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挨训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39本章字数:1152字

    我回去的时候,我妈还没睡,在沙发上看电视等我:“今天跟同事聚餐了吧,相处的可还好?”

    “挺好的。”

    “既然都已经正式开始工作了,就是个大人了,公司不比学校,要注意的事情很多,人际交往也好,办事效率也好,都不能马虎。”

    “我知道了,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瘪瘪嘴巴,我妈关了电视站起来:“怎么不是小孩子?这么大姑娘了还把感情当做儿戏,说分手就分手,到现在也没有个交往的对象,工作也找到了,是不是该想想这方面的事情了?”

    “哎呀妈,我这才刚进公司,需要学习的东西多着呢,哪有时间谈恋爱啊,等稳定下来了再考虑吧,我今天累了,就先去睡了。”

    洗了澡躺在床上我有些发呆,又想到韩召南,还想到了方家正,分手好几个月了,说不想念伤心,都是骗人的。毕竟曾经那么好的感情,却因为外人的原因而分开了,怎么都觉得可惜。我妈并不知道我为什么分手,我不敢告诉她方家正妈妈找我对我说的那些话,太难听了。我妈是个老师,从小就教育我做人的风骨和硬气,要是让她知道了我被人那样羞辱,恐怕得心里难受好久。

    我翻了个身,脸靠着枕头闭上了眼睛,却觉得心里酸酸的,一摸眼角竟然流出了眼泪来。

    明明不愿意再见到韩召南,却没有辞职的任何资本,一来是高昂的违约金不是我能够承受的,二来是放不下香宝利这个让人向往的平台。尽管他说了不必在意过去的事情,又如何能真的放下?我心里叹了一口气,不让自己多想睡觉了。

    周末时间总是短暂的,周一相较于上一周来说,一下子忙碌太多。原来A市要举行一个大型的糖酒嘉年华,香宝利作为酒产业的巨头,自然要参加,这一次的展会将要向媒体和公众推出新系列的红酒,意义重大,公关方面紧锣密鼓地开始准备。

    我的工作是整理一下前三年发布的系列酒的资料,送给许枫过目,相当于他们的任务还是轻松的,毕竟集团内网上有详细的内容,我挑着复制了重要的整合成一个文档E-mail给了许枫。谁知道没过一会儿接到内线,韩召南的声音沉沉地传了过来:“沈离,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我心里一跳,心想着自己哪里得罪了他,怎么听着语气如此不善。敲门进去,发现许枫也在,韩召南手里拿着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的正是我刚才传过来的文件,看来是许枫接收的时候,他也一起过目了。

    韩召南看到我进来,把平板放下来问我:“魅廷系列是哪一年出成品的?”

    我不明白的意图,只好拼命去回想:“一零年。”

    “至尊系列呢?”

    “零九年?”我是真的记不住,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魅廷已经停产了,至尊系列是一零年出品。这样最基本的东西你都记不住,竟然还在文档里提到魅廷,是想让公众去购买已经停产的产品吗?”

    “可是,内网里明明……”

    “内网?内网上发布的东西,谁告诉你就是最新最及时的?有的地方还是几年前的消息,难道也要照搬?这次糖酒会的重要性我上一次会议已经强调过了,每个成员都要拿出最佳状态来应对,你莫非要告诉我,这就是你的最佳状态?”