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2 歉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5本章字数:3143字

    傅思纯看到商楚儿穿戴好的一身,难道阿申打算带着商楚儿一起去?难道…

    傅思纯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之间缓和了许多,刚才僵住的脸竟出现了一丝笑意。

    “阿申,你这是要带着商小姐一起去?”

    申凌硕眸底涣散,看了傅思纯突然变温和的模样,轻笑一声,“嗯”

    果然没错,傅思纯彻底从刚才的恐惧不安中回过了神,她就知道,阿申一直是最爱自己的,从来都是。

    而今晚无疑就是用商楚儿来换自己的安危,呵呵…

    此时,商楚儿立马感到傅思纯看自己的眼神从之前的惊讶,突然变成一种轻蔑,并带着怜悯,商楚儿不悦的蹙眉,但是只是凌波无痕,稍纵即逝。

    “阿申,廖姨把饭菜都做好了,先吃饭吧”

    申凌硕看了眼商楚儿,说不上什么神色,直觉得冷淡,“下来吃饭”

    商楚儿脚一顿,攥着衣角,看着申凌硕和傅思纯已经下了楼,刚才说的十分钟,又是故意这样!

    倒是廖姨眼尖,刚才厨房里出来看到商楚儿面无表情的走下楼,心里又泛出苦涩,还是亲切的喊着,“商丫头,快下来,廖姨给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里脊,趁热吃啊”

    “好…呵呵”商楚儿抿嘴一笑,下了楼梯,握了握廖姨的手,突然不敢直视廖姨的眼睛,廖姨的眼睛里充满了亲情的意味,浓烈之极,她怕自己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掉泪,舍不得离开…

    “廖姨,我觉得周伯人很好,呵呵…”

    “呵呵…你个死丫头,什么都说!”廖姨忍住不在说下去,刚才看到周伯在候车位那里站了很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看着此时商楚儿的模样,廖姨再一次握紧商楚儿的手。

    而明天的婚礼,此时还有谁不知心知肚明呢?只是谁也不提罢了…

    商楚儿一人坐到离那两人最远的位置,自顾自的吃起来,一大桌子的菜一半都是商楚儿爱吃的,她知道,都是廖姨精心准备的,她早已心满意足。

    刚才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就想了很多,而脑子想的最多的,是那个叫池晚的女人,她真的和自己很像,像到几乎每个人看到都会认为她和池晚必有关系,从自己刚看到的那一刻起,脑子里瞬间而过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商楚儿只是不能接受的是,如果池晚当年真的和申宗林在一起过的话,那会不会就真的和申凌硕的猜测一样,这是她完全不能接受的事,可从申凌硕的语气里,商楚儿感到申凌硕似乎早已知道了这件事,既然早都知道,为什么现在才说!

    想着想着,商楚儿手心紧攥着筷子,所有的饭菜,顿时毫无味道,含在嘴里,如同嚼蜡,难以下咽…

    而对面的傅思纯看到商楚儿此时的脸色和模样,心里早已乐开了花,眼神里也透出得意,看了眼申凌硕,并没有看商楚儿,,心里更是雀跃不已。

    “廖姨的手艺真好,我以后一定要跟廖姨好好学学,阿申你要是最喜欢吃什么,我一定做给你吃,好不好?”

    傅思纯佳一块肉放到申凌硕的碗里。

    申凌硕正欲夹饭的筷子突然顿住,看着碗里的肉,似乎顿时没有了任何的食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放下筷子,但对上傅思纯还是淡笑着,“你喜欢就好…”

    傅思纯双颊绯红,点了点头,余光又撇向商楚儿的那里,冷哼一声,但心情却是好的不得了…

    而一旁的商楚儿心思根本不在傅思纯和申凌硕那里,只是一个劲的想着自己的问题,心情压抑,才吃不下饭,想不到在别人的眼里,却成了心虚自卑的表现…

    “商小姐觉得廖姨做的饭不好吃么?那你的嘴可太挑了,你今晚不好好吃,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呢!”

    商楚儿现在完全没有心思跟这个女人斗嘴,就是觉得傅思纯就是爱现,但以往话多的人,才是害怕的表现,一直强调她自己的存在感…

    “这里的所有的菜,有一半是我教廖姨的…”商楚儿不看傅思纯的脸色,转而看向申凌硕,“我吃饱了…”

    “这么着急?”申凌硕突然笑了一声,这声不夹杂任何的感情,只是单纯的一笑。

    商楚儿抿了抿嘴,这什么意思!

