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出于我的本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3410字

    沈慧中怒极,听了此话,心里反而出乎意料地平静了。反正,她早看清这个男人的丑恶面目,又何必逞口舌之快呢?她所要做的,无非是按着自己的计划一步步来而已。“唐灵均,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往心里去。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人在做天在看!”沈慧中说着,昂首挺胸地出了兰园。

    沈慧中上了楼,回到休息室。因为和唐灵均一番纠缠,还是令她的心情不大好。她摸着隐隐作疼的胳膊,叹了一叹,看着时间不早了,她决定做晚饭了。刚煎了一个鸡蛋,就见身后有人说道:“呀,少奶奶,您怎么还做晚饭呀!中午我不是提醒少奶奶了么,太太叫您去吃晚饭呢!”

    沈慧中知道,这说话的是桃姐。她眉头一皱,却是将这件事给忘了。虽然不想和马淑芳多言语,但她也不愿和她撕破了脸皮。反正一顿饭而已,吃完了就走。她知道马淑芳不待见她,她们说话,总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桃姐,我马上就过去。”

    “少奶奶,那我先过去了。”桃姐说完,就赶紧去马淑芳那里张罗晚饭了。

    沈慧中换了见衣服,慢慢下了楼梯。刚出楼梯拐角口,就见唐斐年往他自己的屋子走。唐斐年是背对着慧中的。慧中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叹了一叹。她心里郁闷,这时候哪有心事吃饭,她只想找个人好好聊聊天,舒缓舒缓。她记忆未恢复,不记得从前。在唐家,也没什么人说话。唯一能和她聊天的,算来算去,也就唐斐年一个人了。

    仿佛知道后头有人,唐斐年本来,可不知怎地,鬼使神差地,他忽然又后退几步,转过头来,向后看了几眼。这一看,就和慧中的眼睛对上了。

    他困惑地看了她一眼,见她站在那里,也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不过见神色,却有几分楚楚可怜。唐斐年想了想,也就慢慢地朝她走过去。他在离她半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沈慧中,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唐斐年说完,也就深深盯了慧中几眼。

    “小叔,难道你不能被人看吗?我只是碰巧看到你回来而已。”被唐斐年的眼睛看得浑身发毛,沈慧中不禁撇撇嘴。

    唐斐年听了,却是不置可否道:“慧中,我没心思和你耍嘴皮子。你现在要去哪里?”他说着,就顺势看了看她的脚。

    “我要去婆婆那里吃晚饭。”沈慧中无奈道。

    “哦!见你行走自如,你脚没事了吧!”

    “小叔,我下午不就没事了吗?”沈慧中说着,朝他一笑。

    唐斐年听了,就踱了步子,掩饰道:“多问一句,难道不行吗?不过,从明天开始,你还是不要穿高跟鞋了!”

    “小叔,我穿什么,一定要你同意吗?”沈慧中无意识地发现:只要和小叔唐斐年说多了,她就莫名地喜欢和他斗嘴皮子。她喜欢看见唐斐年生气的样子。沈慧中一边说,一边就往唐茂年的住处走。

    “慧中!我是你的上司,难道不可以建议下你的穿着吗?你个子不矮,穿着高跟鞋不是多此一举么?”

    唐斐年说着,却跟着慧中的方向。见唐斐年跟着她,沈慧中不禁诧异道:“小叔,你跟着我干嘛?”

    “吃饭呀!”

    “吃饭?你去哪里吃?”

    “你去哪里,我自然也去哪里。”唐斐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去我大嫂那里蹭一顿晚饭,难道不可以吗?”唐斐年知道,今天蓝茉陪了马淑芳整整一个下午。担心蓝茉在马淑芳面前说慧中什么,马淑芳回来给慧中颜色看。这一顿晚饭,或许就是马淑芳训斥慧中的借口。所以,唐斐年一想,不如自己也跟去。

    “可是——可是你不是说你孤独寂寞的吗?你说你是唐家的边缘人物,唐家无人能懂你,你心里很苦。”沈慧中见他一本正经的,不禁有心揶揄道。

    “咳咳——”唐斐年说着,不禁用手握了唇,干笑道:“慧中,你对我的话,倒是记得很清楚嘛!其实,有些话,我不过随口说说而已。”

    沈慧中见了,目光中就有些瞋怨,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小叔,我也不过随便记记,你要不提,我都快忘了。”

    唐斐年见她心情好了一些,就道:“慧中,刚才我在路上,遇见灵均了。他看上去很生气,他是不是回来过?”

    “小叔,我不想提他。”沈慧中不想自己的心情被破坏了。

    二人边走边谈。唐斐年就道:“慧中,这几天,我大嫂有没有难为你?”

    沈慧中听了,就淡淡一笑。“小叔,就算她难为了我,我又能怎么办?你说的对,毕竟唐家是我自己要回的。既然要回,就该做好一切的心理准备。好的坏的,我都不该放在心上。”

    唐斐年见她说得这样坦诚,就叹道:“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大可来告诉我。”

    “小叔——”沈慧中走到一株芭蕉丛边,看着唐斐年,认真问道:“你是真的想帮助我吗?可是,你帮了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呀?”虽然日益和唐斐年走近,但沈慧中依旧琢磨不出唐斐年的用心。

    “慧中。你将事情想复杂了,我帮你,不过出于我的本心。”

    “本心?”

