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越发琢磨不透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3274字

    这一晚,唐灵均自然没回来。他一下了班,就带着蓝茉,去了他给蓝茉购买的‘水墨江南’公寓区。二人吃了饭,洗了澡,就急不可待地去了卧室。一番激烈的云雨过后,蓝茉偎依在灵均的怀中,娇声道:“灵均,我们这样,你父母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呀?”

    “有什么不高兴的?”灵均转过身子,手又覆上她的细腰。

    “那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爸爸叫我离开你。现在,我们又偷偷摸摸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呀?”

    唐灵均听了,就满不在乎地一笑,他捏了一下蓝茉的鼻子,说道:“傻瓜,我父母根本就知道咱们在一块!不然,你哪能这么顺利当我的秘书?”

    “是吗?”蓝茉听了,心里就有几分高兴。“这么说,你父母是默许了?”与蓝茉心中,唐灵均也是她的执念。她出身书香门第,父母均是当地退休教师,小家碧玉,生活无忧。二人都爱空闲时爬虞山,这一次两次的,与那云气缭绕的半山腰之中,就屡次遇上。山中清幽,空气新鲜,芳草极美。这天时地利的,二人就看对了眼。这一看对了眼,就愈发难以割舍,愈发觉得相见恨晚。

    蓝茉以为,这便是真爱。既然是真爱,又何必管他结婚与否,成家与否?她从小到大,行事一向顺遂,几乎要什么有什么。不想在与唐灵均的恋爱上,她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这叫她情何以堪?如果得不到唐灵均,与她来说,既是丢了面子,又是失了爱人。以她执拗的性格,势必要与沈慧中斗争到底的。

    她本以为,两年前,沈慧中就已死了。可鬼使神差地,她又返回了虞城。震惊恐慌过后,蓝茉便令自己镇定,同时告诫自己:蓝茉,为了得到唐灵均。不管怎样,不管用任何手段,你都要将她打败!不然,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

    “是呀,他们就我一个儿子。只要你乖乖地,我父母自然会看出你的好的。”唐灵均说着,又将头撑着头,倒在枕上,皱眉道:“只是现在还要委屈你。沈慧中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不那么好对付了。我小叔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站在她一边去,给她撑腰。”

    唐灵均说着,就连连摇头。说来也是奇怪,他内心深处,不惧怕父亲,也不畏惧爷爷,却是有些忌惮这个比自己年长五岁的小叔。如果他真的愿意做沈慧中的保护伞,一时半会的,他真还奈何不得她半分!

    蓝茉听了,也撅嘴道:“灵均,你也看出来了?那一回在成衣店,她见了我,可凶死了!她这要是进了唐氏,得了你小叔的指点栽培,步步高升,得到你爷爷和爸爸欣赏的话,那可怎么办?你离婚,可就更难上加难了!”

    唐灵均就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现在恨不得她立刻给我消失!”与他心里,也不愿这个女人越过他去。

    “怎么办?灵均,那咱们就暗地里给她使绊子!叫她灰溜溜地离开唐氏!我不信,到时唐斐年还能保她!”这些话,蓝茉白天就想和灵均说了。

    “使绊子?你的意思是——”

    “这还不简单嘛?她既然是你小叔叔的助理,她的工作大半,都和裕丰有关联。到了月底,我经手的那些报表资料,还有现金,都是要经她过目的。反正,我现在不告诉你,到时我有办法。”蓝茉笃定说道。蓝茉毕业虞城财经学院,学的会计专业。之前,她曾跟一个老会计多年,知道怎么利用凭证账册报表钻空子,去陷害别的同事。

    “茉儿,你有办法就好。我日思夜想的,就是让这个女人早点滚走!”唐灵均见夜色正好,心里不禁又起了兴致。他拿眼示意了一下蓝茉,蓝茉便笑:“灵均,那你可要答应我,以后永远也不能碰沈慧中!”

    唐灵均听了,就哈哈大笑。“我会吗?”

    “可我就是担心嘛!”蓝茉说着,顺势躺入唐灵均怀中。

    “宝贝,你太不相信我了!就算全天下女人都死了,我也不会回头。不过,她倒也有先见之明,这回来后,一直躲在杂物室里睡觉。”

    “真的?”蓝茉似乎还不敢相信。

    “我骗你干什么?要不,我能给你买房子,到你这里来?”唐灵均说着,就翻身将蓝茉压下。

    第13章

    唐灵均不回来骚扰,沈慧中乐得睡一晚好觉。天刚亮,她就起了床,洗漱完毕,用过早餐,沈慧中就从箱子里取出一件米色羊毛呢子裙。这件裙子是茵媛送给她的,价格不菲。唐斐年身为唐氏集团的总经理,自己这个助理,总不能穿得太过寒酸。

    一晃到了八点,沈慧中拎着包,如约向车库走去。刚转过一个花园,就听身后有人喝道:“站住——”

