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6 舍不得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4本章字数:3049字

    “商丫头?饿不饿?少爷大概是有急事,别多想啊”廖姨一进门就看到商楚儿靠着床发呆,似乎有些闷闷不乐。

    商楚儿抬起头看了看廖姨,露出一个干涩的笑容,心里总觉得有股憋气,恰恰堵在心口子上,不上不下,不偏不倚。

    “好了,廖姨不说也不问了,咱们先吃饭,我给你端上来”

    “廖姨,你知不知道傅思纯?”廖姨刚欲起身,商楚儿突然出声,廖姨的身子有些微僵。

    廖姨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说,看样子刚才的夫人肯定是提到了少爷以前的事,哎…

    “商丫头,那都是过去的事,能走最后的两人,才是真正的夫妻,我知道你个丫头喜欢胡思乱想,但少爷对你的好那都是真的”

    “可是…我现在才突然感觉,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他,就除了知道他上班,他很忙之外,好像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清楚,廖姨,你觉得这样的好能有多久?”商楚儿一口气吐出了自己的担心,显然刚才伊琳最后的说的那些些话,扰乱了商楚儿的心思。

    “那就试着多去了解,以前的那位的傅小姐啊,和少爷在一起的时候,碧尘仍然很静,感觉跟少爷一人在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可是廖姨看的明白,少爷带你回了碧尘后,少爷其实变了很多,而且,少爷以前几乎是不怎么来这里住的,最好的时候,也是一个月来两三次,可是现在呢,少爷除了出差,每晚都在这里住,商丫头,你还不明白么?”廖姨笑着看了商楚儿一眼,故意询问。

    “可是……”

    “可是什么?再有一个月你和少爷结婚了什么也别担心,有少爷在呢”

    说到结婚,商楚儿皱起了,结婚?可是再过一个月自己就要离开了,结什么婚!

    想到这,商楚儿愈加烦躁,算了,不想了,顺其自然。

    “嗯,我知道了廖姨,我饿了”

    “好,廖姨马上给你端上来啊”

    廖姨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立马起身下楼。

    商楚儿却再次拿起了手机,犹豫了半天,再一次打了申凌硕的电话,可仍旧如此,无法接通!

    ~~~~~~~~~~~~~~~~~~~~~~~~~~

    晚上十点。

    商楚儿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抚摸着自己的脸,有温热的气息慢慢靠近自己。

    心下一颤,立马睁开眼睛。

    房间虽然昏暗,但那双眸子商楚儿却是在熟悉不过了,他又一次无声无息的回来了,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我弄醒你了?”申凌硕说着直起身子,撑开双臂,商楚儿的身子在圈在其中,有些暧昧。

    商楚儿只是睁着眼睛,没有说话,定定看着离自己咫尺的男人。

    申凌硕突然轻笑一声,手指刮了刮商楚儿的鼻尖。

    “生气了?”

    “你喝酒了?”

    两人的话几乎同一时间出声,重合在一起。

    商楚儿垂了眸子,没有说什么,想尽量无视几乎贴着自己的人,可怎么也忽视不了。

    申凌硕的身上确实有股淡淡的酒精味道,混杂着烟草的气息,申凌硕闭起了眼睛,额头抵着商楚儿的额头,鼻尖轻碰着鼻尖,嘴唇若有似无的摩擦着。

    商楚儿却是一直睁着眼睛看着申凌硕,他似乎很满足现在这样,却也是全然不在开口说话,开始慢慢的轻吻着。

    商楚儿突然把头把头侧过,躲开了撩人的轻吻。

    申凌硕眼睛半睁开,有些迷离的看着商楚儿,仍旧没有说话,但却追索着商楚儿的唇,从侧脸慢慢的滑过,再次轻啄着商楚儿柔软的唇瓣。

    商楚儿却是紧抿,不留一点缝隙。

    “把嘴张开,我不想弄疼你,嗯?”最后一声的询问声,几乎不可闻,但商楚儿的身子还是不由得颤了颤。

    “你……”

    商楚儿刚张嘴说话,申凌硕立马找准机会,开始一阵猛烈的攻池掠夺,商楚儿被吻的几经无法呼吸,却怎么也抵抗不了,任由申凌硕在自己的唇上肆意攫取,吮吸……

    知道两人都气喘吁吁之际,申凌硕才放开商楚儿,也就是只是一个很沉长的问,申凌硕并没有其他动作,因为商楚儿毕竟受着伤,不能太过激烈。

    申凌硕头垂在商楚儿的肩窝,喘息粗重,可商楚儿觉得他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时间和空气似乎突然凝结,但刚才的暧昧与激吻却是四处萦绕,笼罩着床上的两人。

    “今天,你的母亲来过了,还有…你的父亲”商楚儿最终还是没忍住,直接说了出来,可声音却是透着暗哑,商楚儿也是随即一愣,自己的声音成这样了……?