    “你是我的侄儿媳妇。我大哥大嫂不帮你,灵均又那样待你。为了让你在唐家看到几分希望,我必须暗中拉你一把。”唐灵均说着,就下意识地离开慧中几步,将距离拉远。

    他注意到,马淑芳早就站在走廊口,沉着脸,不解地注意他们好一会了。沈慧中一抬头,便也看见了。唐斐年很快就走到走廊前,对着马淑芳叫了一句:“大嫂。”

    马淑芳面色阴沉,待慧中过来了,就阴不阴阳不阳地道:“斐年,你和慧中都说了些什么?”

    “随便聊几句天而已。今晚我不出去吃饭,见慧中过来,我就也想蹭一顿饭。大嫂,你不会这样小气吧?”

    马淑芳听了,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斐年。之前我天天叫桃姐来喊你吃饭,你总是推三阻四的。弄得我心灰意冷了,你又这样!哎,你要来吃饭,难道我还不肯吗?”

    唐斐年刚从法国回来后,唐家老爷子为了能多见儿子,和就住了一阵老宅。马淑芳为讨老爷子欢心,的确天天叫唐斐年吃饭。马淑芳向老吴头打听了唐斐年的口味,专门做他不爱吃的东西,还一个劲地往他碗里夹。过了一段时间,唐斐年实在是怕了。他宁愿去外头吃,也不愿去马淑芳那里吃饭。再后来,老爷子和唐茂年闹了些不愉快,也就回了他的庄园了。马淑芳没了顾忌,对斐年就更是懈怠。

    唐茂年出差开会要好几天,自然赶不回来。唐灵均现在在蓝茉那里厮混。马淑芳屋里吃晚饭的人,除了她自己,也就慧中和斐年了。

    桃姐将菜肴一样一样地端了上来。斐年和慧中都坐下了。马淑芳就道:“斐年,你来得突然,我可没叫人做你爱吃的东西,你就随便吃吧!”

    唐斐年听了,就淡淡笑:“大嫂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

    马淑芳一听,脸就有些红,她搪塞道:“斐年,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你要吃什么,尽管对我说呀!不要回头老爷子来了,又噼里啪啦教训我一通,说我这个做大嫂的,没有照顾好你!”一想起这些,马淑芳的心里就不平。灵均是她的儿子,她任劳任怨的,怎样都应该。可这唐斐年来历不明,老爷子说照顾他,自己就要照顾?她有这个义务嘛!

    “大嫂,你多想了。我知道我回唐家,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马淑芳不想再往这话题上扯。她不耐烦地道:“吃饭吧,从前的事,我不想再听了!”慧中看着马淑芳和唐斐年,一直未开口。她心里想:小叔也真是的,一顿饭而已,何必来这里遭受羞辱呢?他哪里不能去吃,偏偏要跟着自己来这里?

    三人各怀心思地吃完了饭。

    马淑芳习惯晚饭后敷面膜保养皮肤,便对唐斐年漫不经心地道:“斐年,我也不留你说话了。下次你要来吃饭呢,就提前告诉我一声。”

    “好的,大嫂。”唐斐年点了点头,眼睛却是看着沈慧中。沈慧中早站了起来,对马淑芳道:“妈,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回房了!”

    马淑芳看着儿媳,想了想,就话里带话道:“慧中,有时候灵均不回来呢,你也不要有什么猜疑。你然是唐家的儿媳妇,就该比别的女人有涵养。”

    唐斐年还没出房间,听了这话,不禁皱了下眉。就听沈慧中在后平静说道:“妈,这些话你说了好几遍了,我都记着呢!”

    “你记得就好!”马淑芳说着,就转身进了里间了。

    桃姐进来收拾桌子,唐斐年和沈慧中就慢慢往外面走。

    “慧中,维持这样的婚姻,你不觉得累吗?”二人走到前方一簇芭蕉丛旁,斐年问她。

    “累?只要不想,我就不会觉得累。”沈慧中还是淡淡。

    “是吗?听你这话,似乎待灵均也无什么情感。因此,我更不懂你了!”

    “小叔,你不要再试探我了。我重入了唐家,轻易不会再离开!”沈慧中抬头看着夜空,差不多是晚上七点了,繁星点点,一轮皎洁的明月,高高挂在半空。人走在外面,也不觉得多冷。“小叔,你看今晚的夜色多好呀,不如咱们去花园里走走!”

    “慧中,明天还要上班呢!你不想好好休息么?”唐斐年听了,便也抬了一下头。月光如水,静静洒在地上,这样的夜晚,其实很适宜出来散步。

    “时间还早呢!不过才七点,睡什么觉呢!小叔,走吧——”沈慧中说着,便朝着唐斐年笑了一笑。

    “好。”看着伊人眉眼弯弯的,唐斐年也就点了点头。“慧中,去牡丹园吧。那里的路要更好走一些。”唐斐年提议。

    “小叔,其实我不大喜欢牡丹。我总觉得它们太过艳丽,因而有些俗。”

    “是吗?我们不过去那里走上一走。”唐斐年固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