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 兜风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4本章字数:3007字

    一大早,商楚儿的眼睛还未睁开,就听到房间里收拾东西的声音。

    不会是廖姨吧?

    商楚儿实在不想睁眼,可声音怎么越来越大,连装睡都装不住。

    “醒了就睁眼,吃点早饭再睡”

    申凌硕的一句话,商楚儿立马从迷糊中惊醒,眼睛睁的圆圆的。

    “你在干什么?!”商楚儿看着申凌硕手上托着一盆花,然后门口还放一盆,挺大的一盆美人蕉。

    “你认不出这是花?”申凌硕把手中的白瓷花盆放到床边的窗栏上,黑渥的土壤中,有一束洁白的百合,花心带着淡淡鹅黄,看着格外养眼。

    只是...这男人干嘛突然开始往房间里放花,又抽什么疯!

    申凌硕无视商楚儿俾倪的眼光,“女人如花,我想,这样会让你心情好点,记得好好打理,这样就没时间胡思乱想了”

    “那你干嘛不拿盆玫瑰花,我的心情会更好呢”商楚儿吐出即后悔,干笑了两声,“呵呵...我打个比方而已”

    “给你攒着”申凌硕低头看了眼商楚儿,话中有话。

    而商楚儿却不明白,再次看了眼窗栏上的花,默默的看着。

    是啊,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花?但也突然想起一些话,说,两个男人,当女人回到家的时候,其中一个男人只在桌面上放着一大束美艳的玫瑰花,而另一个人男人没有花,只是在餐桌上摆满了饭菜,而有的女人就是喜欢花,喜欢虚的,往往真的忽略了哪个男人的爱最深。

    商楚儿看了眼申凌硕,他会是哪种男人...

    “又发呆?是不是闷了?

    商楚儿摇了摇头,“你不去公司?”

    “今天陪你,你要是闷的话,我可以带出去兜风”

    “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兜风?!”

    商楚儿看着申凌硕,故意的吧你。

    “嗯,我开车,你静静的坐在后面就好了,想不想去?”

    商楚儿犹豫片刻,待在家里确实很闷,天天就躺在床上,腰间的肥肉似乎都涨了一圈!

    十分钟后。

    商楚儿已经半躺在车的后座上了,双腿伸直平放,盖着一张丝绒毯,笑眯眯的看着车窗外,原来只要不乱动就不会怎么样啊,只不过刚想起,申凌硕居然让人用担架把自己抬下楼,放进车里,真雷!

    “我们去哪里兜风啊?”商楚儿似乎已迫不及待的问着,恨不得立马开车。

    申凌硕开了后座的车门,手中拿着一堆东西,商楚儿一看,居然是一些零食,还有保温瓶里装的热水,心里突然暖了暖,可申凌硕依旧是那张冷漠的俊脸,再次彻底检查过商楚儿没什么问题后,才开口,“绕全城”

    “真的啊?!好啊,其实我在这里十几年,但是很都地方都没去过,听说焦山区那边景色秀丽,还有绕山公园,要不我们先去那里好不好?”

    商楚儿此时已经压制不止自己雀跃的心情,要不是有伤,或许早已蹦起来了!

    “好,我会开慢一点,如果感觉不舒服要马上告诉我,听到了么?”

    “恩恩,我知道了,我只要不乱动就没事,嘻嘻”说着,商楚儿从身边的零食堆里拿出一根甜橙味的棒棒糖,迅速扒掉彩纸伸进嘴里,一边的腮帮子鼓出,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申凌硕在车窗里看着后座的人,失笑挑着眉,随即转头看了一眼,商楚儿一愣,视线从车窗外移开,眼睛圆睁的看着申凌硕,“怎么啦,你也要吃?”

    “嗯,我还是比较喜欢吃你,呵呵…”

    商楚儿的脸腾的红了一片,刚要反驳,申凌硕已经开始启动车身,缓慢行驶。

    “咳咳,看在你今天带我兜风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昨天中午和晚上的事了!”商楚儿自娱的说着。

    申凌硕轻哼了一声,继续开着车。

    商楚儿也不在打扰他了,仔细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幸好今天的天气好有些温热的阳光,没有了阴冷的绵雨。

    商楚儿此时的心情已经又阴转晴了,一颗心思都在外面的风景里,却没有注意到,前面的开车的申凌硕一直不断的撇向自己,眼里含笑,纯致的温柔,车内的暖气烘然飘渺,夹杂着淡淡的暧昧,逐渐升温。

    申凌硕刚开出碧尘的分界路线,后面一辆黑色的宾利,也在不紧不慢的开着。

    申凌硕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只是不予理睬,只知道车内的后座有个傻丫头,此时已经到了兴奋的巅峰了!

