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避嫌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3315字

    “好吧。”牡丹园地处唐宅的东北隅,地方偏僻,离唐斐年的住处只隔了几米远的距离。牡丹丛密密匝匝的,开得茂盛而又热烈。花丛中也没有什么咬人的小虫子。而且,沈慧中从牡丹园离开回老宅东门楼梯的话,也不大引人注意。

    二人走着甬道,缓缓来到牡丹园。一阵微风拂过,空气中夹有浓浓淡淡的花香气息。沈慧中心里就叹:这座唐家老宅,其实说是一个大花园才妥当。若不是为复仇而来,她真的想在大宅各处多盘桓盘桓。“小叔,这牡丹的花香,怎么有一点荷花的清香?”

    “这是新品种,极难得的。”唐斐年告诉她。

    “小叔,这几座花园,都是老爷子设计栽种的吗?”

    “嗯。”唐斐年又道:“我爸爸他喜好这些,也极擅长。我对这些,却是一点不精通。”

    沈慧中就笑:“是吗?你说的我对老爷子愈来愈好奇了。”

    唐斐年听了,眼睛更是眯了一眯。就他所知的,老爷子也是认识慧中的。何以慧中提起老爷子,一副既然好奇又生疏的神情?越和沈慧中接近,她身上的疑点就越多。不过,这次他什么都没说。

    “下个月,老爷子说不定就要回来了。”因为母亲之故,唐斐年一直和唐治元有隔阂,但他也承认,老爷子的确算得上一位传奇人物。不愿话题在这上面多逗留,唐斐年就道:“慧中,你的人生不能这样安排,你还年轻。所以我还是要劝你。”

    “小叔,你又来了。以后咱们说话,这个话题就此避过。一千个人,有一千种人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慧中——”唐斐年听了,不禁又唤。

    “行了,小叔。我和你聊天,可不想说这些东西。其实,一个人过,也没什么不好!”慧中说着,就俯身在一朵牡丹花上闻了一闻。

    “好吧,但愿你以后不要后悔。”唐斐年往外走了几步,对她道:“慧中,你回去休息吧,我有点累了!”

    看着唐斐年高大挺拔的身躯,沈慧中忍不住问:“小叔,你每天都这样准时作息吗?”

    唐斐年就道:“你想说什么?”

    “小叔,你很奇怪哎!你为什么不谈个恋爱呢?每天这样孤家寡人——”

    唐斐年就道:“奇怪?我哪里奇怪!难道人一定要恋爱吗?”他瞥了她一眼,淡淡道。

    “可是,可是——小叔你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哎!难道你要禁欲终生吗?除非,你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小叔你在感情上受过大大的伤害,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从此你就宁愿一个人呆着了?”沈慧中说着说着,就口不择言了。

    月影下的唐斐年听了,脸色有一点愠,更多的是尴尬。“沈慧中,不该你问的,你不要问。我虽只比你大六岁,但到底是你的长辈。”被慧中触及了内心的隐秘之处,唐斐年只想早点回房。他转过身去,快走了几步,又道:“好了,我先走了!”

    看出唐斐年果然不高兴了,沈慧中便在后悄悄吐了吐舌头:“小叔,我不是有意的!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嘛!”

    “我知道!”唐斐年听了,头也不回地又说了句。

    唐斐年走后,沈慧中越发觉得无聊起来。她回头看着这片牡丹园,折了几枝,带了回房去。她躺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花瓶里插的几枝牡丹。心想:人就是奇怪,本来不大感冒的牡丹,此时她竟喜欢上了。隔壁房间里,无任何动静。她知道,今晚唐灵均和昨天一样,依旧不会回来。

    第二天早上八点,沈慧中神清气爽地如约来到车库前等着唐斐年。唐斐年也就来了,今天他穿了一件亚麻色的洋服,看起来精神抖擞。

    “小叔,早呀!小叔今天好帅呀!”沈慧中对唐斐年,不吝啬夸奖。

    “嗯,你也早!”唐斐年说着,想了想就道:“你干嘛在我的车旁?”

    “那个——我没车呀,集团那么远,我只能蹭小叔的车呀!”沈慧中大言不惭地道。

    唐斐年听了,不置可否。“但你不能天天蹭我的车。我要是出差了,你去蹭谁的?”唐斐年说着,就按了下钥匙,将车门打开。

    “那个,我暂时还没想到。反正我下了楼,第一个就想到蹭小叔的车。”

    唐斐年便看了看表,想了一想,就道:“算了,我送你一辆车得了。”

    沈慧中听了,就有些不敢相信。“小叔,你真的要送车给我?虽然,我知道你很钱很有钱。”

    “先上车再说。”唐斐年示意。“我可不想每天载着你上班,让大宅里的佣人指指点点,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不轨!”

    唐斐年说得不本正经的,沈慧中听了一愣,继而就‘扑哧’笑了出来。“小叔,你真逗!”

