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你道行还浅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5:21本章字数:3108字

    他关了灯,将自己沉浸在黑暗中,并不去想被搁了电话的蓝茉,此时是怎样的心情。他将头埋进被子里,闭上眼,慢慢回忆起和慧中初见的那年。

    翌日。唐老爷子早早地醒了来。今天是周六,唐家的人都在。唐老爷子慢慢悠悠地在牡丹园里打了一会太极拳,沿着甬道又散了一会步。

    今天天气很好,因临近春色,牡丹园里不时还飞来几只蝴蝶。唐茂年过来了:“爸爸,早饭已经摆下了。”

    唐老爷子听了,就道:“以后,你们还是自己自吃吧。我知道大家在一起吃,反而拘束不自在。”

    “好的,爸爸。”唐茂年说着,就陪着老爷子散起步来。

    “茂年呀——”唐老爷子看着修剪得姿态各异的牡丹花树,问道:“我听董事局的人说,你想把灵均调往总部任职?”

    唐茂年知道这件事,也绕不过去,就如实道:“爸爸,您不是说过的吗?如果灵均表现好的话,就让他出任唐氏集团的副总。我看这一年,灵均各方面也努力,也上进。早晚加班的,口碑比从前要好多了。因此,心里就动起了这个想法。”

    唐老爷子听了,只是放慢了步子,半天不说一句话。

    唐茂年揣摩着老爷子的脸色,就小心翼翼道:“爸爸,您的意思怎样?到底,灵均是您唯一的孙子!唐家总要后继有人,我不栽培他,还能栽培谁呢?”

    唐老爷子听了,就将步子放慢了了一些,悠悠对他道:“茂年,我知道你的心。只是,事缓从恒,你这样还是太过急切了一些。”

    唐茂年一听,心里就有些紧张。这是他早就打好的算盘。集团总部其他三个副总,都是苦干多年的功臣,年纪也都大了。再过三四年的,他们到了退休年纪,拿一笔丰厚的退休金,也就悠闲养老去了。趁着这个机会,见缝插针,将灵均扶植上来,却是再好不过的事。斐然见了,也不能说什么。

    “爸爸,总部其他三位副总,过几年就退休了。何况公司也缺人。这个时候,理当扶灵均一程!咱们唐氏集团,归根结底,还是要唐家的人,自己掌管!”虽然发觉老爷子并不赞同,但唐茂年并不打算放弃。他想:再磨一磨,打动打动,或许老爷子就会点头。

    “看来,你真的是为灵均都打理好了!与这一点上来说,我倒也不能说你不是称职的父亲!”唐老爷子走到甬道尽头,看着园子里飞来各色的鸟儿,目光驻了一驻,缓缓启口。

    他这话里,褒也不是,贬也不是。唐茂年弄不懂老爷子的心思了,脸上就有点着急。他皱着眉头道:“爸爸,这件事,董事局都初步同意了!”他决定拿董事局的那帮老家伙压一压。

    唐老爷子见他焦躁起来了,听了他这话,心里更恼火。他唐治元一生叱咤风云,最恨的就是被人压制。他带着怒气对茂年道:“我这刚回来,你果然就迫不及待了!这件事,我并不同意!”

    唐老爷子将最终结果告诉了茂年,茂年不平,便进一步问:“爸爸,说来说去,您还是偏心!说来灵均进公司的时间,可比斐年要长!斐年回国不过短短两年,他就像坐了火箭一样,刷刷就进了集团的最高决策层。灵均好歹也是从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论资历,他比斐年更老。可现在斐年是总部总经理,灵均只是一个分公司的经理。这差别也太大了一点吧!”

    见此事要黄,唐茂年也不打算掩饰了。他真是替儿子抱屈!

    唐老爷子听了,面上也不生气。他喜欢听的,就是真话。“嗯。看来你心里果然抱怨。”

    “爸爸!我不是存有私心,我是觉得灵均也该进总公司了!”

    “嗯,这些我知道。你不用多说,我心里有数。”唐老爷子也不愿和大儿子闹僵,语气就放缓和了一点。

    听了老叶子态度似有冲动,唐茂年的心里,不禁又升起了希望。“那,爸爸您——”

    唐老爷子深呼一口气,干脆道:“还是那句话,我不同意。”

    “为什么?”茂年见老爷子这样轴,眉毛都又拧成了一条线。

    “灵均不能和斐年相比。斐年是商业天才,灵均差得远呢!即便他呆在裕丰,历练上十年,也还是赶不上斐年的道行。”唐老爷子说着,就不想再哆嗦了,他转过身,就往大厅走去。

    虽然知道老爷子不待见灵均,但得到老爷子这样一个回答,唐茂年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凉到脚。他立在那里,脸色阴沉,半天一动不动。

    唐治元去了大厅一楼吃早饭,唐斐年和唐灵均过来相陪。

    老爷子就问灵均:“你爸爸妈妈怎么不来?”

