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动静太大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244字

    进到屋子里,要美娜没有舍得把猫放下,还抱在怀里。

    “放下吧。”齐福来提醒要美娜。

    要美娜说:“这只猫,真的是漆小凡的?没骗我吧?”

    齐福来说:“这个,有必要吗?”

    “哦。那我再抱一会。”要美娜说这话的声音不大,几近是喃喃的。

    齐福来没有听清楚要美娜说的话,问:“你嘀咕什么?”

    “哦。没什么?我是说,要是把这只猫给我,就好了。”

    “你还不嫌猫多。你家中有五只了吧?”

    要美娜说:“加上这一只,六六大顺。”

    “别打这只猫的主意。”齐福来说:“这只猫,肯定不能给你。”

    “为什么?”

    “我舅舅的。他说这只猫不给别人的。”

    “那我再多抱一会吧。”要美娜说着,又亲吻了这只猫。

    漆小凡可是难受死了。以前,还是人身时,这个要美娜就想时不时的找借口,要贴上来。每回,他都瞪眼给禁止了。现在,可好,任其宰割了。

    要美娜闻到了这只猫身上的香味。

    “肥仔。你有没有发现,这只猫,身上好香哎。”要美娜把这个发现告诉了齐福来。

    齐福来说:“可能是抹了香水。我舅舅用香水的。”

    要美娜说:“不管是什么香水,我一闻就能闻出来的。这只猫的身上,不是香水味,是自然的一种水果味。好像水蜜桃的香味。”

    听要美娜说的这样的玄乎,齐福来过来,抱起猫,凑近,闻了。还真的是,一种近似水蜜桃的香味。

    “不是香水味吧。”要美娜从齐福来的手里,把猫又抱了过去,鼻子又凑到猫身上,像是吸氧似的,眉目之间,一副尽情享受的样子。

    齐福来看不下去了,说:“喂。这只是一只猫。你瞧你,出息不。至于这样吗?”

    要美娜不管齐福来这时的情绪,只顾自己的感觉。她闭上眼睛,运气丹田。她甚至想象,难不成,漆小凡身上有什么特殊的香味,连带养的猫也有特殊的香气。她把这种好闻的香味,同齐福来身上的味道做了对比。齐福来身上,是一种浓重羊油油脂的味道。

    “好了。把它放下吧。”齐福来用手拽了要美娜,说:“猫身上的味道,再好闻,也不如你身上的好闻。”

    要美娜的身子忸怩了一下,说:“干吗呢?大白天的。”

    “大白天,又怎么的。又不是第一次。”齐福来又拉了要美娜的胳膊。

    要美娜半推半就的最终还是顺从的跟着齐福来,进到卧室。

    漆小凡卧在沙发上。他的牙齿又有了阵痛。这个阵痛,甚至可以理解为他的想象出现的。这颗疼痛的牙齿,接收声音时,会发生颤动声吗?对于这方面,还真没有常识。反正,音箱发音时,会有颤动。

    联想开始,继续下去。漆小凡猜测,这个窃听器的接收,是强富的手机呢?还是那个豪宅里的电脑?

    猜测继续。凭强富做事的谨慎度,用手机接收的可能性有,但,不会大。最有可能的,就是家中的那台电脑。那座豪宅里,有一个房间,是强富的电脑室,里面有好几台电脑,还有监视器什么的。

    确实,强富的那间电脑室,可不一般。漆小凡曾经溜进去过。强富怎么也不会想到,抱回家来的这只猫,是漆小凡变身的。因为只是一只猫,强富不可能对一只小动物也要做防范。

    强富的电脑室,将那座房子外,另四座也是他名下的房子,全都连上了监控。也就是说,那三个前妻和孩子们,还有那一个被金屋藏娇的女生,全在他的监视之下。

    当时,漆小凡有这个发现,并没觉得怎么样。现在,联想起来,觉得这个人,相当的可怕。

    自然的,漆小凡想到自己的父亲,怎么可能是强富的对手。对于父亲,漆小凡太熟悉了,一个虽然脾气暴躁,为人却少用心眼的一个男人,如果把强富的手段教给他、他会不耻,不但不会学,还会把教他这个的人骂一通。

    漆小凡这边发挥想象,加之联想时,卧室里有了动静。

    卧室里动静太大了。尤其是要美娜,发出的声音还特别的夸张。有那么兴奋的么?飙海豚音呐。

    漆小凡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进了卧室。跳坐到床头,“喵”了一声。

    这一声“喵”,把在情境中忘情畅游的两个人,吓了一跳。海豚音嘎然而止。

    漆小凡得胜的跳下了床,到室外去了。他怕那两个人被吓后,猛地坐起来,那就可能伤害他的眼睛了。他不喜欢那样的场景出现,尤其不想看见齐福来那个样子。

    要美娜问:“怎么回事?”

