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过几个人渣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5:15本章字数:3106字

    林肖怡看完了合同的最后一页,抬头就是一愣:“安泽人呢?”

    安泽是她新来的助理,虽然去年才刚刚大学毕业,不过因为她在大学期间就有挺多的社会工作经验,林肖怡就职的这家公司的领导难得破格录取她从助理开始做起。

    因为知道工作得来不易,这个女孩儿一直很努力,从没见过这种一声不响就在工作中失踪的情形。

    好在公司里采用的是一体化敞开式的装潢设计,除了大区经理以上级别,所有人都在同一间大办公室里工作,别的同事总有人会知道她去哪儿了:“刚才看她接了个电话匆匆走出去了。”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市场策划说。

    大概只是到外面去打电话了,办公室毕竟是公共场所,太吵闹总不太好。

    林肖怡这么想着,低头将合同的修改意见输入电脑发送给了业务部门。

    但是当过了半小时安泽都还没回来,林肖怡就觉得不太对了:“刚才是谁打电话给安泽你们知道吗?”

    之前回答她的那个策划咬着笔杆想了想:“她也没说,不过听着是个男的,大概是她男朋友吧?”

    “你还对这个感兴趣啊。”隔壁桌的法务妹子前几天刚刚休完婚假回来上班,听到这个连忙起身趴在屏风上:“我还以为你只喜欢干活呢。”

    “招呼也不打就擅自离岗超过半小时是违反公司规定的。”林肖怡瞥了她一眼,“再说了,上班时间工作就是我老婆,我不喜欢她喜欢谁。”

    “要不你去看一下?”策划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安泽不像是那种会溜号的人,是不是碰上什么麻烦了?”

    林肖怡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办公室在二十二楼,走出去就是电梯间,却没见到本以为会在这里打电话的安泽的身影。林肖怡想了想,等了一会儿电梯,准备下到一楼去看看。

    电梯到了一楼打开后就直接能够看到敞开的大门,冷风从外面灌进来,让没有穿外套的林肖怡一个哆嗦。

    不过依旧没有看到安泽的身影。

    林肖怡顶着冷风挪到门口,刚想掏出手机给安泽打电话,这个女孩儿就一面抹眼泪一面从外面进来了。

    “小安?”林肖怡见她压根没有发现自己,连忙叫了一声。

    安泽回过头来,哽咽了一声叫道:“林老师。”

    “怎么了?”林肖怡揉了揉开始发凉的手,拉着安泽进了电梯,这才感到暖和了一点。

    勉强地笑了一下,安泽有些躲闪:“没什么,不好意思出来这么久都没说一声——林老师出来有事吗?是不是要买什么?我去就行了。”

    “没。”林肖怡说,“我就是下来找你的。”

    安泽看起来有些无措。

    等电梯上到了二十二层发出了提示声,安泽这才低声说:“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

    林肖怡此时已经走了出去,愣了一下回过头来。

    “我们从大学就开始谈,三年多了,我爸妈觉得我差不多年纪该结婚了,就催着我们赶紧把证办了。”安泽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抽抽,不过她一面说一面深呼吸,努力平复自己的生理本能。

    “你不肯?”林肖怡知道她想要说,也需要有个人引导她去说。

    “我男朋友——前男友的意思是让我辞职了再结婚。”安泽有些骄傲地昂起了脑袋,“我就让他滚犊子了。”

    林肖怡轻笑:“好姑娘。”

    两人并肩走进办公室,法务妹子眼尖第一个瞧见了安泽脸上的泪痕有些咋舌:“偶尔有点事情也正常的,就这么一次你也犯不着把人骂哭呀。”

    林肖怡白了她一眼,倒是安泽有些不安:“不是,那个,和林老师没关系的。”她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些破事儿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反倒是坦然了:“就是刚才甩了个王八蛋,觉得自己眼瞎。”她抽了抽鼻子,还真有些可爱。

    大家只听这么点也能明白发生什么了——谁还没有年轻的时候认识几个人渣呢。

    法务妹子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补救:“没事,甩了就甩了,你还这么年轻,多谈几个才知道哪种好呢。你瞧你林老师,二十九了连个对象都没有。”

    林肖怡认真点头。

    安泽有些没想到:“林老师还是单身啊?”

    “嗯,单身。”林肖怡耸了耸肩。

    “你到底谈过没?”法务贼兮兮地问她,“我们都好奇好久了,一直没敢问你。”

    “谈过啊。”林肖怡满不在乎地说。

    “到什么程度了啊?”

