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静观其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8本章字数:1130字

    马淑芳素来看不惯唐斐年。总觉得他的出现抢了自己丈夫和儿子的风头。“斐年,不要冷嘲热讽地行不行?”

    唐斐年就笑:“大嫂,我是真心地为你们高兴!”马淑芳一听,更是白了他一眼。

    唐茂年发话了。“都进去说话吧!”

    唐灵均紧绷着个脸,紧紧拉着蓝茉的手,一言不发。

    唐斐年见沈慧中孤单一人立在大厅中央,孤立无援,只如水边一朵茕茕独立的兰花。他看着她,想了一想,便走上前去,对她笑了一笑,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唐斐年,是灵均的小叔。两年前你出事,一年前我才从巴黎回来,因此你不认得我。”

    他朝她一笑,观察她的脸,想从中捕捉出什么。沈慧中抽抽鼻子,鼻中似有清水。二月的初春,其实也很冷。唐斐年见了,顺势就从身上脱下那件米色的羊绒西服,披在她身上。

    沈慧中一愣,但还是接受了。身上披了衣服,一下不冷了。衣服上散发着淡雅的dior香水的味道。这个男人,似乎和唐家的人不一样。

    “至少现在你还是我的侄媳妇。做叔叔的,关心一下侄媳妇,也是应该。”唐斐年说着,拽着沈慧中的胳膊,拉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这个动作有些暧昧有点唐突,不过,此时唐氏夫妇的心都系在灵均身上,也不往里深想。

    “爸爸,她已经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唐灵均话里不带任何感情。

    “灵均,慧中已经回家了!”唐茂年的话中透着几许无奈。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结论:既然慧中又出现了,那么唐家的儿媳妇自然还是她。不然,一夫二妻的,唐家在虞市的脸面何存?

    “不。蓝茉才是我该娶的女人。”唐灵均据理力争。

    沈慧中听了,便讥讽地看着他,又看了看他身后小鸟依人的蓝茉,悠悠道:“唐灵均,你不会如愿的。”

    蓝茉在后听了,不禁咬了咬唇,楚楚可怜地对唐灵均说道:“灵均,我还是走吧。”唐灵均一听,赶紧又握住蓝茉的手:“爸,妈,请不要为难我。你们要是让她走,除非将我也赶出去得了。”

    马淑芳心疼儿子,听了儿子这样说,便哀求唐茂年道:“茂年。要不——咱们就听儿子的意见吧。这俗话说的好‘捆绑不成夫妻’嘛!”在马淑芳心里,真是喜欢乖巧讨人喜欢的蓝茉。看着蓝茉在儿子后面眼睛哭得红红的,马淑芳的心里也不好受。

    唐茂年是个老派的生意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

    “胡说!”唐茂年训了马淑芳一句。马淑芳听了,想了一想,只得闭了口不说了,但想想到底又忍不住。“慧中呀,既然还活着,这两年时间干嘛不回家呢?以至于现在弄成这个样子!”

    她听了,就要开口申辩。本已作壁上观的唐斐年,听了马淑芳这话,便上前悠悠一笑道:“大嫂,何必惊吓了儿媳妇呢?你瞧她的脸都吓黄了!”

    沈慧中听了,不禁睥睨了唐斐年一眼。她哪里就胆小的这样了?她这是心里生气——不过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还披了他的衣服,她决定不和他计较。

    唐斐年收到了沈慧中愤怒的眼神,却是绅士地笑了一笑,但心里却更困惑了。因还没看出什么端倪,他决定暂且稳住,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