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倒在他的怀中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2019字

    终于到了中午就餐时间了。

    沈慧中麻溜地在电脑旁打一份唐斐年拟好的文件。这才半天工夫,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她看了一眼唐斐年,见伊人正聚精会神地看一份文件,陷入沉思。虽然觉得肚子饿了,但她并不敢贸然下楼吃饭。沈慧中知道:公司四楼便是中午就餐的地方。此时,餐厅已经开放。

    唐斐年似乎觉察出了沈慧中的漫不经心。他阖上文件,站了起来,推开暗门,却是坐在她办公桌的对面。“慧中。走,咱们去吃饭,饭点到了。”第一天上班,他也不想令慧中紧张。

    沈慧中听了,也就站了起来,问道:“小叔,我们是去楼下餐厅用餐吗?”

    “不。我请你去外面吃饭。好歹我是你的长辈,你上班的第一顿饭,我请了!”慧中第一天上班的表现,他是满意的。

    “小叔,我不能再让你破费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人,但我想在公司吃饭。小叔,你一人去外面吃吧。我想早点吃了,回办公室。还有许多资料,我想看呢!”沈慧中是这样想的,待会小叔出去了,她便趁机在他的办公桌柜子里搜检一番,寻求有利的资料。

    “慧中。我说请你就请你。”唐斐年不由分说,从办公桌上拿起她的包,塞进她手里,说道:“走吧。”

    沈慧中没奈何,越和唐斐年靠近,她愈觉得他身上有股强大的磁场,由不得人反抗。小叔请她下馆子,有何不好呢?

    她点了点头,将包接过,顺从道:“小叔,我们去哪里吃饭?”

    “唐氏集团中午,有两个半小时休息的时间。我想带你去一个远地方。”

    “一个远地方?”沈慧中疑惑不解了。

    “不妨告诉你,今天是我母亲的生日。我母亲生前,和我吃的最后一顿饭,就是在虞城城东的荟萃阁。”唐斐年的母亲,在他七岁那年因病抑郁去世。从此,唐斐年跟着外婆住了一段时间。唐斐年母亲的生辰和忌日,只差了数天。

    “小叔,你是要以此怀念你的母亲吗?”

    “不错。如果你愿意陪我的话。”和工作时专注的他相比,此时的唐斐年就像变了一个人。他看上去疲倦而又痛苦。

    “小叔,你这不都帮我收拾好了包了么?我当然愿意陪你。”沈慧中从马淑芳的口中,大致知道一些唐斐年的故事。唐斐年也是唐家老爷子的儿子,但自小随母亲飘零在外,却是吃了不少的苦。与马淑芳的鄙夷相反,沈慧中对唐斐年的童年,却是存了同情。

    “好。你愿意陪我去,我很高兴。”唐斐年说着,就叹了一口气。在唐家,从来他都是个孤独的人。虽然他面上待人彬彬有礼,非常绅士,但他心内的苦痛,并无一人知晓。

    “只是,我很好奇,小叔为何要我陪着?”此时,公司里的员工除了外出办事的,几乎都去了四楼用餐。寂静的走廊上,空无一人。慧中心里好奇,不禁又问。

    “真要我说吗?”

    “愿闻其详。”

    “与唐家人而言,你与我都算是边缘人物。你陪我去,我心里无任何压力。”唐斐年进入电梯,按了按钮。

    沈慧中听了,就自我解嘲道:“是呀,我是个外人。但小叔你姓唐呀,怎么会是边缘人物呢?现在小叔你还打理着偌大的唐氏,我看唐氏一半的大权,都在小叔你手上。”

    唐斐年就苦笑道:“慧中,我这是信任你。我相信,你对我是无害的。即便你有你的小心思。”唐斐年也就点到为止了。

    慧中就道:“好。那我感谢小叔对我的信任。有了你的信任,我想我才能更好地工作。”沈慧中说完了这话,就觉得心虚。

    二人徐徐下了电梯,出了底楼大厅,就到了地下车库内。地下车库虽有灯光,但光线并不亮敞。沈慧中跟在唐斐年身后,只顾朝前走,不想高跟鞋就碰了一块小石子。

    “唉呀!”沈慧中脚下一崴,差点就要摔倒在地。唐斐年听了,赶紧回了头。他一把握住慧中的胳膊,

    关切问道:“怎样,你还好吧?”

    沈慧中被他拽着,将身子站直了,皱着眉头道:“我不要紧。”她虽然这样说,但到底走路有些疼。唐斐年看出来了,就伸出胳膊道:“慧中,要不我送你回老宅吧。你好好休息休息。”他示意慧中拉住他的胳膊,这样她能减缓些疼痛。

    慧中不想拉,虽然唐斐年是他的长辈,但到底是个单身的男人呀。就这样扶着他的胳膊走路,似乎有些不大妥当吧。而且,越靠近唐斐年,闻到他身上特有的dior香水气息,就越是令她心慌。

    唐斐年见她咬着牙强撑着,不禁在旁揶揄道:“何必呢?我不过想帮你一下。说来,你也是跟着我下楼,才遭此‘劫难’。”

    沈慧中听了,就忍不住想笑。这一笑,她就觉得脚底不痛了。“小叔,我一下就觉得不疼了!”她试着走了几步,果然轻松如常。

    唐斐年见了,就道:“你确定无事?”

    “小叔,我的脚长在我的身上,疼不疼,我自己知道,干嘛要装。”沈慧中又大步走了几步,对唐斐年说道:“小叔,咱们走吧。今天对你是个有纪念的日子,一人独自吃饭,也是伤感。我家里也就剩我一个人,我很理解你这样的感受。”沈慧中说得很真诚。

    唐斐年听了,目光闪动。他停下步子,深深看了她几眼。她真的能懂他心底里的孤独滋味?

    “哎!要是我身边,有一个小叔这样的亲叔叔就好了!”沈慧中也看着唐斐年,目光带了几许温暖。

    唐斐年见她这样说,想了一想,就自嘲道:“亲叔叔?我可不想当你的亲叔叔!既然你无事了,那咱们赶紧走吧。”唐斐年走到车前,替沈慧中打开车门。不知怎地,慧中一个不稳,脚下又一扭,身子一歪,唐斐年正好转过身子,慧中不偏不倚的,就撞倒在他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