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 诡异的亭子小路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4本章字数:4422字

    一睁眼,商楚儿看了看身侧,空空如也。

    挂钟的指针指向六点十分,这么早申凌硕就走了?!

    今天上午本来没课,商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起床洗漱,换了件上次与申凌硕诳街买的衣服,一件白色的运动衣。

    头发高高挽起,脖颈处的碎发用黑色水钻夹夹住,白皙欣长的脖颈一览无遗,穿上运动鞋,跑步。

    跟廖姨打了招呼,直接慢悠悠的跑出了大门。

    商楚儿来这里已经一月多,但对这里确实一点也不熟悉,每天也就是走那条出去回来的路。

    出了大门,商楚儿来回撇了眼方向,这次就朝着以往相反的方向跑。

    不得不说,这里很特别。

    在商楚儿的印象里,以往的那些豪华的别墅区,或许都是应该是一栋栋,而且相隔的并不远,有的像田园风格,虽然这里也可以说有着独立的别墅,可廖姨说,这里只有四栋别墅,每栋占的平方数都不同,其中最大的似乎是顾家的锦帛,约1400平方米左右,其次是碧尘,檀灵,香韵。

    不过这四家,就像许言琛说的,各占一个方位,八竿子打不着,所以别看都在一个别墅区,但要是想从碧尘望向檀灵,除非你站到别墅顶尖,才能看到一丁点影子,所以可想而知,总之一句话,太远。

    “真是搞不懂,这里为什么要这样构造啊,离那么远干嘛?怕人打扰?!”商楚儿边跑边嘀咕着。

    本还想看看其他的别墅区,跑了这么久,除了周边郁郁葱葱的树木,哪里有别墅的影子。

    “不行,我就不信了,哎…早知道我就骑我的小白了,不信看不到别的别墅”

    商楚儿一边跑着一边四处瞅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自己此时已经脱离了原来的跑道,上了另一条另一栋别墅区的路面。大约跑了十五分钟,走走停停。

    停下脚步才发现,原来这里每隔两百米左右,就会有一个亭子,木质长椅,还有大理石面的光滑桌面,顶上和四边都是玻璃隔着。

    这样的一个小亭子,就像是镶嵌在绿色树木中的一颗隐石,但又在阳光照耀下,光线四射,玻璃面反射并表面泛着银光,甚是好看。

    但现在的已经是夏末秋至,昨天还下了绵绵细雨,就算有阳光,但空气里也透着阵阵湿气,亭子的玻璃顶上,侧边的地面,都是散落的树叶,有黄,有绿,还有红……

    故有一种萧条的意味,但又很特别。

    突然觉得有一首钢琴曲很适合现在的意境—秋日的私语。

    幽静,浪漫。

    旁边似乎还有一条蜿蜒的小路,穿梭在层层叠叠的树林之间。

    美妙绝伦。

    不禁感叹——

    长松雪淞光阴似箭,转眼间又见深秋。

    商楚儿不由的慢慢的走近亭子,手指尖划过光滑的桌面,早晨的湿润气息凝成一层薄薄的湿面,商楚儿的手指上沾染了水露的感觉,滑腻。

    在走近,突然看到长椅上端放着一个别捏着凹陷进去的易拉罐。

    “会是谁放在这里?”

    商楚儿好奇的拿起看了看,黑色的易拉罐上,全是白色的英文字母,字母绕成一圈。

    只是其中一个单词-beer,啤酒。

    商楚儿一目了然,这样环境,是挺适合借酒消愁的。

    放回原处,商楚儿又鬼使神差的进了旁边的那条蜿蜒小路。

    踩在软软的铺满落叶的小路上,偶尔会有风吹着树叶莎莎作响。

    突然有种悲怆的感觉。

    “第一次觉得秋天原来是悲凉的”

    商楚儿自言自语,脚步却一直没有停,她不知道这条小路会通向哪里,只想顺着这条路一直这样的走。

    心里奇思妙想,会不会在下一个仓木枝叶转瞬的时候,会出现美丽的城堡。

    商楚儿抱着隐隐的期待,而此时的天气阳光渐渐被乌云掩住,有些灰暗,凉风刮过,商楚儿鬓角的发丝垂落,盖住耳垂。

    商楚儿抬头看了看天,看样子又要下雨了。

    真是扫兴。

    加快脚步,她今天一定要看看这里到底通往哪里。

    不一会儿,空气果然下起了毛毛细雨,气温不逐渐低了下来。

    而此时,商楚儿的脚步突然停住,没有在走一步。

    眼睛却直直的看着前方,脸色苍白,侧边的脸颊隐隐的泛起一些细小的鸡皮疙瘩。

    面前再也不是什么美景,而是一座座坟墓,还有墓碑,上面贴着一张张灰白的照片。

    商楚儿顿时觉得那些墓碑上的照片,那些人的目光似乎同时看向她一般,她浑身发颤,后退两步,不敢在直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绝不是什么所谓的公墓,倒像是私人而为。

