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作孽啊那个疼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0本章字数:3250字

    强富有了新想法,要为这只猫换一颗牙齿。换上牙齿后,再把这只猫送给言雪。到时,哈哈……可就能派上大用场了。强富为自己的这个创意暗自得意。

    开上拉仇恨的骑士十五世装甲越野车,强富带上这只猫,去外省。那个宠物医院,在业内可是有很大名气的。不仅仅是基于这个考虑,还有呢,就是在外省做这种事,即使透风,不会透到他在的这座城市来。

    强富做事,考究细节上的精细,不要留下后遗症。

    漆小凡并不知道强富这一趟出远门,做什么。他有些好奇。自己就这么受宠了吗?强富就这么喜欢自己,离不开了吗?出远门,应该是办正经事的。即使是旅游或者找乐子的事,不应该带上他吧。这,要是换成他,是不会像强富这样做的。

    强富的这种做事风格,漆小凡真的有些开眼界,但是看不懂。

    不过,也好。可以跟出去,看看强富都有哪些“光彩夺目”的活儿。还是人身时,漆小凡对这类事,可是有兴趣的。没想到,变身猫后,也还有这等好福气。

    没办法啊。谁让他叫漆小凡呢。命就是这样的好。

    漆小凡怎么也没有想到,大的痛苦,大的磨难,在等着他呢。

    骑士十五开进宠物医院时,漆小凡这才发现,情况不妙。原以为,带他出来,见大世面,不见大富豪,就是游山玩水。万万没想到,到这样一个地方。这可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啊。

    到宠物医院来,肯定是他漆小凡的问题了。漆小凡这就纳闷儿,我的身体可是好好的,自己都不知道哪儿出了毛病。

    宠物医院设有贵宾室。强富径直地走了进去,提着漆小凡。

    这会的漆小凡,装在笼子里。

    贵宾室里只有一个人,当然是接待人员。医院的接待人员是位偏中年的男士。

    强富进去,没有寒暄,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

    穿着白大褂的接待人员起身迎接,做出手势,让强富在沙发上坐下,随即送上一杯热茶,还有小点心。这种点心,人可以吃,宠物猫也可以吃。在这里,人和猫是同等待遇。墙上有一行字,比较的显示,属于广告类语言:小动物和人是平等的

    伺候好人,接待人员把强富放在地面上的笼子提起,放到他的桌面上。接待人员坐下。

    漆小凡感觉上,他的地位最高,可以平视,或者俯视屋里的两个男人。

    强富再次提出自己的要求。

    接待人员有些犹豫。毕竟,这一类的业务,以前没有涉及过。强富要求的,可以说是第一例。

    漆小凡的眼睛盯着强富。如果他还是当初的人,今天,二话不说,上前去就是一拳,肯定把强富打的吐血。无奈,现今的漆小凡,是一只猫,而且是关在笼子里的猫。

    出门时,漆小凡想过,干吗要把他关进一个笼子里。这可是非人的待遇。他现在,明白了强富带他到这里来的目的。生气,恨,已经没有用。现在,即使有人虐他、他也只能干瞪眼。

    干瞪眼之后,漆小凡做出了力所能及的反抗。他拼命的用爪子抓笼子,抓到哪里是哪里的疯狂。他想逃离这个笼子,他要离开宠物医院。

    接待人员看着这只猫在抓狂,却无动于衷。

    强富却是笑了。

    “我的这只猫,听懂人话。我的这只猫,可以说成天下第一。”强富竖了大拇指,给漆小凡点了一个赞。

    漆小凡不想要这个第一,不想要这个赞。他只想哭。现在的处境,好无奈啊。

    他好好的牙齿,强富却要给换掉。虽然只换一颗,那也是免不了的疼啊。

    接待人员看了漆小凡一眼,说:“好可爱的啊。只是……”

    强富见接待他的人啧嘴,看出眼前的这个人属于能吃不能做种的青帮蚕豆,于是提出自己的意愿,要见医院的院长。

    接待人员说:“这个事,我能处理的。用不着惊动院长。”

    “是不是钱的问题?”强富说:“要多少?你开一个价。我现在就支付。”

    “哦。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个比较棘手的技术问题。”接待人员再次用了审视的目光,把强富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接待人员有了结论:这是一个有钱的金主。这单生意,虽然有一些风险,还是能做的。这个人先带了私心算了小账,签下这一单,提成肯定可观。

    为了保险起见,接待人员拿出一套宣传资料,放到强富的面前,说:“您先看看,有一个初步的的印象。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强富打量了这一套资料,要是真的静下心来看,没有一个小时,收不住。他还是笑笑地点头。这种处理事情的手段,强富在创业初期是常用的。缓兵之计。

    接待人员出去做什么了?

