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6 颓废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5本章字数:3011字

    严昕也只是看了看,问了单云,也没有问出什么,她知道自己苦了‘商栎’,可是如今‘商栎’这副样子,却莫名的让严昕心里担忧,难道是什么事出了差错?

    而‘商栎’什么也不说,在锦帛闷了一会便离开了,回到了医院,心里还一直希望能看的到商楚儿,可回来后,病房里空空如也,‘商栎’突然想给商楚儿打电话,可是不能。

    而当晚的时候,‘商栎’没想到的是,商楚儿居然来了,只是进来后,很安静,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商栎’。

    现在的商楚儿已经十七岁了,高中的学习很紧张,她每晚都很忙,而对于‘商栎’…

    商楚儿坐在床边,病床内并没有开灯,商楚儿只是静静的坐着。

    好一会儿才终于开口,“商栎,我最近很忙,你好像也睡了很久,今晚再来看看你,我以后不会在待在这了,商家请了新的护工,至于…以后,我有机会会来看你的,再见”

    说完,商楚儿起了身子,这时,商楚儿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顺势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床上的‘商栎’突然皱了皱眉,而商楚儿直接挂了,没有说什么,然后径自离开了房间。

    暗黑的病房,只留下‘商栎’一人,幽幽的睁开眼睛。

    脑海里只想着刚才是谁…打给商楚儿的电话。

    后半夜的时候,单云进了病房,却不见‘商栎’的人,今晚似乎没说要出去,可人呢?

    此时的‘商栎’一直跟着商楚儿身后不远处,一直跟着,直到看到商楚儿进了商家的大门,他就一个人站着看了很久,才转身离开。

    继而过了几天,商楚儿再也没有来过医院的病房。

    ‘商栎’再也无法平静的待着了,突然想到商楚儿今年已是十七,那…

    可到最后,‘商栎’回到商家后,商楚儿对自己的陌生,让‘商栎’无法接受,可谁又料到半路突然出来一个申凌硕…

    让‘商栎’不得不一夜之间,如此仓促的要了商家的董事…导致很多计划一半作废。

    呵呵…

    ……

    车内,两人的思绪都在飘渺。

    “顾子衍…”

    商楚儿嘴里突然低语,这个名字就像一个陌生人。

    “是我…我一直没变”

    顾家…

    商楚儿突然一怔,猛地抬起头,“顾家…那我上次跑进的那个地方…”

    “对,你上次进入的,就是顾家的锦帛”

    商楚儿想起上次自己误入那里的时候,心有余悸。

    “楚儿,我当时不知道是你…”

    顾子衍额头贴着商楚儿的额头,歉意深深,想起那件事,顾子衍的全身似乎都泛起凛冽。

    “那…是你把我从里面带出来的?”

    “嗯,楚儿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商楚儿一直以为是申凌硕把自己从那阴暗的地下室待了出来,结果…是他。

    ~~~~~~~~~~~~~~~~~~~~~~~~~~~~~~~~

    此时,碧尘。

    夜越来越深,房间内的傅思纯一人躺在床上,躺在申凌硕的床上,她早已洗浴干净,身体芳香四溢的等着申凌硕。

    傅思纯再次看了看表,此时已经凌晨两点,整个碧尘轻悄悄,安静的有些吓人。

    周伯和廖姨早已回了房间,客厅的依旧亮着,只是空荡一片。

    明天真的是自己结婚的日子么?傅思纯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申凌硕的电话不是打不通,而是无人接听。

    他为什么不接?他把商楚儿送去哪里了…

    这时…不知道哪里的手机声突然响起,傅思春四处看去,不再房间内,似乎是在外边,拉开窗户,傅思纯在二口的看到庭院内有一个手机不停的闪烁。

    傅思纯立马跑了下去,在花园里找到那个手机,紫色的女士手机。

    看了来电,上边显示的是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基本上全是陈青荣的,还有唯独的一个,是申凌硕,时间显示就是一分钟前。

    傅思纯难以压制的火气,手里紧攥着商楚儿的手机,刚想一把扔的远远的,突然顿住。

    看了眼手机,脸色泛冷。

    为什么她给申凌硕打电话不接,他却转眼打给商楚儿!

    她不相信申凌硕会真的喜欢商楚儿,她不信!

    而此时的申凌硕仍然在原地,只不过是坐在车里,喝着酒,抽着烟,乍一看,申凌硕堕落了。

    头发因雨水的关系,有的贴在鬓角,显得有些凌乱。

    脸色泛着潮红,车内全是浓烈的酒气和烟雾,然而他也不开车窗,车内瞬间便全都是迷蒙烟色.

