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你快乐就好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0本章字数:3262字

    “慧中,你为何一定要这样执着?你这样年轻,你可以另外选择不同的人生的,只要你愿意!”唐斐年心里激动,一下就握住了慧中的手。

    肌肤相触,二人眼睛沉沉对视,火花四射。慧中忙将手缩了回来,低低道:“小叔,你不懂我,我有苦衷的!”

    “苦衷?可以对我说么?”唐斐年见她抽回手,也知自己过分激动了,他往后站直了身子,目光慢慢恢复了平静。

    “不,我不能。”慧中摇着头。

    “所以,你还是要将复仇之路,进行到底?”唐斐年看着她,目光有些悲哀。

    “小叔,你不要再问了。”慧中捋了捋头发,强迫自己的心,跳得缓慢一些。

    此时,唐斐年办公桌上的电话声铃铃响起,他便对她道:“沈慧中,我希望你能深思熟虑。”说完了,他就如常接起了电话。

    电话是老爷子唐治元打来的。

    “爸爸——”唐斐年淡淡道。

    “斐年呀,下个礼拜五,我就从夏威夷回来了!到时,你去机场接我!”

    “夏威夷?爸爸,您不是去法国的吗?”唐斐年不解了。

    “嗯,我是去了法国,但中途就绕道去了夏威夷了!”电话那头的唐老爷子,听起来精气神极好。

    “法国,夏威夷,爸爸你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是有什么事吗?”

    “唔,这个不能告诉你。好了,到时我给你打电话就是。”唐老爷子身边,似乎有什么人说话,电话‘嘟嘟’地一下就断了。

    唐斐年挂了电话,看着沈慧中一个人,还靠在角落里,神情悲戚。他见了,不禁又站了起来,深深看了她几眼,抿了抿唇,轻轻说道:“好了。我真的是为你好。”

    “小叔。我什么事都可以听你的建议,但唯独这件事不行。”沈慧中还是固执道。

    唐斐年听了,不置可否。他伸了伸胳膊,看了下时间。他做了个决定:“看来,我感化不了你了。走吧,吃饭时间到了,我请你吃饭。”

    “你请我吃饭,也不会令我的心意扭转。”沈慧中加了一句。

    “唔。”唐斐年一边整理着桌上的东西,一边拿起衣服,说道:“行了,我看出来了,你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女人。我知道我阻拦不了你的。但我可以让你少走弯路。”其实,当唐斐年亲口听慧中说,她对灵均无任何感情时,有一刹那之间,唐斐年的心是激动的!

    “小叔,我不想去外面吃饭。我没有胃口。”经过和唐斐年的一番争执,她哪还有心思吃饭?

    “不吃饭哪行,你既然想做长期斗争,就要保持身体的强壮。早上,你还兴致勃勃地爬楼道上班。现在,被我说了一下,就提不起精神了?”

    “呵呵——小叔,你不知道你说的话,对我来说有多大的影响。”沈慧中的心情好了一些。

    “我的话,对你真的很重要吗?”唐斐年不自觉地问了一句,目光也停留在她姣好的脸庞上。这个女人,虽然明知她身上有谜团,可他情不自禁地还是要靠近。与慧中朝夕相处,短短一个月时间,令斐年发觉:他对慧中,已经不是单纯的亲情了。

    “重要。你是我在唐家唯一的朋友。如果我再少了你,我真觉得自己会更孤单!”

    “你,愿意把我当作你的朋友吗?”唐斐年纠结地问。

    “小叔,你愿意我就愿意。”和小叔说了这么多,慧中发觉自己的肚子是真饿了。

    “好吧,此事先到此为止。走吧,我带你一家新开的饭馆。那里的苏菜很有名。”唐斐年拿着钥匙,打算要锁办公室门了。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见了再精致可口的饭菜,也还是提不起胃口的。”沈慧中勉强跟着他,走到他身后。

    “你确定?”

    “难道不是吗?”

    “我就不是了。心情不好时,往往喜欢独个人,找家饭馆,默默吃一顿。所有不好的情绪,也就一扫而光了。”

    二人出了办公室,下了电梯。此时公司并未到饭点,员工们见总经理带着助理出去,都当他们去办公事了。唐斐年和慧中,名为叔侄,又朝夕相处在一处上班,年龄又相近,可因为二人行为端正,作风正派,竟是未在公司引起一丝一毫的传闻,这也是令人纳罕之处。

    唐斐年和慧中下了电梯,一前一后走至车库,慧中就道:“小叔,我还是自己开车吧。”

    “不用,你坐我身边就行。说老实话,我还是想开导你。”唐斐年说着,替她将车门打开。

    慧中身不由己地进了去,放好包,她就叹:“小叔,我决定好的事,轻易是不会改变的!”

    唐斐年听了,也叹了叹,他将车子发动,徐徐驶出了大楼广场,方对她道:“我担心你会两败俱伤!”