    正如强富猜测的那样,去向院长汇报。接待人员说这事太棘手,自己做不了主。院长听了汇报,摇头,给了指示。

    “好大的事。装一颗有窃听功能的牙齿。给他装。他这是防女人的。不是防着老婆给他戴绿帽子,就是防着小三算计他。给他装,价钱要向上拉到位。这种人的钱,不赚白不赚。”

    接待人员回到强富的面前来,脸上的笑容开始放大,这单手术的价位也就开了出来。

    “这位先生。我反复考虑了,这个手术,有很大的风险。”

    漆小凡惊了一下。不会吧。不会把小命丢在这里吧?

    “风险?”强富复述了接待人员的话。

    接待人员点头,说:“你考虑一下,是不是还要做?”

    “换一颗牙齿,会有很大的风险?你们医院是空有其名啊。”强富的脸上滑过了一个耻笑。

    接待人员也就笑了笑,说:“我说的风险,不是技术上的。做这个事,你明白的。一旦被追究,很麻烦的。”

    强富笑了,也听明白了,说:“你们就这心态做生意,赚不了大钱的。好吧,五万就五万。”

    五万元换一颗牙齿,肯定是贵了。但想到这颗牙齿可能发挥的作用,也就不算贵了。

    强富要了医院开户行的账号,随即用银联卡转账。

    生意还没做呢,手术还没动呢,强富就把医院要的钱划了过来。

    接待人员不得不感叹:这就是有钱的主啊。

    漆小凡被一个保镖模样的男子从笼子里捉出来,放到了一个架上。四只爪子都被固定起来。这个时候,他就是想跑、跑不起来了。

    给漆小凡动这个手术的,是这家医院最好的医生。

    漆小凡看一眼这位医生,心就醉了。这可是一位大美女啊。

    美女医生说:“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宝宝。摸着它身上的毛,我的身体都被融化了。”

    听见美女医生这般说,漆小凡立马安静下来。

    “我有这么高的颜值吗?”漆小凡从来没有这样不自信过。

    美女医生又说:“怎么就这般的乖顺呢?真是一个好宝宝。”

    漆小凡听到这一说,就越发的乖顺身子也就更加的柔软。现在,就是疼死了,他也不会动弹一下的。

    还好。这个手术动的,漆小凡没有疼痛的感觉。他得承认,麻醉医生的技艺就是厉害。还有,美女医生的容颜,也有麻醉的作用。

    漆小凡这边的手术很成功。

    护士请美女医生到那边的床位上,也是一个手术。

    美女医生说了同样的话:“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宝宝。摸着它身上的毛,我的身体都被融化了。”

    漆小凡听见了美女医生在那边床位上说的话,怎么这般的耳熟呢。不是对他说的,是对那一只狗说的。哦。刚才,美女医生在这边,就是这样说的。

    漆小凡侧脸向那边看去。

    麻痹的。漆小凡心中来了气。他明白了,美女医生说的是套路话,每天都会这样说。所有的“病人”,都被她动听的声音给骗了。

    早知道是这样,就不那样的配合了。现在,漆小凡即使后悔、后悔没用了。没人理睬他了。他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医生说了,只要再躺四五个小时,就可以出院了。

    强富不知道跑哪去了。漆小凡的目光四处搜寻,没有见到强富。

    以前,漆小凡也曾经在医院的病床上呆过。那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他,不寂寞的。小兄弟们时不时的过来,陪他聊天,告诉外面的消息,甚至是他们闹出的翻天复地的变化。

    现在,没了这个待遇。自从变身后,小兄弟们都不认识他了。即使从身边过,也不正眼看他。悲催啊。现在想想,只有言雪还在关心他。对了,言雪说要找他的,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不是在找他。

    手机是用不上了。他变身后,手机也丢了。丢在一个什么地方,已经无从知晓。能有什么方法,可以和言雪联系上呢?

    傍晚时分,强富来到医院,接出漆小凡。

    骑士十五世上了高速公路。

    这样平坦的路面,怎么会有颠簸的感觉?因为,漆小凡感觉到那颗牙齿的根部有痛的感觉。一阵,又一阵的疼痛,就像是颠簸引起的。

    麻醉剂的功效过去了,被动了的一颗牙齿,疼死人了。漆小凡恨死前面这个开车的人。强富,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想出这个鬼主意。我会跟你没完的。漆小凡恨恨的。

    牙齿被换了后,漆小凡明白了。嘴里有了一颗原本不属于他,现在要和他同命运的牙齿。这颗牙齿,已经具有窃听功能。

    强富这一招毒啊。漆小凡已经意识到,他可能成了强富的马前卒。漆小凡不得不想,强富是为了齐福来拿下言雪,才装上这颗牙齿的吗?

    漆小凡摇头,显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