    刚才是因为醉的关系,他打通了商楚儿的电话,可没人接,他怎么会不知道,商楚儿不会接的他的电话,可他还是忍不住,他想她了…

    他的电话在车内,一遍又一遍的响,他看到了,但不接,因为不是他想看到那个人的名字,他不想接…

    此时,他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响了一遍又一遍。

    申凌硕眼睛已经开始迷离,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他看了眼手机,分明是母亲两个字,他生生看成了商楚儿三个字,连忙接起——

    “楚儿,你干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伊琳在电话那头,刚要开口,突然顿住,申凌硕说话似乎有些含糊,但语气里的渴望让伊琳的手微颤,要不是傅思纯打电话说申凌硕还没有回去,电话也联系不到,伊琳到现在也不会知道申凌硕此时竟然是这个样子,这不是他儿子该有的样子,该有的说话语气…

    “阿申,你在哪里?”伊琳的声音有些不稳,终于开口问了一声,可那头突然被挂断。

    伊琳怔住,十几年来,申凌硕从来不会对自己这般,从来都是百依百顺,就如同这次一般,她决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娶池晚的女儿,申凌硕在不满,可到最后还不是答应了么,答应自己他会娶傅思纯,可现在…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可…

    这时,伊琳的房门突然被踹开,伊琳一惊,猛然站了起来。

    申宗林站在门口,声音低沉恐怖,“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伊琳下意识的向后退,她知道,申宗林在见到商楚儿的第一面起,心里就发生了变化,她不允许,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居然为了同一个女人以及的她的女儿来毁了自己的下半辈子,就算申宗林不爱自己,但也别想在见到和池晚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她恨池晚那张脸!

    “怎么?你心疼了?可惜她不是池晚!你的梦又破了”伊琳恨恨的说着,眼里的泪水开始积聚。

    “我一直觉得留着你的命就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事!”

    申宗林突然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满脸的阴霾。

    伊琳害怕到了极点,她知道,此时在激怒申宗林,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弄死自己,他除了池晚,对任何的一个女人从来都是残忍的,伊琳的双泪早已留下,“池晚到底有什么好!她不就是漂亮么,除此之外,她和那些被你玩过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申宗林一掌扇过去,伊琳嘴角伴着血丝,身子彻底的倒在地上,甚是狼狈,头发散乱。

    申宗林一脚踩在伊琳的手腕处,用力的碾压,“说,商楚儿到底是池晚和谁的女儿!”

    伊琳紧咬着下唇,一副打死不开口的模样。

    申宗林双眼一眯,“你是不是告诉我儿子…商楚儿是我的女儿!”

    伊琳的身子猛地发颤,她知道申宗林一定从背地里调查了商楚儿,有些事根本瞒不过申宗林这只老狐狸。

    “你既然知道,问我干什么!”

    申宗林更加用力踩碾着伊琳的手腕,伊琳痛苦的呻吟,只能让申宗林更加暴怒。

    申宗林直接抬脚踩上伊琳的肩胛处,冷硬的皮鞋,让伊琳心里产生恐惧,她突然不敢再开口说话,不敢在惹怒申宗林。

    此时,‘砰’一声,再一次被踢开,申凌硕东倒西歪的身子站在门口中间,身子来回的晃悠,眸光没有焦距,单臂突然扶住门框,稳了身子。

    申宗林眯了眯眼睛,冷笑了一声,冲着伊琳,“看看你生的儿子,简直就是一个窝囊废!就因为你的一句话,呵呵…把自己的女人拱手送人,你还真是‘慈母’!”

    “不准你说他,阿申,你,你怎么…”

    伊琳用力用双手弄开那只冰冷坚硬的皮鞋,但仍然坐在地上,看着门口的申凌硕,伊琳突然哭出声来,“阿申,你相信妈妈,我会给你找一个最好最能配上你的女人”

    伊琳支起身子走到门口,申凌硕身上的酒气呛人,但看着伊琳的眼神有些猩红,“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说完,申凌硕头突然猛地栽进地面,一蹶不醒。

    “阿申…阿申……”伊琳突然跪下去,抱着申凌硕的身子。

    一旁的申宗林冷哼一声,冷眼撇了眼,转身走了出去。

    房内只有伊琳抱着申凌硕哭泣的声音,她用力晃着申凌硕的身子,怎么也晃不醒。

    醉酒的申凌硕低语着,“你不能容忍申宗林心里有别人的女人,你恨了一辈子,那我…把楚儿送给顾子衍,她会恨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