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与你何干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2958字

    “想走?何必呢?你吃你的饭好了!如果你真的走了,我会认为你是怕我!”蓝茉见唐灵均不说话,自己就开口嚷起来。

    “我走我的,与你何干?”沈慧中耐着性子。

    “怎么没有关系?分明你就是嫉妒我和灵均的关系!你没有本事夺回灵均的心,所以只要灰溜溜地走了?”蓝茉说着,就又将手搂着唐灵均的胳膊。

    “蓝茉,你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女人。你以为你对我做的种种,我都不知道吗?”沈慧中迎上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她本来不想和她计较的,无奈贱人非要自取其辱,那就怨不得她开口还击了!

    “什么?你竟敢骂我!”在蓝茉眼里,沈慧中就是个懦弱无用的女人,打她三下就不知道吭一声的。当着唐灵均的面,她竟然拿敢骂她!“灵均,灵均——慧中姐她骂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呀!”

    “我为什么不能骂你?难道你不该被骂吗?我不搭理你,那是因为我蔑视你!”沈慧中说着,看也不看蓝茉一眼。

    唐斐年在旁,听着慧中的话,眼神很有内涵。但考虑到侄儿的感受,他憋住了没有说话。

    “你,你,你——我哪点比不上你?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从灵均的身边滚开!你也不照照镜子,你配得上他吗?”蓝茉被沈慧中的话激怒了,渐露本性,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蓝茉,该照镜子的人,是你!”沈慧中决意为妹妹出头。

    “沈慧中!你得意什么?你老公都和我站在一边!你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有本事,你倒是将灵均给抢回去呀!”蓝茉紧紧握着唐灵均的手,故意把头高高抬起。

    看着蓝茉的滑稽样儿,沈慧中反而笑了起来。“我告诉你,蓝茉,与我心里压根就不将他当回事!你将他是宝贝,我只当他是棵草!”沈慧中说完了,便也睥睨了唐灵均一眼。

    唐灵均面色铁青,抿着唇,一言不发。

    “好呀,你既然将灵均当作草,你倒是离开他呀?可不要口是心非地又不想走呀!”蓝茉看着灵均冷冷的面色,继续挑衅。

    “走不走,随我。我想怎样就怎样。到底,我是唐家的儿媳。我和你不一样,我是见得光的,你只能存在黑暗里。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我就算要走,也轮不到你来说我。”

    “好,慧中姐,算你狠!”蓝茉自己口头上不占上风,便决定示弱。她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泪眼婆娑地对着灵均道:“灵均,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慧中姐,她就是要给我难堪,就是要欺负我——可我为了你,我愿意忍!”

    唐灵均终于开了口。够了!他唐灵均是何等高傲的人,既然这个女人将他视作野草,那她还呆在唐家干什么?她大可以一走了之呀!

    “沈慧中,蓝茉说的对。你既然如此清高,为什么还要回来呢?”他觉得和蓝茉相比,真正受屈辱的人是他。同时,为了报复沈慧中的冷眼,他便伸手紧紧搂住蓝茉的腰。

    见灵均终于回馈自己,蓝茉更是激动。“灵均,其实我也想缓和和慧中姐的关系。可是,你也看见了。慧中姐她根本不给我任何机会!她蔑视我,其实就是蔑视你!”被蓝茉的话一激,唐灵均的脸色更为阴沉难看。“沈慧中,你说话呀!我既然如此不堪,你又何必回来呢?”

    唐斐年听了他这句,就盯着看了他几眼,目光闪动。此时,他不能不说话了。他到底是长辈。“灵均,你也够了!你就不检讨检讨你自己的行为吗?”

    “小叔!你是不是唐家的人?检讨?我有什么错误?你一心帮慧中说话,是不是你对慧中也有点意思?”唐灵均说着,又玩味地一笑道:“是呀,小叔你不过比我大几岁,又是单身。你们孤男寡女朝夕相处的,日久生情也很正常。我说呢,虞城那么多的饭馆,你不去吃。偏僻带着慧中来这里!难道,你真的要和慧中搞不伦之恋吗?”唐灵均越说越离谱。

    蓝茉一听,心里更是得意,她觉得灵均分析得太正确了!是呀,他们一个是叔叔,一个是侄媳妇,可半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呀!哼!上回唐斐年一心保慧中去总部,她就觉得有猫腻!“灵均,你可不要瞎想哦!你小叔在虞城也是有头有脸的精英,哪里会看得上慧中姐呢?就算看上了,一定是慧中姐主动勾引的!”蓝茉更是在其中搅局。

    沈慧中听了,当真忍无可忍了。蓝茉挑衅自己也罢了,可他们竟然疑心到唐斐年的头上来,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唐灵均!只有卑鄙的人,才想得出卑鄙的事!你自己心术不正也就罢了,你竟敢怀疑你的小叔,你还是人吗?”

