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不必胡思乱想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2773字

    唐斐年就提醒慧中道:“你将他养的这样肥,回头它飞不动的。”

    “飞不动那就飞不动吧。我养着它。”如果有一天,这黄鹂鸟儿飞走了,慧中还怪不舍的。

    “嗯。这只鸟被你养着,也是它的福气。”唐斐年便又转过话题道:“近日,总部人事会有变动。说不定——说不定唐灵均会调入总部,升任副总经理。”

    沈慧中听了,眉头不禁一蹙。唐灵均也要来总部?这意味着自己要和他朝夕相见了?那么——“小叔,如此说来,蓝茉也一定会跟着他过来了?”

    唐斐年就抿了抿唇道:“不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沈慧中就叹气道:“这该来的,总还是要来。”唐灵均如果真的调进总部的话,查他的那些黑资料,是不是也跟容易一些?虽然不想和那对渣男女多碰面,但这样也有利于她寻找证据。

    唐斐年看着慧中皱着眉头,就安慰道:“我不过提前告诉你。到底事情怎样,也要通过董事会的决议。下个礼拜,老爷子就要回来的。其实灵均入不入总部,还是他说了算。”

    沈慧中听了,不禁多问了一句:“那小叔,灵均升任副总了,会对你的职位构成影响吗?”慧中也看出来,唐氏兄弟,是有隔阂的。偌大的唐氏集团总部,其实三足鼎立,一派元老,是老爷子唐治元的人。一派中坚力量,和唐茂年有旧。一派火箭式上升的精英,是唐斐年一手提拔的。三分天下,各派都有实力,都不容小觑。唐斐年就笃定一笑:“不会的。唐氏的副总,和别的公司不一样,不能决定什么事的。他要来总部,我就是他的直接上司。难道你不知道,总部还有其他四位副总吗?”

    唐斐年这样一说,慧中倒是想起来了。唐氏的副总,充其量只是个象征性的摆设。现在唐氏总部的四位副总,皆是在唐氏苦干了几十年,方得的提升。一面,有嘉奖之意。另一面,也有养老之意。不过,唐灵均年纪轻轻的,就这样调入总部,这是什么意思?凭直觉,慧中猜测,这一定是唐茂年的主意。他想用唐灵均挟制唐斐年,也有监督之意。

    不过,凡事都有利弊。唐灵均和蓝茉出入总部,与他搜查资料更是容易。

    “慧中,我走了。你的车子还在总部,明天早上八点,你还是蹭我的车去上班吧。”唐斐年嘱咐。

    “嗯,我知道了!”

    晚上,马淑芳和唐茂年就在书房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多年过去,唐茂年待马淑芳早没了感情,充其量,也不过是亲情。唐茂年受了老爷子的影响,也喜欢附庸风雅,早晚无事,喜欢在书房练几个大字。

    马淑芳在旁,忽然就没头没脑地道:“茂年,斐年送了慧中一辆车呢!”

    唐茂年听了,手里的笔一直没停下,口里就‘唔’了一声。

    马淑芳对于老公这个淡漠的态度,很不满意。“那车也不便宜。我知道斐年不缺钱,但犯不着送一辆车给慧中吧!这个礼物也昂贵了一些!要送,也是灵均送!要他这个叔叔代劳什么?”在马淑芳眼里,总觉得斐年和儿媳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也不大说得上来。

    “唔。只是灵均肯送吗?他倒是大方,直接送给蓝茉一套高级公寓!”唐茂年还在一笔一划地写字,并没有分心。

    “那能一样吗?蓝茉是灵均心坎上的人!可斐年这么大手笔,实在让我看得不舒服!我总觉得他对慧中有什么企图似的!老公呀,虽然他们名为叔侄,可到底只差六七岁呀!你瞧瞧,白天他们又在一起上班。这回到了家,又总是在一起说话。我要不起疑心,这怕佣人们都看出什么来了!”马淑芳一口气地,说了一大堆,她就是要引起唐茂年的重视。

    “嗯。”唐茂年听了,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笔下继续龙蛇飞舞。

    马淑芳见了,心里不禁有些气恼。“老公,我在和你说正经话呢?这个斐年,从法国回到虞城,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这慧中被灵均冷落在一旁,有个年轻的叔叔在身边嘘寒问暖的,她能不动心嘛!我这说的,都是人之常情!”马淑芳继续絮絮叨叨。