    “猫。那只该死的猫。我去弄死它。”齐福来说着,就要起身。

    要美娜拉住了齐福来,说:“得了吧。你一个大活人,跟那只小猫,斗什么呀,斗。我都觉得没劲。太丢人啦。”

    齐福来已经起来的身子,半坐半躺又都不是,一个斜戳在那里的姿势。这个姿势,他正好看着要美娜。麻痹的。齐福来在心里骂了要美娜。难道,我还不如一只猫。我的水平,在她的心目中,就这个等级?

    要美娜看出齐福来是生气了,就服了软的,改口:“好了。你一个大老爷们,跟一只猫较什么劲呀。我是不想你和那只猫斗。你和漆小凡斗,不管输赢,多少可以显出你的爷们劲。你和一只猫斗,即使斗赢了,又怎么样?总不能让我说,你有本事吧。”

    齐福来想想,也是啊。我把一只猫斗败了,能算什么?能到外面去对人吹嘘?

    “行,行。你说的对。”齐福来就势躺下了。

    齐福来这一躺,可是冲一个目标去的。他那个重量啊,可是把下面的人砸着了。

    “啊。”要美娜叫了一声。

    漆小凡听着卧室里两个人的对话,就地打了一个滚。他可以想象到,重量级砸下去,要美娜必须有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漆小凡以为,要美娜可能老半天才能缓过劲来。

    出乎漆小凡的想象,要美娜的承受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要美娜说:“肥仔。你能不能轻点?老娘的身子,再让你这么折腾几下,就算是玩完了。幸福美景,我还没享受够呢。”

    漆小凡呆住,这个女人,骨架不简单啊,防撞能力超级棒啊。

    “对不起啊。我以为……”齐福来道歉,要做无罪辩解。

    要美娜打断了齐福来的话头,问:“问你一个事呵。言雪在你们男人的心里,就那么好吗?”

    漆小凡听着,傻眼。这个要美娜,说话,跳的这般厉害。行船撑竹篙呢,一杆子就从船上跳到了岸上。

    齐福来反问:“现在,好好的,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要美娜说:“好奇呗。我知道,漆小凡就一直想那个言雪。你呢,也不例外。”

    “我没有啊。”

    “别说假话了。我最讨厌说假话的人。喜欢就喜欢呗。这有什么好躲躲闪闪的。比如说,我就曾经好喜欢漆小凡。”

    “啊。”齐福来没有想到,要美娜这样的直接。你喜欢漆小凡,可以暗暗的,干吗要说出来。

    要美娜嘻嘻的,说:“瞧你,就这点出息。我说喜欢漆小凡,你干吗这样的吃惊?”

    齐福来说:“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好疼的。”

    “疼什么呀。现在,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都不正眼看我。我呢,也就想通了。爱一个不喜欢我的人,不如爱一个喜欢我的人。你说,是吧?”

    “对。对。我就十分的喜欢你。”

    “拉倒吧。这话,你留给言雪吧。你对言雪,才是十分的喜欢。你对我,不超过六分的喜欢。这样,也好了,也算是及格了。”

    齐福来还想说什么的,嘴巴张开,却没能把话说出来。他的嘴巴,被要美娜伸手给捂住了。

    漆小凡不知道卧室里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子。他也就无聊的,想再进去看看。

    起身。

    卧下。

    再起身。

    再卧下。

    算了吧。挺无聊的。漆小凡不想和齐福来一般见识。再说,还是人身时,漆小凡就没有正眼看过这两个男女。虽然降格成一只猫,也不至于沦落吧。

    其实,漆小凡做人时,在一些有上进心的人眼里,他就是沦落的。成天无所事事地过活,不是打架,就是闹事。他呢,却不认为这是沦落,认为这是做爷们的事。漆小凡当时有一个谬论,吃喝不用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再不到外面运动手脚,就有可能成为齐福来那样的猪。

    漆小凡的这一学说,被圈子里的人扩散,甚至在微信上转载。

    仅仅凭这一点,齐福来就恨漆小凡一个洞。

    齐福来和要美娜起床了。

    准确的说,要美娜躺在齐福来的床上,还在思念客厅里的这只猫。她有点怕闻齐福来身上浓重的羊脂味。她喜欢客厅里这只猫身上的香味。或许,就是爱屋及乌。一直没机会触碰漆小凡,能够触碰到漆小凡养的猫,也算是奇缘了。

    要美娜来到客厅。

    应该补妆的,她也不补了。刚才的妆,在卧室里被齐福来啃坏了。应该整理头发的,她也不整理了,在卧室里被齐福来揉乱了。

    要美娜到沙发处,抱起这只猫。在她看来,这只猫,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猫。就是体味,也是世界上最好的。

    “这只猫,身上的味道真的好闻。”要美娜心里想的,却要说出来。

    不但过手瘾,还要过嘴瘾。

    齐福来瞪了要美娜一眼。看着要美娜那只手,纤细的,在猫身上,捋什么似的。

    心里有一股气,向外鼓、鼓的齐福来肩膀在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