    唐灵均就道:“刚才爸爸说他有点不舒服,回去吃药了。我妈见了,就也不过来了。”唐灵均并不知爷爷和父亲为他争执一事。

    “唔。不来也好。”老爷子知道为何,也就点了点头。他转头一看,不见慧中,就又问:“慧中呢?”

    “她还睡着呢!刚才我去她房间看了下,就没有叫醒她。”唐灵均一溜就说了出来。唐斐年在旁默默听着,听了这话,心头莫名地舒缓。

    唐老爷子是何等精明之人,他立刻听出灵均这话里的不对劲。“什么?你们是分房睡的?胡闹!”老爷子听了,初时震惊。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之色。

    唐灵均见了,讷讷就想解释,但又担心越描越黑。爷爷的脾气之大,他是领略过的。“爷爷,慧中这几天和我闹了一点别扭,所以才这样。但很快就好了。”唐灵均扯了个谎,目光就和小叔唐斐年对上了。

    唐斐年看着他,虽然心里牵挂慧中,但面色仍保持从容的平静。他知道这个场合,自己不宜插话。

    唐老爷子听了,想了一想,便决定不问这个话题。“既然这样,就让慧中好好睡觉。”他又对着斐年道:“就咱们三个吃早饭吧。”

    马淑芳自然知道一大早地,老公就被老爷子呛了。她心里有气,便也不来吃饭。但到底老爷子才回来,马淑芳还是命厨房备了一桌丰盛的早餐。唐治元看着餐桌,有煎炸的油条、葱油烧饼、烧卖、春卷、小笼包、汤圆、这些虞城地道的传统小吃,也西式的点心,牛肉馅饼、德式香肠面包、熏猪肉、炸马铃薯,花样的确多。这些的确是老爷子爱吃的东西,他的口味就是这样杂。

    “灵均,这一整天,你都在家吗?”唐老爷子悠悠喝了口粥,吃了口春卷,问唐灵均。唐治元虽上了年纪,但牙口不错,软的硬的都能吃。

    昨晚唐灵均挂了蓝茉的电话,心知自己如果今天不过去,蓝茉兴许真的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到大宅来。蓝茉没有见过老爷子,老爷子似乎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唐灵均是知道蓝茉的性子的,他不想惹出什么事,就对老爷子道:“我下午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唐灵均边说,边就摸了摸鼻子。

    这是一个下意识的撒谎动作,坐他对面的唐斐年看出来了。他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老爷子就道:“唔。我要嘱咐你一点事。”

    “什么事,爷爷?”唐灵均放下了筷子。

    “慧中回来了,这是好事,你要懂得珍惜。你出门时,去万隆翡翠行里,去买一款首饰。”唐老爷子话里有话。

    “爷爷,你要买什么?”唐灵均只想问得更详细一些。

    “我已经嘱咐过翡翠行了。他们店里有一款镇店之宝,是一串成色冰种都极好的翡翠项链。你去看了,就知道了。钱我已经付过了。”唐老爷子办事极快,就在昨天晚上,他给旧友万隆商行老板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万隆商行老板接了电话,心知这是一笔大买卖,他恭维客套了一番后,笑着就说明天早上就预备好。

    “爷爷,您要买项链做什么?”唐斐年还是不解。

    “慧中是我的孙媳妇,她大难不死,又活了回来。我这个做爷爷的,总要表示点什么!”唐老爷子不悦地看着灵均道:“你呀,你真是不心疼你媳妇!你小叔还知道送她一辆代步车,你给我说说看,你做了些什么没有?”

    唐斐年在旁一听,原来爸爸是要送慧中礼物。万隆翡翠行,他也是知道的。那店里的东西虽然昂贵,但的确物有所值。爸爸出手这样大,可见心里的确喜欢慧中。他的心里,就有些为慧中高兴。

    唐灵均坐在那里,被老爷子数落了一通,脸色更是窘迫。“爷爷,我知道的,我会弥补的——”唐灵均梗着脖子,低低说了这几句。

    “哼!有些事,当着你小叔的面,我也不好和你说!总之,你给我注意点分寸!”唐老爷子又重重告诫道。

    唐斐年见气氛如此之僵,知道自己不能不说话了。他便打圆场道:“爸爸,不要生气!灵均心里知道该怎么做的,他到底也是成年人了!”

    唐灵均听了,再也无心用早餐了,他便对老爷子道:“爷爷,我吃饱了!您交待的事,我马上就去办!”说着,他就站了起来,耷拉着头,快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