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言雪的奶茶店

    更新时间:2018-08-07 23:26:11本章字数:3210字

    开奶茶店。资金不是问题,言雪小有积蓄,柳青还可以出资。设备的采购也不是问题,现在各种设备多了去了,选择的余地也很大。原材料也不是问题,可以网上采购,供应的速度几乎可以等同于在本地采购。现在,最大的问题,市场。

    虽然决定把奶茶店开在大学城,也还是有问题。学生的两个假期期间,奶茶店的生意可能会十分的清淡。大部分学生都回家去了。

    言雪列出这些问题,写满了一张A4纸。

    柳青看到有这么多的问题,头皮发麻,说:“姐。算了吧。咱们不受这份罪了。我看,还是不要开了。你不愿意去我爸的公司,去别的什么公司,应聘一个白领。那样,你会省心不少。在人家公司上班,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着。”

    言雪说:“不。一定要开的。开奶茶店,不是我的终结目的。开两年后,我要有自己的品牌。我还是要做一家公司的。”

    “喵。”这只猫又适时的叫了一声。

    对于这只猫在这个时候的叫声,柳青有意见,说:“它又支持你了。我看啊,这只猫,就是前世和你有缘分。”

    言雪抿嘴,笑着,伸手,把这只猫抱在怀里。她的纤纤丽指,在这只猫身上抚摸。

    青雪奶茶店,在茶叶新品大量上市的时候,开业。其中的辛苦,不是多少字可以描述的。

    总之,冠名“青雪奶茶店”,在教育学院学生宿舍的A区和B区之间开出来了。A区是男生住宿区。B区是女生住宿区。

    这间十平方米的奶茶店,开业第二天,强富就知道了。

    强富从电脑上看到,言雪开起了一间小的奶茶店。他有些惊讶。这丫头,干什么不好,干这么个小店。家里缺钱吗?去一家大公司,做个白领也好啊。这么辛苦,生意这样的冷清。

    强富随之又猜测,言雪的父亲可能不好打交道。一个手中有重权的官员,女儿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易如反掌。这位做父亲的,怎么就舍得让女儿受这份罪,吃这种苦。

    十分的不理解,强富只能频频摇头。

    强富居然起了恻隐之心。他的身子向后靠、靠在真皮椅中,双臂抱起,眼珠子溜溜地转了转。有了。不管这丫头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帮她一把。尤其在这个时候,起步艰难啊。雪中送炭会被记恩的。

    想到自己创业时,虽然是从收地头的保护费起家,但也不是容易的事。也挺辛苦的。还得防止收错了对象,撞到有浓厚背景的人身上。

    好歹是,外强中干的混了那些日子,后来,有了些钱,开始漂白自己,做上了正经的生意。现在,总算熬出头来了,才有了如今的一番产业。

    强富开上骑士十五世,去到言雪的“青雪奶茶店”前,停下。

    下车时,墨镜没有摘下,摘下时,是在奶茶店的窗口前。

    “来一杯奶茶。这天气,这个时候还返春呢。”

    没有生意,言雪手上有一本书。可能是书中的情节或者是段落十分精彩吧,看的投入,没有听见窗户外的声音。

    也是,强富本来说话很大的嗓门,刚才却捏了嗓子眼,声音出不来。

    只好又复述了一遍。一字不差的复述。这时的声音,是开了嗓子的。

    言雪抬头,愣了一下,起身。

    “你好。强总。你要奶茶吗?”

    强富笑着,一张肥大的脸,倒也算是平和,说:“这鬼天气,怎么还感到冷呢。来杯奶茶,暖和暖和身子。”

    言雪始终笑脸,这时的心里不免嘀咕,这个强富,才会装呢。你开的可是装甲越野车,近两千万呢,里面的空调可是一级一级的。冷吗?何况,这天气,并不感到冷啊。

    想着归想着,言雪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不一会,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成型,插上吸管,递给了强富。

    “刚开业,刚学手。多提意见。”言雪递出奶茶时,说了这样一句话。

    强富笑笑地,接了奶茶,没有接话头。他吸了一口后,点头,说:“不错。感觉挺好。”

    客人有了评价,不管是好是坏,言雪是要回应的。何况,这个评价,是正向的。

    言雪的双手下垂,身子前倾,说:“谢谢。”

    这个动作,让强富又是一笑。可能是看多了韩剧,受到了影响。强富这样认为了。

    强富说:“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你尽管开口。大本事没有,小帮忙,我还是可以的。”

    “谢谢。谢谢强总。”言雪说:“目前还没有需要帮忙的。以后有,我会的。”

    强富说:“之前呢,我们之间,可能有一点小误会。不过呢,我批了手下。今后,肯定是不会了。今后,如果有人敢找你的麻烦,就是找我强富的麻烦。需要时,你给我打一个电话。”