    “那我也认了!”慧中咬着牙。

    “慧中,告诉我,你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不被人知晓的秘密?我总觉得,你有心事。”唐斐年将车子开往一处宁静的小道,小道两旁皆种着高大的枫树。风景的优美,令慧中的心情愉悦了不少。

    “那家饭店是我一个故人开的。此人在十多年前,也曾随我一同赴法留学。但仅仅两年后,他就回国了。”

    沈慧中听了,也就问:“为什么?”

    “理由很简单。我这位同学说,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那他想要什么?”

    “他只想返回虞城,开一家自己喜欢的餐馆,迎来送往。当他将自己精心烹制的美食端上饭桌,看着来往食客脸上满意的微笑时,他就觉得这是他人生的最大胜利了。因此,为了这个决定,他毅然决然地从法国回了来。那年他不过十九岁。”

    “嗯。我能理解。每个人要的东西,并不一样,不能推己及人。所以,还请小叔对我少些说教。”沈慧中不失时机地又将话题引到唐斐年身上。

    唐斐年就笑了笑,说道:“我好几年未见他了。为了学做一桌好的淮扬菜,他还特地去了江苏扬州。”

    慧中不懂了!“为什么一定要学淮扬菜呢?”

    “因为他的妻子,就是扬州人。我这位朋友,也是性情中人,他和她的妻子,是在机场邂逅的。也不过见了几次面,从此就不能忘记。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放弃庞大的家业,孤身回到虞城,只为了他妻子。”

    “为了心中所爱,做出点牺牲,也是难免。到底天下之事不能两全,只要他快乐就好。”慧中听了,便补了一句。

    “慧中——”唐斐年便对她正色道:“你说的不错,人生在世,所图无非快乐二字。所以,我才劝你要放下执念。从前的种种,我劝你不如放下吧。伤害了别人,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小叔,我不是说过吗?这是我自己的事,怎样决定,由我自己来裁决。送我回公司吧,我不想去吃饭了!”原来这一路,唐斐年一直试图打动她。沈慧中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现在走哪来得及?你看,饭馆就要到了。”唐斐年哪里会让她下车,他指了指前方的枫叶林边,一栋独门的红砖小楼,说道:“就是那里。”

    幽静的树林,寂静的小道边,静静立着一栋砖红色外墙的私家菜馆,也是奇异。慧中不禁诧异问:“这样僻静的地方,真的会有人远道而来吃饭吗?”

    “当然有。酒香不怕巷子深。其实,私家的菜馆,就应该这样幽深。若总是在那热闹的街道旁,反而失了几分寻觅的幽意。”唐斐年解释。他下了车,又给慧中打开车门。

    “云记私房菜馆——”沈慧中喃喃念着饭馆的招牌,又要说话,就见饭馆里走出一个憨厚的中等身材的男人。男人看上去和唐斐年差不多的年纪,戴着眼镜,只是腿脚有些瘸。他拄着拐杖,却又行动自如地从门里出来,看了唐斐年一眼,就笑:“斐年,几年不见了!”

    唐斐年见了华瀚,也就上前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地拥抱。他转头对慧中道:“我朋友,华瀚。这就是他开的饭馆。”斐年几年不见老友,心情不错,就又问:“你夫人呢?给我引见一下可好?”

    华瀚听了,就带着笑意道:“你来得不巧,她昨天刚走。她怀孕三个月了,我不忍心她在店里陪着我忙碌。”华瀚见唐斐年忘了介绍他身后立着的这个清秀女子,就笑道:“斐年,给我介绍一下。不过,我猜她大概是你的红颜知已吧?”

    在华瀚看来,这位俊逸女子和他这位老伙计很搭,无论是形象还是气质。沈慧中听了,面上就有些尴尬,和小叔出去处理公事,她也常常被客户误会。因此,她看了唐斐年一眼,主动说道:“华先生,你误会了。他是我的小叔叔。”

    “小叔叔?”华瀚听了,心里不免诧异。他看着唐斐年,问道:“斐年,我不记得你有这样大的侄女呀?”

    唐斐年便在旁补充道:“她是我侄儿灵均的妻子,现在在唐氏集团做我的助理。”

    华瀚见了,眨巴眨巴眼儿,就道:“哦,是这样。斐年,你们里面请!”

    “慧中,进去吧。”唐斐年看着慧中,示意她跟着自己。华瀚在前引路,见唐斐年对他这位侄儿媳妇如此‘关怀’,心里更是困惑不解了。

    “斐年,一个小时前,接到了你要来的信息,我就在店里忙个不停了!”华瀚引路,将斐年和慧中一直带往楼上一间幽雅的饭厅内。

    慧中打量了饭厅一眼,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墙的四壁借挂着泼墨山水画。此外,海棠雕花的屏风,墙壁角落摆放的遒劲别致的盆景,也着实给这饭厅增了几分雅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