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大事不好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0本章字数:3601字

    韦奶奶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第一时间新闻在播:一处施工平台坍塌,场面剧烈,求援人员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

    没等这条新闻播完,韦奶奶就给儿子打电话、电话已经打不通。

    明事理的老奶奶清楚,这个在施工的平台,就是儿子的一个在建工程。儿子这回是完了,人身已经失去自由,进去是肯定的了。

    儿子的电话打不通,韦奶奶给孙子漆小凡打电话。这个电话也打不通。

    今天这是怎么了?

    关于父亲的消息,漆小凡得到的比奶奶早。韦奶奶看的是电视新闻。漆小凡看的是微信。这会,郁闷至极的漆小凡,关掉手机,只想去做一件事:喝酒。

    漆小凡在酒店门前泊了车。他进酒店时,迎宾员立马将原本程式化的笑容变换、换成由衷自然的媚笑。

    上前来一位甜美的女性引导员,亮出“你请”的手掌,姿势很好看,一只手伸在前,身子稍许侧着,与漆小凡保持五六十公分的距离。

    漆小凡的脸上没有表情。他的心情压抑,今后,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不可能再这样的显摆了。

    大厅里不少食客们,不约而同地向漆小凡投来羡慕的目光。他们进门时,虽然都享受到这种星级化的服务。可是呢,上帝和上帝也会有区别。漂亮引导员自然的微笑,叫在座的食客们发现了不平等。却又没借口挑剔。

    漆小凡在一张台面前,优雅的坐下,手包丢到台面上。台面服务员接替了引导员,上前,一只手曲起,在胸前,上身微微前倾,问:“漆先生,您,想要点什么?”

    漆小凡的脸色阴着,右手抬起、抬起的位置高出桌面,说:“照旧”。

    服务员转身离去,漆小凡从手包里拿出香烟,还有一支造型别致的打火机,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牌子是某某至尊的。香烟点着,随手把烟盒并打火机撂往台面上。不想,打火机在台上弹跳了一下,居然蹦掉地上了。

    心情糟透的漆小凡,嘴巴狠狠地奴了一下,闭上眼睛。

    麻痹,今天没遇到一件顺心的事。

    服务员过来,帮漆小凡从地上捡起打火机。

    漆小凡睁开眼睛,看着服务员把打火机放在面前。他说了声“谢谢。”

    说出这一声谢谢后,漆小凡先惊了一下。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事。无论别人为他做什么事,就是替他偿命,他也不会说声谢谢。他有理由:我花钱到这里来,我是大爷。即使我做错了什么,你们都得顺着我。因为,我有钱。

    有钱,就是上帝。有钱,我高兴了就任性。

    任性惯了的漆小凡,今天,却说了谢谢。

    漆小凡被自己的改变,感动了。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改变以往的习惯。

    今日的张狂,就要成为明日的黄花。这是肯定的了。因为,父亲出了这样大的事。

    没出事前,漆小凡就是纨绔子弟。独生子女,家庭条件好,家中雇有佣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说起他的长本事,是他十二三岁时,学会自己系鞋带。

    现在,父亲出了这样大的事。他们家的好日子,肯定是到了头。

    一瓶五粮液,被漆小凡喝下有八两。

    醉了。

    没有醒来。

    法医检查,漆小凡吃错了东西。加之神经错乱,他中毒了。

    没有死掉,算是万幸,却转换了物种类型。漆小凡变成一只猫。

    变了物种的漆小凡老后悔、悔不该在情绪不好时喝酒。

    情绪不好时喝多了酒,要么不出事,一旦出事,就是大事。

    最让漆小凡后悔,甚至心有不甘十分郁闷的,至今没和心中的女神言雪牵上手。这次事件一闹,想和女神言雪牵手的事,想也不敢想了。哪个美女愿意和一只猫进洞房啊?除非,这个美女,有恋猫癖。

    过后,漆小凡又想:这是传说中的天命,一个劫吧。

    这样想过,也就释然:成一只猫,也好。老爸出了事,成了众矢之的。他出门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他没了好背景就没有了资本,还有什么好张狂的。隐身了,成了猫,可以躲开一些狗仔们的眼睛,可以躲开一些人的指指点点。

    成了一只猫,在地面上匍匐而行,目标小多了。挺好,挺好。漆小凡反倒开心起来。

    松果体的关系,漆小凡还认识自己的家。

    只是,家,进不去了。

    漆小凡在大院子前徘徊。再进去呢,还是不再进去?刚才是进了大院子的。进了院子,进不了家门,只好又从院子里出来。家门被上了封条。这种封条,不好随便撕掉的。

    这时,强富来到漆家院子前。强富的脸上笑笑的,得意啊。他一直和漆小凡的父亲明争暗斗,最终,棋高一着的他赢了,赢得十分漂亮。

    大人们的事,漆小凡不清楚、清楚的是强富和父亲经常赴同一个酒席,经常参加同一个会议,逢年过节强富还到家里来拜年什么的。漆小凡看到的只能是父辈表面上的东西,内里的,他不清楚。