    唐灵均听了,就眯着眼睛道:“沈慧中,你何必这样激动呢?我又不是问你,我是问我的小叔!”不知为何,唐灵均只想要唐斐年说一个答案。

    “灵均。你这样说是侮辱慧中,也是侮辱你自己。她在外受了两年的苦,重返大宅,本是想得到做丈夫的多多关心疼爱的。可你这样,难道不是在给她的伤口上撒盐吗?灵均,你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哼,小叔,我就知道,你一开口,还是袒护慧中。我知道,从小你就对我有偏见。多说无益,我还是带着蓝茉走吧!”唐灵均说着,就握了蓝茉的手,要和她下楼。

    在下楼的那一刻,唐灵均却又回头看了一眼慧中。他欲言又止,却又对着唐斐年道:“小叔,我不是怀疑你。有些话我无心说的,你不要往心里去。”

    “灵均,我不会的。我只希望你多冷静冷静。怎样抉择,还是取决于你自己。”唐灵均听了,不置可否,顿了一顿,就和蓝茉一起下楼了。沈慧中站着一动不动,木然看着他们离开。她长长了叹了口气,对唐斐年道:“小叔,我们也走吧!”

    “慧中,不要难过!不过,我今天听灵均一番说话,似乎他对你仍有感情。”唐斐年抱着胳膊,分析给她听。

    “呵呵——小叔,你是在逗我么?这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说的认真的。只是灵均爱面子,不想表达出来而已。”

    “小叔!”沈慧中听了,不禁严肃说道:“你是看错了吧。唐灵均一直和蓝茉出双入对的,几夜几夜地不归宿。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老婆,会是这种表现吗?会让自己的老婆被人羞辱吗?小叔,你是没结过婚,你不懂。”她是慧中的姐姐,唐灵均是她的妹夫,她为报仇而来,哪能让渣男爱上自己?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被慧中这样一说,唐斐年也不禁蹙紧了眉头,若有所思地道:“或许,是我看错了吧。”他又转过话题问她:“你当真不吃饭了?还是,离开这里,再去别的地方吃?”

    “反正不想在这里了。其他地方,随便。”

    唐斐年听了,也就说道:“好。只是店老板也忙了一会,菜都做好了。现在说不吃,也不大好。我下楼去将账结了。这顿饭我就请店老板夫妇他们自己吃了。”

    沈慧中随唐斐年到了楼下,店老板夫妇有些同情地看着沈慧中一眼,听了唐斐年的提议,又见他说要结账,就有些不好意思道:“这哪能收钱呀!”

    唐斐年就道:“这账该结。吃不吃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坚持付账。

    待出了饭馆后,沈慧中就道:“小叔,是我拖累你了。”

    “这话什么意思?”

    “要是你不监督我练车,也不会这样。我估计你这会,要么在书房看书,要么去剧院听音乐会,要么赴哪个酒会。”

    慧中这样说,唐斐年倒不禁笑了起来。“听这话,你似乎很了解我?”

    “我只是认为,以你的身份地位,有这样的爱好很恰当。”

    “唔,你猜的也有点对。但酒会我是能不赴约就不赴约。”

    “如此说来,小叔是个低调的人?”

    “也不是低调。其实,我的性子并不适合从商。”

    “那——小叔为何要从巴黎回来?”

    唐斐年当然不会将缘由告诉慧中。其实,他的事,她知道的越少越好。他只是这样解释:“慧中,有些事,不是我们自己可以有选择的。好了,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吃饭?”

    沈慧中就道:“小叔,我想去寒山寺用斋饭。”

    唐斐年听了,心里一怔。他掩饰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莫名地想去。我想,我是喜欢那里。”她忽然就叹了一口气。

    “好。不过从这里开车要半个小时,你确定这一路,你驾驶无碍?”

    “我可以的。”沈慧中走到甲壳虫前,打开车门,提醒唐斐年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