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寻找漆小凡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0本章字数:3870字

    强富改变了主意。还是让外甥把这只猫送给言雪比较好。要是自己亲自送过去,以言雪已经卸任总经理的情况看,不太对等,虽然她是首长家的千金,那又怎么样?何况,参与扒拉言雪背景的人中,他也伸了手。

    电话叫来外甥齐福来。

    齐福来见舅舅改变了主意,高兴啊。

    强富明白外甥在打什么算盘,再次告诫:“你可是给我听好了。送给言雪的这只猫,必须完好无损。”

    “知道。知道。”齐福来的头点了像捣蒜,说:“舅舅放心。只要是您的安排,我都是不折不扣执行的。”

    齐福来抱着漆小凡来到言雪的住处。

    按了门铃。

    等开门的这会,齐福来不禁又要想:言雪咋想的。好好的,有家不回,却要住到外面来。

    转念,齐福来又想:这也好。要是言雪住家中,他不可能也不可以这样的频繁出入了。

    想到这,齐福来暗自笑了,以小人之心度出他人的心思:住在外面自由啊,没人管着,想怎么来着,都可以啊。

    开门的是一个女生,二十四五岁模样。她就是言雪。男人看到她都会有所心动的,或是嘴巴痒痒忍不住想赞美,或是觉得秀色可餐忍不住咽唾沫。

    齐福来朝言雪的脸下看去。那里有他认为波浪汹涌的景色。只是看了一眼,他就开始咽唾沫。

    其实,只是齐福来储存在脑子里的一个想象、想象源自于夏天里。这个季节里,大冷天里,波浪汹涌被厚实的衣裳包裹住了,他看不见的。

    言雪也看向对方的脸下。她看到来人的怀里抱着一只品相极好的猫。

    “你这是……”言雪的目光落在猫身上。

    齐福来说:“我舅听说,你那只安吉死了。他就四处寻找名贵的猫。这不,真的就找着了。我舅让我把猫送来,算是续弦了。”

    言雪白了齐福来一眼,脸上滑过冷冷的笑,说:“续弦?用词不当吧。齐福来,你这大学是怎么读下来的。不会是买的文凭吧。”

    齐福来的脸红了一下。他最怕有这样的把柄落在言雪的手里。这样的把柄,是要被言雪扣分的。

    为了掩饰尴尬,齐福来转移了话题。

    “言雪。报告你一个好消息。真的是好消息。”

    言雪没有问什么好消息,只是转身,向里走。

    齐福来跟着,进了客厅。

    在沙发上坐下,带来的猫,也随之放在沙发上。

    漆小凡的身子落到沙发上,即刻有被解放的感觉。被齐福来抱着的滋味真的不好受。他以为变身猫后,接触这里的沙发应该有不同的感受。以前,人模样时,没少坐这里的沙发。

    齐福来不再卖关子,说:“漆小凡失踪了。”

    言雪愣了一下。

    “好好的。怎么会失踪?”言雪不相信。

    齐福来说:“他父亲出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言雪问:“他父亲出事,与他失踪有什么关系?”

    齐福来说:“你想啊。以前,他多么的神气。就像他是国民老公,走到哪都是八面生风。看人不用正眼。哦。也不全是。他看你不但正眼,还恨不能把你给吃了。”

    “怎么说话来着?”言雪唬了齐福来一眼。

    齐福来说:“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一直看那个小子不顺眼。”

    言雪的目光在齐福来的脸上刮了一下。

    已经是猫儿身的漆小凡,注意到言雪这个时候的眼神。

    齐福来说:“在对漆小凡的评价上,我俩的看法完全一致。”

    “谁和你一致了。”言雪又说:“不要自以为是好吧。”

    齐福来说:“漆小凡不在这里,你不要嘴硬。我还不知道你,看他是一百个不顺眼。原本呢,你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让他在你面前出现。现在,他父亲进去了。哦。我说错了。其实,你这背景,用不着怕任何一个人的。”

    这个话题,言雪不接。挺无聊的一个话题。

    言雪给了齐福来一个任务。

    “你想办法,看能不能把漆小凡给找出来。”

    齐福来不解啊。漆小凡失踪是多好的事啊。失踪就失踪了呗,还找他干吗。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言雪见齐福来半天没有反应,又问:“行不行?”