    “我知道,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用放在心里”

    申凌硕紧接着商楚儿的话,似乎本就料到了商楚儿接下来会说这样的话。

    商楚儿心里冷哼,说的轻巧,又不是给你说,哪有这么容易就不在意的!

    “我想问的是,你的母亲似乎…知道我和你的契约,她应该是怕我会到最后突然改变主意,不离开想赖着跟你结婚吧”商楚儿撇了撇嘴,声音细笑。

    申凌硕突然开始闷笑,“呵呵…是我赖着你而已”

    商楚儿突然一愣,显然对于这个满身酒气的人说出的话有些怀疑,说不定明天早上一清醒后,立马忘得一干二净。

    “怎么,不相信?”申凌硕突然抬头看着商楚儿,眸光里全是认真的神色。

    “我只是不信一个醉人的话而已”

    “我没醉,今天中午我没回来,你很生气?”

    商楚儿一听申凌硕提起这件事,刚才略微好点的心情立马没了,脸色也冷了下来,还有伊琳说出的话,回荡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今天公司突然有急事,没办法,想告诉你,可又怕你多想,所以…”申凌硕满含歉意地声音,低沉的好听。

    “公司的急事,我会多想什么?”

    “怕你多想我是去找女人”

    商楚儿郁闷,这个男人真是,“是你不告诉我,我才会想到那方面!”

    还说没醉,说话都是颠三倒四的。

    “呵呵,生气的女人不可爱,也不温柔,思纯以前从不会这样,她很听话…”

    申凌硕含糊的说着,显然是酒劲上来了,最后的声音渐渐变小,可那句思纯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商楚儿呼吸一窒,猛地推开身侧的申凌硕,谁料突然拉扯了腰间的伤,立马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疼的脸色煞白,心肝都颤的疼。

    但商楚儿还是忍着,没有疼的出声,拉过被子盖过头顶,此时此刻,她一点也不想看见他,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反应这么大,只是一句话而已啊,可这也说明他的心里其实一直都有傅思纯,那刚才…两人的亲密举动后,他的心里会不会想的是另外一个人…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申凌硕似乎清醒了些,刚一个身子差点闪下床,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滚出去!”商楚儿隔着被子闷喊了一声。

    申凌硕气急反笑,脾气越来越大了!

    “我刚才故意的说的,就是看看你反应,果然很强烈,你这样…我就放心了,呵呵……”

    申凌硕说完话直接起了身,看了眼蒙着头的商楚儿,轻笑了一声,若是此时商楚儿拉开被子,一定能看的到,此刻的申凌硕,根本没有一点刚才的醉意,无比清醒的眼眸,散尽温柔和揶揄。

    申凌硕无趣的捏了捏鼻子,今天还是强迫了,看在商楚儿受伤的份上。

    “我…要去洗澡了,你早点休息,乖…”申凌硕说完缓慢起了身子,走出了房门,关上。

    商楚儿一把拉开被子,听到他的话,故意的?!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准确的说应该是苦涩中的渗着甜蜜。

    ~~~~~~~~~~~~~~~~~~~~~~~

    申凌硕出来后,直接进了书房,周伯随即走了进来。

    “说吧”申凌硕满身凌冽,丝毫没有刚才在商楚儿跟前的模样,散着寒气。

    “少爷,今天下午,夫人确实来过,并与商丫头在房内单独待了半小时左右,而那丫头一下午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不过,这或许,和少爷也是有关系的”周伯在一旁据实说着。

    “以后,这里所有的电话转到公司,来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申凌硕冷声说着,没有一丝迟疑和商量的余地。

    周伯应声后,退了出来。

    廖姨赶忙上前,“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

    周伯摆了摆手,“以后碧尘,没有少爷的同意,不准在让任何热进入。”

    廖姨一愣,“少爷真这么说?”

    周伯点了点头。

    “我就说少爷对商丫头很在意,你看吧”

    周伯却是摇了摇头,“少爷如果所有心思都放在那丫头一人上,或许这样的做法有些偏激,你觉得我们能挡得住夫人和申总?纸是包不住的火的,我倒是觉得商丫头如果是她自己面对这些问题的话,会更好,毕竟在申家,如果没有对事情作出抉择或判断的魄力,吃亏的会是自己,尤其那丫头还是处在少夫人这样的位置之上,哎…不过啊,少爷他舍不得丫头受委屈,呵呵……”

    “没事,慢慢来,会好的”

    周伯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叹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