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8 怨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25本章字数:4059字

    顾子衍一走,商楚儿又睡了会,睡的很香,原来自己可以这么没心没肺!

    一直睡到十点,商楚儿是被饿醒的,肚子一直叫个不停。

    睁开眼睛,身子缩了缩,看向窗户外,好大的雨!

    这么冷的天应该快下雪了吧,一直下雨。

    下了床走到窗子边,彻底拉开窗帘,窗外的雨像连着线的线珠,远看白芒一片,联成洁白的婚纱,这个时间,申凌硕应该已经和傅思纯一起了吧...

    商楚儿使劲晃了晃头,别再想了,现在她该考虑的是她的学业该怎么办?

    她现在不能出门更别说去学校了。

    原来这场虚伪的婚礼,最后受害的居然是自己。

    “顺其自然吧...”商楚儿自言自语的叹息着。

    因为公寓里很暖和,只穿了毛衣里边的一件白衬衣,然后从卧室走了出去。

    关尧一直在门外守着,一个响动后,突然就窜到房门口,把商楚儿吓了一跳,差点喊了出来!

    关尧一看商楚儿呆了,连忙笑嘻嘻的说道,“呃...商小...不是,嫂子,我是关尧,你是不是想吃东西了,顾少走的时候都吩咐过了,你想吃啥?跟我说,我叫人去买!”

    嫂...嫂子!...

    商楚儿看着这个男人长得很结实,看身子就是猛男类型,但是这张脸,和身子怎么这么不搭,就像那种打橄榄球人穿的衣服那般,身子很壮,为什么脑袋还有脸型......

    商楚儿不知道怎么形容,脸长的很阴柔...

    “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自己做就好了,不用买了,额...你吃了没?”商楚儿半响问道。

    关尧一愣,“我...我不饿”

    “噢”

    商楚儿没在说什么,绕过关尧走进厨房里,打开冰箱后,里面各种蔬菜瓜果,新鲜牛奶,肉质,应有尽有,一看都是今天刚买的,新鲜的很。

    原来顾子衍这么细心...她以前怎么不知道......

    肚子已经饿的不行,商楚儿立即开始做饭!

    电饭煲里蒸上米饭,然后开始准备炒菜......

    茄子,辣椒、洋葱、西红柿,肉片...烧茄子准备好,还准备一盘凉菜,香辣海带丝...

    意外发现冰箱里还有几块鸡翅,有些冷冻,商楚儿最喜欢吃烧烤类的东西,当然毫不犹豫拿了出来...

    将蒜、辣椒,酸橙汁、一半香菜、橄榄油极烧烤酱一同放到冷袋混合均匀,在家盐、糖、胡椒粉等佐料...最后放入烤箱,等三十分钟就OK啦!

    商楚儿极满意这道菜,她特意学的,想不到顾子衍的厨房居然什么都有,什么也不缺,只等米饭蒸好就开始炒菜...

    而厨房外的关尧一直好奇商楚儿能做什么饭啊,一个小丫头的...

    可过了一会,厨房内传出能把人的馋虫都能勾出来的菜香,还有股烤肉的香味,关尧立马就不淡定了...其实他早上根本就没吃饭,就是怕这小丫头突然醒来,万一跑了他没法根顾少交代啊。

    关尧就站在厨房门外,想进去看但又没有,只是突然感觉...家里有女人的感觉居然是这样的,有饭香味,感觉到不赖!

    此时,商家。

    顾子衍刚到商家就收到申家取消婚礼的消息,商永声一看顾子衍来了后,一脸的殷勤,“哎...阿栎啊,这申家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取消就取消,我也是刚收到消息”

    “嗯,既然这样,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申凌硕婚礼怎样对顾子衍来说,无关紧要,只是看不了申凌硕纠结的模样了,呵呵...

    商永声立马上前,走到门前,给顾子衍开了门,“好好,也怪我..消息打听的太慢,让您白跑一趟...”

    顾子衍看也没看商永声,直接走了出去。

    而刚出商家的大门,商禹和唐音正好走了进来,商禹看见'商栎'后,脸色难看,似乎根本不想说话,可身边的唐音却直直的盯着顾子衍,自从顾子衍从痴傻一夜之间变成商家董事后,在唐音的眼里,顾子衍不知道比唐禹强了多少,就外表来说,唐音从没想过原来'商栎'竟然长的这么好...