    时不时的开口喊着申凌硕的名字,申凌硕都是很有耐心的一一回应,有时候也会讲解一言半语…

    这还没有出别墅区呢,商楚儿就已经跟炸了毛似的,这要是真到了别的风景秀丽的地方,还不得疯了?!

    申凌硕有片刻的怀疑。

    “申凌硕,到焦山区要多上时间呀?”商楚儿的嘴巴只歇了一分钟,又开始叽叽喳喳的问,果然是在碧尘把她憋坏了!

    “两个小时,因为我现在开的很慢,对了,我建议你还是少喝点水,你…方便或许会有困扰!”

    申凌硕慢吞吞声音,商楚儿滑进喉咙里的水流猛然停止,脸色僵住,呆愣的看了眼申凌硕,又看了看自己腰和腿,瞬间明白了…

    是啊,一会到了那个地方,要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厕所怎么办?或者,找到了,谁帮她解手?!

    申凌硕?商楚儿立马晃了晃脑袋,不行!不能再他面前脱裤子!

    这几天就是因为腰上的伤,还有腿脚不灵活,但幸好房间的卫生间是马桶,坐着还好点,真要是那种大坑的话,她怎么蹲啊,那姿势…肯定惨不忍睹!

    “哦,我…我知道了”商楚儿撇了撇嘴,放在保温杯,只能看不能喝!

    “不过,你要是实在忍不住了,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帮你的”

    “不用了,我看我们还是逛完就直接回家吧,还是不太方便啊呵呵…”

    商楚儿一口回绝。

    申凌硕没有出声,脸色又恢复平淡,只是刚听到商楚儿嘴里说出‘回家’两个字,申凌硕的嘴角还是勾了勾,弧度虽不明显,但还是能看得出一股满足的意味。

    只是…车镜内,后边的不远处,仍旧跟着一辆黑色的宾利,申凌硕的脸色冷了下来,想直接加速,可又顾忌商楚儿的伤,无可奈何,既然想看,他也不勉强,那就看个够!

    而后边的那辆黑色的宾利车内,顾子衍从昨晚其实就一直停在离碧尘不远的分界路口那里,他知道,商楚儿就在碧尘里,可他却靠近不了,呵呵…

    如今看着申凌硕开着车出来,车速极慢,但顾子衍还是肯定,商楚儿应该就在车上,错不了!

    看着前面速度缓慢的车,顾子衍却在某一刻突然停下,没有在启动车身,只是远远的看着,看着申凌硕的车逐渐开远,渐渐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点,然后再慢慢的消失。

    顾子衍此刻抽出烟,用浓烈的尼古丁气息来麻醉自己的难平复的心脏,他从小就是靠着忍度过自己的日子。

    小不忍则乱大谋。

    所以,顾子衍小时候什么也没学会,偏偏把一个‘忍’字,参透的炉火纯青。

    忍,心子头上一把刀。

    对顾子衍来说,那是一把凌迟的刀,让他尝尽苦楚,备受磨难。

    可如今最难熬的十几年都过来了,就差一个月而已,就在忍一个月,只要在一个月,他自己避开商楚儿的任何消息,不打听,不主动,不询问,一切照旧,很快的,一个月而已,比起一辈子,九牛一毛罢了,他有一辈子的时间让商楚儿在自己身边,何苦这样逼迫自己…

    就这样,顾子衍不停安慰着自己,慢慢平静下来,终于调转车头,向着相反的方向开着,这次的车速很快。

    申凌硕从顾子衍停下后,心中冷笑,看着后座的商楚儿,心里突然有一丝不确定,如果,她到时候突然坚持离开,自己应该怎么做…

    此时,申凌硕的手机突然想起,看了眼,并没有接的打算,任凭手机在一旁响个不停。

    商楚儿回过神看了眼,“不接么?”

    “嗯”申凌硕淡淡了应了一声。

    可商楚儿却好奇起来,她真想看看那个到底会是谁的电话,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对申凌硕的所有的一切开始变得好奇,似乎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想探究,或许,真的是伊琳那天的话,让商楚儿有些惶恐,惴惴不安,所以试图去探索,去了解这个男人。

    “真的不接?可是一直在响哎,要不我帮你接,或者我可以帮你直接挂掉,怎么样?”

    “你好奇我的电话?”申凌硕突然出声,一语道破商楚儿的心思。

    “我就是也觉得手机老响个不停,确实挺麻烦的,呵呵”

    商楚儿的话刚落,手机声也顿时停住,没了响声。

    商楚儿愕然,定睛看着副驾座上的手机,恨不得立马拿过来看看,可惜身子动不了。

    ‘叮’,一声短信音。

    申凌硕随意撇了一眼,却突然拿起点开查看,车却突然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