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9 羞愤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4本章字数:3148字

    陆一还是及时下了车,走进申凌硕的身侧,余光撇了眼后面的女人,很耀眼,和碧尘里的商楚儿是天壤之别,呵呵...

    “申总...”

    “先上车”

    申凌硕开了口,但这句话显然是对身后的人说的,语气清淡。

    陆一随即俯身开了车门,然后自己上了车。

    “阿申,我住不惯酒店,回碧尘不好嘛!”

    陆一抬眼看着车镜后的人,挽着申凌硕的胳膊,很亲密。

    申凌硕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意思明确,不允许。

    傅思纯娇嗔一声,“哼,小气...那我去找思雅好了,不过记得要来接我,嗯?”

    “嗯,我知道了,记得吃饭”

    “嗯”

    说完,傅思纯靠在申凌硕的肩上,玩起了手中的手机。

    可坐在驾驶座的陆一,莫名的一股子闷气。

    他敢说,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憎恶傅思纯!

    以前只是无感,现在却是厌恶。

    尤其想到商楚儿还在碧尘等人的情形,陆一心里更加愤懑。

    申总到底在想什么?如果早知如此,何必找上商楚儿!

    “去宁西路AKA,先送思纯过去”

    “好,申总”

    车子远离机场,一路安静。

    直到送傅思纯下了车,调转了车头,陆一在也憋不住了,“申总,后天的婚礼?...”

    “如期举行”

    申凌硕只看着手中的报纸,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

    “那...今天要不要带商小姐出来挑选婚纱?毕竟只有一天时间,过于紧促...”

    车内安静了片刻,陆一没有在开口,申凌硕也没有回答,很久才说了句,“回申宅”

    陆一感到申凌硕的强硬,没有再问,开车去了申宅,这一路,陆一觉得申总似乎变了,有些陌生,难道申总不打算即刻去见商楚儿?...

    申宅。

    以往如一的沉闷,只是今天申凌硕的到来,更显压抑。

    申华坐在中央的位置,脸色铁青,看着申凌硕毫不在意的坐在一旁品着茶,心中更气。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么!”申华虽然年迈,但气势犹存。

    “您不都已经知道了?”申凌硕说道。

    “我问你,你把那个女人带回干什么?怎么...想学你爸?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从申凌硕刚下飞机的时候,申华就接到了消息,恨不得直接一棍子敲死申凌硕!

    “我的女人当然要我带回来了,不然呢?始乱终弃总归不好...”

    “始乱终弃?!放屁!那商丫头呢?!到底谁被你始乱终弃!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毁了那丫头一辈子!你带那个女人回来,到底想逼谁”“她...她想要什么,我都会给她,这样的补偿,足以让每一个女人心动”

    “你给我住嘴!你要是敢在那丫头面前这样说,立马滚出申家!”

    申华顿时气的浑身发抖,下午周伯来的时候,他还信誓旦旦的保证申凌硕不会乱来,让周伯好好安抚住商楚儿,申家不会亏待那个丫头...

    “爷爷,没什么说的,我上楼看看我母亲”

    申凌硕说完直接上了楼,申华怒极,一个紫砂茶杯砸了过去,下手极重,准确无误的砸在申凌硕的左侧脸颊,淤青划痕逐渐清晰可见...

    申凌硕面无表情的看了眼申华,缓慢的上了楼。

    申华起身最后一句怒斥,“娶不了商丫头,你的婚礼,从此再也与我无关!”

    申凌硕脚步顿住,申华摔门而去。

    “阿申,进来”门内的伊琳看见自己的儿子,心疼不已。

    “嗯”申凌硕脱了外套,嵌入沙发,一脸疲惫,只是左脸的淤青愈来愈明显。

    “妈给你拿药去”

    “不用了,看眼你,我就回碧尘了”

    伊琳抓着申凌硕的手,“阿申,你要是不好出面,妈可以去碧尘跟她说...”

    申凌硕看着自己的母亲,眸色凉薄,“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伊琳一怔,手微颤,“阿申...她是池晚的女儿!”

    申凌硕似乎再也听不下去了,猛地起身,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夜幕低垂,入冬的夜,异常的冷。

    商楚儿穿着绒毛睡衣,极致纯黑的头发顺直散在后背,一副很是乖巧的模样,捅着兔子棉底拖鞋,静小的踩踏声,出了楠木门。

    只见她仍然鼓着右腮,嘴里含着棒棒糖,一人蹲在庭院内,看着石桥旁的那只白鸽。

    那是申凌硕带回来的,开始关在笼子里,但过了几天就被商楚儿抓了出来,放进庭院里,这只白鸽不管白天飞往哪里,但天黑之前一定会飞回来。

    商楚儿好特地弄了一个鸟窝,不过这只白鸽有时候还是会飞进商楚儿的房间,静静的待着。

    刚入冬,看来这只鸽子不在适合待着室外了...

    “晚上太凉,我去给那丫头拿件衣服...”

