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婆婆的猜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3106字

    马淑芳招待完姐姐和妹妹后,也就洗漱着预备去敷面膜了。可也不知怎么回事,她心里忽然想起斐年来。怎么这半天,她都没在大宅见到他的影子呀!她便叫桃姐去看看。桃姐来了,就告诉她说唐斐年不在。马淑芳想了想,就又叫桃姐去慧中房里看看。

    桃姐又去了,回说少奶奶也不在房间里。桃姐心地不错,可惜嘴巴不大好,说话也不经过脑子思考。她见太太的眉头拧了又拧,不禁就道:“太太,会不会少奶奶随斐年少爷出去了?哎,到底少奶奶出门,也该和太太说一下。”

    马淑芳就沉声道:“你去将我的手机拿来。”

    桃姐给马淑芳拿来手机,马淑芳便挨个给唐斐年和沈慧中打电话。电话是通的,但都无人接听。马淑芳的心里,真的要起疑了。

    “桃姐,反正现在这雨也停了,你陪我到门口去等等。如果他们真一同出去了,现在也该回来了。”

    “好的,太太。”桃姐看着马淑芳疑惑又揣测的神情,心知自己不该那样多口多舌,她便又讪讪笑道:“太太。说不定少奶奶是有什么事儿?碰巧斐年少爷也有什么事,因此就一同出去了!”

    马淑芳听了,就立在一边,阴阴道:“我也希望那样。”

    桃姐听了,就又多加了一句,她小心翼翼道:“太太,斐年少爷可是正经人。少奶奶为人处事,也是中规中矩的。”

    马淑芳不悦道:“你说这些干什么?我问你了吗?”

    桃姐一听,立马闭嘴不说了。马淑芳心里很烦,固然斐年和慧中,不似自己以为的那样。但灵均这样一直不回来,慧中独守空房的,时间长了,恐怕还是要出事,到底慧中还这样年轻。可与她心里,又希望儿子那边能有蓝茉陪着。鱼和熊掌不能兼得,马淑芳一心迁就儿子,也不知自己该怎么办了。

    马淑芳等待了十分钟,果然看见大宅门口,远远地停下一俩出租车。看着从出租车下来的一男一女,分明就是斐年和慧中。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他们在一起。桃姐虽被马淑芳训了,但忍不住又开口了。她伸出手,直直指着路口,说道:“太太,您瞧,那不是——”

    “桃姐,我没瞎,眼睛看得见呢!”马淑芳心中憋了一口气,等他们过来了,她一定要好好盘问盘问。

    借着明亮的灯光,唐斐年和沈慧中都注意到,门口站着的人是马淑芳。唐斐年叫了一声:“大嫂。”

    马淑芳听了,口里哼了一声,冷冷不说话。

    沈慧中看着马淑芳,知道她出现定没什么好事。不管她愿不愿意,她也低唤道:“妈。”

    此时,马淑芳已瞧出他们身上的不对劲,两个人怎么浑身都湿漉湿漉的。“斐年,你的车呢?”马淑芳瞥了瞥慧中手里拎着的鸟笼子,皱眉问他。

    第35章

    “刚才雨大,我开的车子进了涵洞。涵洞里水很深,开车很危险,我和慧中只能下车淌着走,打的回来。”唐斐年看出马淑芳在猜测什么,但还是坦荡说道。

    “是吗?你——为什么会和慧中一起出去?”马淑芳并不信,她又转头问慧中,“你手里的鸟笼是怎么回事?”

    “妈,晚上我出来散步时,看见小叔手里托着一只受伤的鸟,小叔给鸟包扎了,我就同他出去买鸟笼了。路上遇到狂风暴雨,车子进了涵洞,开不走了。小叔和我淌着水出了涵洞,所以衣服上湿湿的。”沈慧中边说,边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大嫂,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还是让慧中赶紧回房换衣服吧。”唐斐年体格好,他知道回去自己洗个澡就好了。但慧中是女人,如果耽搁了洗个热水澡的话,兴许就要生病。

    “斐年,你这个做小叔的,果然关心侄媳妇呀!我们慧中能有你这样一个知冷知热的叔叔,真是她的福气呢!”马淑芳话里带话地说道。

    “大嫂,我只是关心慧中。毕竟那涵洞水非常深。要不我一定开车回来。”唐斐年只得补了一句。

    “呵呵,斐年,你回唐家也有两年了,我可是没见你对灵均这样关心过呀?这大晚上的,你们为了个什么破鸟笼子,出双入对地一齐从大宅消失,由不得我不往里头深想呀!你以为我愿意吗?”纵然觉得这二人应该没这么大胆,但马淑芳的心里,还是很生气。

    “妈,你真的误会了!我和小叔,哪里是你认为的那样!”在沈慧中看来,她和小叔之间,何其清白,这容不得马淑芳污蔑。

    哟,我不过说了几句,你这样激动干什么?“马淑芳数落着儿媳妇,“进去吧,你这个鬼样子,叫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虐待你呢!”马淑芳说着,就叫桃姐扶着自己回去了。

    唐斐年见马淑芳走了,便上前对慧中道:“慧中,赶紧进去,不然真的要感冒了!”