    商楚儿一眼扫过,共有四个墓碑,并成一排。

    就算现在是白天,商楚儿也没有勇气过去看。

    转身立马向侧边的另一条小路走去,她现在只想快速离开这里,可却越走越深入。

    此时林子的幽静,让商楚儿心里产生后怕,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

    直到离那里很远了,商楚儿才停了下来,而自己此时也出了那整条的蜿蜒小路,回到路面上,重新看到那个熟悉的亭子,商楚儿心里舒了一口气,终于出来了啊。

    突然一个机灵,商楚儿一个目光锁住那个亭子,不对啊!

    这个亭子怎么跑到对面了?!

    记得那个亭子刚明明是和自己在同一边的,不可能在对面的,而且那会在进去之前,她特地留意过,周围在没有其他的亭子了,就算有,那也在两百米之后或者之前。

    商楚儿眼里闪过诧异。

    半咬着唇瓣,想了半天,走近对面的那个亭子,在往后边的那个长椅上看去,却没有在看到那个黑色的易拉罐,什么都没有,就连亭子周边的地上,居然一片落叶都没有,显然是有人打扫过,干净的很,怎么会这样?!

    “不对,这不是刚才那个亭子!”商楚儿笃定地说着。

    马上又转身看向亭子的侧边,果然,也有一个如同刚才的一条蜿蜒小路。

    商楚儿却定在原地,双唇紧紧抿住,崩成一条直线,泛着白。

    难道还要在走进那个小路?!可是…

    看着宽阔的路面,路两端不知道会通向哪里,怎么突然觉得路也陌生起来,似乎也不是自己从碧尘来的那条路。

    这到底是迷宫还是别墅啊!

    跑个步还能迷路,传出去真是丢人。

    要是顺着这一条路走,不知道走到猴年马月,今天居然连个过路车也没有。

    要不要这么邪门!

    该死的!手机也没有拿,自己这么久没回去,廖姨她们都不知道么…

    算了,死就死了,何况现在还是大白天。

    商楚儿又硬着头皮走进这个亭子旁的小路,进去后才发现不同之处,这条小路上的树叶明显比前一个少的多,只有稀疏的几片。

    商楚儿一直看着前方,终于在林子间隙里,若隐若现看到一栋很高的别墅,并不近,而是高。

    商楚儿心下一喜,连忙朝着那个方向跑了出去,拐了好几个弯,终于从林子里穿出。

    果然,一出林子,对面仍然是一个小亭子。

    商楚儿定了定脚步,心里似乎有些清楚,没有犹豫的进了此时对面亭子的小路,一直直走,隐约中,果然也看到一栋别墅,但是比之前那个似乎低了些,跟随着那栋别墅的方向然后再走出林子。

    而此时的商楚儿心里更加确定,如果自己此时在进一个亭子旁的小路,那看到的绝对又是一栋别墅,但肯定不是之前的那栋。

    所以,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包括刚穿插过的亭子,应该是这所别墅区的中心点,所以,每进一条小路,就代表进入不同的别墅区,既然那些别墅都是根据方位来定的,那刚才自己进的第一个亭子小路,是由碧尘的方向而去,假若碧尘是在南面,那相对的方位就是北,那……

    刚才自己看到的那栋很高的别墅,应该就是陈家的檀灵。

    而至于第二个,北和南都已经确定,那么…依据最简单的方法,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记得许言琛清楚的说过,东西南北分布,依次是顾家、许家、申家、陈家…

    商楚儿抬头朝天看了看,此时虽然太阳微弱,但如果仔细看的过,自己身后还是有影子的,与微弱的光线成反方向,太阳从东而起,而自己又恰恰是从身后的那个林子走出,那就说明的身后的位置属于西面,西面…

    所以,第二个看到的别墅,应该就是,许家的香韵。

    那接下来就不用再猜了,此时对面的那个亭子,进去后看到的就是第三个别墅区。

    与许家相对的都东面,应该是,顾家的锦帛。

    想到这里,商楚儿似乎也不再那么着急害怕了,要想回碧尘的话,在穿过能看到锦帛的这条小路后,在依据方位,进与北面相反的那条小路,就可以看到碧尘。

    商楚儿此时才是真正的舒了一口气,想不到啊,这里居然是这样的布局。

    商楚儿也只是略懂一点,最基本的,这里的方位或者就是根据,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而刚才看到那个坟地,要是按这样的布局来说的话,用古人的说,还真是快风水宝地。

