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难言之隐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177字

    柳青把车停到楼下。这是一辆紫红色的沃尔沃C70。柳青上学时就开这个车。现在,有时她开,有时言雪开。

    言雪抱着这只猫,柳青不时的伸出手,抚摸一下这只猫。

    柳青说:“我喜欢这只猫。”

    “知道你喜欢这只猫。”言雪笑着说。言雪说话时,总是带着笑。不笑不说话,成了她的一个行为标识符。

    进到屋里。小两室一厅。

    言雪毕业后,租房子时,是想租一个单间的。柳青不同意。

    柳青有说法。有时,我会在你这里住。

    言雪说,我俩睡,不就是一张床的事。

    柳青反驳。不行的。要是你被人爱上了,我想在这里住,怎么办?总不能让我打地铺吧。是怕多花钱吧。租两室一厅,钱嘛,我俩对半摊。

    就这样,言雪同意了柳青的想法。

    想想也是,两个人已经商定,要自主创业,上班之外,两个人下班后,可能还要在一起的。这样,商量个事,随时想起来,随时可以面对面的商量。

    可以打电话商量,那样,总缺少面对面的实在。面对面商量,还有一个好处,心虚的事情,可能也会显出实在。有相互依靠的感觉。

    漆小凡又有了接触这里沙发的特别感觉。做人时,来到这里,心情会特别的好。虽然,多数时候,言雪会带着笑容的冷淡他。当时,他也明白言雪冷淡他的原因。整天无所事事地过活,打架闹事之外,就是耍嘴皮子。尽管如此,言雪从来没有撵他走的意思。

    言雪说:“青儿。你看,是不是给这只猫重新洗澡?”

    “好啊。我俩又想到一块儿了。用齐福来的香波,我总觉得,心里别扭。”

    言雪说:“倒不是因为这个。人用的香波,给猫洗,猫会过敏的。要是过敏生个皮炎什么的,猫儿会狂躁不安的。”

    漆小凡头一回听到这一说。在言雪的心目中,猫儿比人尊贵。看来,他变身猫,还是值得的。真的是,有所失,必有所得。

    为了表示赞同,漆小凡叫了一声:“喵。”

    言雪和柳青不约而同的看向这只猫。

    柳青说:“言姐。我俩说的话,这只猫听懂了。”

    两个女生去卫生间里,忙活起来,为给漆小凡洗澡做前期准备。这里的洗浴条件,对于猫来说,比齐福来那里要好。言雪这里,曾经养有一只猫,名字叫“安吉。”

    安吉原本是柳青的。

    柳青看言雪喜欢猫。还有,言雪多数时候就是一个人守这座房子。一个人的寂寞,柳青是懂的。柳青不能天天在这里陪言雪。她有家。长时间在外面过夜,父母有意见。即使是在闺蜜言雪这里,父母也是要闲话的。基于这些考虑,柳青把安吉送给了言雪。

    后来,可能是新创公司的事情太多,两个女生的精力全放到了公司上面,对安吉疏于照顾。安吉病了,没有治好,死了。

    为此,言雪难过了好长时间。这也是关闭公司的一个理由。

    水弄好了。不是在浴缸里,是在一只猫儿专用洗澡盆里。

    言雪去把猫抱了进来。

    这一次,猫儿不太配合。也就是说,漆小凡不太配合。这只洗澡盆,有三个台阶,为的就是猫儿好洗澡。这中间有一个程序,就是打上沐浴露后,用梳子梳洗。梳洗过背部后,要梳洗下面。漆小凡不配合了。现在应该说,这只猫不配合了。

    柳青针对这种情况,发表了感慨,说:“这只猫。洗澡时,不如我们的安吉乖。”

    言雪说:“这只猫,不是不乖。你没有发现吗,它紧收着爪子,不让我们把它仰过来。”

    “是吗?”柳青就好奇了,盯着看了,说:“就是哎。”

    言雪增加了笑的美容度,嘴角也咧开。她发现了秘密。

    柳青眼睛的余光看见了言雪的这种笑容,问:“你怎么是这种笑啊?”

    言雪说:“这是一只公猫。”

    柳青仔细看过去,也就笑了,说:“就是哎。难怪呢。它是害羞,怕丑。”

    她俩以前养的安吉,是一只母猫。

    两个女生为一只公猫洗澡,越发的开心起来。因此,她们给这只猫洗澡的时间也就相对的长了些。

    漆小凡的情绪,与两个女生的,恰恰相反。他有忍受煎熬的感觉。他甚至天真的想,要是哪一天,一不小心,再变身,变回到人。那时,还有脸与这两个女生见面吗?

    本来是言雪主洗的。柳青要替换言雪。

    “姐。你累了吧。让我来帮它洗吧。”

    言雪似乎明白柳青为什么提出这个要求,也就满足了。言雪的手轻轻的甩了几下,甩去手上的水,起身,弯腰,让出位置。柳青顺着移位,接替了。

    “喵。”这只猫叫了一声。

    柳青问言雪:“它,什么意思?饿了?”

