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7你还有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1本章字数:1537字

    张竞驰冷着一张脸飞奔过来,他朝着冯文科的脸上就是一个挥拳,冯文科一个措不及防被他打得从椅子上面摔下去,他又是狠狠地抬起脚连踹了几脚。

    房间里面另外一个男的想上前去帮忙,张竞驰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说:“我劝你最好不要得罪我。”

    那个叫老陈的男人就如同一只呆鸡一样定在那里,眼睁睁看着张竞驰帮我松开了绳子。

    张竞驰俯下身来,跟他脸上阴冷的神色很不搭,他异常温柔地说:“不要怕,我在。”

    我被张竞驰抱着往外走的时候我还在瑟瑟发抖,我却紧紧地捏起了拳头,被玻璃碎片割开的伤口受到了压迫显得更痛,我浑然不觉,只觉得外面那一场大雨是我这一生遇到过最让我难过的大雨。

    没把我送回去甘坑,张竞驰直接把车开回了他家。

    关上门之后,张竞驰沉默着找来了医药箱想给我处理一下伤口,我避开了一下,很是跳跃地问:“我想先打个电话,可以把你手机给我用一下吗?”

    张竞驰怔了一下,他很快将手机递了过来。

    我把手机拿过来,颤抖着手指按下了这些年我滚瓜烂熟却不敢轻易打扰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

    我有点茫然地快步走到阳台那边,我很快对着话筒说:“妈,是我,李橙。”

    睡着了被叨扰醒了,我妈黄日梅很烦躁的语气说:“怎么这个点打来?”

    除了要钱的时候跟我多说两句,她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咧开嘴想笑一下,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我说:“我只是想问问你,我跟李大军,是不是只有李大军是你亲生的,我是在路边捡来的。”

    那头的火气蹭蹭蹭就上来了:“他是你哥,别整天李大军李大军的叫。你今晚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说话都不利索!”

    我不再像以往那样她一稍微生气我就内疚不安,我继续说:“如果李大军偷电缆被人抓住了,估计不止蹲牢三年吧。“

    那边忽然就暴怒了。

    语气比之前更尖酸刻薄,劈头盖脑骂人的话就像现在外面那一场大雨一样无情地倾泻而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鬼。你哥得罪你了?你非要这样诅咒他?你从小到大就没什么良心,我养你那么大,关键时候我不靠你我去靠谁?你今天是出门脑子被石头砸了是不是?还是想不给家里钱了,找点事来唧唧歪歪?“

    我听明白了,她没否认。

    我的眼泪忽然比外面那一场大雨还要大,它快要淹没我的世界,我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我说:“那时候很多人在背后骂我破鞋,你把我关屋里饿了两天,你托陈亮把我带来深圳,你甩给我两百块搭车,第二个月就问我要一千块,说是存起来等我哥出来可以用,说这是我欠他的。我那时候工资很低,寄回去之后没多久我高烧不退,5块钱的退烧药都舍不得买,裹着破破烂烂的被子在宿舍里面哭,连饭也吃不上,我打给你,你把我骂得想去死。那时候我理解你,我觉得我是个害人精,我把家里害成这样,你这样对我无可厚非。我手指被夹伤了打消炎针少寄了五十块回去你还是骂我说我狼心狗肺,那时候我还觉得你骂我能减轻我的负罪感。但是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在我与李大军之间选择牺牲我,牺牲我的名声,让遂溪成了我不能光明正大回去的家乡,你还心安理得用我不该承受的负罪感来剥削我。就在今天晚上,李大军他利用我的负罪感,为了五千块,把我骗到酒店去任人侮辱。妈,你们在合伙骗我的时候,有哪怕一丝的愧疚吗?还是这些年,你们对我做什么说什么我都受着,你们就以为我没心肝了,我不会难过我不会难受?“

    我的话说完,我以为我哪怕是一言半句的安慰或者哄骗,却不想还是冷冰冰的那句:“我睡觉了,懒得理你。”

    电话随即被挂断了。

    我有些失神,拿着手机的手无力的垂下,我以为我可以忍得住,可是我就这样不可控制嚎啕大哭。

    突兀的,我被张竞驰从背后一言不发地抱住,他很快旋过来我面前,将我的头按在他的胸膛上,他说:“哭吧。”

    我仰起脸看着他说:“张竞驰,我没有家了。”

    张竞驰微微埋下头,他的脸在我的泪眼朦胧里面模糊成一片,但是他的话我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你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