    唐茂年练完了大字了。他搓了搓手,伸了个懒腰,方扭头对马淑芳道:“你呀,尽没事找事!整天在家胡思乱想!”对于妻子的话,唐茂年颇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唐斐年固然怀了不可告人的目的回来,那么于私生活上,自然更为小心。他这样一个小心谨慎的人,怎么会慧中扯上关系呢,那岂不是自毁前程?况且,老爷子知道了,会做如何感想?这涉及伦理纲常之事,唐茂年相信自己这同父异母弟心里足够明白。斐年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样的傻事的。要扳倒他,也只有从别的路子上寻。

    “老公,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总是觉得他们不对劲!”马淑芳也不知该怎么说。

    “好了,你是那些二三流的电视剧看多了吧,专门在家意淫!你这样说,不是侮辱咱儿子吗?活了这么大年纪,你专会花钱,不长一点智商!好了,我不和你废话了!”唐茂年说着,就要去卫生间洗澡。洗完了澡,他只想尽早睡觉。出差江州的日子里,和云珠接连云雨了那么些天,他的腰背着实累,身子都像掏空了一样。到底是年纪大了,浑身使不上劲了,对于马淑芳投来的殷切目光,唐茂年只当看不见。

    翌日。早上半点,沈慧中穿戴一新,精神抖擞地下了楼,准备去车库等小叔。

    唐茂年此时,也正提着个包,吃了早饭往车库来。他见慧中站在车库一边,就问:“慧中,我听说你小叔送了辆车给你,有这回事吗?”

    “爸爸,早!”慧中见是唐茂年,淡淡打了个招呼。和唐氏夫妇接触日久,她愈发看出了他们的冷漠、虚伪、自私。“是的。但那辆车算我问小叔借的,小叔说我有了钱了,还要还给他。”

    “哦。”唐茂年听了,便往车库里头看了一眼,“不过,你的车呢?”

    “我停在公司车库了。”慧中简短道。

    “嗯,你在这里,是不是等你小叔过来,顺道将你一起载去公司?”唐茂年问。

    没想到唐茂年会这样问,沈慧中只得点了点头。

    “不用等了!你上我的车吧!”唐茂年说着,将车门打开,叫慧中坐在后座。

    “可是——可是我和小叔约好了!”慧中有点犹豫。

    “这算什么,你给他打个电话就是!”此时,唐茂年在车里,已经看到唐斐年快步往车库来了。他将车窗打开,对斐年说了一声:“慧中,我顺便捎带了!”

    唐斐年不想慧中坐进了唐茂年的车,怔了一怔,就淡淡笑道:“好啊,看来大哥开始疼惜儿媳妇了!”他说着,看也不看慧中,就转而走向自己的车。

    唐茂年发动引擎,车子快速离开唐家大门,往主干道上疾驰。“慧中,这些天,你和灵均相处得怎样?”唐茂年摆出一副长辈的面孔。

    沈慧中有些心不在焉,她知道唐斐年的车就在后面。“还行吧,也就那样。”

    “慧中,你和你小叔相处得怎样?”唐茂年貌似漫不经心地问。

    沈慧中一听,神经就有些紧张。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反正只要涉及唐斐年这个名字,她就会变得敏感。

    “小叔呀!他为人不错,虽然工作上对我严厉了些,但私底下还是很随和的。在我看来,他的确是个好叔叔。”

    唐茂年听了,便通过后视镜,观察慧中的脸色。似乎也看不出什么,唐茂年就顺着她的话道:“唔。你小叔是个人才。你跟在他身边,可以学会不少事情。”

    待进了v型大楼,唐茂年将车开到车库,慧中也就下了车。“谢谢爸爸!”慧中无表情地说了句。

    唐茂年没有吭声,很快就步入大楼。唐茂年的办公室在十八楼,距离唐斐年六个楼层。同在一幢大楼上班,除了公事,唐茂年并不怎样和斐年来往。知道斐年的车很快就要驶入,他也不想驻足等他同进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