    “因为刚才是你说的十分钟…”

    “我说的是给你考虑的时间,只有十分钟”

    申凌硕接话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早已料准商楚儿会说什么。

    这时,周伯突然从门里进来,然后走到申凌硕的身后,“少爷,车已准备好”

    “嗯,让人上去把商楚儿的行李拿进车内”

    周伯似乎早就料到,神情和平日的一样,只是抬头看了眼商楚儿,“丫头,你…”

    “周伯,我的东西都在一个黑色的书包里,我一会上去拿,不用劳烦”

    其实周伯想说的是,让商楚儿的所有的东西不用拿了,因为周伯知道,总有一天,少爷一定会接商丫头回来…

    怕只怕,那一天会比想象中的久……

    话落,商楚儿索性直接起了身子,迅速的跑上二楼,出来的时候肩上已经多了两条黑色的肩带,后面微鼓,她的东西本来也不多,这一个大黑包足以容纳。

    申凌硕没看楼上的人,直接起身出了门,一句话也没说。

    商楚儿对上周伯立马喜笑颜开,拉扯着肩带,“周伯,帮我跟廖姨说一声,还有你周伯,我会想你们的”

    商楚儿说完直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急促的跑步声,渐渐无声。

    周伯的眼里有些干涩,看了眼厨房,知道廖姨肯定在里边,只是不愿出来。

    傅思纯看了看,心里嗤笑,真以为自己多重要,然后开始慢慢的品味着桌子饭菜,只是此时的餐厅及客厅,除了她自己,空无一人。

    ~~~~~~~~~~~~~~~~~~~~~

    车内。

    商楚儿被强行拉到副驾驶座上,黑包放到车的后座上,而申凌硕就坐在一旁,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车窗半开,烟雾基本上都随着车窗外的风而飘走,无声无息。

    就像此时车内的人,太过静默。

    “你有没有想过…你若真是池晚的女儿,你和我会怎么相处”

    申凌硕率先打破了沉寂。

    “那我就如你所愿,彻底离开这地,越远越好,再也不见…”

    商楚儿说的话,弥漫在清冷的空气里,头一直转向车外,这一句更像是对着车窗之外而说的。

    申凌硕心里突然沉痛,但面上依旧淡漠。

    这一刻,他似乎忘了,这不是他昨晚亲口对商楚儿说的么,呵呵…

    申凌硕突然启动了车身,车子开始移动,只是很缓慢。

    此时外面的天早已全黑,天气的变冷,导致街上的人少了很多,这样稀稀疏疏的人影,再一次让商楚儿心里透着难以言喻的凉薄,失落更甚。

    她喜欢冬天,却不喜欢冬天的街,因为太清冷。

    她喜欢安静,却讨厌一个的独处,因为太孤寂。

    果然,还是印证了那句话,人都是矛盾的。

    就连《世说新语》里也说到:花开生两面…

    更何况,是人呢?…

    直到过了很久,商楚儿以为申凌硕不会再说任何话了,却不料他突然出声,“如果你真的是池晚的女儿,我不让你好过…”

    商楚儿身子一颤,难道他在碧尘里说的那些话,都是…他根本就不确定池晚和自己的关系?!!

    商楚儿脑海里突然闪过无数个想法和念头,他在试探?

    商楚儿猛然转过头,而眼前突然一晃,颈间骤然一痛,身子倒在一旁,只觉得车身在晃动,意识渐渐虚无…

    申凌硕看着‘沉睡’在一旁的商楚儿,刚刚用力致商楚儿昏厥的那只手,有些微颤,随之紧捏,单手撑着方向盘,眼底如同黑不见底的漩涡。

    当一个人决定孤注一掷的时候,定然是抱着必死的心。

    而此时的申凌硕就是如此,他虽然不清楚Jarvis为什么会突然间就放了傅思纯,难道他不想要那些最为重要的商业机密?

    作为一个商人,绝不会做这样事,到嘴边的肥肉,不仅踢开,甚至是亲自送到别人的嘴边。

    而就在昨天的时候,一串国外号码,突然打进申凌硕的电话,说要让申凌硕实现自己的承诺。

    原来那人就是Jarvis…

    声音听不出任何异样,显然是经过处理的。

    电话中,Jarvis居然说可以不要商业机密,并重复着,他只要商楚儿。

    申凌硕冷笑,想要就要?

    只是最后,Jarvis突然提到池晚,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所以,带着商楚儿才是最重要的‘筹码’,申凌硕自然也清楚,如果商楚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怕他们之间的隔阂会越来越大,他只希望今晚能够顺利,如果出了差错,他一定到死也陪着商楚儿…

    车速突然加快,紧闭车窗,副驾驶的位子早已放平,商楚儿平躺着,身上盖着申凌硕的那件黑衣。

    申凌硕开启了暖气,轻点了音乐…

    一首Apologize无限循环—

    ……

    It’s too late too apologize…(你说的抱歉已是太迟)

    it’s too late……(真的太迟)

    too late…(太迟)

    ……

    车窗上,也渐渐布满星般细雨,雨点渐渐密集。

    申凌硕看着商楚儿,眉宇透着悲凉,他现在不能说,却只能用这首Apologize,也不知道是欺人还是自欺。

    但人始终无法预料,直到他的后悔来临,或许当时那个夜晚,不应携她,甚至…放她走……

    可惜,后悔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