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血痕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19本章字数:1279字

    “妈,我没在哪。当时我被人救了起来,脑子晕晕乎乎的。后来就在老家住了一段日子。”沈慧中见马淑芳肯定会问起这个,她的心里,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老家?你父母不都早死了吗?你老家还有什么人吗?”马淑芳纳闷道。

    沈慧中听了,心里更是轻蔑一笑。看来妹妹在这个家里,果然没有一点地位。马淑芳连妹妹有一个孪生的姐姐也不知道!

    “妈,我老家还有一个远房的姑妈。”

    马淑芳听了,一点也不感兴趣。本来,这个媳妇就是被儿子搞大的肚子,奉子成婚的。马淑芳对于慧中平凡的家世,眼里很瞧不上的。要不是看在她腹中孩子的份上,她哪里能够进他们唐家?三个月后,慧中知道儿子在外,又另结识了蓝茉。他们发生了争吵。儿子一个不慎,将怀孕的慧中从楼梯上推下,慧中摔下楼梯,身子大出血,孩子也没保住。尽管是自己儿子的不对,但马淑芳还是偏袒儿子。在她看来:这都是慧中太小题大作了!怀孕的女人,老公难得行房,出去找个女人,泄一泄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马淑芳当时也没料到儿子会和蓝茉来真的!

    “慧中呀,你今天也二十六岁了,到底还是要为灵均生个孩子呀,我这辈子,可就灵均一个儿子呀!”马淑芳说着,难得地夹了一块鸡肉放在了慧中的碗里。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慧中便对马淑芳道:“妈,我先上楼了。我这刚回来,好多东西还要整一整呢!”马淑芳听了,就不悦道:“本来,下午我还想叫你陪我逛商场呢!不过,你穿衣服也没什么品味,我还是一个人去吧!”

    “妈,改天我再陪你去吧。那个——以后我和灵均,就单独在小厨房里吃吧。”

    马淑芳听了,想了一想,就道:“也好。俗话说,绑住男人的心,先要绑住男人的胃。你多花点心思在烹饪上,灵均爱回来吃饭了,也是好事一件。”当着慧中的面,马淑芳不方面提蓝茉的好。说来,她也只见过蓝茉几面。但这姑娘乖巧、知趣、殷勤,灵均和她在一起,她总是将灵均伺候得舒舒服服的。马淑芳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儿媳。

    沈慧中不想和马淑芳多罗嗦。她既然答应了,与自己也是方便。她匆匆回到二楼,进了休息室。休息室的左隔壁,果然有间雅致的小厨房。小厨房的对门,是一间小客厅。小客厅的角落里,摆放着一架钢琴。

    沈慧中见了那钢琴,心里陡升熟悉之感。她默默走上前去,将琴盖打开,右手抚上铮亮的琴键,一串流利的音符,就轻轻从指尖流泻了出来。慧中讶异自己会弹琴。她抿了抿唇,心想:自己又找回一项记忆。一上午的奔波,她真有些累。

    沈慧中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她又做起了那个沉沉的噩梦,深幽的山谷,破碎的衣襟,恐怖的秃鹫叫声,自己绝望的呼喊——

    冷汗沁湿了她的后背。她一个骨碌,忽然就翻身做起来。睁开眼睛,一看,灯光大亮,原来天早已黑了。她转过头,赫然发现身边立着唐灵均!

    唐灵均见她醒了,上前就扼住她的手腕道:“沈慧中,我是来警告你的!”

    “你将手放开!我根本没兴趣管你的破事!”沈慧中奋力甩脱开他的手。

    “沈慧中,我最厌恶的,就是口是心非的人!从前,你不是不管我的事吗?为什么现在你一定要进唐氏?你是想时刻跟踪我吗?你抬出爸爸来,我就没法子对你吗?”唐灵均越说越生气,他不但不放手,大手更是扳上了慧中的胳膊,扭打之中,慧中的手腕上就被划了一道长长的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