婚的身份,那申宗林是申凌硕的父亲,她自然就是儿媳妇……

    不可能…不可能……商楚儿始终心里暗暗安慰着自己,脑子想的太偏了,桌子下的手也不由得紧紧捏着申凌硕。

    “我们上去”申凌硕只说了一句话,拉起商楚儿,揽起伊琳的肩上了楼。

    就这样,满桌子的饭菜谁也没有动一筷子。

    饭桌上只剩下申华和申宗林两人,气氛诡异。

    “怎么,我同意商家的小姐进门不好么?”申宗林故意声音发大说道。

    “就算没你的同意,商丫头也会是我的孙媳妇儿,还有,你最好记清楚她是你的儿媳妇”

    “呵呵,不用你提醒,申凌硕这次的眼光还算不错,只不过,这婚…如果真能顺利完结,那才算数”申宗林一口气喝完高脚杯里的红酒,扔掉杯子便出了门。

    申华闭了闭眼,不愿再多看申宗林一眼,他已经退了好多年,身子骨不如从前,商场上的事也是淡退,年轻的时候,申华的名声简直就是被自己的儿子申宗林毁掉了一半,提到以前简直就是耻辱。

    所以有一次,记得那时十几年前,那会申宗林二十八岁那年,申华和妻子在家刚从国外旅游回来,就是因为申宗林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申华带着妻子远离这里的是非之地,不想她过度生气和伤心,可就在那晚,申华和妻子刚从国外回来,一进门,门口,地面,墙壁全是血,让人胆战心惊的血,红的惊人,红的刺眼…

    申华和妻子始终站在门口,一时间愣住,不敢相信,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客厅的厨房内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惨叫,听到额人心里发慎,申华的妻子那是站在门口,眼里突然涌出泪水,手不停地发抖,但却不敢挪动一步,甚至不敢看厨房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回来的前一晚,她还和自己儿子申宗林通了电话,虽然申华并不想让她联系,说让申宗林自己犯下的错自己解决,绝不能心软,可她还是打了,那可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啊,她怎么忍心。

    只记得那晚聊得很愉快,申宗林说他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事,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还说好今晚来接自己。

    可今晚的申华他们回来了,申宗林并没有如约出现在机场,申华一早就不指望他来接机,可自己的妻子却是明显的失落,只淡淡的说了句,“宗林可能忙”

    可回到家后,居然变成了这样。

    厨房的声音越来越大,申华此时已经红了眼睛,二话不说,先上二楼拿了书房唯一的珍藏的手枪,上了一颗冰冷的弹头,怒气冲冲的走向厨房,门口的女人,双手紧捂着嘴,不让自己尖叫出来,脸上早已是泪水满至,使劲摇着头,呢喃着,“不能,申华…不行……”

    门口的女人突然冲进厨房,抓着申华的手臂,却看到触目惊心的一幕,厨房内,全部是让人犯恶心的血腥味,门后窝着一个女人,满身是血,空气还混着浓烈的酒精,申宗林一身酒气,身子东倒西歪的站着,手里拿着皮带,地上掉落这带满刺的钢钉,沾满让人不忍直视的肉丝和血丝。

    而门口倒下的女人早已没了任何的反应,也许刚那一声,已经是极限,可以看出来是,女人的肚子微微隆起,明显是个孕妇,可偏偏在肚子那里,鲜血溢出,浓稠的留到地面……

    “啊!林儿,你在干什么!”申宗林的母亲手抖的更厉害,身子颤颤巍巍跑过去,双手握成拳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敲打着申宗林的后背,放声痛哭,“你真是我的儿子么,你给我醒醒,你在做什么,在做什么!”

    “妈,你连儿子都不认了?呵呵…我是申宗林,妈,这个女人敢私自怀了我的种,威胁我?哈哈……简直就是找死,我成全她,让她死”申宗林笑得浑身发抖,身子踉跄地靠在墙上,任凭自己的母亲打着后背,眼睛半迷离,噬满血色的双眼,终于转过身子,申母随便拿地上的东西,使劲敲打着申宗林,她不相信,不……、这不是她的儿子,她的儿子不会是这样,悲恸的哭声,夹杂着一丝绝望,“你不是我儿子,把我儿子还给我,啊…”

    申宗林早就醉酒的身子,脚下被浓腻的鲜血一滑,整个身子倒在血面上,似乎神智有些不清晰,酒劲彻底上来,申宗林的身子开始发软,不听使唤,思想似乎也开始涣散……

    申华早已是忍无可忍,他想把妻子带离,他要亲手解决这个禽兽不如的孽障,让他死的难看,可妻子在这里,他的怒气已经到达了顶端,再也无法忍受一丝,一把扯开妻子,扣动扳机,用力抵在申宗林的太阳穴,只要一开枪,让申宗林血浆崩裂。

    “申华,你…不行,他会死,我不能没儿子,我就林儿一个,我求求你,宁愿他做一辈子的牢,我只要看他活着,他不能死……”

    申华此时哪里还能听得进去妻子的话,简直就是不要命的话,他的妻子知道什么,他知道申宗林在外边做过什么!坐牢?哈哈哈…天真,愚蠢,凭申宗林的本事,他会坐牢?

    “滚开”申华扬起手臂,妻子撞在门框上。

    申宗林被响声震醒,眼睛恍然睁开一条缝隙,但仍旧迷离,却清楚感受到侧头冰冷的枪口,手突然捏紧,冷笑一声。

    申华顿时暴怒,一脚踩在申宗林的腹部,申宗林身子蜷起,腰身拱起,嘴角溢出血丝…

    申宗林却猛地一个闪身,错开枪口,一脚踢开枪支,可自己却迟迟起不来身,动作缓慢。

    申话一拳打在申宗林的脸上,“我今天就让你身后的女人陪葬”

    “林儿!”申母扑到在申宗林的身上,申华又一脚狠狠踩在申宗林的身上,快速捡起身后的枪,直接一枪就射了出去,积聚所有的火力与怒气……

    ‘砰’一声巨响,回彻在厨房四面墙面,鲜血浓浆扑了一地…

    申华双膝猛地跪地,“董玉,你…”

    申宗林猛地惊醒,一脸怔然,怀里倒着的,是自己的母亲,双眼目瞪,死不瞑目…

    ……

    申华收起回忆,头痛欲裂,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