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1 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4本章字数:2981字

    美国,医院内。

    申凌硕坐在一张病床的旁边,双手轻抚着病床躺着的人的双手,然后握在手里。

    而病床上的人脸色苍白,一身病号的衣服,头发散落,看样子似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随即门口进来一名护士,看到申凌硕后,第一时间愣了一下,不知道什么进来的这样的人。

    “这是我的…朋友”申凌硕想说女朋友,却没有说出。

    那名小护士微笑着,“看样子,应该是你的爱人,她明天早上就会醒,你放心”

    申凌硕点了点头,突然起了身,他到了美国还没去公司,只先来看被他找到的傅思纯。

    “醒了后给我打电话”申凌硕写下了美国公司的电话,转身离开。

    ~~~~~~~~~~~~~~~~~~

    申凌硕刚到公司,进了办公室。

    “申总”

    “进来…”

    “申总,那为客户已经约好,晚上八点在他的私人宅区密谈”

    “嗯”

    一身黑色西服的人,是美国公司这边的马特助,看着申凌硕的脸色不是很好,没有在说什么,刚要退出去,突然想起什么来,又折了回去,俯身站在办公桌前。

    “申总,今天国内公司的陆特助打过电话,说找您有急事,那个时间点,国内应该是中午左右”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

    办公室突然安静下来,过了很久,申凌硕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通碧尘…

    此时,陈青荣和陆一已经进入顾家内,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外围的具体位置。

    “陈少”

    “嘘”陈青荣突然以手势噤声.

    陆一一怔,顺着陈青荣的目光看去,是顾家别墅的二楼窗户那里,可陆一什么也看到。

    “里边有人”陈青荣肯定的说着。

    而此时二楼刚站着的是徐雨柔,就因为刚才她也看到外边的侧楼哪里有人影闪过,徐雨柔突然闪到窗子边上,偷偷的像外看,却什么也没有。

    突然拿起手机打通顾子衍的手机。

    没人接…

    徐雨柔又跑向三楼,顾子衍的书房。

    她知道顾家外围及监控的电话,就在顾子衍的书房就有。

    可却没人接。

    怎么回事?!

    徐雨柔刚肯定,绝对不会看错,顾家怎么进来一些陌生人。

    徐雨柔马上关死别墅内的所有窗户和门锁,一个不漏,要是真有什么人,她就报警。

    “啧啧,打成这样,这小妞还知道护着她的脸”

    “行了,别让死就成了,等会单老来了再说”

    “你说,单老让我发这个给申家,这要是招惹了申凌硕,以后别想混了”

    “哈哈。怕什么!这一天都过了大半了,你看有人找过这丫头?不过也就是拱申家消遣玩乐的”

    拿着手机的男人,看着已经录好的视频,迟疑了半天,心里总是发颤,这真要给申家?要不要出去换个手机发,这要真出事了,第一个就查到自己脑袋上了…

    “你倒是发啊,再说了,还有单老,怕啥,发!我还等着看好戏”

    “哈哈哈…”

    周围一阵哄笑。

    “笑什么”

    铁门‘哐’的一声巨响,被踢开。但地下室仍旧黑暗无比,只有顶上那里,似乎透着点缝隙,但仍然无济于事。

    沉稳的脚步声,粗重的气息渐渐逼来。

    “你管老子笑……啊!顾…顾少,您来了……”说话的人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所有人顿时一怔,谁也没想到顾子衍此时居然出现在这里,拿手机的男人突然上前,把手机递了上去,“顾少,这是单老吩咐录制的视频,请您先过目,哪里不妥,我们从来多少次都可以”

    久久没接。

    空气的阻滞,浓重的腥味,黑暗中,顾子衍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所有人突然顿时都屏住呼吸一般,不敢在吱一声。

    没有光线,因此看不到顾子衍此时的表情。

    拿手机的男人,手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他不敢抬头,也不敢在说话,一切都变得诡异。

    “咳…”一声轻咳,打破死寂。

    声音明显是在墙角处,低吟中还有细碎的稀疏声。

    顾子衍双眼突然变得猩红,突然抽出身后别着的双面锐利刀刃,一脚踹在拿手机男人的腹部,瞬间割下男人粗厚的脖颈,渍渍的血液声,男人没有时间发出一句声音,轰然倒地,黑暗中,只听到刀子捅进肉里的血扑声。

    顾子衍恨不得活生生的剁了他,枪杀?简直太便宜他了。

    一旁的几个男人没一个敢上前,也不敢挪动一步,僵硬的站在原地。

    一个个额头冒着冷汗。

    “咳…”又一声。

    顾子衍的手突然顿住,他的双手早已是浓稠的血浆。

    他知道墙角的是谁,但他却不敢开灯,他怕看到商楚儿的样子…

    顾子衍步履艰难地走向墙角,黑暗中,只有一撮黑而小的缩影,畏畏缩缩的聚在一起,蜷着。

    他伸手,微颤着。

    触碰到商楚儿胳膊。指尖却明显感觉到有一道很深的口子。

    “楚儿?是我”顾子衍突然出声,气息低沉。

    身后的几个男人身子猛地一僵,这是顾少的声音?