    周伯一把拽住廖姨,横了一眼,让她看看门口处。

    今晚的夜灯只开了几盏,门口那里的人影有些隐晦。

    “周文仲,门口那里是不是有个人啊?!”

    廖姨和周伯都在二楼的窗户处。看起来自然有些模糊。

    “哎...那是少爷,终于回来了......”

    廖姨一惊,眼里立马泛出惊喜,“太好了,少爷回来了就好,我就放心了...”

    周伯只是看着,没有回应廖姨的话,也没有廖姨该有的宽心,“回去吧...”

    廖姨在看了商楚儿一眼,退开了窗户边上。

    而石桥边的商楚儿却还以为是自己一人,蹲累了,又趴在石桥边上,过了一会,又开始前漫无目的的走着。

    申凌硕的一双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商楚儿,从她出了门口开始,就一直看着。

    其实他早已到了碧尘,只是没有进去,只想待在外边。

    突然,商楚儿的肚子'咕噜噜'叫了几声,才想起来,原来中午和下午都没吃饭,只喝了一杯奶...

    '蹬蹬蹬'商楚儿突然转身快速跑进别墅里,只在上石阶的时候,'哎呀..'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申凌硕闻声立马跑了过去,脸色泛黑看着商楚儿涨红的小脸...

    商楚儿猛然一愣,以为自己看错了,申凌硕?!

    “你跑什么?”申凌硕蹲下身子看着商楚儿的脚,脸色闪过阴郁。

    商楚儿跑的太急,不小心踩到了兔子拖鞋上的长耳朵,绊了一脚-_-

    “我...我饿了”

    申凌硕竟一时无语,似被噎着。

    饿了就跑?!

    “为什么不吃饭?”申凌硕顺势架起商楚儿,半抱着走进客厅。

    商楚儿低着头没有说话,应该有多话要问的,却突然不知道怎么问了,好像自己一看到申凌硕,似乎什么都忘了一般。

    申凌硕把商楚儿放到沙发上,轻叹一声,“以后小心些...”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噢”

    又开始沉默,商楚儿这才缓缓抬起头,才发现申凌硕一直看着她。

    商楚儿却突然一惊,眼睛圆睁,“你的脸怎么了?都发紫了!”

    申凌硕难道打架了?!可是...

    “嗯,被爷爷拿茶杯打的”申凌硕据实说着。

    “那茶杯是铁做的么!先上点药吧”

    “嗯好”

    申凌硕就乖乖坐着,看着商楚儿慌忙的跑上跑下,眸子垂了又抬起,闪过浓烈的不舍。

    清凉的药膏涂抹开,商楚儿还是有些心惊的看着那一片青紫淤青,颜色又浅变深。

    “想离开么?”申凌硕突然开口。

    商楚儿僵住,她以为...他会的问的是,想结婚吗...

    但还是点了点头,申凌硕眼里泛着苦涩,似乎在酝酿,斟酌着如何开口。

    “可是...要离开的话,可能要离得很远”

    商楚儿抬头,对上申凌硕的眼睛,“你没有权利在离开后还限制我的自由,去哪里到哪里,和你无关!”

    申凌硕黑眸紧缩,和他无关?!

    “你的意思你还打算留在这里?”

    “我还没有毕业!”

    商楚儿不料申凌硕居然会这样说,她自己如果不能完全毕业,那她以后如何工作,没有人可以让她依仗,她这一辈子注定只能靠自己。

    “我可以给你一辈子安稳,无忧的生活,你想要工作,我可以给你,房子,金钱,地位,荣誉...只要你说你要,哪怕是全部,我都可以给你!但我只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离开这里!离开的彻彻底底!”

    申凌硕一阵厉声,让商楚儿彻底惊住。

    “我从来没有要求过离开后跟你索取任何东西,你现在又凭什么跟我提出这样的条件!你给我的那些,只让我觉得这三月以来,我是在你的宠幸下的东西!我一点都不想要!”

    申凌硕突然抓起商楚儿的手腕,“由不得你!”

    拽起商楚儿拉扯到楼上,推进卧室,扔到床上。

    商楚儿瞪眼看着申凌硕,昏暗的光线下,申凌硕的面目有些狰狞,一步步向商楚儿走近...

    商楚儿第一次害怕的后退蜷缩,在自己的印象里,申凌硕不是这样的...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嗯?”

    商楚儿看着申凌硕阴霾的脸色,没有说话,似乎只要商楚儿在抵抗一句,申凌硕就会暴怒。

    此时,商楚儿衣兜里手机突然阵阵'嗡声...

    商楚儿立马跑过去接气,她不想在跟申凌硕说话,更不想在面对他!

    “楚儿?我睡不着,你在干什么?”

    “商栎,我...”

    申凌硕突然一把夺过商楚儿手机,甩出窗户外...

    “我的手机,你...你是不是疯了!”

    “我是疯了,你知不知道,都是因为你!”

    话落,申凌硕拦腰抱起商楚儿,压制床头,再一次的深入浅出,整个晚上,商楚儿泪水不止,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让人羞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