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5 谁是曾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4本章字数:3045字

    时间一点点流逝,商楚儿转眼一看,已经快三点了,可申凌硕的身影仍然没有出现在碧尘。

    而申凌硕的手机却也是突然打不通,难道是公司有急事?商楚儿这样来回想着,可心里总是有种慌慌的感觉,申凌硕要是没空,应该是会打电话的吧。

    落下的廖姨做的饭菜早都凉了,而周伯听说少爷中午要回来,一直在门口站着,等候着。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车的声音,周伯立马上前,廖姨的脸上终于露笑,赶紧上了二楼,告诉商楚儿少爷回来了。

    周伯开了门之后,有一瞬间怔住,面前听着一辆白色轿车,随即后座上下来两人-申宗林和伊琳。

    但周伯并没有怔很久,立马反应过来,上前,“夫人,申总”

    在碧尘,周伯从来把申凌硕喊少爷,把申宗林喊申总,这似乎早已成了习惯。

    申宗林笑了笑,“周伯,十几年不见,你还是一如当初啊,把碧尘也是打理的井井有条”

    而一旁的伊琳始终不说话,除了冷漠还是冷漠,不过在看周伯的时候,还是作出必要的寒暄。

    “哪里,申总,夫人请进,廖姨的饭菜早已做好,本以为少爷会回来,可能是零时有事。”

    “呵呵,一起”申宗林说着便独自走了进去,只留下伊琳一人跟随其后。

    周伯看了看两人的背影,心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只是…这件事,少爷知道么?

    走进客厅的申宗林和伊琳,两人仍然是各座一边,气氛有些尬尴。

    此时的廖姨才刚说完少爷回来了,没想到刚出卧室门口,就看坐在客厅内的两人,定在原地。

    躺在床上的商楚儿看到廖姨怎么突然不怎动了,轻喊了一声,“廖姨?”

    商楚儿这一声,明显楼下的伊琳听到了,目光有些冷冽的看了二楼门口的位置,突然站起了身子,二话不说上了楼。

    “说话注意分寸,别怪我没提醒你”坐在沙发上的申宗林突然开口,伊琳夫人身子怔了怔,但又继续上着楼梯。

    “夫人,商丫头受伤躺着呢”廖姨突然出了声。

    商楚儿的身子一颤,猛地看向门口进来的人,眼睛圆睁,申凌硕的母亲?!她怎么回来这里?

    伊琳一身黑色套装,仍旧美艳,可却透着股冷意。

    商楚儿突然冒出一股感觉,似乎觉得申凌硕的母亲是来找她麻烦的。

    “我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来看看,你下去吧”说着,伊琳已经直接走进了房间里,随即关上了房门,把廖姨关在了门外,商楚儿透过将关闭的门缝,给廖姨投了一个可怜的目光,商楚儿摇了摇头,让她放松,没事。

    卧室里,突然就只有两人的气息存在,伊琳在门口站了片刻,然后随意打量着这间卧室,甚至于每个角落伊琳都看了非常规仔细,然后走近一边的软沙发,突然看到,沙发边上搭着一间男士的黑色条纹衬衫,伊琳随手拿了起来,其实不用看也知道,这是申凌硕的。

    伊琳坐了下来,把那件黑色的条纹衬衫叠的很整齐,然后放到了自己的腿上,用手指轻微的抚平衬衫细小的纹路。

    商楚儿的目光似乎总是不敢直接看向伊琳,为什么她觉得今天申凌硕的母亲有种冷冰冰的感觉。

    所以,商楚儿也没有开口,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阿申对你不错…”伊琳终于开了口,抬眸与商楚儿对视。

    商楚儿黑亮的眸光是闪了闪,申凌硕…他对自己确实挺好的,原本以为他会压榨自己,可是没有,但是,商楚儿此时看着伊琳的冷漠的眼光,说出这样的话,语气…似乎并没有多高兴。

    “但是他对傅思纯更好,至少之前我见过的,的确如此”伊琳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商楚儿眸光不由得缩了缩,虽然她从伊琳刚进门的时候,就感觉她绝不是特意来看自己的,傅思纯…商楚儿知道,这是申凌硕喜欢过的人,或者现在依旧喜欢。

    商楚儿抿了抿唇,介于伊琳是申凌硕的母亲,也知道申凌硕很在意他的母亲,所以,商楚儿此时只是点了点了头,轻笑着,即使心里对于伊琳的这些话很在意,听完之后很不舒服,她还是忍了下来,没必要为了一句话跟自己过不去。