    听强富如此说,言雪可是愣了一下。很快,她想到了是因为什么,于是,加强了脸上的笑容。

    强富把一张名片放在窗口,一并的,还有一张百元钞票。

    言雪收了名片,找回了零钱。

    强富说:“钱就不用找了吧。”

    “生意。”言雪只说了这两个字。

    强富点头,就收了找回的零钱。

    为了避开强富直视过来的眼神,言雪看名片。这张名片,倒是简朴,也可以说是简明扼要。名片上,只有强富两个字,再就是一串手机号。言雪翻看了北面,没有字。

    强富看着面前的这个美人,点头,这丫,总体上不错的。希望今后有机会帮上她的忙。

    想到了那只猫。强富踮了脚,往里,往下,看过,没有看见那只猫。

    不对啊。猫应该在这里的。强富就是通过监听器,找到了这里的。

    “好。我走了。你继续忙。”强富转身,去了,进了装甲越野车。

    言雪站在窗口里面,看着那台拉仇恨的车子,消失在视野里。

    摇了一下头,言雪的脸上滑过一个冷然的笑。

    “喵。”窗口柜台下,发出这一声叫。

    言雪弯下身子,手在这只猫的身上抚摸了。

    漆小凡这时以猫的身子,窝在柜台下的一个小纸盒里。纸盒里垫了一件旧毛衣,是言雪穿过的。即使天气返春,漆小凡也不冷。他身上穿了言雪做的衣服,纸盒里还有毛衣铺垫。即使有风吹进来,被吹着的是言雪,而不是他。

    看着言雪这样的辛苦,漆小凡的心里很难受。

    齐福来每天都要过来,说是看看有没有需要他帮忙的。其实,他不来也得来。强富下了任务,要他每天过来。

    “要想讨好这个上等的女人,多往言雪的小店跑跑。去了后,你的眼里要有活,手脚勤快点。”强富给了齐福来这样的安排。

    齐福来心里清楚,舅舅这样的安排,其实就是一个指令,必须执行,还要到位。

    这倒是真的能帮上言雪的忙了。

    青雪奶茶店的生意突然的好起来,来买奶茶的人多起来,而且是一拨一拨的。每一拨人,少则三四个,多则十几人。这有点像是组团来买奶茶。

    后来,这种现象,有所变化,有开了车子来的,一买就是几十杯。供不应求。

    有时,会有电话预约,要的数量也不少。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玩手机的齐福来,可就有了活。

    “肥仔。辛苦你一趟,把这四十五杯奶茶,送到这家公司去。”言雪给了齐福来一个任务,并给出一张字条,上面写有地址和电话号码。

    齐福来接过来字条看过,就窝成了球,丢了。他只要知道是哪家公司就行了。舅舅的公司,包括下面的子公司,他全都熟悉。

    实在忙得转不过来时,言雪打电话给柳青。

    柳青接了言雪的电话,只要没有特别是的事,就会过来帮忙。经营奶茶这事,柳青熟悉。大学生时,为了丰富学习生活,她在奶茶店做过兼职。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言雪,并结下了深厚友谊。

    再后来,电话预约多起来,采购的量都比较的大。最大的一单,一下子就要两百杯。

    齐福来成了快递哥。出去采购,出去送货,全由他包了。

    忙活回来的齐福来,幸福而快乐着,嘴里时不时的哼起小曲。

    柳青可是说了齐福来。

    “肥仔。你的五音不全,能不能就不要哼哼的人。你这一哼,我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这时,齐福来已经拿了一杯奶茶在喝。他白了柳青一眼,就把哼着的曲子给切了。小曲不哼了,眼睛却看向柜台下面的纸盒。看着,看着,他的心里就有了些不平衡。他在外面跑来跑去的,这只猫倒好,窝在这里面,舒舒服服的。

    这会,这只猫睡着了。

    齐福来用他那只肥厚的手,去撩这只猫的鼻子。

    漆小凡是人时,很爱干净,对一些气味比较的敏感。对于齐福来身上的味道,更是闻着就头疼。

    有一回,漆小凡说了齐福来,你属什么的,不会是属羊的吧。你身上的羊脂味,太重了。以后,会不会有女人嫁给你,是个问题。除非,这个女人,特别的喜欢吃羊肉。

    漆小凡的这一说,当时,可是把齐福来气的。言雪就在跟前的呀。这不是存心是要言雪恶心他吗?

    漆小凡真的是这个动机。

    现在,齐福来伸手去撩这只猫。这只猫就是漆小凡。漆小凡可是受不了啦。他可是一忍再忍了。最近,齐福来没事时,就要捉弄他。有时,只要言雪不在小店里,比如上厕所,到隔壁超市里买个什么东西时,齐福来使暗坏,用手掐他。

    已经是猫身的漆小凡,动了反击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