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撕裂青春撕碎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52本章字数:2145字

    “莫暖心,我已经带着儿子搬进来了,你居然还能呼呼大睡,心真大啊!”

    一杯加了冰的凉水无情的泼倒在我头上,彻底将我从睡眠中激醒!

    站在我面前的女人,衣着优雅,妆容精致,很有些名媛淑女的气质。

    只是此刻,她正以一种极度嚣张的眼神瞪着我,这眼神毫不掩饰地暴露她心中得意。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我家的?”陌生的女人闯进来,令我警惕起来。下意识的用身体挡住了仍在熟睡的女儿。我生下她仅仅只有几个小时,连续两天,我被阵痛折磨得死去活来,完全不知道家中竞悄然发生着巨变。

    女人微笑着坐入我最喜欢的椅子里,还不忘闲逸地跷起腿,双手把玩着用来泼我凉水的杯子,她挑挑眉,开始自介绍:“我叫柏雅,是你老公的床上伴侣,我进来时,是你亲爱的婆婆亲自接待的。”

    床上伴侣!四个字令我心中恶寒,差点吐出隔夜饭,真亏她能说得出口。

    她提起我婆婆,之前我阵痛的时候,除了接生的医生,我确实一直没有看到她过来。

    “所以,你是我老公的情人?”

    柏雅笑容妩媚地点点头,“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对于我来说无论情人还是小三,不过是个称谓,不重要。”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小三都无耻,但是你绝对是最没下限的。”

    “哈哈哈。”

    女人开心的大笑起来,我意外这话还能触动她的笑点。

    “莫暖心,你不必害怕,我并没有要你家破人亡,我也不是要完全霸占你老公,我要的,我只是做陆太太,让我的孩子认祖归宗。”她回过头,向着门口喊了两声,“吴妈,你进来。”

    很快,房门打开,吴妈抱着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

    “吴妈……”吴妈是陆家的保姆,我怀孕期间一直都是她照顾我。

    我看向吴妈,吴妈则很为难的低下头。

    而被她抱在怀里的小男孩看到我后,居然很可爱地咧嘴笑了,孩子的笑容天真无邪,可爱之极,可此刻,我只觉这笑脸是对我婚姻的最大的讽刺。

    小男孩也就一岁多,漂亮的五官,无论是眼睛、鼻子、眉毛和嘴唇均跟陆明森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惊愕地后退了好几步,亲子之间的基因遗传是没办法忽视的。

    许久,我木讷地看着孩子脸,心头裂开一道道的口子。

    “情人就是情人,你想打破游戏的规则,只会引火烧身。”我极力想要维持住做为一个正妻的尊严,可是在这个孩子面前,再多的说辞都变得苍白。

    “你们的婚姻就是一张纸,何必在我面前摆谱呢。”柏雅笑意更深了,我全身战栗,她说得言简意骇,好像她所说所做都是正大光明的事。

    “这张纸是陆明森心甘情愿跟我签的,你就没有。”我用力的捏住衣角,用力的想要回想起我的婚姻是从何时起开始变质的,可即使再用力也无从忆起。

    “哈!”柏雅大笑着站起来,向我面前逼近,“我现在确实没有,但是不要紧,我已经为陆家生下了嫡子长孙,我的儿子就是明正言顺的陆家未来的继续人,这事实改变不的事实。”柏雅转而看向我身边,换出一个惋惜的表情,“听说,这么这孩子才出生几个小时呢,啧啧,真是可怜啊!一出生就要没有妈妈,她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不过,若这孩子乖巧懂事知道叫我一声妈咪的话,我倒也可以考虑……对她好一点。”

    “你放屁!”我情急之下伸手推开她,隐忍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我的孩子轮不到你操心,陆明森他要是真的想要跟你重组个家庭,你让他亲自来跟我说,但若你没那个本事,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

    柏雅被我推得一个趔趄,很快就稳了脚步,挑衅道,“让我住进来的人就是你老公陆明森。”

    “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会相信,而且,我只要一天没离婚,你就见不得光,上不了台面。”我被这个突如闯进来女人气得战栗,特别是看到她端详我的女儿时,可怕的眼神,我无法确定她会做出什么事,“吴妈,送客。”

    柏雅嗤笑出声,“莫暖心,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吴妈不过是个下人,下人怎么能管主人的家事,何况,她也不敢得罪我这个未来的女主人。”

    鸠占鹊巢更明显了,看来她在见我之前,已经对陆家的下人扬过威。

    “你要是再不滚,我就报警,告你私闯民宅无理取闹!”

    “我的儿子是陆明森的亲骨肉,血缘这种东西是造不了假的。”柏雅将孩子从吴妈手上抱过来,送到我面前,最后还直接塞到我手上。

    我抱着满身是肉的小家伙,面对孩子照镜子似的脸,一下子陷入到慌乱无措中。

    “莫暖心,这个孩子他叫陆耀祖,起这个名字的人是你老公,而且,我告诉你陆太太这个称谓我今天是要定了。”柏雅每说一句,就向前欺近一步,而我抱着她的儿子节节败退。

    最后,我退到窗边,后背贴到冰凉的墙面上,退无可退时。

    我看到柏雅面色冷酷地抓起了小桌上的水晶花瓶,然后,她用阴狠地眼神冷笑着看向我,在我惊呼出声的时候,她手起瓶落……

    随着一声碎裂响,柏雅那张漂亮的面孔已经遍布血色。

    她居然用花瓶狠砸额头,残忍自残!

    “你疯了吗?”我将孩子放到床上,起身就要阻止,可是她却更加疯狂地扑向我,嘴里还振振有词。

    “我的确是疯了,为了我的幸福我就是要疯狂一回。但今天这个家里只能出一个疯子。”

    “你想干什么?”我双臂被她牢牢钳住,皮肉被她指甲戳破,疼痛惊心。

    “莫暖心,我要干什么,你很快就要知道了。”

    那之后,柏雅就惊声尖叫起来,“来人啊……杀人了……陆太太她疯了!”

    ……

    我最亲最爱的丈夫,在令我怀孕的同时,还让另外一个女人有了身孕!

    诸如此类的传言,我向来是不听不信,可现实却……却如一记闷棍,将我打入嗜血的地狱里。

    这一天,是我嫁给陆明森的第一千天;也是我生下女儿的好日子;

    还是被小三登堂入室的日子。

    在我25岁的这天起,我迎来人生中最可笑、可悲、可怕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