    齐福来啧嘴,说:“行是行的。只是,我觉得啊,没意义。”

    “我要找他算账的。”言雪说这话时,声音中明显带着恨意。

    “算账?那小子欠你钱?”

    “……”

    “不会吧。他不缺钱的。他不会向人借钱的。我知道的。那小子身上随便抽出一张卡,账面上的钱,都不是小数目。”

    “你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让你办件事,这样的费劲。算了,不用你去找了。我自己找。我就不信,找不到那家伙。”

    漆小凡听见了刚才两个人的对话,也听清了言雪后半句的自言自语。他也就纳闷了,言雪说要找他算账、算账?算什么账?他可是糊涂了。

    齐福来有些尴尬的在那用手挠痒、痒在后脑勺上。

    言雪问:“你这会来,是不是专门送这只猫来的?”

    “是啊。我舅听说你的安吉死了,很为你难过。他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弄来这只猫。他让我把这只猫送过来,也好减轻你对安吉的思念。安吉,死了,不能复生。你想开些。不管怎么说,那就是一只猫。”

    言雪的眼睛微微的闭了,嘴巴微微的分开,神色中还是对安吉有许多的留恋和不舍得。

    齐福来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接起时,起身,去到窗户下面站着,对话的声音貌似压低了,其实还是不小。他是要让言雪听见,找漆小凡的事,他已经在进行。

    其实,齐福来一直在找漆小凡。漆小凡失踪后,齐福来像失去了什么随身携带的东西,挺没劲的。以前,一直和漆小凡斗、斗过赢的次数很少。现在,漆小凡的父亲出了大事,逮起来了。现在再斗,哈哈。齐福来认为自己一准可以占上风。

    “还是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应该有一点吧。好吧。你继续给我找。我就不信,漆小凡会有上天入地的本事。有两个地方,你应该去查。一是派出所,看看漆小凡的户口,销了没有。二是去火葬场,看看有没有烧过他。”

    漆小凡恨不能伸出爪子,上去抓齐福来脸。

    麻痹。你个王八蛋,就这么希望我死。我就是变着法子,也要好好的活着。气死你,气死你。漆小凡已经愤愤然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情况,齐福来说:“好。我马上过去。”

    齐福来向言雪告辞,说:“我那边还有些事。我走了。”

    “你把这只猫带走。”言雪说:“这只猫,我不要。我的安吉,离开我没几天。我不可能接受一个新的。再说了,你拿来的这只猫,原先在哪里生活,我不知道。”

    齐福来问:“你是要它的简历吗?”

    言雪反问:“它有简历吗?”

    齐福来说:“只要你想要,我怎么的,也得帮你搞到这家伙的简历。”

    言雪说:“等你拿到它的简历,再说吧。”

    这是明摆着的事。言雪知道齐福来搞不到关于这只猫的简历,所以就这么说了。

    齐福来心中已经有谱,到宠物商店编造一个简历,太容易了。

    愚蠢的男人,总是认为漂亮的女人好糊弄。也是,言雪的眼睛大。有个说法,大眼的女人好糊弄。还有,言雪的波波大。也有一个相对的说法,波波大的女人没脑子。

    别看齐福来在言雪面前俯首帖耳一副甘当奴才的样子,心里可是认为,面前的这个女生好糊弄。

    既然言雪暂时没打算要这只猫,齐福来可是小小的得意了。

    齐福来打算把这只猫带到他的住处,不打它,不骂它,却要活活的饿它三天。一定要饿到这只猫在屋子里乱窜,听那被饥饿折磨后的惨叫声。即使舅舅查问起来,这只猫的身上没有伤痕,也就不能把他怎么样。而且,他还有说词:这只猫饮食上太难伺候,饿的。