    言雪说:“不是饿了。它是不想让你帮它洗。”

    柳青当真了,貌似生气的说:“真是怪事了。我今天帮它洗定了。”

    漆小凡可能是有言雪说的成分在里面。他不与柳青配合,动了爪子,没有抓人。而是,他的尾巴甩了起来,甩了柳青一脸的水。不用说,柳青的衣服,也被弄湿了。

    “哎。这个死东西,使坏了。”柳青显然是生气了,说:“不信,我还制服不了你。”

    言雪看柳青这时的样子,赶紧叫停,说:“青儿。你不可以这样的。你这样,会伤着它的。它是猫啊。不是人。”

    漆小凡听言雪这样说,不高兴了。什么话?我不是人吗?

    转念,漆小凡认了。他不就是一只猫嘛。想到这,他不再捣蛋,而是配合,纹丝不动的,躺在那里。这个时候,柳青就是对他动刀,他也不会反抗了。他认了。他就是一只猫。一个十分弱小的动物。

    漆小凡瞬间的变化,又让两个女生惊讶,到愕然。

    惊呆了。

    分明,这只猫听懂了她们说的话,尤其是言雪说的话。

    柳青扭头看了言雪,问:“姐。它不会是猫精吧?”

    言雪怕柳青再对这只猫动粗,就顺水推舟的说:“难说。说不定,就是呢。你想啊,齐福来的舅舅,强富,是个什么人啊。他什么样的稀罕物弄不来啊。”

    “也是啊。”柳青对漆小凡说:“对不起呵。刚才,我是跟你玩呢。不要生我的气了。日后,你要是走运,出彩了什么的,别忘记我。对了,还有言姐。哦。她叫言雪。你可是要记住了。”

    漆小凡在心里说:“你以为我患上老年痴呆啊。我能不认识言雪吗?我就是患上老年痴呆,也不会不认识言雪的。她是我的最爱。她是我的主。”

    这只猫此时如此的配合,让柳青进一步的感动,说:“我被它融化了。不是它的思想,是它的行动。”

    言雪问:“它有思想吗?”

    柳青说:“有的。肯定有的。没听说吗,行动,来自于思想。”

    言雪质疑了。也是没话找话说:“依你这么说,就是蚂蚁也有思想了。”

    柳青说:“当然的喽。你看蚂蚁组团搬家,就知道了。如果没有思想,行动上不可能那样的高度统一。要是依我说,在组团上,在团结度上,蚂蚁比人还要厉害。”

    两个女生这样的交流,这样的谈心,是漆小凡以前压根儿就没有也不可能听到的。这样的聊天,多么的接地气啊。

    漆小凡的澡,洗好了。

    柳青问言雪:“弄干净了后,要穿衣服吧?”

    言雪说:“当然的喽。总不能让它光屁股吧。”

    漆小凡可是惊讶到了极致。言雪也会说光屁股。以为她的嘴里,不会说这个的。

    柳青问:“安吉穿的衣服还有吗?”

    漆小凡听了后,暗暗地叫苦:“苍天啊,快来救我吧。我怎么可能穿一个死去的同类的衣服。何况,那还是一个母的。”

    言雪说:“有是有的。不给它穿安吉的。它的衣服,我连夜给它做。我这里有便携式缝纫机。”

    漆小凡在心里说:“言雪。我更加的爱你了。”

    言雪为刚才的说法,做了补充:“安吉的衣服,我留下来,是要做纪念的。”

    漆小凡有一会的傻眼,感情,言雪是这样考虑的。

    这只猫被临时用一条毛毯裹了起来。漆小凡这时又有了一个感叹。没有女人的屋子里,永远不会有这种待遇。他想的是,自从被强富抱过去,这么些日子了,他就没穿过衣服。只有在言雪这里,才有穿衣服这个概念。

    裹了毛毯的漆小凡,在沙发上趴着。洗了澡,而且是专用香波和沐浴露洗过,舒服极了。现在,正暖和着呢。

    两个女生不再顾及这只猫,聊上了另外的话题。

    柳青说:“言姐。你是不是认真考虑一下。我认为呵,你还是到我爸的公司工作的好。”

    言雪笑笑地,说:“青儿。你的心意,我是领了。我考虑过的。最后,想想,还是自己开间小店,卖些什么。”

    柳青说:“我让老爸向下面打一个招呼,不给你特别的照顾。”

    言雪还是笑,问:“你认为,可能吗?”

    “……”柳青说不准,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事实上,言雪如果去柳青父亲的公司,说不照顾,根本就是不可能。也许,会在嘴上说,不照顾,在涉及具体事情时,还是会有意无意的给予照顾。

    言雪告诉:“我想,先做起来,先卖别人的。然后呢,做出属于自己的品牌。”

    柳青没有听明白这中间的道理,偏了头,喜爱的眼神,看着言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