    “我知道,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曾经是恋人关系”商楚儿淡淡的说着,不卑不亢。

    “你能理解很欣慰,但是,这不是曾经”伊琳话中的‘不是’两个字说的较重,似故意凸显。

    “阿姨,其实,你如果有什么话想说,可以直接的说出来”

    商楚儿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对于这短暂的对话已经没有了多少耐心,可她不是这样的。

    “商小姐,我要说的重点其实已经说了,不必完全挑明,我说的不是曾经,你也应该明白,以前是现在也是,我知道,阿申现在对你是真的不错,不过,我想商小姐应该不是那种遇到稍微对自己好一点,并且家庭背景都很好的男人,立马就会飘飘然的那种女孩子,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我的儿子我最清楚,他真正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也了解,你和阿申相差十岁,先别说年龄上的问题,单就说你们之间每天都会接触的人事或自身的圈子,可以说是完全不挂钩,你觉得每天生活在两个圈子里的人,坐在一起吃饭会聊相同的话题?你的学校生活,他的商场利益…所以,商小姐你还年轻,你毕业工作后,会发现社会上优秀的男人其实很多,你应该找一个最适合你的人”

    商楚儿还是第一次听到伊琳对自己说这么多的话,虽然语气缓慢,但商楚儿却感觉伊琳的话是一把软刀子,即使捅不破皮肉,却也让人好吃难消化。

    商楚儿第一次觉得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用在伊琳身上在合适不过,第一面的时候,商楚儿似乎根本不会相信伊琳会是说这种话的人,可她在申凌硕面前表演的确是一副‘弱者’的模样。

    “阿姨,您的意思是说,他和傅思纯到现在仍然是恋人,并且最为合适,是么?”商楚儿没有在看伊琳,而是看着自己放在被子上的手指,若有所思。

    “不然,为什么阿申今天中午本来说好的回来吃饭,却到现在还没出现,我看商小姐现在似乎并不知道阿申到底在哪里,甚至他出了什么事,你也不知道,呵呵…因为阿申知道,即使告诉你,也于事无补,这要是时间久了,商小姐你觉得会怎么样?”

    商楚儿手指不由得蜷缩,脸色也白了白,虽然伊琳今天的说话的话,都带着隐隐打击她的意思,那些话她可以不在意,但是,申凌硕从不会告诉自己他的事,有时候总会莫名的关机,有时候却又是突然出现,要不是就是突然的出差,这些事想起来,商楚儿觉得自己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并且她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或者说…是她自己在看到申凌硕后,把这全然都给忘了。

    伊琳看着商楚儿的头微低着,脸色也不太好看,她觉得自己说的这么多也够了,毕竟还是个小女孩,而且还是长着一张和池晚极其相似的脸,让伊琳心生不快,要是商楚儿还是执意和阿申在一起,她自有她的办法。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我们两之间的谈话,只仅限于我们俩知道,没有必要给阿申添加不必要的烦恼,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慢慢想,我会在最后一天等你的消息”

    伊琳说完便直接走了出去,刚开门,却看到申宗林站在门口,不只是伊琳,床上的商楚儿也吓了一跳,因为申宗林确实很可怕,又是他盯着人看的时候,商楚儿总觉得申宗林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可自己又不敢与他直视,跟别说探究。

    而申宗林冷脸看了眼伊琳,绕了进来,站在商楚儿的床边。

    “怎么样,好些了么?”申宗林的声音低哑而又磁性。

    商楚儿只是点了点头,没有抬头,去也感觉到门口处伊琳冷漠的视线,恨不得看穿自己似的,身上凉意骤生。

    “你怕我?”申宗林语气突然加重。

    商楚儿立马抬头,摆了摆手,“不是的,我只是有点困了”

    在商楚儿的眸光里,申宗林在看她的时候,明显怔了怔,而商楚儿却觉得他在看自己的时候,眼眸里似乎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而那个人似乎并不是申凌硕的母亲-伊琳。

    “她是商楚儿”伊琳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彻底出了房门。

    申宗林再次定睛看了看商楚儿,似乎也回了神,“好好休息”

    活落,房间空荡,瞬间只剩下商楚儿一个人,在愣愣的发呆。

    出了门的伊琳和申宗林,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走出大门,坐上那辆白车。

    廖姨则是赶紧上了二楼,而周伯却站在大门处叹着气。

    而车内,申宗林点燃了烟,并且没有开车窗,似乎是故意使其封闭,后座的伊琳开

    始咳嗽个不停,却是没有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