    不用回头,沈慧中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妈,是你呀!”沈慧中笑着对马淑芳道了声早。昨天的阴霾已过,她不想叫人破坏了好心情。不过,沈慧中也暗自奇怪,这不伪装成妹妹进的唐家么?可见了马淑芳,叫起这声‘妈’来,怎么这样熟溜?她想了一想,觉得自己一定是太过投入了。

    “慧中,听你爸爸说,今天你就要去总部上班了。有几句话不得不嘱咐你。”马淑芳看着儿媳,摆起婆婆的谱来。

    沈慧中见了,心里就有几分不耐烦,但也正好忍着。她一面笑问:“妈,你要对我说什么?”一面就东张西望地看着车库外,唐斐年有没有过来。

    见儿媳歪着身子,左顾右盼的,马淑芳更是没好气起来。“慧中呀,这做女人,可要重视仪态。你看看你,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是站没站相。不是我说你,这点你的确比不上蓝茉。”

    一听马淑芳又将自己和蓝茉相比,沈慧中的眉头就也紧蹙起来。“妈,我是在看小叔有没有过来。小叔说我没车,叫我在车库边等着他。”

    马淑芳也就明白了。不过她还是絮絮叨叨道:“我还有一句话。在我眼里,你小叔还是一个外人。我希望在工作之外,你不要和他套什么近乎。你既是灵均的媳妇,就该多亲近我们才是。”

    马淑芳的话,沈慧中岂会不懂。不过,自己真正的心思哪能让她知道?反正今天就要去唐氏总部了,她不愿意违拗了自己的好心情。她便顺势道:“妈,我知道的。虽然灵均不待见我,但我到底是他的妻子。我和灵均是一体的,爸妈也是,我心里有分寸的。”

    马淑芳听了这话,心里方觉得有些满意。她便点了点头,将声音放柔和了些,对慧中道:“我知道,昨晚灵均一宿没回来,可是你一点儿不生气,这可真难得!可见你是懂事了!这男人嘛,总免不了在外面偷偷食,尝尝鲜!就算灵均不想,可他这样出色,也有大把大把的女人甘愿倒贴呀!所以呀,你该为他感到骄傲才是!”

    沈慧中听了马淑芳一席话,心里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她不想和她多罗嗦了。“妈,这话你都说过几回了,我心里都记着呢!”

    “慧中——你当真不介意?”看着儿媳笑容灿烂,一副无谓的样子,马淑芳越发不笃定了。

    “妈,我真不介意。”沈慧中决定来个先发制人。“其实,自从我回了家,我就知道灵均和蓝茉没断,他们还在一起。再说,我介意有什么用呢?”

    见儿媳说得这样坦诚,一时之间,马淑芳倒不知说什么才好了。纵然她娘家没人了,可也不能将她欺负的过了头呀?到底,自己是做婆婆的,是长辈。

    婆媳二人一下没话说了,气氛就有些僵。正在这时,唐斐年也西装革履的,拎着电脑包,大步过来了。见了马淑芳,唐斐年就道:“大嫂,早呀!”唐斐年虽然对着马淑芳说话,可一双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往沈慧中身上瞄。

    马淑芳看着神清气爽的小叔子,就点了点头,勉强道:“慧中在你身边工作,有什么她不会的,你不许责骂她。我这个儿媳妇,最笨,手慢,做事也不大伶俐,更不会应酬。我恐怕她到时候给你出洋相。斐年,你现在要改变主意,也还来得及。”

    沈慧中听了,简直又气又笑。心想:若干年前,自己的妹妹一定没少这样被婆婆当着众人的面数落训斥。她真忍不住了!“妈,你怎么知道我最笨、手慢、做事不伶俐?难道人不会改变吗?我既能被小叔任命为他的助理,就一定相信能做好工作!”沈慧中说得声音很响。

    马淑芳听了,心里更是一愣。两年未见,她越发琢磨不透这个儿媳妇了!似乎她的性子,的确和从前不大一样!被慧中顶撞了,她的面上有几分尴尬,还有些愠色。“慧中,我是你婆婆,有你这样大声说话的吗?”

    唐斐年见了,不得不打圆场了。“大嫂,慧中说得也没错。我很欣赏她这份自信,我相信她会干好工作的。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紧去总部呢!大哥今天要出差,事情多呢!”唐斐年说着,就将手拽住慧中的胳膊,示意她赶紧去车库。

    “妈,那我走啦!回头等我有空了,一定陪你逛商场!”不知为何,沈慧中一见马淑芳生气,心里就十分高兴,她又加了一句:“妈,今天你穿的这身衣服,其实好难看!妈你腿短,不能穿这样的裙子!”

    马淑芳一听,低头瞅了瞅身上的衣服,就纳闷地看着沈慧中的背影,见她叔侄两个上了车,阖上了车门,发动起了车子,才慢腾腾地转过身子,郁郁地朝着自己房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