    可分明…是哽咽。

    “我抱你起来好不好”

    顾子衍伸出手臂,环在商楚儿的腰上,半跪着,俯下身子,顾子衍双唇贴着商楚儿嘤咛的嘴上,安抚着,双手轻轻拍了拍商楚儿的后背,刚要用力抱起。商楚儿突然一声哭泣……

    “疼…”

    顾子衍突然僵住,单手突然摸向腰间,果然,腰间的一块骨头错了位,不能强行抱起。

    “楚儿不疼,我托着你的腰”顾子衍小心翼翼的护着她的痛楚,终于把商楚儿整个抱在怀里。

    顾子衍侧着脸贴了贴商楚儿的脸,浓重的血腥味掩盖了商楚儿原有的气息。

    顾子衍双臂紧了紧,走向出口。

    还在地下室的几个男人,仍处在原地。

    其中一个颤颤巍巍的挪了一步,开了暗黄的灯泡。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个瞬间面如死灰。

    “完了,我…我们”

    “陈少,您这是?”单云突然大门口进来后,就看到陈青荣和陆一站在入西门口的位置,似乎丝毫没有隐蔽。

    “既然碰到,我也不兜圈子,商楚儿在哪,我劝你最好老实说”

    陈青荣和陆一虽然确定顾家的外围就在西边那块,但是却找不着入口,只好在出来重新找。

    单云冷笑一声,“我还以为会是申家那个小子,想不到居然陈家的人都参合进来了,想见人,可以,随我来。”

    陈青荣和陆一跟着单云,一直到了监控室。

    单云突然转过身子,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眼陈青荣,“看人之前,我们似乎总得探讨点什么,我说的可对?”

    “那我不介意先斩后奏,宰了你我照样能看的到”

    单云冷哼,自己知道陈家的这位小爷是个狠角色,不然陈家的黑道算是白混了,就当给陈家一个面子。

    “呵呵,无妨,看便好”

    单云按了一个按钮,屏幕开始转换,立马切换到了西边的那个地下室,虽然暗黑,但单云那会在走之前,特意让留了一个开光口,就是为了能入得了监控的画面。

    监控画面里,忽明忽亮,可就算亮,也是昏暗的,只能看的到似乎有几个人影在移动。

    “你看到站着的人,只不过是看着你要那个人而已”

    单云用手指了指画面,指着站立的人。

    而此时,画面里的三个站立的人突然弯下身子,似乎拉扯着地上的一个人,使劲的拖向别处。

    此时的陆一稍微的细看,猛地一惊,脸煞白,因为看到地上被拖着的人,似乎根本没有了头!

    陈青荣显然也看到了,伸手和单云攀打,单云虽然六十多,但还是能接几招,可毕竟身子大不如前,几经之下,气喘嘘嘘,身子撞上后面的桌子,茶杯洒落一地,成了碎渣。

    “你对她做什么!”陈青荣怒吼,直至单云。

    而单云老眼也死死的瞪着监控画面,单手抚着胸口,这几个蠢货,难道真把人打死了?

    今早抓了一个黄毛丫头,而此时陈家的人居然也来要热,看来,到必要时候,要禀告少爷。

    想不到这丫头居然能调的动陈家的人,该是好好利用一番,只是…人真的死了?!!

    此时,陆一的电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却是个陌生的号码。

    接起——

    “她人呢?”

    “申总,您回来了?”

    “我问你她人呢!”

    电话那头的申凌硕近乎吃人的状态,陆一此时却看着监控画面,那三个站着的人似乎还在拖着地上的那个人,当其中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拿起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时,陆一呼吸一窒,他该怎么说...

    想必,申凌硕肯定和周伯联系过了,必定知道了商楚儿的事。

    一边的陈青荣似乎并没有注意接电话的陆一,全部精力都放在那个监控画面里。

    “单云,商楚儿要是死了,我要你全家人的命!”

    此时的当云冷着脸,手紧抓着胸口。

    而一旁还在通话中的陆一,突然听到电话猛地被挂断,心下一沉,申总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