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你还我人情的机会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8本章字数:1336字

    因为淋了雨,我发了39度的高烧,可是我不敢请假。

    在药店买了几块钱的退烧药吃了就强撑着跑去上班了。

    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话,人在倒霉到了极点之后会反弹,会变好。

    反正我周四的时候接到了公司的设计师考核选题,而我竟然通过了。

    那个平时经常找我茬,说我的作品烂创意差,说我在浪费公司资源的主管刘庆田破天荒对我客气了不少,他找我谈话,说了给我加固定底薪,还说我后面有提成了,但是培养一个设计师不容易,我要跟公司签三年的劳动合同。

    我就一个成教大专的学历,在外面好一点的公司找设计师工作也不好找,一想到新胜达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乐得不行,当即就签了这个卖身契。

    因为工作上面起色越来越多,而且这几天冯文科都没有打扰我,我的心情好了不少,大周末的去骑行回来,就窝在家里画一些可能永远也无法变成实物的图纸,然后用那个买来的二手打印机打出来。

    没有想到,我竟然在晚上十点多接到了张竞驰的电话。

    他那边很吵,他的声音模糊成一片,但是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他说:“你还我人情的机会来了,过来国贸LV酒吧接我。”

    电话随即被挂断了。

    我思虑了不过三秒钟,就鬼迷心窍地赶到了LV酒吧。

    我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喝多了的人,好不容易才在一个卡座上面找到了张竞驰。

    他半仰着脸趴在那里,眼睛微闭,与前几天的冷漠疏远不同,他的脸上多是沉寂的醉态朦胧。

    我迟疑纠结了一下,最终小心翼翼地用手推了推他说:“喂,你还好吗?”

    周围那么吵,估计他也听不到。但是估计我推的那一把起了作用,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斜视了我一眼之后,突兀地将手搭上来。

    很快,他身体的大半重量全数压在我身上,我扶着他走得踉踉跄跄,在冷冽的风中他似乎清醒了一些,却把更多的重量压过来,我的脖子上全是他呼出来的热气,他有点模糊地说:“打的走。”

    我接过他的话茬问:“你家详细地址是什么?我不认路。”

    我得到的却是沉默以对。

    在路边僵持了不下五分钟,我问了不下十次,却只得到了一声又一声的嘟哝回应。

    我原本想把他带到旅馆去开个房间给他,但是一摸口袋,身份证没带。

    而我又不敢伸手去摸他的身上是否有身份证。

    这样天寒地冻的,我断然做不出把他丢在天桥上拍拍手走人的事,但是他却明显被这恼人的寒风吹得没了耐心,他嘟哝着把手禁锢得我更近,有点不耐烦地往我的脖子上面蹭了蹭。

    我全身的血液差点倒流上脑,身体不自觉地僵硬了一下,最后脑子一热,拦了一辆车,直接把他带回了我住的地方。

    原本我想把他放在沙发上,但是却发现沙发驾驭不了他身体的长度,而我的手也被压得发麻,这样墨迹下去我手都要断了。

    实在没辙,我只得将他放倒在床上,手忙脚乱地把他的鞋子扒了,给他拉上被子盖住。

    他不知道是醉得厉害还是困得厉害,我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就跟一根了无生息的木头一样,任由我摆布。

    有些鬼迷心窍,我拉过来一小板凳就坐在床头那里,内心兵荒马乱,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脸看。

    这是我第一次跟这个男人如此接近。

    我可以看到他浓密的睫毛,看到他紧闭着双眼下的愁眉深色,可以看到他下巴青色的胡茬。

    我就这样一直盯着他的脸看,一个冲动之下,我的手不自觉地伸过去覆上了他的脸。

    哪怕他冷漠而疏远的,他的脸颊也是温热的,就跟大冬天里面一个暖乎乎的火炉一样。这样巨大的反差让我愣了一下神。

    也就是这样一愣之间,我的手忽然被张竞驰的手覆盖上来,我一个紧张,差点尖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