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你为什么不在她身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2621字

    慧中见是唐灵均,心里非常意外,而且还有些不悦。她冷冷道:“唐灵均,你来干什么?”

    “你见到我就这么不高兴吗?”唐灵均走向她床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沈慧中说着,就要翻身掀开被子起床。多看唐灵均一眼,都让她厌恶。

    “你要走?医生说你最快到晚上才能出院。”知道她厌恶,但唐灵均还是要传达医生的意见。

    “我现在觉得好多了。唐灵均,你帮我垫的医药费,回头我还你。”

    “沈慧中,你难道就不能听我好好说话吗?”唐灵均耐性不好,终于莫名地就发起火来了。

    沈慧中看了一眼唐灵均,还是冷冷道:“唐灵均。我说过,从前的沈慧中已经死了。你就当现在的沈慧中是个陌生人吧。”

    “沈慧中,你的确性子变了!”唐灵均狐疑地问:“告诉我,你的心里,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三年前,沈慧中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尽管他厌恶她、轻视她、忽略她的存在,千方百计地要将她赶走。但她像块狗皮膏药似的,怎样甩也甩不掉。现在的沈慧中,的确和从前判若两人。

    沈慧中听了,就想再次警告他。这时,门外几声高跟鞋响,蓝茉匆匆走进来了。“灵均——”蓝茉委屈地看了唐灵均一眼,说道:“灵均,你不是将慧中姐当作空气的吗?为什么要送她来医院?”半个小时前,蓝茉打听到唐灵均从总部回来时,将发烧的沈慧中马不停蹄地送往医院,蓝茉听了后,心里又恨又气,所以也赶到医院来了。

    “蓝茉,你别这样。”唐灵均压低了嗓子。

    “那你叫我怎样?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的是我吗?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关心沈慧中?”蓝茉几欲泫然泣下了。这是她的杀手锏,只要唐灵均做事不称她的心了,她就会柔弱地在一旁默默哭泣。

    沈慧中站在门边,双手抱着胳膊,遥遥作壁上观。她想:蓝茉这种矫作的丑态,想必妹妹也多次领略过。“蓝茉,你要哭,请出去哭吧,这里是医院。再则,你以为我愿意让唐灵均送我进医院吗?”沈慧中一想到自己于昏迷中,手脚难免不被他触碰过,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你——”唐灵均听了,觉得自尊心受了损伤,他马上就拉住蓝茉的手,说道:“反正她也没事了,我们走吧。”

    蓝茉便揉了揉眼睛,不甘愿地问:“灵均,你和慧中姐真的没有什么吗?”

    沈慧中在病房里静静地想了会儿,她的计划,不能被唐灵均和蓝茉的干扰而破坏掉。默默地叹了又叹,她理了理头发,准备去前台说一声,打算离院了。

    她出了病房,刚到走廊外,就见面前一个高人的男人,慢慢朝她走来。小叔!不知为何,沈慧中见了唐灵均,就有一股要哭的冲动!

    唐斐年见了她,快走几步,到了她面前,关切地问:“慧中,你身体好些了吗?”半小时前,唐斐年担心慧中,给唐灵均打了个电话。唐灵均在电话里只淡淡道:“她还在医院。我已经回公司了。”

    “你为什么不在她身边?”唐斐年的语气里有一丝责备。

    “小叔。我在她身边是多余的。”唐斐年说着,就挂了电话。其实从医院离开后,唐灵均的情绪一直不好。一路,蓝茉不停地对他撒娇逗笑,可都未能使他的神色舒缓。

    快到下班时间了,唐斐年想来想去,决定去医院将慧中接回家。这个灵均,这么好的一个夫妻间的修补机会,他却无谓地放过了!