    父亲在位时,漆小凡只知道玩,什么好玩、玩什么,而且还要玩出花样。他与一般人的玩有所不同。他从骨子里,遗传来父亲的天资,两个字形容:聪明。

    聪明人即使玩,也与常人不一样。

    变成猫的漆小凡,与一般的猫不一样。养眼,让人过目不忘。

    强富看见了这只让人养眼的猫。

    “漆向东什么时候养了这样一只猫?”强富自言自语。

    由漆小凡变的这只猫,属于孟加拉系,有着壮硕的身材。这种猫的骨骼很大,肌肉厚实,皮毛光滑柔软。一句话,谁见了都想伸手摸一把。

    强富并不是一个喜欢宠物的男人。可是,这时,他却对眼前的这只猫有了兴趣。

    属于奇怪的心理:如果,把这只猫带回去养起来,会让自己的心情大好的。看见这只猫,就会想起自己的胜利。赢家,是应该有战利品的。这只猫可以算一个吧。

    强富蹲下身子,抬起右臂,肥厚的手掌向里,招呼漆小凡。

    漆小凡没了去处,这时遇见可以算是同父亲共事的人,就有了一种亲切感。漆小凡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可是父亲的仇人啊。

    这时候的漆小凡,十分的温顺。这同没有变身之前,截然不同。之前,真的是人模人样的嚣张得很。可能是变身后物种的特性吧,漆小凡没了往日的张狂。何况,处境不一样了,他的思维方式也随之变化了。应了那句老话:到什么山,唱什么歌。

    漆小凡的步态先是迟疑不决,后来居然有些小小的跳跃,到了强富的面前。人的天性决定的,漆小凡要尽快的找到归属感。

    强富抱起了漆小凡,转身,走出百十步,上了停在路口的车。这是一辆骑士十五世装甲越野车。

    将漆小凡放到车座上时,强富还亲切的抚摸了一下。强富的眼神是和蔼的,眼神中的意思和手上的动作,传递给漆小凡一个感觉:乖,听话,有你的好。

    漆小凡很想和强富说上话。他变身后,和人沟通的能力还在。

    强富却没有和漆小凡说话的意思。强富是那种沉默寡言平时不发威、发威后就是老虎的男人。

    漆小凡有了一种被冷遇了的感觉。

    强富在开车时,不时的瞄漆小凡一眼。强富想了,这东西,应该有个名字。原先应该是有名字的。现在,成了他的战利品,名字也要更新。

    强富瞅了漆小凡一眼,说:“今后,你就叫呆宝。听清楚没有,你的名字叫呆宝。”

    漆小凡对这个没有异议。名字只是一个识别符号,叫什么都行。你就是叫我臭蛋,我也认领了。好歹,我有一个去处,不至于没地方吃饭,没地方睡觉。让我睡草丛里,可不行。

    强富专心开车,再不答理漆小凡。

    无聊的漆小凡,伏在车座上打起了瞌睡。

    漆小凡无论是做人,还是变成了猫,都是帅气有加。

    他的脑袋宽阔,楔形,轮廓圆溜溜的。额头到鼻梁微微有点弯,鼻梁延伸到眼睛以上。脸部宽阔丰满,高挺的颊骨。短耳朵的根部比较开阔,耳尖也是圆的。大眼睛就是椭圆形,从侧面看过去,有点凹陷,两眼之间的距离比较的宽。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鼻子和眼睛、眼睛微微向上吊,颜色金黄色,与毛色互相协调给人很舒服的感觉。颈部和头相比,显的粗而长。后脚呢比前脚稍许长一点。脚掌大而圆。粗壮的尾巴上有着颇具特色的斑纹。

    漆小凡知道自己的优势、优势就在于这个美丽的身体。是人的时候,叫帅气,现在,还是说成养眼好些。

    来到强富的家中。也是很大的院子;也是很大的房子;也是独门独户的别墅。对于这些独特和大,漆小凡不稀奇,甚至于,麻木。他家也有,只是被查封了。

    强富家没有其他人。这让漆小凡好奇。强富怎么会是孤家寡人?

    不解。

    留到以后慢慢来分解吧。

    强富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纸包、纸包已经被油浸润。

    漆小凡的肚子已经饿了,咽了口水。

    强富把纸包里的东西放进微波炉。

    站在微波炉前,强富再次打量漆小凡。这个打量,同之前的不一样,眼神中多了些欣赏。可能是越看越顺眼的关系吧。

    只一会,强富打开微波炉,拿出的是两个鸡腿、鸡腿放进旁边的一只雪白的碟子里。强富做这些动作时,显出温文尔雅,习惯性的用手扶了一下眼镜。

    漆小凡就在强富的脚边,仰头看着。微波炉打开后,飘香、香气让人有了食欲。

    强富端起碟子,来到西餐桌前。

    漆小凡识货,看清楚了,这张西餐桌是梨花木的。

    没有跟着强富走。这是漆小凡的个性决定的。别说是新的主人家。即使在自己家,吃饭时,都是母亲三番五次叫他、他才来到桌边。母亲说过漆小凡,叫你吃饭,就像是请客。

    漆小凡没有一次把母亲的话当回事。因为这个德性,漆小凡有了一个优点,就是做事有始有终。玩游戏,总得玩出一个段落吧。电脑上看电影,总得看完了吧……有始有终。

    强富向餐桌前走去时,漆小凡去另一个方向。

    漆小凡去到墙角的一个花架前,轻轻的一跃,得,腾空而起,180度的旋转。好漂亮的招式。他跳到花架旁的窗台上。

    强富是看见了漆小凡的动作。

    漆小凡被强富看得很顺眼了。

    强富从鸡腿上撕下一块,并从纸巾盒子里拽了一块纸巾。他把撕下的鸡腿肉放到纸巾上托着,再放到地面上。

    麻痹的,有这样给人吃东西的吗?漆小凡看见强富这样做,心里来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