    “慧中,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唐斐年忽然不悦起来。“不过,也就一辆代步车而已。你发了工资,可以慢慢还我。”

    “小叔,我能问一下,你打算买多少价位的车子送我?”沈慧中见他不高兴了,弱弱地问了一句。

    “十万块左右的车,你开着就行了。我想你在唐氏工作一两年了,也该还得起吧!”沈慧中听了,心想:这哪是送,这分明还是自己买呀!

    “小叔,那这样我不如不要了。我去买一辆小电驴,也一样。”

    唐斐年就道:“不行。你不是自信自己的能力吗?区区十万元很难吗?”唐斐年说着,就带着慧中驱车直往大道走去。

    十分钟后,沈慧中就发现唐斐年驱车的路线,似乎要开往燕子矶饭店方向。她不禁试探问:“小叔,这里附近有汽车专卖店吗?”

    “当然没有。”

    “那小叔你开车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沈慧中。我就不能来这里吃个早饭吗?”唐斐年没好气地转头看了下她。

    沈慧中听了,也就不吭声了。“我记得,某人前几天曾对我说过,说我要是没饭吃的话,她顿顿做给我吃。不过看来,某人是忘了。”唐斐年幽幽自嘲道。

    这一句话一下提醒了沈慧中。唐斐年口里的某人,说的自然是她。她咳咳道:“小叔,我没忘。今天我做好了早饭,本想过来叫小叔的。但又怕小叔您是说着玩的,所以,犹豫了犹豫,我还是没叫。”这是她的大实话。

    唐斐年认真听着,想了想,就道:“是,我是说着玩的。”

    “哎——”沈慧中一听,就叹气道:“我就说嘛,我做的东西,小叔你看不上眼,也不一定喜欢吃。”

    唐斐年将车子开往燕子矶饭店的停车场,问慧中:“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还是在车里等我?”

    沈慧中就笑:“小叔,我记得你说过,你也喜欢去小一点的饭店,可为什么出尔反尔,还要来这里呢?”

    “你早上吃饱了?告诉我,你早上都吃了什么东西?”唐斐年不回答,反而问她。

    “呃,两个鸡蛋,三片面包。”她如实回答。其实,她还做了一碗皮蛋虾仁瘦肉粥,这是她给唐斐年做的。但因为没敢送出去,就放在冰箱里了。

    “就这些?”

    “就这些。”

    “你刚才不是说,想叫我去吃早饭的吗?幸而我也没去,否则几个鸡蛋几片面包的,我也不饱。”唐斐年施施然道。

    “呃——”沈慧中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解释了。“可是,我早上就吃这么多。”

    “是吗?那上一回,某人狼吞虎咽的,恨不得将一桌子的东西都吃下肚,也是我看错了?”唐斐年睥睨了她一眼,又道:“下车吧,你陪着我吃东西。”

    沈慧中听了,也就顺从下了车。二人一前一后,走上栈桥。看着湖心岛上的饭店,沈慧中就道:“小叔,老宅厨房里老吴头,不是会做西餐吗?你可以将他派到你身边呀!”

    “我从法国回来后,就极少吃西餐了。我大哥偶尔吃一点,老吴就调到他那里去了。”二人边走边说,过了栈桥,也就到了饭店内。

    唐斐年选的还是上次那个老地方。服务员一眼就认出他们了,拿着菜单殷勤问他们要点些什么。唐斐年便问慧中:“你当真一点不吃了?一天之中,早餐是最重要的。”说着,他固执地将菜单递给慧中,执意叫她点。

    慧中被他拗不过,也就点了自己喜爱吃的几样。“无锡小笼包、虾饺、生煎馄饨、蟹黄汤包,各来两份——就这几样吧。”慧中说完,将菜单递给了服务员。

    “好的,二位请稍等。”服务员说着,赶紧去厨房传单。

    唐斐年不动声色地听着,看来,慧中的确喜欢吃这些。燕子矶饭店,他没带她来错。

    稍时,热腾腾的早餐也就端上来了。沈慧中见了,忽然就觉得肚子饿了。她拿起筷子,很快将一个小笼包吃了下肚。唐斐年见状,更是揶揄:“刚才是谁说吃饱了呢?口是心非——”

    沈慧中边吃,边就道:“小叔,是你引诱的我。这些都是我爱吃的,见了总还是情不自禁地要吃嘛!”

    唐斐年听了,不禁要笑。“真正吃饱了,哪里还吃得下?”

    “小叔,明天你还会来这里吃吗?”

    “我随意。公司也有早餐的。更多的,我在公司里吃。”

    “哦。”慧中听了,心想:幸而没有自作多情地再邀请小叔去她那里吃。不过,即便慧中真的这样做了,唐斐年玩笑之余,还是会婉言谢绝的。灵均虽然被蓝茉缠住了,但时不时地还会回来的。他们虽不和,但到底还是夫妻。他要是天天和慧中呆在一处吃早餐,叫灵均见了,总是不太好。该避嫌的,还是要避嫌。尤其,唐家的佣人这样多,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什么闲言碎语的。他这是在保护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