    “小叔,我好些了。现在我正要离开医院,已经对护士说了。”慧中勉强笑了一下。

    唐斐年看着慧中苍白的脸,沉默了半响,就对她道:“我接你回去。这几天你就在家多休息休息。”

    出了医院大厅,慧中对他道:“我都好了,感冒发热的都是小毛病,我知道公司事情多。”在唐斐年身边做了半个月的助理,近距离和他接触,慧中才知道每天的唐斐年是多么的繁忙!他身边有许多杂事,的确需要一名熟稔的助理。她不想见小叔这么忙碌。

    “不,你还是在家多休息。公司的事,不急于一时。”唐斐年固执道。

    到了大宅,车子驶进车库,唐斐年又道:“灵均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嘴上虽那样说,但心里还是关心你的。作为你们的叔叔,我总是希望你们的关系能更近一步。”

    慧中听了,就默默看了他一眼,苦笑道:“小叔,你不必为我操心。”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你和灵均该换一种相处的方法。”唐斐年柔和地劝道。

    “小叔,之前劝我离开,叫我离婚的是你。现在,你又这样说。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我心里清楚我要的是什么。”

    慧中坐在副驾驶上,将手拂了拂凌乱的长发。一缕黑发从指缝间滑落,垂落在耳朵上。唐斐年看着她黑发白肤的,心里就涌起一股冲动,想将她的头发拂到脑后去。

    他,当然不能这样做。他吞了口唾沫,艰难问:“那么,你心里想要的是什么?”他目光璀璨,似乎很期待慧中的真诚回答。

    因为心里紧张,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竟轻微地颤抖。他蹙着眉问自己:唐斐年,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见到她,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要去关心她,爱护她?你扪心自问,真的将她当作侄儿媳妇看待么?

    因为得不到确定的答案,唐斐年的心里,更是纠结。他强迫自己镇定,他知道这罔顾伦常,他必须理智。

    “我也不知道。待以知道了,我告诉你怎样?”慧中不知唐斐年的心思,反朝他莞尔一笑。

    她温暖的笑容,深深感染了唐斐年。他情不自禁地看着她。

    “小叔,但我知道,在这唐家,只有你对我好。”慧中说着,就打开车门,说道:“小叔,那我就听你的话,休息几天。”

    “嗯。”唐斐年点点头。

    沈慧中在唐宅休息的这几天里,唐灵均一直没出现。唐茂年出差回来了,马淑芳赶紧给儿子打电话,唐灵均只说过几日再回。马淑芳毫无办法。唐茂年出差江州,那里有他一个多年的红颜知已,处理公事之余,唐茂年就和红颜知已吃饭、兜风、访客,一个不落。

    马淑芳见老公没问起儿子来,心里一阵舒缓。但见老公乍一回来,面带春风,眼含桃花,分明年轻了好几岁。马淑芳就打趣道:“茂年,这出差半个月的,在外面可是遇上了狐狸精了吧!”

    唐茂年心情好,加之此事不能让她知道,笑了一笑,就道:“哪里!我唐茂年是那样的人吗?我最看重的就是名誉!”

    马淑芳不敢猜疑他,听了也就笑:“你都五十多的人了,儿媳妇也进门好几年了,我料定你不敢花心!”

    唐茂年不答,因想起儿子,到了书房,坐下就问:“灵均呢?”

    “他嘛——”马淑芳知道避不过,就小心翼翼道:“他还能去哪里?自然是——”

    唐茂年听了,皱了皱眉,忽然就不问了。灵均风流,倒颇有些类他。只不过,他唐茂年纵然喜欢风月,喜欢女人,可一向小心谨慎,外人根本看不出。灵均这小子不过就被一个蓝茉缠上了,就弄得满城风雨。这小子的道行,还浅着哪!“算了,不要提他了,提他我就扫兴。我饿了,你赶紧给我弄点吃的。”

    马淑芳听了,赶紧就去吩咐桃姐。

    休息了三天的慧中,气色方恢复如常。这日黄昏,斐年去超市又买了新鲜的鸟食送了过来。黄鹂鸟每天吃着精细的鸟食和水果屑,不过几天工夫,小小的身子养的滚圆滚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