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难言的酸楚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1本章字数:3267字

    唐茂年夫妇到场布置晚饭,唐老爷子叼着烟斗,换上一件唐装,也就过来了。“爸爸——”夫妻二人齐齐叫了一声。

    “唔。”唐老爷子也就点了头,在主座坐了下来。他看着桌上的菜肴,就皱眉道:“这些菜都太油腻了!不对我和斐年的胃口!”唐茂年一定,老爷子这话只将他这个大儿子给撇在了外边,这心里就有些酸。“爸爸,那要不——要不我再去厨房吩咐一声,多做些素菜和汤?”说着,他赶紧给马淑芳使眼色。

    唐老爷子就道:“不必了。你们就是不体恤佣人。这样晚了,他们本可收拾了就下班了,你这去吩咐了,他们又要忙一个小时的了!算了!”

    马淑芳一听,只得又回来。唐茂年正要说话,就见儿子媳妇前后脚地也到了。唐老爷子看见灯光绰绰的大厅外,来了孙子和孙媳。他的眼睛就有些振奋。他咳咳了几声,喝了口茶。

    “爷爷。”唐灵均不怕父母,却是很惧爷爷。他端端正正地走到唐老爷子面前,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

    唐老爷子听了,只是看着他,鼻中轻轻‘哼’了一声。

    沈慧中便也看了唐老爷子一眼。原来,面前的这个精神矍铄的老爷子,就是整个唐氏集团的掌舵者了。很奇怪,明明之前自己未见过他呀,可为什么才看了第一眼,沈慧中就觉得这老爷子的眉眼熟悉得很呢!难不成,自己之前见过他吗?

    她心里疑惑,面上就带了几丝犹豫。马淑芳见了,不禁推了她一把。慧中明白,对着唐老爷子轻轻叫了声:“爷爷好。”

    唐老爷子放下了茶杯,就很有些感慨地看着她。他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就对她道:“慧中,你回来就好。唐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以后要是受了什么委屈,只管来找爷爷。”

    老爷子说的话,一向言简意赅。他这样说,无非是提醒唐茂年夫妇和孙子灵均,待慧中要好一点。马淑芳一听,赶紧就堆起笑容,说道:“爸爸,难能呢?我们也是做长辈的,哪能让慧中受委屈呢?灵均,你说是不是?”马淑芳暗自拉扯了下儿子的衣服。

    唐灵均会意,也就顺了马淑芳的意思,说道:“爷爷,以后我不会了。”

    唐老爷子听了这话,目光就又聚了一聚,这才漫不经心地道:“你小子知道就好。如果让我看见你欺负慧中,我就将你给赶出去。”

    唐茂年见老爷子越说话越多了,有心扯开话题。他便对马淑芳道:“你还站着干什么?快给老爷子倒酒!”唐治元见了,就制止道:“等一等,斐年还没有来呢?”

    马淑芳一听,就趁机道:“哎,这个斐年,一向懒散惯了!这送爸爸回来了,也不知在屋子里干些什么?平常他上班呀,总是要比咱们茂年晚上半个小时的!爸爸,他虽还没来,但这不妨碍我给爸爸倒酒呀!”马淑芳还一意献着殷勤。

    唐老爷子就皱眉道:“斐年是你小叔子,都是自家人。你等一等他,有什么不行吗?”

    见老爷子瞪了眼,唐斐年便赶紧给马淑芳使了个颜色。马淑芳讨了个没趣,只得将酒瓶讪讪地放下,面上尴尬之极。沈慧中见了,就有些想笑。老爷子目光炯炯,看出慧中抿着嘴忍着笑,就换了副慈祥的语气:“慧中呀,你是个好孩子。咱们等你小叔来了,你给爷爷倒酒!”

    沈慧中一听,心想:这个老爷子倒是挺待见自己的嘛!难不成,自己那窝囊妹妹入不了唐灵均的眼,却是让老爷子喜欢上了?不过,凡是善待过妹妹的人,她沈慧中都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因此,沈慧中便甜甜对唐老爷子道:“爷爷,我听您的安排!小叔不到,也算不得一家团圆呀?”

    唐老爷子一听,面上更是高兴。他叹了一声,说道:“慧中,你这话当真是称我的心呀!可见,你很尊敬你小叔!”

    马淑芳一听,心里不禁冷哼了一声。老爷子,您可别高兴得太早!

    这个当口,唐斐年也就缓缓走过来了。“爸爸,大哥,大嫂——”他逐一叫了一声。

    “小叔!”慧中也叫了一声。

    唐老爷子见灵均缩在一边,也不开口,就大声道:“灵均,你怎么不叫你小叔呀!真是不懂礼貌!”老爷子说着,又瞪了唐茂年一眼。子不教,父之过。灵均弄成这样一副德行,茂年能脱得了干系么?现在是一家子吃饭时,有些话老爷子也不方便说出。他忍了一忍,叫斐年在自己身边坐下了。

    “小叔!”唐灵均终于不情愿地叫了一声。

    老爷子叫唐斐年在自己左边坐下,叫沈慧中在自己右边坐下,唐茂年夫妇打横,唐灵均就是个陪坐的。对于这样的座次安排,马淑芳心里很是忿忿,但也无可奈何。明着得罪了老爷子,什么好果子都吃不到。

    沈慧中给老爷子倒了满满一杯酒,老爷子痛快一饮而尽。他又嘱咐:“慧中,给你小叔也倒一杯!”

