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虞山脚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2558字

    沈慧中听了,心里真的在叹息了。纵然真是这样,可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妈,你真的这样想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和你说的,都是心里话。你要是探出点了什么,我保管灵均对你会另眼相看!”

    沈慧中听了,心里更是在嗤笑。这个马淑芳,真以为他的儿子是个宝贝啊!“妈,我呆在小叔身边才几天。小叔不是一般的人,他行事稳妥周全。想要拿他什么,真的不那么容易!”

    马淑芳也不想逼急了慧中,听了这话也就缓了一缓道:“这倒也是!你没蓝茉机灵有眼色,如果是蓝茉,一定不会让我失望!不过,心眼儿都是慢慢练出来的,从今往后呀,你给我注意点就是!”

    “妈,我知道了!”沈慧中真的不耐烦了。今天上班本就累,她可再不想听马淑芳唠唠叨叨个没完。“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上楼了!”

    马淑芳听了,鼻孔里哼了一声。她看着慧中的背影,又瞧了瞧车库里那辆显眼的小白车,眉头还是不那么舒展。

    到了晚上,慧中吃了个苹果,喝了瓶酸奶,也就算吃完晚饭了。她走到走廊边,看着小叔的屋子里灯光熠熠的,心血来潮,她便给小叔打了个电话。“小叔,吃过晚饭没?”

    唐斐年正在书房里看一本经济学书,听了慧中的声音,就淡淡道:“怎么?”

    “没什么,我不过问一问。”

    “我定购了几项意大利快速即食面。想吃什么时候都可以。慧中,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电话那头的唐斐年,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疲倦。他感到疲乏时,总喜欢再看上一会书,然后沉沉睡去。

    “哦,那小叔——晚安!”慧中听了,便飞速地挂了电话。她觉得自己有点多此一举。

    唐斐年阖上书,见慧中挂了电话,就微微笑了笑,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展开一个优雅的恰到好处的弧度。且不管她到底是不是沈慧中,进唐家有什么企图,仅她的性格,他就觉得足够有趣。

    第30章

    这一晚,慧中睡得足够好,也没有再做那个可怕的噩梦。

    清晨醒来,正是早上七点半。慧中起床洗簌,吃了早饭,收拾了一下。她取来新车的钥匙,打算开车去外面练习练习。要不要真的给小叔打电话呢?正犹豫间,她的手机就响了。

    她接过一看,果然是小叔。“慧中,你八点去车库,我带你练车。”

    “好。”接了小叔的电话,沈慧中的心情十分之好。她将头发挽了起来,扎成一个蓬松的马尾。换上一件浅棕色的亚麻针织衫,穿一条厚厚的牛仔裤,脚踏一双运动鞋。一到八点,慧中就赶紧下了楼。刚走出拐角,她差点就撞上一个人。

    “沈慧中!”唐灵均正要往楼上,慧中走得极快,这一上一下的,胳膊肘一下就撞上了唐灵均的脸,唐灵均一个趔趄,差点就要从楼梯上滚下。唐灵均用手紧紧靠在楼梯上,保持身体平衡,他瞪着眼睛,怒目而视慧中。“沈慧中,大白天地,你会不会走路呀!”

    看见唐灵均那狼狈样儿,沈慧中不禁就要笑。“唐灵均,你才鬼鬼祟祟的呢,我走我的道,我碍着你啦?”翻给他一个大白眼,沈慧中继续往下走,同时还不忘哼起歌来。

    这个死女人,倒是看着很开心!他在蓝茉那里接连住了四五日,她竟然一点情绪也没有!看她打扮的青春洋溢,神采焕发的,唐灵均就气不打一处来。“沈慧中,你给我站住!”

    沈慧中下了楼,讥笑道:“唐灵均,我不想和你多废话!”

    “沈慧中,你要去哪里?”唐灵均在蓝茉那里,夜夜癫狂。今早,是马淑芳打电话要他回来的。马淑芳提醒儿子,唐茂年这两天出差要回来了,她希望儿子安分一点。

    唐灵均将宝马车停在车库时,就敏感地发现了车库里那辆白色的甲壳虫。直觉告诉他,这一定是沈慧中的车!这个死女人,看来在唐家日子过得很滋润哪!

    “唐灵均,我去哪里,和你有关系吗?”沈慧中不想和他多罗嗦了,她不想唐斐年久等。沈慧中直往车库走,唐灵均就在后头跟。

    二人一前一后到了那里,唐斐年穿着一身米白的休闲装,也大步过来了。唐灵均见了唐斐年,有些意外。

    “小叔——”他叫了一声。

    唐斐年见沈慧中一脸别扭不耐的样子,想了一想,就主动道:“灵均,我借钱给慧中买了辆车。她来总部上班,没辆代步车可不行。因为她不太熟练,所以我今天打算带着她出去练练!你,不会反对吧?”这些话,他知道唐灵均会问的。因此,不如自己主动说了。

    唐灵均听了,也就一怔。小叔做的,其实应该是他这个做丈夫该做的。一时之间,唐灵均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沉默半响,唐灵均就道:“那就多麻烦小叔了。”说完了这句,唐灵均忽然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很多余,他低了低头,也就大步离开了。

    唐灵均走了,唐斐年便对慧中道:“你们刚才没吵架吧?”

    “没有。”沈慧中不想破坏自己的好心情。

    “你把车打开吧。”唐斐年吩咐。沈慧中便按了车钥匙,车门自动开了。她坐在主驾驶位,唐斐年则坐在副驾驶位。

    “小叔,我们去哪里练车?”

    “去虞城南郊吧,那里马路宽阔,人流也少。”

    “好,我听小叔的。”沈慧中说着,就慢慢发动起车子。在夏威夷,她已经是个开车的老手,但为了不让小叔看出破绽,她便刻意将车开得缓慢。

    斐年和慧中都没有注意到,此时唐灵均上了楼,并没有就进房间。他立在楼廊边,默默注视着楼下的白色甲壳虫,一直到车子开出了唐家大院。

    虞城这个地方,临江靠海,风景秀丽。市内诸多保留完好的名胜古迹,自古就是人才辈出人文荟萃之地。从市内开车往南郊,最快也须需半个小时的路程。

    唐斐年见慧中开车慢得不像话,不禁鼓励道:“慧中,再开快一些,不要紧的。有什么紧急情况,我提醒你就是。”

    “小叔,还是慢些好。慢些,我心里才放心呀。”慧中似笑非笑。

    “可你这也太慢了,简直比别人骑的自行车都慢。”

    “好,我听小叔的!”慧中便紧踩了下油门,熟稔往前驶去。慧中驱车,顺利拐过三道弯弯的小桥,穿过一条长长的涵洞,一路驶往南郊。

    唐斐年见了,不禁满意笑道:“慧中,你开车还是很有感觉的嘛!看来,我是多虑了!”她这样的水平,上下班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小叔,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开着开着就熟练了起来!”慧中转头朝他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

    唐斐年指着前方一处空旷的圆形广场道:“就停在这里吧。”此处风景极佳。广场后面,便是虞山。虞山临近长江,远眺大海。这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住在虞山的村人,无事不是上山挖笋采摘蘑菇山珍,便是下海捕捞鱼虾扇贝。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前来虞山观赏风景的游客们逐渐增多。为了增加收入,虞山村民自发地在山脚下开起家庭旅馆和饭馆,饭桌上待客的便是山上的野鸡笋干,海里的鲜鱼大虾。一时之间,村民们的收入猛涨。唐家不涉足房地产,但却涉猎旅游业。唐老爷子额外注资在虞山成立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聘请职业经理人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