    “结婚了。”

    最怕空气像这样突然沉默。

    “怎么了?”林肖怡这才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听她说话,“很奇怪吗?”

    “那现在……还是单身啊?”法务妹子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林肖怡知道她想说什么:“对啊,离婚了。”

    见她好像并不在意,其余人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再谈一个吗?”安泽问。

    “遇见好的当然会谈啊。”林肖怡笑着,“最近别人介绍了我一个优质的,才刚刚接触起来,小安你要是对这种钻石王老五感兴趣,我先让给你啊?”

    安泽涨红了脸:“林老师!”

    几乎每一个人都善意地笑了起来。

    眼看没多久就要下班了,众人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工作,索性收拾一下桌面搞搞办公室卫生,就等下班后各自散了。

    林肖怡理好包穿上外套,也蹬着皮鞋下了楼。

    她今天可是有约的。

    毕竟离婚的时候只有二十七岁,周围不少人觉得可惜,所以总有人会给她介绍一些相亲参加。有一些被她推了,却还总是有一些盛情难却的部分。

    就好比今天这个,介绍人是和她母亲一个医院工作的护士长,总还是要给点面子去瞧一眼,最多就是事后再找些机会拒绝罢了。

    出门拦了一辆出租,林肖怡刚坐下报了地址手机就开始震动了起来。

    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屏幕上赫然显示了两个字——“陈桢”。

    原本还算平稳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恶劣了。

    林肖怡深深叹了口气接起电话:“说。”

    “肖怡……”那个男人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

    “有话你就赶紧说。”林肖怡并没有心思陪他浪费时间,“我还要去相亲,没空闲聊。”

    “相亲?!”陈桢在电话里的声音突然拔高了许多,“你怎么能去相亲?”

    林肖怡冷笑一声:“我怎么不能了?陈桢,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不对,我们谈过恋爱吗?你把我骗得团团转,我为了你和邱闽离婚还和家里闹翻,结果呢?你不是喜欢那朵白莲花吗,怎么不把人家娶回家供着反而天天来缠着我啊?算我求求你了,放过我行不行?不然盛翎闹完我家还不够,是不是还要闹到我公司来?”

    “肖怡,翎翎那里我已经和她解释清楚了。”陈桢有些讨好一般地说,“你先见我一次,我们说说清楚好不好?”

    “不好。”林肖怡嗤笑,“我们还能有什么可说的?无非就是听你讲一些什么——啊,你只是把她当作妹妹看,是她误解了你的意思……谁会和妹妹上床啊?就不怕被她爸打断腿?”

    被林肖怡这么胡搅蛮缠一顿,陈桢有些恼火了:“你别捕风捉影的瞎说。”

    “是不是瞎说你自己知道。”林肖怡玩着手指甲,“而且你的女人恐怕还不止盛翎了吧?盛翎上次找不到你,闯到我家来的时候你在哪里呢?和哪个酒吧妹妹喝酒?”

    “林肖怡!”

    “别以为你嗓门大我就怕你。”林肖怡也抬高了声音,“我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就是就算离婚了也没立刻和你滚上床——简直恶心,你就连头发丝我都觉得恶心!”说完,林肖怡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把陈桢的号码拉黑,关掉手机,拆了电池板。

    除非他能玩心电感应,不然之后休想再和她说一句话。

    “不好意思啊师傅,前面停车吧。”林肖怡同出租车司机指了地方,付了车钱,推门下车。

    她原本将拆下来的手机电池放在了裙子上,下车的时候一时不查,竟然随着她起身掉落在地,被再一次发动的出租车碾了过去。

    林肖怡等车流穿过,这才跑出去将电池板捡了回来——虽然车子的重量不容小觑,不过现在的东西质量都还不错,车子的轮胎也是充了气的橡胶制品,所以虽然捏上去好像觉得有些变形,但是从外观上看来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想了想,林肖怡还是摸出已经放好了的手机来,将电池再一次装了上去,用力按了一会儿开机键,倒还真的照常开机成功了。

    叹了口气,只觉得诸事不顺的林肖怡正准备将手机放回包里,它却又一次震动了起来。

    这一次,屏幕上显示的是“邱闽”。

    那是林肖怡前夫的名字。

    拇指带着犹豫徘徊在接听键和拒听键的上方好一会儿,林肖怡终于还是带着一些愧疚拉开了接听:“……喂?”

    还不等对方回应,街边众人一同响起的尖叫声猛地刺穿了林肖怡的耳膜。她抬起头,看到的却只有一辆开得东倒西歪却还在加速的红色小轿车一个急转冲上了人行道,朝着她撞来。

    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