    离开言雪的住处。齐福来将怀里的猫丢在车的后座上。言雪不要,他要。漆小凡一直跟他斗。既然斗不过漆小凡,现在,可以拿他的这只猫来出气了。

    齐福来压根儿就不知道这只猫就是漆小凡。

    漆小凡知道齐福来这会在打他的主意。齐福来和他舅舅的那一番对话,漆小凡可是听见了,也听清了。他把那些话复制在心里。

    现在,漆小凡清楚的认识到,他是一只猫,怎么斗,也斗不过齐福来。要是以前,没有变身之前,齐福来简直就不是他的对手。那时,他耍齐福来,就像耍猴一样。

    坐在后座上的漆小凡,脑子里转开了。一定不能跟齐福来去他家。进了齐福来的家门,那就是一个死。

    不想束手待毙,只有一条路好走,就是瞅一个机会逃跑。

    漆小凡终于瞅着了一个机会,是齐福来停下车开车门的时候。漆小凡哧溜一声,窜下车,没命的往强富家跑。

    在没有识别出强富的真面目前,漆小凡对这个人还算是有好感。现在,好感肯定是没有了。反感却是有了。有了反感,还要往强富家去,自有他的考虑。

    强富对齐福来说的那番话,要把品相无损的他送给言雪。这是漆小凡真真切切听见的。起码的说,目前,强富不会虐待他。

    漆小凡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进入虎穴后,漆小凡还想做什么?

    肯定是搜集有用的有利于漆家的信息。

    搜集到这些信息又能有什么用途呢?

    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漆小凡已经铁定了一个目标,如果是强富陷害了他的父亲,他一定要报仇的。

    齐福来发现就要被他虐的猫跑了,赶紧去追。

    人追猫,肯定要是费劲的。偏偏是,齐福来是一个不爱锻炼的人,身子又是这样的胖。他拖着笨重的身体,追到舅舅家的大院子前。

    得,这只该死的猫,居然蹲坐在院子前的小十字路口旁,样子像是在等齐福来。

    齐福来释然。感情,这只猫挺能替他考虑,也挺聪明的。

    好吧。先让你进家去,趁你不备,老子再逮住你。到时,老子非剥你皮。

    眼看,齐福来来到漆小凡面前。

    漆小凡向前一个小的跳跃,竟然在空中玩了一个180度的转身、转身后,落地了就往强富家的院子跑。只是,跑的步子不快,像是有意等齐福来跟上来。

    齐福来又撒开腿脚跑起来,跟上来。眼看就要弯腰抄起这只该死的猫、猫儿已经害得他气喘吁吁地,就差没吐血。

    漆小凡突然加速,蹭地,腾空而起,越过荆棘筑起的栅栏。

    齐福来傻眼了。这只猫身手敏捷。

    这道荆棘栅栏有一米高,宽度起码有五十公分。每一棵荆棘上、上上下下浑身带刺、刺如戟状,相当的坚硬,且锋芒毕露。

    漆小凡在院子里了。他得意的跳到窗台上,盯着院子外的齐福来。而且,他还“喵”地一声。

    挑战呢。

    这可是刺激了齐福来的神经。他,齐福来,斗不过一只猫。这事要是说出去,丢人可就丢大了。

    怎么的,都得逮住这东西。剥皮的事,以后再说,先找根枝条,鞭上三十鞭子。麻痹的,害得老子到现在气还喘、喘不过气真难受。

    齐福来哈下腰,低头,两只手支在两边的腿膝上。他感觉胃不好受,有要吐的感觉。

    麻痹的,老子让这只该死的猫给玩了。齐福来愤愤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