    这样一想,那刚才那四块墓碑,肯定和这四家别墅区都是有关,并且关系密切。

    看来这里的亭子小路肯定是去四家别墅最捷径的方法。

    这一条宽广的路面,只要在一路向西走,相信走不了多久,就能看到真正的那栋许家香韵了。

    四栋别墅,商楚儿只看到三栋,还差一个顾家的锦帛。

    商楚儿撇了撇嘴,反正上午也没事,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八点多,走了两个小时多,除了有些累,自己竟然连饿也忘了,估计也是刚被那四个墓碑一时吓着了。

    现在放松下来,肚子果真饿了起来。

    商楚儿鼓了鼓嘴,不管了,看完了那个顾家锦帛再说。

    想着,脚步已经走进了林子中,顺着蜿蜒的小路走着,还是时不时的左顾右盼,果然,五分钟后,一栋别墅的轮廓渐渐隐现,那就是锦帛了。

    商楚儿唏嘘,怪不得廖姨说锦帛是最大的,还真是,光看这轮廓,显然别之前的顶层要多,也很高。

    紧接着出了林子,商楚儿一路朝向东,不缓不急的走着,她只是好奇,除了申家外,许家和陈家的人都见过,唯独顾家,从没听人提起过,既然顾家的锦帛在这里,必然是富贵人家,何况别墅都比别家大那么多,肯定是土豪中的土豪!

    半小时后,商楚儿几乎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终于看到五百米处的那栋别墅,眼前不由得一亮。

    真是瑰丽啊,旁边大约在两百处,有一片巨大的青湖,上面是青色的玉石台阶,从远处看,顾家的锦帛似乎就是矗立在湖中的一栋别墅,清新雅致,恍然有一种与世隔绝的仙境。

    商楚儿一时看呆,脚步不由自主的向那面湖水走去,走到湖边,双脚落在那快四方四正的玉石台阶上,清楚看到湖水中有游摆自由的小金鱼…

    商楚儿蹲下身子,‘扑哧’一声笑出来,这好像不是金鱼,只是有一层和金鱼颜色一样的鱼鳞,金光闪闪,还有白色,黑色,墨绿…

    感觉这些小东西似乎很少见啊,就这样游在这里边也死不了?!

    俗话物以稀为贵,这些小生灵必定价值不菲,顾家果然是土豪!

    商楚儿几乎肯定。

    一个人索性坐在玉石台阶上,用手指伸入清澈的湖水,嬉戏着数条小鱼…

    顾家锦帛,三楼的卧室内。

    严昕半躺在床上,拿着一本书籍看着,旁边放着一杯温热的白水。

    另一面的书房内,顾子衍上身灰白色T恤,纯白棉质休闲长裤,慵懒的斜躺在椅子上,似乎在把玩着手机,玩的久了,也有些意兴阑珊,直接扔在一边,双腿搭在桌面,开始闭目养神。

    徐雨柔从一楼的厨房里坐了一碗清淡小粥,脸色微微泛着红,端到三楼的书房门口,踌躇了半天,才轻轻的敲了门,半推开,却看到顾子衍似乎已经熟睡,脸面清润,

    双臂撑着脑后,高大挺拔的人此时躺在椅子上,确实显得拥挤,身子不能完全舒展开。

    书房内,极其安静。

    徐雨柔不忍叫醒他,只好把粥放到桌面,拿了一张薄毯盖在他的身上,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去了严昕的房间。

    徐雨柔刚走,书房内的座机电话突然想起,顾子衍本想直接切断,怕是有什么事,还是接起——

    “什么事?”

    “顾少,刚才监控那边传来消息,锦帛两百米处,有人似乎通过亭子小路穿了进来”

    顾子衍神情一凝,“看清是什么人?”

    “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现在一直在锦帛前的那片青水湖那里,一人蹲坐在那,顾少,会不会是您认识的人?”那头小心翼翼的问着,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熟人,所以监控那边才迟迟不敢下手。

    一人?蹲坐?

    顾子衍似乎有些不耐烦,随口说出,“不认识,赶出去,记住,不要过于虚张”

    “是,顾少”

    挂断电话,顾子衍全然没有了睡意,翻身坐起,看到桌面的一碗清粥,撇了一眼,走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