    唐音很少见到股顾子衍,但每次见到后,都迫不及待的想靠近想说话,可顾子衍从来不看她一眼,况且她现在已经是商禹的准老婆了,唐音心里闪过无数个后悔的念头...

    商禹的脸本就难看,看到唐音看着'商栎'的样子后,当时就快气炸了,强忍着直接走了进去,把唐音扔在一边。

    顾子衍本就没在乎,更没看唐音看过来的眼神,随意的走了出去,略过唐音的身边,唐音的脸微微泛红,看到顾子衍并没有看自己的时候,脸色有白了白,泛着青,又看了眼商禹就把自己直接扔在原地自己就走了,唐音的小姐脾气立马上来,转身就离开商家,说好今天来探讨婚事,唐音此刻却没什么心情了...

    而进了门的商禹,更是将一张脸黑到了底,上了二楼,框的闭了门。

    何叶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语气阴阳怪调道,“你说你都活了大半辈子了,这个年纪居然卑躬屈膝的讨好自己的儿子,还要看他的脸色过日子,哼...”

    “有意见就滚出这个门,我看你出了门还有什么能耐!”商永声毫不留情,手指冲着何叶恶狠狠的吼着。

    何叶脸顿时憋的通红,一句没反抗,起身就上了二楼。

    商家,现在早已成了顾家的产业,而商永声,只不过一个傀儡幌子罢了。

    顾子衍上了车,拿出手机,先给发了商楚儿发了个信息,—小楚儿吃了没有?我在外边想吃什么?

    顾子衍坐在车里,点着一根烟,等着商楚儿回复的信息...

    而此时,傅思纯面前的一个手响了几声,点开一看,显示是商栎。

    傅思纯看了内容,总觉得怪怪的,阿申不是把商楚儿送给Jarvis了么?可...

    傅思纯又看了看短信,难道商楚儿是和商栎一起?!怎么会和商栎在一起呢?!...

    过了半响,顾子衍皱了皱眉,看了好几眼手机,没反应。

    这丫头还在睡觉?

    顾子衍直接拨通商楚儿的手机,响了很久,无人接听...

    顾子衍脸上透过一丝担忧,立马挂断,打给关尧...

    通了——

    “顾少?”

    “楚儿呢!”

    “阿?噢噢...嫂子在厨房做饭呢”

    嫂子...做饭?!!!

    顾子衍听到后笑了笑了,似乎脑子里都想到了那个丫头做饭的样子...

    “好,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顾子衍一脸迫不及待的模样,脸色温和。

    而傅思纯看到'商栎'的来电,手颤了颤,不敢接更不敢挂,只任凭响着...

    只是脑子里一直想着,商栎,商楚儿...

    顾子衍刚一进门,一股浓郁的饭香味,顾子衍心里一暖,这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其实只要有了商楚儿,顾子衍就觉得什么都够了...

    关尧还一个劲的站在厨房门口,一时间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响动,回过头的时候,顾子衍就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关尧立马上前,对着顾子衍树了个大拇指,“顾少眼光真好”

    这话明显有巴结的嫌疑,不过顾子衍爱听。

    “嗯”

    顾子衍毫不客气的应了一声。

    厨房里的声音刚停,顾子衍立马起身,关尧还没有反应过来,顾子衍已经走进了厨房,看着商楚儿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袖子完全挽起,头发挽在侧边,小脸有些绯红,手里的铲子还没有放下,看见顾子衍就站在门口,笑着看着自己。

    “我帮你端”

    顾子衍讪讪的摸了鼻子,这丫头似乎天生呆萌,其实他早就知道了。

    “我…我不知道你要回来,不过应该够吃了吧”商楚儿还有些木讷的看着顾子衍。

    “够了,我们两吃不完的”顾子衍一般说着一边端着饭菜。

    “可…还有关尧的”

    关尧脸一僵,瞬间感到顾子衍的目光,憨笑了几声。

    “你没吃饭?”