    唐斐年见了,就道:“爸爸,不用,我自己倒!”

    “慧中是晚辈,这做小辈的给叔叔倒一杯酒,也没什么!”老爷子止住了他。

    唐斐年就和慧中对视了一眼。四目相接,二人心里不由都想起了那一日的拥抱。沈慧中喝了酒,面上比平日更为绯红。灯光掩映之下的她,面色更灿若三月桃花。

    “小叔,你不必推辞了。爷爷说的对,我是小辈,理当给您倒酒!”慧中说着,便接过唐斐年的酒杯,要给他倒酒。可也不知怎地,慧中的手不小心就握住了唐斐年的手,她赶紧伸开,脸色一阵发烫。她心神不定地倒了满满一杯,递了给他。

    “慧中,谢谢!”唐斐年压抑着不动声色地接过杯子,复又坐了下来。

    唐老爷子是个妥当之人,到底不能将茂年夫妇冷着,他便又对灵均道:“灵均,你也给你父母倒酒!”

    刚才,唐灵均一直注视着慧中,灯光之下的慧中,更是比白天娇柔好看。他的心里一阵失落,为什么这样一个鲜艳可爱的女人,从前一点没发现她的好?

    听了爷爷叫他倒酒,他一个激灵,魂不守舍地就站了起来。马淑芳见儿子亲自给自己倒酒,心里非常高兴。唐茂年也有几分激动。

    唐老爷子喝了几杯红酒,兴致打开。他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酒杯,说道:“来,我敬你们一杯!我们唐家是个百年兴旺的大家庭,我希望在我唐治元有生之年,能一直看到你们和和睦睦地相处!我先干为敬!”唐老爷子说着,就将手中的酒再次一饮而尽。

    唐茂年夫妇、唐斐年、唐灵均、沈慧中便也站了起来,喝光杯中的酒。其实,沈慧中的酒量不是太好,这一杯红酒下肚,她委实有些醉,面上也就更红。过了一会,她就将手撑着头,似乎不胜酒力了。

    沈慧中微醺的样子,唐斐年一眼就看出来了。若是平时,他一定会劝慧中早点回去休息。但现在是家宴,家中人都在,慧中的公婆丈夫都在,他这个小叔,并不能提醒她什么。

    何况,自己已然对她动了情。考虑伦理纲常,他以后只有多远离她了。虽然心里忍住了,但斐年的眼睛,还是一刻不落地看着慧中。

    唐老爷子见儿子频频朝着自己这边看,心里觉得奇怪。他想了一想,就朝慧中脸色看去。孙媳神态微妙,脸色绯红,原来酒力上涌,她有点醉意了。

    唐老爷子就停下酒杯,对慧慧中道:“是不是喝多了?哎,也是爷爷粗心。爷爷想起来了,你不大会喝酒的。”

    慧中一听,赶紧就强撑道:“不,爷爷,我没醉,我只是觉得困。”

    “慧中,不如你回房休息去吧。”唐老爷子又瞥了一眼灵均,面无好气地道:“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慧中是你媳妇,你倒是将她送回房间去呀!”

    唐灵均听了,就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老爷子或许不太清楚他和慧中的纠葛。明知慧中不待见他,唐灵均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来,扶起慧中道:“回房吧,听爷爷的话。”

    沈慧中见灵均要扯住自己的胳膊,心里更为反感了。她赶紧避让,大声说道:“不,你不要过来,不要碰我!”她的目光充满了厌恶和憎恨之色。她宁愿一路踉跄着回房,也不愿和唐灵均接触。

    唐灵均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哭丧着个脸。马淑芳见儿子没面子了,不禁埋怨慧中道:“慧中,你怎么了?灵均是你丈夫,你这样大惊小怪地干什么?当心吓着了老爷子!”

    唐老爷子听了这话,立马将脸拉下道:“淑芳,我的心脏没这样脆弱!我好得很呢!这里没你什么事!”

    唐灵均便硬着头皮道:“慧中,你喝醉了。我扶你上楼!”

    沈慧中依着本意,自然是要一把将唐灵均推开的。但她喝了酒,腿脚无力气。唐灵均力气大,她抗拒不过,只得由着他扶着自己上楼。

    唐斐年一动不动,默默坐在座位上,看着这一切。他的心里,涌起难言的酸楚。有一刹那间,他是嫉妒灵均的。没错,就是嫉妒。他嫉妒他是慧中的丈夫,虽然他们不睦,但他能正大光明地拥有她。可自己呢,只能立在阴暗处,慢慢将这不伦的情感排解掉。

    沉浸在这纠结无望的苦痛中,不能自拔。唐斐年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默默一饮而尽。

    唐灵均扶着慧中上了楼。看着自己的卧室,和隔壁的休息室,唐灵均踌躇了一会,到底又将沈慧中扶进了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