    沈慧中听了,就看了唐斐年一眼,叹口气道:“我不该跟你出去的,这下婆婆真的要疑心你了!”沈慧中心里,只觉得说不出的烦恼。她进唐家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找出妹妹死亡的真相,让唐灵均和蓝茉受到应有的惩罚。除此之外,她并不想和唐家的其他人有任何的牵扯。

    “不要紧,清者自清,没什么的!晚安!”唐斐年说着,就大步朝里走了。

    沈慧中提着鸟笼,没精打采地上了二楼。她将鸟笼挂在走廊边,从厨房里拿了一点水果屑放进鸟笼里。“吃吧,小东西,我知道你一定饿了!”

    慧中走进卫生间,开始洗起澡来。穿上浴袍,进了房间,她又打了几个喷嚏。这一晚上消耗了这样大的体力,困极累极,慧中倒在穿上,沉沉就进入了梦乡。

    早上醒来的时候,慧中发现自己的鼻子有点堵塞,喉咙也有些痛。摸一摸额头,额头滚烫,可头发还是湿湿的!慧中叹了口气,自己是太过疲倦了,来不及将头发吹干,一下就睡着了!

    她用毛巾将头发拧干,强撑着换了衣服,又去厨房做了早餐。吃了早饭后,慧中开始觉得头重脚轻,身子也虚晃起来。但她没有想到请假。她拎着包,一步一步地下了楼梯,走向车库。

    唐斐年的车子已经开走了。之前如果不是要载慧中上班,唐斐年去集团一向很早。慧中慢腾腾地打开车门,她想:或许坐在车里,就不那么头疼了。

    她发动引擎,眼睛看着前方,可浑身却更难受。想吐又吐出来,胸口堵得发慌,她强迫自己镇定开车。好不容易到了集团,沈慧中将车停在车库,身子再也支撑不住,腿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她看了看手机,发现自己迟到了。

    当沈慧中面色煞白地出现在唐斐年的办公室时,唐斐年没有责怪她迟到,反而关心地问:“慧中,你的脸色怎么这样难看?”

    “啊,是吗?大概是没睡好吧。”慧中说着,就推开暗阁的门,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她刚将包放下,想要坐在椅子上,可身子一歪,‘扑通’一声,就栽在地上了。

    “慧中,慧中——”唐斐年见了,赶紧推门而入,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他喊了几声,可慧中还是不应。唐斐年摸了摸她的额头,额头炙烫。他把慧中扶在一旁的沙发上,想给自己认识的一个医生打电话。唐灵均却进来了。“小叔,这是你要的计划。”唐灵均今天有事要来总部,顺道就将这份唐斐年催了多日的计划书给他。

    唐灵均将计划书搁在唐斐年的办公桌上,一双眼睛却在东张西望。慧中呢?眼睛一瞥,他就注意到她躺在了办公室里侧的沙发上,身躯一动不动。

    “小叔,慧中怎么了?”唐灵均不禁走到沙发前。唐斐年见了他,就道:“慧中感冒了,现在正在发热。我正给一个医生打电话。”

    唐灵均听了,就对唐斐年道:“小叔,你工作也忙。慧中不如交给我吧,我反正要离开总部,不如顺带她去医院。”

    唐斐年见唐灵均对慧中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便疑虑地道:“灵均,你务必要将她照顾好。”

    听了小叔这样一说,唐灵均的心里,老大不高兴。“小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灵均,我不是这个意思。”

    “沈慧中到底还是我唐灵均的妻子。我要将她带往医院,似乎小叔你不该干预吧。”唐灵均提醒他。

    “好。我也乐意见到,你能和慧中重修旧好。”唐斐年淡淡道了句。唐灵均此时已经将沈慧中扶了起来,慢慢朝门外走去。见灵均进了电梯,唐斐年的心,忽觉有些失落,他皱了皱眉,令自己不要往下深想。

    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沈慧中躺在病床上,慢慢睁开了眼睛。方才护士给她过来挂水时,她就知道自己被人送入医院了。挂了水后,她发觉自己身上的高热,退掉了一些。听见病房外有脚步声,慧中便低低说了句:“小叔,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

    房外的人,听了她这话,就犹豫着慢慢走进来。“沈慧中,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