    关尧脸一青,“其实,我不饿…”

    “嗯,那就少吃点”

    顾子衍突然又冒出来这么一句,关尧无语,顾少这是怕自己吃的太多了,有了女人的男人,果然心都是偏的。

    三人开始吃饭中——

    顾子衍自然是和商楚儿一起,关尧一人在沙发上的桌子上。

    这是必然的,关尧早就料到了,不过商楚儿做的饭真是香啊,关尧超不过几分钟,全吃完了。

    而这边餐桌上,两人细嚼慢咽的吃着,和关尧的狼吞虎咽恰恰相反。

    商楚儿看了看关尧,低声说着,“他好像很饿…”

    顾子衍撇了眼身后的人,贴近商楚儿身边,“他那是吃撑了…”

    关尧:……

    “额…那你多吃点”

    商楚儿让着顾子衍,自己便吃了起来,其实她早就饿了。

    顾子衍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身子一直慢慢靠近商楚儿。

    今天做的饭,居然吃了个精光,一点都没剩下。

    饭后。

    顾子衍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盒子,商楚儿愣了愣,看那个形状,商楚儿突然低下了头,没在看顾子衍,总觉得这一切是不是发生的太快了?

    “楚儿,申家的婚礼取消了”

    商楚儿一怔,取消了?

    她看着顾子衍,他眼睛一直看着自己,商楚儿知道,他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噢,反正和我也没关系了”商楚儿淡淡的说着。

    顾子衍看着商楚儿,他比商楚儿大八岁,在一些事情上,他或许看的更透彻,他甚至看出来此时的商楚儿的内心就像是一个极不平衡的天平,她在衡量的过程中,两边总是不会同时轻重,顾子衍知道,她在犹豫,一些胡思乱想的想法让商楚儿静不下心来。

    所以,顾子衍在开车的路上,就已经做了决定,商楚儿如果心思一直摇摆不定,那他也会如此,他第一次觉得内心不安有多难受。只有让她彻底成了他的人,他才会安心。

    “楚儿…把手伸过来”

    商楚儿一怔,眼睛看着那个精致的小方盒子,她知道顾子衍想干什么,可…可是……

    “我觉得会不会太快了,我还…”

    “楚儿,你不相信我?还是你的心里放不下以前的事”

    顾子衍捏着盒子的手紧了紧,想听到回答可又怕承担后果…

    此时的关尧突然站起身子,身子直直的走了出去,不转头,也不回头,因为他感到主子不对劲,他还是走为先。

    这种事,他可不想参与。

    空气凝结。

    商楚儿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她不知道该不该拒绝,难道自己连喜欢谁也分不清楚么?还是自己真的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

    或许是因为自己才离开申凌硕的时间太短了,应该是这样的吧,嗯。

    “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

    相对这个回答,顾子衍的心说不上好或不好。

    看了眼商楚儿的模样,顾子衍最终还是心软了,他不想看她为难的模样。

    “好”

    顾子衍还是收起了那个东西,无疑那是戒指。

    商楚儿看着顾子衍突然站起身,没有说任何的话,走进了卧室,只有商楚儿一人坐在餐桌上发着呆。

    ~~~~~~~~~~~~~~~~~~~~~~

    申宅。

    此时的申凌硕慢慢苏醒,翻了个身子,以为在自己的床上,单臂胡乱的摸索着,似乎是习惯,但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忽地睁开眼,却看到自己的母亲坐在自己的床边,满脸的憔悴。

    可申凌硕此时并不想说话,他也知道今天的婚礼必定被取消,他只无所谓而已。

    “阿申,你说…你是不是只要商楚儿”伊琳突然开口,声音暗哑。

    申凌硕没有回应,他十几年来,从来不会像这一刻,对伊琳的话产生极度反感…

    不愿听,更不愿回答。

    只因她还是自己母亲,他选择沉默来压制暴怒。

    申凌硕的不予回应让伊琳有些崩溃,她的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可…可是……

    “世上女人那么多…”

    “男人也多,你为什么要选申宗林?”

    申凌硕之直接开口打断,不想再听下去。

    “你…你在怨我?阿申?”伊琳说话重了几分。

    “如果我说不是,那就是最可笑的话!”

    申凌硕猛地起身,身子还有些微晃,头闷,一声不吭的出了房间。

    伊琳看着申凌硕的背影,他的儿子已经着了魔,唯一的办法,或许就是断了他的念想,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商楚儿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